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九章 斩草就要除根!

第五百五十九章 斩草就要除根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我早该看出来,他一介大魏之王,怎么可能因为区区十几斤献金,就小气到要开战,那分明只是他的借口而已,诸葛瑾啊诸葛瑾,你简直是太天真了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瑾骂着自己愚蠢,一种被戏耍的羞耻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眼看着魏军纷纷上船,诸葛瑾苦着脸问道:“魏王,原来我从到头尾,都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,你的智谋,我诸葛瑾算是服了,看来早在我当初来求和之时,你就已打定心思,借此做掩护,却暗中准备对我皖口营进攻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再演戏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冷冷道:“你们以为,本王不知道孙策的心思么,他不过是想学勾践,卧薪尝胆,假装向本王求和,为他换取喘息的时间而已,本王可不会学夫差,自然要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陶商直接戳破了孙策的意图。

    诸葛瑾面如死灰,身形剧烈一震,面露惭愧之色,就感觉自己像个小丑般,被陶商肆意的戏弄。

    尴尬惭愧了半晌,诸葛瑾苦笑道:“大王你的洞察力,下官算是见识了,既然我们的意图已被你识破,你打算怎么处置我?”

    诸葛瑾以为陶商残暴,自己阴谋败露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淡淡一笑,拂手道:“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的道理,本王还是懂的,且留你一条性命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便喝令将诸葛瑾带下去,好生看管,不可太过怠慢。

    诸葛瑾没有胆敢,也没有能力去反抗,只能被魏军押走。

    打发走诸葛瑾,陶商的目光,射向了长江东面,鹰目中,杀机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他的鹰目中,数以百计的大魏战船,正汹涌而出,如一只只狂鲨般,向着东面涌去。

    “孙策,我陶商说要灭你,就一定会灭你,你就洗干净脖子,等着挨那一刀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口,皖口水营。

    此间乃皖水自北向南,汇入长江的水口,沿皖水北上不出百里,便是庐江郡治所皖县。

    皖口一失,皖县就将陷入魏军水陆夹击之下,该城一失,整个庐江郡便将不保,而合肥正是背靠庐江郡,介时侧后方势必也将暴露在魏军的兵锋下。而沿皖口顺流东下,则是濡须口。

    濡须口乃吴军水军,北入淮南的唯一入口,乃是连接着合肥与江东最重要的一座要塞,战略位置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而这皖口要塞,则是濡须要塞上游,最后一道拱卫的屏障。

    孙策自彭泽兵败兵,便一路退至了皖口,纠集败兵,企图把皖口要塞,做为他新的国防线。

    时近黄昏,斜阳西下,皖口吴营中,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岸边处,孙策立马西望,目光不离彭泽方向,英武的脸上,流转着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堂堂江东小霸王,竟然要沦到向陶贼献金,卑微求和的地步,可悲啊,真是可悲……”孙策暗暗咬牙,无奈的叹息着。

    自从被迫向陶商求和之后,孙策的心头,始终都被那强烈的羞辱感所笼罩,终日含恨。

    就在昨天晚上,他亲自送走了诸葛瑾和十几艘运输船,那些船上所装的,乃是两千斤金和四千万钱,这些钱财,乃是他倾尽库府所顾,只为换取陶商的息兵。

    求和也就罢了,还献上巨额的赔款,孙策实在想不出来,自己这辈子还受过哪些比这还要沉重的羞辱。

    为了顾全大局,孙策也只能打掉了牙齿,往嘴里吞血。

    “大王也莫要太过悲愤,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,方为真豪杰,今日的屈辱,若能换得宝贵的喘息时间,将来大王卷土重来,夺还柴桑,鲸吞荆州,十倍报还给那陶贼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站在身后的庞统,知道孙策颜面受损,便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,用未来的美好前景,来宽慰孙策那颗受伤的心。

    “士元言之理,今日之耻,我孙策算是记下了,终有一天,本王要叫陶商加倍偿还不可!”孙策情绪稍稍振作,紧握着拳头赌誓。

    见得孙策精神振作,庞统也松了一口气,拱手赞叹道:“大王能屈能伸,当真连那勾践也有所不如,实乃我大吴的幸运。”

    孙策冷哼一声,嘴角扬起一抹傲然意,眉宇渐燃傲色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江面上游,但见一只哨船,快驰而来。

    须臾,斥侯上船,飞奔至孙策跟前,颤声惊叫道:“大王,西面急报,上游数百魏国战船,正和大营杀近。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,当头轰落。

    孙策神色大变,大吃一惊,瞬息间,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呢。

    庞统也是神色惊动,喝问道:“你
Fate:逆反之轴吧
可看清,确实是魏军?有多少条船?”

    “小的们看的一清二楚,确实是魏军,敌船至少有七百余艘,根据粗粗估算,魏军数量,最少也得在三万余众左右。”

    七百敌舰,三万水军!

    这样的军力,以往孙策根本不放在眼里,但此时,却令孙策听到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蓦然间,孙策君臣对视一眼,恍然惊悟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再一次被陶商戏耍了。

    陶商压根就没打算接受他的求和,只是借此来放松他们的警惕,还趁机勒索了一大笔钱财,却趁着自己放松戒心之时,突然之间尽起水军前来攻打皖口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然……你这个奸贼——”猛然省悟的孙策,惊怒到咬牙切齿的地步,惊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庞统,也是羞愤到满脸通红,要知道,这求和之策,可是他一力所献,却没想到,糊弄陶商不成,却反被陶商给戏耍。

    就在他主臣二人惊怒之时,第二员巡船,从西面飞驰而归,报称魏国水军数量,不仅有三万余人,其中还有强大的车船舰队。

    吴国君臣上下,无不为之震动,刹那间,他们统统都陷入了惊慌失措的境地之中。

    庞统已强行冷静下来,拱手道:“大王,魏军来势太快,我军还未完成集结,营中只有一万多兵马,根本无法一战,这皖口是绝对守不住了,当速速弃营,退往下游濡须口要塞吧。”

    孙策神色顿时一变,咬牙厉声道:“就算我军兵力不齐,皖口事关要害,岂能这样就弃了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又有斥候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数万魏军由陆路而来,正向我陆营方向杀奔而来。”

    水上魏军才出现,陆上又有魏军杀来,孙策是瞬间脸色大变,残存的那点坚守之心,便就此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若陶商单只是水上来攻,三万水军,孙策还够强可以守一守,但陆上**万的魏国步军也来夹攻,他就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孙策这下算是明白,陶商这是尽起倾国之兵,非要一口气灭了他不可。

    紧接着,哨船一艘艘的惶恐回来,陆上的斥侯一骑接一骑而来,不断的把陶商水陆大军军逼近的消息带回来,令孙策接连受到震动。

    庞统急的脸色已变,沉声道:“大王,魏军水陆夹攻而来,势不可挡,若再迟疑,等到魏军杀到,封锁陆上江上的退路,我们想走也走不了啦。”

    孙策脸色再变,眸中掠过一丝惧色。

    迫不得已之下,孙策恨恨一咬牙,拂手道:“全军速速退往濡须口,立刻!”

    庞统松了口气,即刻将孙策的号令传下。

    皖口水旱大营中,吴卒们即刻忙碌起来,患上了恐魏症的这些士卒们,你争我抢的向战船冲去,谁都怕被落下,成了魏军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这时,孙策忽又想起什么,一脸凝重道:“本王若是弃了皖口水营,陶贼的大军必会顺皖水北上,兵围皖县,韩老将军却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此时,韩当已奉孙策之命,率七千兵马进驻了皖城,以拱卫合肥的侧翼,防止魏军跳过皖口,直接从陆上进攻皖县。

    庞统思索片刻,却故作从容道:“韩老将军精于统兵,麾下七千兵马虽也皆为精兵,又有鲁肃辅佐,但若皖口有失,他必然守不住皖县,为今之计,当速派人往皖县,令韩老将军把那七千精兵撤往舒县一带驻守。”

    孙策想想也只有这一条路可选,无奈之下,只得庞统之计而行。

    当庞统退去之时,孙策却又将心腹**招来,吩咐道:“你速速率一队兵马赶往皖县,城中有一户乔氏豪强,有大乔和小乔两位女儿,你务必要将那大小乔接出来。”

    **一听大小乔之名,顿时明白了孙策的用意,便忙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大小乔乃皖县出名的美人,孙策和周瑜平素谈论起来,都想拒为己有,只是近年来军务繁忙,倒把此时忘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如今皖县有危,孙策才猛然想到了这大小乔姐妹,便不想将这样两个吴国第一美人,落入陶商的手中,遂才令**提前前去接出来。

    诸事安排妥当,傍晚之前,孙策率领着一万吴军,几百艘战船,抢在陶商水军杀到之前,匆匆的逃离了皖口要塞,向着下游百余里外的濡须口退去。

    因是逃得太急,营中许多粮草,都来不及一并带走,孙策当然不愿拱手送给陶商,只能心疼的下令,一把火将粮草和水营,统统烧光。

    当伍子胥统帅着三万水军,七百余艘战船,汹汹杀至皖口水营时,放眼望去,北岸皖口一线,已是烧成了一片火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