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早晚逃不出我手掌心

第五百五十七章 早晚逃不出我手掌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看到孙尚香春光乍露,陶商顿时眼前一亮,战刀一收,冷笑道:“怎么回事,打不过本王,就想**,牺牲色相换取本王放你一条生路吗?”

    逃过致命一刀的孙尚香,刚才暗松一口气,准备应对陶商第四刀的强攻,却没想到,陶商并没有趁势再攻,反而说出那等轻薄之话。

    孙尚香顿时愠怒,想要发火反骂,却瞧见陶商的目光,正笑眯眯的向着她胸前瞄看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瞟,却惊愕的发现,自己胸前衣甲,竟是在刚才被陶商刀锋斩破,半边酥峰正好漏了出来。

    瞬息间,孙尚香羞恼到面红耳赤,急是双手将胸前春光遮住,口中羞愤的怒斥道:“陶贼,你个无耻的奸贼!”

    陶商却不理会她,用意念下令道: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孙尚香的数据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孙尚香,统帅52,武力71,智谋33,政治31。”

    乖乖,又一个武力值在70以上的女将,真是不容易啊,终于给陶商碰上了。

    孙尚香虽然没有天赋属性,但她的武力值却在70以上,陶商若能跟她联姻,就可以获得她的联系附加武力值,将自己的武力一举冲破90大关,达到当世绝顶的境界。

    当年,他就是靠着跟王妃花木兰的联姻,才将武力值冲上了80,眼下又掉下了大馅饼来,岂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运气来了,挡都挡不住啊,不想本王看是吧,那本王就把你抓回去,浑身上下都看个够吧。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,陶商手中战刀,再挥而去,就准备将孙尚香拿下,此时她已无兵器,以陶商的武力,将她活捉自我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陶贼,休伤我家郡主!”

    便在这关键时刻,一声狂喝,斜刺里方向,凌统纵马舞刀杀了上来。

    敌将来势汹汹,陶商只好放弃活捉孙尚香,手中战刀一变,反向凌统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孙尚香长松一口气,万没有想到,凌统会在关键时刻杀到,帮她解了围。

    当下她也不敢迟疑半分,急是捡起一柄枪来,将背上披风一撕,裹在胸前,纵马舞枪,趁机向着东面突围而去。

    那凌统跟陶商武道略是相近,原是战个平分秋色,但战不得几招,后方项羽已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凌统胆寒,不敢再恋战,只得强攻几招,拨马跳出战团,尾随于孙尚香之后,一路向着东面杀去。

    陶商勒马横刀,想要再追孙尚香之时,却发现她已经消失在了血雾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竟然让她给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叹了口气,心中稍有些遗憾,却又冷笑道:“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,等本王灭了吴国,看你还能往哪里跑。”

    冷笑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狂杀向那些吴卒,将怒火,统统都发泄在狂烈的屠杀之中。

    东面,孙尚香终于借着凌统的掩护,凭着不弱的武道,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身后的杀声渐渐远去,再也没有追兵追来,她终于是逃出了升天。

    眼前所裹披风有些松下去,一丝凉气灌入,胸前顿时感到一丝寒意,这寒意,立时让她想起了先前那尴尬羞耻的一幕,通时又令她羞红到耳根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的身体,还从未给一个男人瞧过,却没想到给那姓陶的奸贼看到,有朝一日,我定要活捉了他,亲手把他的那双眼珠子挖出来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时分,陶商还往了彭泽城,这座扼守着鄱阳湖出湖口,位置仅次于柴桑城的重镇上,终于也插上了大魏战旗。

    柴桑,彭泽,吴国西边两座重镇,皆落入了陶商手中,南面的鄱阳湖以及整个豫章郡,也被纳入了大魏版图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陶商的兵锋已捅开了吴国的大门,他便可以柴桑和彭泽为前进基地,顺流东下,直取建业。

    彭泽城一破,城中残存的百姓,自然也就成了陶商的子民,粮草充足的陶商,当即下令放粮赈济灾民。

    这些已经达到死亡边缘的饥民,活命之恩让他们感激万分,忘记了陶商入侵者的身份,对这位新的统治者自是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除了平民之外,两千余出逃的吴卒,已经统统被杀光。

    陶商便将这两千吴卒的人头,用竹筏承载着,让其顺流漂往下游,以震慑吴国军民之心。

    而在攻陷彭泽城的数天后,伍子胥所率的两万水军,也赶到了彭泽一线,廉颇所统八万主力步军,也先后赶到。

    大魏聚集于柴桑彭泽一线的兵马,已达到了十二万之众,绝对的优势兵力已经形成。

    现在陶商所要做的,便是大赏三军,封赏有功之将,大肆庆贺这场来之不易的大胜,然后,让他的将士们休整一段时间,随后便可一鼓作气,扫灭吴国,一举平定南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皖口吴营。

    当上游的陶商,正沉浸于夺取彭泽,诛杀凌操的庆功喜悦中时,下游数百里外,皖口营中的孙策,却还沉浸在前番惨败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前番一场大败,损兵一万有余,水军战船无数,尽管韩当那一支军队保住,前来皖口复聚,使他的兵力复增,然刘璋的蜀军退走,魏国西线的主力水陆军团,尽皆东进柴桑与陶商会合,魏军十余万兵力,已经对他形成了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哪怕是水军方面,魏军数量也达到了三万之众,而且还拥有伍子胥、徐盛、甘宁、马援四员水上大将,还拥有车船这等战斗力极强的先进战船。

    可以说,魏军无论在水军,还在是陆军上,都占据了优势。


神医小农民帖吧
    而且,魏国家大业大,人口众多,兵马粮草一有损失,很快就会补充上来,而他孙策却只拥有扬州一地,根本无法及时补充损失。

    而当孙策在柴桑大败的消息,传往吴国之时,三吴震怖,人心更加动荡。

    吴王大帐之中,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孙策的脸色阴沉暗淡,沉默不语,眼中闪烁着愤怒和无奈,双手中紧攥着拳头,捏着刚刚从彭泽发来的情报:

    彭泽要塞已沦陷,大将凌操战死,凌统与孙尚香侥幸逃出重围,正向皖口撤退。

    孙策咬牙切齿欲碎,鹰目中,怒意如火,脸上烧着空前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既恨陶商,又恨凌氏父子不遵自己的王令,没有坚守彭泽,而是自作主张,弃城突围,致使彭泽失守。

    彭泽城一失,意味着他丧失了最后堵上吴国西大门的机会,放眼长江,再也没有哪座要塞,能够阻挡魏军顺江东进的了。

    “凌家父子啊,你们真是让本王失望……”孙策将手中那道情报,缓缓的撕碎,脸上流转着埋怨和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帐前众将,个个都默然不语,只能暗自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这时,鲁肃却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大王,彭泽被围近一月,凌氏父子凭着两千兵马,能守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,眼下他们弃城突围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且凌老将军以死换取了郡主成功突围,也算是立了大功,还望大王不要太责备他们才是。”

    众将中,唯有鲁肃耿直,倒是替凌家父子说了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彭泽被围这么久,孙策屯兵于皖口,表面上是要去救彭泽,但却一直按兵不动,没有任何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彭泽兵少粮少,凌氏父子能守一个月,已经是相当不易,这时弃城突围,虽说违了王令,但也情有可愿,孙策若还再责怪,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孙策干咳几声,显然是不悦于鲁肃的发言,却又不好发作,只得道:“子敬言之有理,待凌公绩回来之后,本王自会重赏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。”鲁肃这才拱手退下。

    怒火压制下去后,孙策的目光又望向群臣,沉声道:“柴桑和彭泽,乃我大吴西面门户,本王是一定要夺回来的,你们有什么破敌妙计,都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出口,连孙策自己都显的有些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原因众所周知,当初他们占尽优势之时,都无法夺还柴桑,眼下惨败,兵力大损,而魏国十二万大军已集结于柴桑一线,他们要是还能再夺回柴桑,简直就是奇迹。

    众将沉默不语,孙策脸色又阴沉下来,沉声道:“我大吴儿郎,都是血性的汉子,不就是败了一场而已,怎么,难道你们就都被那陶贼打怕了不成?”

    诸将面面相觑,依旧无人吱声。

    孙策脸色愈加脸色,无奈之下,只好看向了庞统,“士元,你号称凤雏,这个关键时候,有什么妙计助本王夺还柴桑和彭泽?”

    “柴桑乃我大吴西面门户,当然是要夺回来的,但眼下我军损兵折将,国力大损,统以为,我们还得经过一段休养,待国力兵力稍稍回复后,再发兵西征不迟。”庞统没有否定孙策,却又委婉的提议不可再冒进。

    庞统身为军师,他都表示反对再对柴桑一线用兵了,众将们都松了口气,纷纷附合。

    孙策却沉声道:“本王也想休养生息,但你们也看到了,陶贼十几万大军已集结在柴桑彭泽,本王要是不先动手,他就要对我大吴动手,难道本王就什么也不做,坐等陶商顺江东下吗?”

    “大王莫急。”庞统却淡淡一笑,“陶贼是在柴桑一线集结了十几万大军,但他接连跟蜀军和我军鏖战,士卒想来也疲惫之极,短时间内不会轻易发兵,我们不如趁着这个时机,假意遣使去跟陶贼求和,如果能说动陶贼息兵,便能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恢复元气,这才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求和!

    这两个字,如刀子一般,狠狠的扎在了孙策心头,令他神色立变,怒容顿生

    庞统早料到他会发怒,不等他怒,就抢先又解释道:“方今之势,敌强我弱已成定局,当年勾践兵败,不惜卧薪尝胆,最终反败为胜,大王乃不世英主,岂不知大丈夫能屈能伸的道理,为了大局,对那陶贼稍作表面的屈服,又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把孙策到嘴边的怒言,狠狠的给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孙策哑口无言,愣怔了半晌,却只能苦笑一声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,眼下以他的实力,别说夺回柴桑彭泽,能不能守住皖口都成问题,先前他那么急着要反攻,无非是心高气傲的自尊在作怪罢了。

    庞统却再了解孙策不过,便拿勾践来作例子,才让孙策有了台阶可下。

    很快,孙策就沉默下来,起身踱步于帐中,情绪越来越冷静。

    半晌后,孙策轻叹了一声,苦笑道:“士元军师言之有理,是本王有些冲动了,不过,眼下陶商占尽优势,就算本王跟他假意求和,只怕他也未必答应。”

    庞统便自信一笑:“陶贼目下新胜,气焰正嚣张,大王派人去遣使求和,陶商多半会接受,就算他不接受,我们也可借着和谈为名,来拖延陶贼东进的时间,尽可能多的争取休整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嗯,士元言之有理,但不知何人可出使魏国,担此重任?”孙策点头问道。

    庞统想了一想,便道:“统倒是知道,我大吴之中,有一位年轻才俊,才华出众,正适合出使魏国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诸葛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