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六章 自负的弓腰姬

第五百五十六章 自负的弓腰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统儿,我们来挡住项贼,掩护郡主先走!”凌操大叫一声,拨马向着项羽阻去。

    凌统也不敢迟疑,紧跟着父亲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这生死关头,孙尚香也不及多想,只能在三百亲军的护卫下,穿破敌阵,继续向着东面狼狈逃去。

    凌氏父子折返回马,两柄战刀,向着项羽分攻斩去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之贼,还敢回头,真是自寻死路!”项羽一声狂笑,手中金枪电射而出,挟着天崩地裂的摧毁之力,向着他父子二人狂扫而去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一声轰天巨响,项羽威如天神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那凌氏父子二人,却被震到身形剧颤,虎口迸血,胸中气血翻滚如潮。

    “这项贼,武道竟然强到这般地步!?”凌氏父子对视一眼,二人瞬间惊到脸形都扭曲。

    项羽却不给他们惊愕的机会,手中金枪狂射而出,霸道凌厉的霸王枪法,如漫天的金光流星一般,轰向他父子。

    五招走过,凌氏父子惨叫声连起,身上已被项羽连连刺伤,已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凌操心知项羽武道太高,再战下去,他父子二人,非死在这里不可,陡然间一咬牙,面对项羽刺来一枪,竟是不躲不避,双手向着枪锋抓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飞溅之中,凌操双手被洞穿,项羽的枪锋,深深刺入了他的肩中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凌统惊吼一声,便要出刀相救。

    凌操却死死抓住项羽的金枪,沙哑大吼道:“我父子不是他对手,我凌家绝不能都死在这里,你快走!”

    “父亲,儿岂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走,不然为父死也不瞑目——”凌操急迫的大叫,鲜血迸涌的双手,更加死命的抓住项羽枪锋不松手。

    凌统情知这是父亲为了救他,不惜牺牲自己,以拖住项羽,心中虽是万般不甘,却也不敢不听父亲之命,只得一咬牙,转身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顾念儿子的好父亲,很好,我本想将你碎尸万段,就留你个全尸吧。”

    项羽眼中,闪过一丝欣赏,旋即杀机凛烈如刃,臂上稍一加力,便将金枪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在凌操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时,枪锋再出,瞬间洞穿了凌操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天佑大吴,天佑大……大……”喷血的凌操,临死之前,尚还顾念着吴国的国运。

    “天命只在我家魏王身上,你们这些愚蠢之徒,现在还没有看出来,真是可怜!”

    项羽冷笑一声,手中金枪愤然拔出,也不再理会他,纵马从他身边掠过,继续向东追击。

    枪一拔,凌操的胸口,顿时现出一个斗大的血窟窿,鲜血哗哗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他身形晃了几晃,便是栽倒于马下,就此毙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营往东,数里之外,血色残阳,映照着那如山的身躯,如同下凡的天神,威势凌凌,霸道无双。

    此刻,陶商正横刀立马,鹰目冷冷的注视着西面方向。

    前方斥候来报,言是项羽所部,正在突围的吴军交手,目下正处激战之中。

    一切皆如他所料。

    陶商便想他和张良的判断,果然不错,凌操父子确实是在玩诈降的诡计,想要把自己诱往北门,傻等他父子的出降,他们却趁机由东门突围。

    “连庞统周瑜都算计不到我,就凭你们父子,也跟我玩诈降计么,笑话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前方处,杀声震天,血雾横飞,由项羽挡路,只怕不用他出手,出逃的吴军就已被歼灭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前方脚步声响起,陶商神色一动,鹰目凝望,但见视野之中,竟有三百余名吴军正向着这边急急的奔来。

    竟然还真有人逃过了项羽的阻击!

    “逃出来也好,许久没过过杀人的瘾,今天正好杀他们痛快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合的眼眸睁开,刀锋似的眼眸中,燃起了熊熊杀机,手中握紧了那柄许久未沾鲜血的战刀。

    视野中,最先映入了一团赤色流光。

    那竟是是一名红衣的女将,正领着三百多败溃的吴军,狼狈不堪的向这边狂奔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女将,会是何人?”陶商眼前顿时一亮,便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令全军列阵,封住去路,绝不放吴人一兵过去。

    五千魏军列阵以待,一张张年轻的将上,战意陡然而生,结成一道铁壁,挡住了吴军的去路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者,正是孙尚香。

    凌操父子为她拖住项羽,她原还以为逃出了升天,却不想,还来不及喘口气时,猛一抬头,就发现前边又一道魏军铁壁,挡住了他的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孙尚香花容惊变,急是勒住战马,一双美眸中闪烁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而她的身边左右,那三百吴军残兵,个
大帝姬txt下载
个都吓到肝胆欲碎,眼神中尽是恐慌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陶贼,竟然埋伏了两路伏兵?”孙尚香惊呆在了原地,勒马于原地,一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中。

    这时,美眸中,她看到一员年轻的武将,身披玄甲,手提战刀,昂然步出阵中来。

    陶商战刀一扬,厉声喝道:“吴国女将,你已无路可退,下马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武将,竟是如此之狂,直接就让她投降,这等狂傲,瞬间就激怒了孙尚香的自尊。

    “无名魏狗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叫我孙尚香投降,姑奶奶我要你的命!”孙尚香银枪一指,向着陶商反骂道。

    孙尚香啊,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彭泽城中还有一个意外之喜,孙策的妹妹,历史上刘备的又一个老婆,竟然也被我困在了城中,有意思,有意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的鹰目,始终盯着孙尚香,那张俏丽愠怒的绝色容颜,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心念一收,陶商战刀缓缓抬起,指向孙尚香,冷冷道:“孙尚香,你大哥孙策,尚且不是本王的对手,你一个丫头片子,也敢在本王面前嚣张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!

    眼前的年轻武将,竟然是陶商!?

    孙尚香瞬间花容惊变,眸中迸射出惊怒之色,仿佛不敢相信,眼前这年轻的武将,竟然就是传说中的陶商。

    就是眼前这个陶商,横扫天下,无人能敌,连自己的王兄孙策,也屡屡败在他手中,被他几番羞辱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孙氏的死敌,竟然又挡在自己面前,要拦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震惊之后,孙尚香的娇躯,便转眼被熊熊的怒火所焚烧,狂烈的怒火,冲脑而起。

    她性情刚烈自负,虽未曾上过战场,却自以为自己的武道,纵使是孙策麾下武将,也非是她对手。

    陶商却如此不屑,根本不把她放在眼中,只将她认作是一个丫头片子,这简直是对她莫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刹那间,孙尚香勃然大怒,大骂道:“陶贼,你来的正好,我今天就正好取了你的狗命,为我大吴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尖喝声中,孙尚香策马纵枪,如一道红色的火焰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孙尚香是太过自信了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武道,太过自负,不知陶商的虚实,以为可以凭着这难得机会,趁机杀了陶商,以一介女儿之身,立下那不世之名,千古流芳。

    她却根本没有想到,眼前的陶商,不仅仅只是魏王,更是一员武道很强的大将。

    下一个呼吸,孙尚香纵马杀近,手中的银枪电击而出,银光流转的枪锋,直指陶商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果然跟书中一样,都是暴脾气啊,很好,我就来教训教训你这匹小野马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却巍然不动,面带着不屑的冷笑,仿佛根本不把孙尚香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陶商这藐绝之势,更加让孙尚香怒火狂燃,转眼之间,策马冲近身前,手中那柄银枪,挟着平生之力,汹涌刺出。

    这一式击出,力道霸道,枪式快如闪电,枪锋未至,狂烈劲风已扑面压至,极得孙家霸王枪法的霸道。

    枪锋骤杀刺至,陶商却身形电光般一动,以快如闪电的动作,一刀后发先至,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火星飞溅,猎猎嗡鸣声中,孙尚香只觉一股山崩地裂般的巨力,灌入她的身体,震到她虎口剧烈,手中那柄银枪竟是拿不住,脱手被震飞。

    “他只一招,竟把我的兵器震飞,这怎么可能!?”令孙尚香瞬间花容骇变,惊恐之极,万没有想到,陶商的武道,竟然远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太过自负,虽武道在女流中不弱,却不过是70出头而已,许多吴国武将之所以不是她的对手,只是因为顾及到她尊贵的出身,故意让她而已,才让她有了自己武道超凡的错觉。

    今日,她终于为自己那可笑的自负,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就在孙尚香惊悚之际,陶商却不给她丝毫机会,手中战刀翻转,第二刀已挟着狂暴之势,狂斩而来。

    眼见银枪已被震飞,孙尚香哪敢徒手挡刀,她反应也是极快,即刻将腰悬长剑拔出,使出吃奶的劲力去抵挡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刀锋狂斩而至,那一柄长剑,在陶商雄浑之力的斩击下,立时又被斩断,更是将孙尚香震到娇躯剧颤,几乎夹不住马腹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陶商猿臂翻动,手中战刀又横扫而来,第三式发动,横扫向她胸前。

    两柄兵器尽失,孙尚香已无法抵挡,眼前刀锋袭来,只得在马上使了个铁板桥,身形急速向着仰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陶商的刀锋,在她身前咫尺间扫过,虽没斩中她的身体,但那一丝刃尖,却将她的胸前护甲,以及内中的衣裳,瞬间斩破。

    衣甲尽裂,胸前那一抹雪白,顿时便映入陶商的眼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