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四章 围死你!

第五百五十四章 围死你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不觉已是秋去冬来。

    一场冬雨下过,气温骤降,南方开始进入湿冷的时节。

    彭泽围城,不觉已过二十天,城中粮草已断。

    豫章郡并非富庶之郡,彭泽虽为战略要地,但所需粮草,皆是从丹阳诸郡,走水运而来。

    如今彭泽城池被围,水上粮道被切断,城中万余军民,只能靠数量有限的存粮度日,处境渐渐艰难

    粮草已尽,为了支撑下去,凌操只好下令,把为数不多的牛羊,战马,统统都杀掉以充饥。

    牛羊战马被吃完后,城中的军民便开始啃树皮,吃老鼠,但要是能充饥的东本,都能往肚子里塞。

    吃完一切能听的东西后,饥饿再度笼罩全城。

    而今冬雨忽至,气闻骤降,无异是雪上加霜,饥饿的吴国士卒和百姓,在严寒的侵袭下,无论是精神,还是身体,都在饱受折磨。

    对于彭泽城中的情况,陶商再清楚不过,当即便发动了精神攻势。

    陶商先是令杀鸡宰羊,在彭泽城外的上风口处,点起火,架上铁锅,直接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煮肉。

    那丝丝缕缕的肉香,顺着风势飘入城中,每一缕香气,都吴国的军民,都是前所未有的折磨和引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陶商又命写下千劝降书,令弓弩手射入城中,劝说彭泽城中吴国军民,放弃再做顽抗,否则城破之日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在饥饿跟诱降,同时的打击之下,彭泽城的人心很快就骚动了起来,不出数日间,便开始有吴军士卒和国民,开始冒险越城出降,归降的人数,从开始的几十人,发展到成百成百,数量在逐日的递增。

    陶商对出降的吴国军民,自然是善加优待,酒肉供应充足,让他吃饱喝足之后,前往彭泽城外,去劝说他们的同伴出城投降。

    面对魏军的精神攻势,凌氏父子只能采取高压政策,派嫡系精兵四门严加巡查,但凡抓到越城出降者,一律斩杀,将首级悬于四门以示众。

    凌氏父子的手段虽狠,但再强压的政策,也阻挡不了饥饿的威胁,那些饿到快死的百姓军民,还是有人不怕死,继续冒险出逃。

    围城一月之后,彭泽城已到了弹尽粮草,几近绝望的境地。

    而城外,无论是皖口的孙策,还是枭阳的韩当,都不敢派一兵一卒来救彭泽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西线的刘璋,终于畏惧撤兵了。

    就在孙策水军决战失败后的第七天,猛攻江陵达数月之久的刘璋,终于畏于魏军之威,率数万蜀军撤回了益州。

    魏军上游的威胁,就此解除。

    于是,伍子胥当即率领着两万水军,和徐盛一起,浩浩荡荡赶来彭泽前线,大魏的水军,瞬间爆涨至三万之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近八万疫情得到控制的魏军步兵,也进至夏口,开始分批走水路运往彭泽前线。

    面对魏军日益强大的军团,孙策哪怕再来救彭泽,不但没有来救,还令韩当弃却了枭阳,撤至了丹阳郡境内,由陆路赶往皖口来会合。

    孙策的这一决定,意味着他已决定弃守彭泽,把豫章郡拱手让于陶商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孙策当然不愿意忍痛割让,可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是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孙策现在所能做的,唯有集中全部兵力于长江皖口一线,阻挡魏国的水陆大军继续东下,向着建业挺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日,傍晚将近。

    残阳将最后一抹余晖洒下,孙尚香立于城前,秀眉紧锁,以愤恨的目光,瞪着城前魏军。

    就在她美眸前,彭泽城外,不出百步距离上,魏军正三三两两一伙,在地上架起火堆,煮起香喷喷肉来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肉香,顺着风势飘到她面前,无孔不入的灌入她的秀鼻之中。

    孙尚香下意识的舔了舔苍白的嘴唇,一股强烈的饥饿感,瞬间袭遍了全身,胃部跟着就是一阵的抽搐。

    堂堂孙家大小姐,尚且饿到这种地步,何况是跟随着她的那些女兵,个个也都饿到花容憔悴,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可恨,陶贼,你以为,你用这种小手段,就能让我们屈服吗,你作梦吧……”孙尚香贝齿咬着嘴唇,恨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她极力的压制着那饥饿的感觉,妄图用意念的力量,战胜饥饿,但他很快就发现,饥饿的折磨,根本不是凭借精神,凭借意念,就能够轻松战胜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只能试图用对陶商的仇恨感,来压过身体的饥饿感。

    现在,这位孙家大小姐,终于有点后悔,不该不听王兄的话,任性的跑到这是非之地来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报着玩的心态跑来彭泽
全民武侠时代全文阅读
,想要瞧瞧她英雄的王兄,是怎么击败陶商,杀入荆州,将吴国推向辉煌的。

    谁想到,她所崇拜的王兄,却败给了陶商,自己这个堂堂孙家千金小姐,如今却被围在这孤城之中,饱尝着饥饿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拿弓来!”孙尚香忍无可忍,突然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身边的女兵,赶紧将弓奉上,却小声提醒道:“郡主,还是省点力气吧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闭嘴!”孙尚香一声娇喝,喝退了女兵。

    于是,她便撑着饥饿无力的手臂,强行的拉起弓,朝着城外正烤肉的魏军放了一箭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平时,以她的射术,这百步的距离绝不是问题,可惜现在,她实在是饿的没有力气,箭只飞了不到七十步就落地。

    孙尚香怒了,左一支箭,右一支箭,开始不停的放箭,却无一箭命中。

    终于,这般不惜力气的开弓,耗尽了孙尚香所剩无几的体力,气喘吁吁的她,突然就觉头晕目眩,娇躯晃了一晃,便即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当孙尚香幽幽转醒,环顾四周时,看到自己已躺在炉火熊熊的房中,鼻中闻到了丝丝肉香,若的她不自禁的吞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孙尚香坐起了身来,便看到凌氏父子凌操和凌统,正侍立在旁边,凌统手里还端着一小锅肉汤。

    那浓郁的肉香,让孙尚香的胃,立时就加剧抽动起来,舌根也忍不住的产生了口水。

    凌操见孙尚香醒了,长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郡主醒啦,可把末将担心死了,末将熬了一锅马肉汤,郡主快趁热喝了,补补身子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凌操就向儿子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凌统赶紧将肉汤奉上。

    “马肉不是早已吃完了么,怎么还有?”孙尚香狐疑的看着那一锅汤。

    凌操笑了笑,低声道:“对外面的士卒们,末将自然说是马肉已吃过,但末将却怎能让郡主饿到,私下里还给郡主留了点,原想今晚上送过来的,没想到郡主就晕倒在了城头。”

    孙尚香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实在是饿的不行,也顾不得什么仪态,端起来就大口吞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军中粮草早吃光,连树皮都已啃光,更别说是马肉,哪怕孙尚香这等郡主千金之躯,吃的也比普通士卒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如今突然有肉汤喝,简直令孙尚香欣喜若狂,哪还顾什么仪态,一口气风卷残云,把一小锅汤,都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娇惯如她,以往日的性情,这等粗糙的的东西,她是绝对连碰都不会碰一下,但现在吃起来,却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要好吃。

    一小锅肉汤下肚,多少天以来,孙尚香终于又再一次吃饱,重新有了力气,精神也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孙尚香还嫌不够,又问道。

    凌操却叹了一声,神色忽然郑重起来,“这是末将为了关键时候,特意留给郡主的,没有第二块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时候……”孙尚香眸色一变,似乎听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凌操深吸一口气,便拱手道:“事到如今,末将也得跟郡主明说了,眼下粮草已尽,大王的援军恐怕也是不会再来了,我们再撑下去,只能是死路一条,末将已决定,明日傍晚之前,弃彭泽突围。”

    弃彭泽突围!

    这几句凝重的话,听的孙尚香是身形一震,秀眉顿时就凝了起来,脱口便反问道:“王兄叫你们坚守彭泽,你们敢违抗王兄的命令?”

    凌操不好再说,看了自己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凌统便接过她手中的锅,放回案上,苦着脸道:“眼下城中连树皮都已经吃完,再撑不了两三日,必然不战自破,末将等是可与城池共存亡,但末将不能不顾郡主的千金之躯,所以,我父子宁愿违背大王之命,也非得弃城突围,为郡主杀出一条血路不可。”

    孙尚香沉默不语,什么话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她若是反对,就等于抱着必死决心,要跟彭泽共存亡。

    可惜,刚才那一顿肉汤,令她感觉到,人还是活着好,吃饱喝好是件多美妙的事,她还没有达到不惧死亡的觉悟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只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眼见孙尚香没有发脾气,也没有激烈的反对,凌操父子对视一下,各自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凌操便笑着宽慰道:“郡主放心吧,末将已略施小计,我父子保管明日可护送郡主成功突围,郡主就好好休息,准备明天杀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凌氏父子退了出去,不敢再打扰她。

    “陶贼,没想到,我堂堂吴王之妹,竟然会被你害的受这么多苦……”孙尚香小拳头紧紧握着,贝齿深咬着刚刚恢复血色的嘴唇,美眸之中,流转着恨恨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