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雕虫小技

第五百五十五章 雕虫小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彭泽城北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与彭泽城中的凄惨相比,城外的魏军大营,简直堪比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魏军大营中是肉香四溢,魏军将士正一群群的围坐在火堆前,喝着肉汤,嚼着肉干,兴致勃勃的聊天说话,有说有笑,士气旺盛。

    王帐之内,相比肉香之外,又添了浓浓的酒香。

    诸将的案几上,都摆满了大块的肉,大碗的酒,这些好酒,皆是产自于侧妃甘娘娘家的甘氏家酿,是甘娘娘特别派人送来前线劳军。

    诸将大块吃肉,大口喝酒,上首的陶商,也是喝的痛快。

    中原诸州喜欢丰收,大魏各地粮仓堆积如山的粮草,足支数年的军需之用,没有粮草之忧的陶商,如何能不在这寒冷的冬天,用酒肉来犒劳一下为他血战数月的将士。

    何况,前番杀至彭泽,城外粮营中堆积如山的粮草,孙策带不走,四五十万斛粮草,统统都落到了陶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陶商正在用孙策的粮草,来犒劳自己的将士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酒喝够了,肉也吃饱,陶商兴致是大好,就想着屏退诸将,叫妲己她们前来,给自己跳上一段舞,再把张春华也召来,趁着酒兴,好好爽快爽快,泄一泄火……

    正这时,荆轲入帐,称是城中凌操派来了使者,此刻正在帐外求见。

    大帐中很快安静了下来,诸将们皆是面露奇色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陶商拂了拂手,示意让那来人进来。

    须臾,瘦到皮包骨头的敌使,不安的走入王帐中,一瞟见案几上的酒肉,便肚子咕咕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暗笑,一看来使的样子,便也猜得到城中吴军近状有多惨。步入帐中,

    “凌操是不是饿到不行了,想要投降本王了么。”陶商冷冷喝问道。

    那吴使尴尬,忙拱手道:“禀魏王,小人确实是奉了我家将军之命,前来跟魏王商议开城献降的事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鹰目一瞪,厉声道:“在本王面前,你们没有商议的余地,滚回去告诉凌操,要么开城投降,本王饶他父子一命,要么就等着被本王辗平彭泽,让他父子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陶商就是这么霸道,压根就不打算给凌操讨价还价的机会,以命令式的口吻,下了最后通碟。

    吴使吓得一震,结结巴巴了半晌,方才苦着脸道:“大王息怒,我们凌将军交待了,只要大王能不杀我军将士,还有一城百姓的性命,他愿意在明日傍晚之前,率军从北门出城投降。”

    吴使的这一番话,顿时令王帐中,酒醉熏熏的大魏诸将们,精神立刻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眼下跟吴军在柴桑一线耗了这么久,着实也有些疲惫了,眼下凌操愿降,彭泽可不战而下,他们终于有机会好好休息一阵,岂能不为之兴奋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众将那么兴奋,眼眸中还闪过一丝意色,瞟了一旁的张良一眼,却见张良也在向他暗暗使眼色。

    陶商旋即明白了张良的用意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哈俣一笑,欣然道:“凌操还算知趣,知道跟本王作对到底的下场,好,明天傍晚,本王就在北门外等他出降,本王可以答应,他凌氏父子,几千降军,还有一城军民的性命,皆可免死。”

    敌使惊喜万分,激动到热泪盈眶,忙是伏在地上,对陶商几次叩首,再三的感恩。

    陶商便以好酒好肉,让那敌使吃了个饱,以示厚待,方才打发其回彭泽城。

    敌使前脚一走,陶商后脚脸上的笑意旋即收敛,恢复了冷静,冷笑着看向张良,“子房,你觉的,那凌操是真的想投降吗?”

    张良冷笑一声,不紧不慢道:“凌操父子虽在彭泽,但他凌氏一族却皆在吴国,他父子若是投降,就不怕孙策一怒之下,灭尽他凌氏满门吗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已道明了张良的判断:

    他不相信凌操是真投降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真投降,也必是想诈降,趁机突围了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,鹰目中,丝丝杀机凛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最后一丝残阳,将落西山。

    彭泽东门一线,一千五百名瘦弱不堪的吴军士卒,皆不安的缩在城墙根下,等候着命令。

    这一千多吴军中,唯有凌氏父子,还有孙尚香骑着一匹战马,其余人皆是步行。

    这三匹坐骑,也是凌操严令留下,专为今日突围之用。

    苦候了许多,忽然,一名斥侯从北门方向飞奔而来,有气无力的喘道:“禀凌将军,我们已奉将军的命,把百姓们统统从北门驱赶了出去,那里确实有许多魏军,陶贼的王旗也在。”

    凌操的嘴角,扬起了一丝庆幸和些许得意,当即兴奋叫道:“陶贼果然中了我的诈降计,统儿,郡主,此刻陶贼防备松懈,我们正好从东门杀出一条血路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快走吧。”孙尚香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座,让她生平头次“享受”了饥饿痛苦的城池。

    凌操不敢有丝毫犹豫,当即下令打开城门,他父子二人护着孙尚香,率领着一千
文化入侵异世界最新章节
五百名饥饿的士卒,在傍晚残光的掩护下,向着东门外杀去。

    魏军兵马虽多,但却并未能把彭泽围到不透缝,东门外的围营中,还存在几处空隙。

    按照凌操的设想,此时的陶商,应该正率主力集于北门,等着他的投降,东门一线防备必然空虚,他便可趁此时机,从东门突围而去。

    吴军出城后,一路狂逃,离城不觉已有数里,果然不见半个魏军的影子,凌操父子皆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孙尚香也暗松一口气,庆幸自己终于逃出了这鬼地方,不用再忍饥挨饿了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她猛然看到,正前方处,残阳之下,一道森然的军阵,封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步骑组成的军阵,一面“项”字大旗,在风中猎猎飞舞,兵马数量,足有七千人之众。

    阵前方,一员金甲金枪,如若金色神将的大将,傲然横枪而立。

    是项羽!

    项羽身后,七千名精锐的魏军将士,一个个杀机凛燃,如野兽般,盯着逃来的敌军,看到的仿佛不是人,而是一枚枚军功章。

    霎时间,凌氏父子神色惊变,孙尚香也花容失色,一千五百饥饿的吴卒,更是惊到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项羽拨马上前,金枪一扬,冷冷喝道:“凌操父子听着,你们的诈降诡计,我家大王早就看穿,现在下马投降,本将留你们一条生命,否则,本将就把你们杀到一个不剩!”

    霸王之喝,只将凌操父子,震到脸色剧变,惧意陡生。

    凌统更是恨恨咬牙道:“这个陶贼,果然是奸诈,我早该知道,我们的计策瞒不过他,你们,我们该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凌统望向了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此刻,凌操也已是苦着一张脸,痛苦的环扫一眼,看到自己的士卒,个个都战战兢兢,精神接近崩溃,连兵器都拿不稳,还怎么一战。

    反倒是孙尚香,最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小嘴一扬,厉喝道:“咱们大吴儿郎,岂是贪生怕死之辈,有什么好怕的,大家伙拼死一战,杀出一条血路去。”

    凌操被孙尚香的话所震,便想到了这个时候,也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他遂是深吸一口气,强行鼓起勇气,大叫一声道:“我大吴的勇士气,陶贼残暴,就算我们投降,他也绝不会放过我们,跟着我拼命杀出血路,才有逃生的机会,给我杀啊。”

    狂喝声中,凌操拨马纵刀,先杀而上。

    凌统和孙尚香,也紧跟着拍马杀出,那一千五百吴卒,在求生意志的催动下,也只好鼓起最后的力气,跟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,不自量力……”面对汹汹冲来,不知死活的敌人,项羽昂首冷视,不屑一笑,脸上极尽轻视。

    身后,他的七千精锐步骑将士,巍然不动,稳如泰山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垂死的杀声中,千余虚弱的吴卒,转眼已冲至百余步外,进入到魏军箭矢射程。

    “弓弩手,放箭!”项羽金枪向前一划,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破空之声,冲天而起,上索命之箭,离弦而起,如雨点一般向着迎面冲来的吴军射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时间,惨叫声骤起伏,一名名饥饿的吴卒,纷纷中箭倒地,倒在血泊之中,幸存于箭下的吴卒,则在咬着牙,冒着箭雨,埋头向着博命一冲。

    两军对阵,箭矢最多射过三轮,若吴军体力充沛,这个时候就已经冲至跟前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一个个饿到皮包骨头,步迈无力,百余步的距离,他们用了比平时几乎三倍的时间。

    多出来的时间里,魏军趁机连射,又多谢出三轮,近七千利箭,铺天盖地的箭雨倾落而下,片刻将,就将七百多的敌卒,钉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最终,在死伤半数兵力的情况下,凌操父子和孙尚香,终于率领着残存的七百吴卒,勉强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轰响与惨叫声中,一场肉搏厮杀就此展开。

    战争的胜负,究竟不是单凭意志就能决定的,靠的还是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吴卒虽然是想要活命,求生的潜能在被激发,但身体却饿到虚弱无力,且数量就远少于魏军,又如何是信心百倍,精力旺盛的大魏精锐之军的对手。

    转眼间,魏军便占尽了上风。

    血雾中,项羽如金色的闪电,纵横狂杀,金枪所过之处,肆意收割着人头,如无敌的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残存的吴卒,个个虚弱无力,如羔羊般,被魏军将士,肆意的诛趋势,一个个倒在血染的泥地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残存的吴卒,便陷入了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丧失了斗志的吴卒,不是伏地请降,就是转身向着彭泽城逃去,唯有凌操父子,尚领着三百嫡系亲兵,依旧在垂死抵抗。

    凌操两父子,武道不凡,三百亲军也皆是勇猛之士,几番冲杀后,他们竟是护着孙尚香,奇迹般的突破了魏军铁壁。

    “鼠辈哪里逃!?”

    项羽怒了,他岂容敌人逃脱,一声暴喝,纵马杀破乱军,斜向里杀向凌操一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