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夺取制水权

第五百五十三章 夺取制水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这一百余艘,全新的战船的,无论是其动力方式,还有攻击方式,都是他孙策做梦也无法想象的到。

    孙策环视左右,只见他一面面的“吴”字的战旗,正在不断被斩落,数不清自家士卒的尸体,正成片成片的从眼前漂过。

    孙策庞大的水军,此刻早已败溃四散,一艘艘败溃的战船,如过街老鼠般,仓皇的逃往下游,根本无视他的王令。

    种种失败的画面,让孙策觉的心头,仿佛被重拳狠狠一砸,疼到几乎喘不过气来,身形欲倒

    “大王!”一边的庞统,赶紧上前扶住他。

    孙策连着深吸几口气,方才稍稍缓过劲来,咬牙自责道:“都怪本王太过自负,上了陶贼的诱敌之计,本王该听你的劝,不应该急着全军压上啊。”

    悲愤之下,孙策失去了信心,又开始自怨自艾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庞统的脸上,也尽皆是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的惊慌失措,不比孙策少多少。

    身为凤雏,自恃智谋过人的他,虽料到陶商可能有阴谋,却没想到,陶商的阴谋,竟然是这等战斗力不可思议的怪船。

    魏军仅仅不到百余艘怪船,就杀到他们千艘吴舰,没有抵挡之力!

    庞统最先冷静下来,拱手劝道:“大王,事已至此,赶快撤退吧,若是给魏军怪船追上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左右处,吴军战舰正疯狂逃窜,前方魏军车船已逼近,不用片刻就要杀近。

    孙策已彻底灰心丧气,根本不敢再战,仰天一声悲叹,默默道:“罢了,传令,全军即刻向彭泽撤退,保存实力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孙策所在的旗舰,在数十艘斗舰的环护下,迅速调转船头,向下游逃去。

    孙策一走,其余吴军群龙无首,哪敢再战,纷纷向下游溃去。

    岸这处,看着败溃的吴军,陶商长松一口气,年轻的脸上扬起了兴奋畅快的笑容。

    被孙策嚣张的压在柴桑这么久,今日一胜,终于把积聚已久的怒火,统统宣泄了。

    四周,沿江观战的魏军骑兵将士们,无不兴奋到爆掉,欢呼之声,震天而响。

    “大王,啥也不说了,老樊我服了你啦!”樊哙向着陶商拱手一拜,语虽是粗,却饱含对陶商的崇拜惊叹。

    除了樊哙,左右魏军将士们那一双双看向陶商的目光,也无不是充满了惊叹与敬佩,惊服于他们的大王,竟然能造出车船这等神奇战船,以弱势的水军,一战大败吴军。

    陶商意气风发,一声狂笑,战刀向着东面一指,“从今往后,我大魏水军,才是这长江上的主宰,全军东下,给本王一举攻下彭泽要塞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马援和甘宁二将,率领着一万水军,一路追击吴军,杀奔彭泽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也亲率七千铁骑,沿着南岸方向,向着彭泽要塞杀去。

    彭泽一城,位于鄱阳湖北入长江之口,与柴桑城隔鄱阳湖对立,可以说是这一片流域,仅次于柴桑的要塞。

    一旦魏军夺下此城,但将隔断南面豫章郡与长江的水路联系,这也就意味着,韩当那两万多包围海昏的偏师,就要被切断了水上退路,只能由陆路向吴国腹地退去。

    韩当军一退,南昌等豫章诸县,必不战而降,陶商不消一兵一卒,就能拿下整个豫章郡。

    而这一场血战下来,孙策损失了近一万的水军,战舰折损更是多达四百余艘,简直是名符其实的惨败。

    孙策和他的两万败兵,斗志全无,一路顺流而退,陶商的水陆大军,则尾随于后,穷追不舍,一路追至了彭泽一线。

    此时,彭泽城守将乃老将凌操,守军不足一千余人。

    孙策过彭泽而不敢入,只得弃守了彭泽,派凌统登岸前往彭泽,会合了自己的父亲,接下逗留在城中的孙尚香,由陆路向东面撤退。

    而败走的孙策,则惊魂丧胆,一路向着下游的皖口要塞逃去。

    孙策可以过彭泽而不守,陶商追至这里,却不能再追下去了,为了避免被吴军截断后路,陶商必须攻下彭泽之后,方才能继续东进。

    于是,陶商便下令水陆大军,停止对孙策追击,全军向着彭泽城围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守将凌操,方才得知了孙策兵败,逃往皖口要塞的惊人消息,心知彭泽无法再守,本是打算护关孙尚香,弃城东逃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遇上奔入城中的儿子凌统,打算一道出城时,不料魏军来势太快,没等他出城就杀至。

    凌操率下只余一千兵马,根本不敢与魏军一战,情急之下,只能退回了彭泽城,闭门死守。

    陶商的两万多水陆大军,
超级浮空城无弹窗
很快便将彭泽城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派往上游,袭据皖县的蒙恬数千轻骑,也被调了回来,两万多的魏军,遂将彭泽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彭泽城西,魏军王帐。

    帐中,狂烈的胜利气氛在奔涌,诸将们有说有笑的,喝酒聊天,个个意气风发,热情高涨。

    正说笑间,巡视过诸营的陶商,昂首步入了军帐中,满脸兴奋的众将,纷纷欣然见礼,个个都对陶商是充满了敬意。

    陶商坐下,向着众将一拂手,“孙策大败,已逃往了皖口,彭泽城中敌军不足两千,你们都说说吧,咱们怎么攻破此城?”

    樊哙第一个跳了出来,兴奋的嚷嚷道:“这还用说么,吴狗水军大败,再也不敢跟咱们在水上叫板,彭泽城又扼守鄱阳湖,咱们是非拿下来可,依老樊我之见,当然是四面围城,强行攻下。”

    “樊大胃言之有理。”后羿也点头赞同,“彭泽城远不及柴桑坚固,且守军不过两千,我们只消将天雷炮多调些前来,四面狂轰,我相信不出数日,必可轰破此城。”

    二将主张即刻攻城,其余项羽等诸将,也尽皆主张攻城。

    前番这场水军大胜,大大助长了他的斗志,士气和信心已达到了顶点,又如何会将区区一座彭泽要塞,还有两千吴兵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陶商却并未急于做决断,笑看向了甘宁,“兴霸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甘宁却干咳几声,冷静道:“当初吴楚联盟之时,末将也曾跟那凌氏父子共事过,此父子二人皆是精通兵法的良将,我军若是强行攻彭泽,当然是能攻下的,但想在短期内攻下,却有些小瞧那凌氏父子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甘宁虽然以车船大胜敌军,却还保持着冷静,并未因此狂妄过头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又看向了张良,笑问道:“子房,你说说看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良倒是以为,其实能速破彭泽,自然是上策,不过就算是不能速破,对我们也另有好处。”张良话中藏有玄机。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向他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张良便缓缓道:“彭泽乃扼守鄱阳湖的关键所在,此城一失,南面豫章诸城就必然不战而破,所以良以为,孙策虽败,却未必就这么甘心把彭泽弃了,如果他知道彭泽未失,就定然会不断的调兵调粮,试图援救被困的吴军。”

    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,张良继续道:“这样一来,我们就可以不断的消耗吴军的粮草,削弱孙策的国力,对于损兵折将的孙策来说,等于是雪上加霜。”

    随后,张良又向西面一指,“今孙策大败,刘璋闻知之后,必然深受震动,用不多久就会退还蜀中,那时候,伍子胥的数万水陆大军,就可以顺流而下前来会合,我汉津的主力步军疫情也将痊愈,一并赶来,那时,以我十几万大军,再一鼓作气攻下彭泽,扫灭吴国,岂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听的陶商是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孙策的吴国国力本来就已经很弱,若用张良之计,陶商便可将彭泽城变成一座无底洞,逼得孙策不断的把他残存的粮草和军力,消耗进来,等到伍子胥和主力步兵军团赶到,再一举灭吴,倒也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如果孙策弃彭泽于不顾,就等于抛弃了凌氏父子,必然会寒了吴军将士之心,且等于把豫章郡拱手相送,同样是损失巨大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围攻彭泽,无论是速破还是长期围困,于陶商来说,都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再无犹豫,欣然笑道:“子房所言不错,就依你之言,先不急着进攻,只把彭泽围死再说。”

    围城的命令下达,两万多的魏军,很快就将彭泽围成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为了断绝彭泽与外界联系,陶商又命甘宁统领车船部队,驻扎于彭泽以北的水寨,阻断皖口方面吴国的援军。

    而逃至皖口的孙策,失去了一万多兵马,所握不过两万余残军,惊魂落魄的孙策,生恐陶商趁机南下,消灭韩当所部,急是飞马派人告知韩当,令他速率两万兵马,向鄱阳湖以东撤退。

    正自围攻海昏不下的韩当,闻知孙策大败的消息,自然是大为震恐,只得急撤海昏之围,率两万多的兵马,撤至鄱阳湖以东,进至枭阳一线,一面对彭泽形成威胁,一面做好随时放弃豫章,从陆路退往东面丹阳郡的准备。

    对于孙策来说,解彭泽之围并非最重要的,眼下最重要的事,是保住韩当那两万生力军。

    孙策原本是想弃守彭泽,但凌氏父子的坚守,却又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,当下他便一面重整将士士气,一面派人潜入彭泽城中,令凌氏父子死守城池,同时保护孙尚香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