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二章 怪船碎敌胆

第五百五十二章 怪船碎敌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凌统变色,周泰变色,吴军士卒,无不为魏军的新奇战舰而惊奇。

    就连楼船旗舰上,孙策和庞统二人,看清魏军的战船时,二人的脸上,骤也同惊起了奇色。

    视野中,魏军的战船,既没有帆也没有桨,光看外形似乎有几分像斗舰,只是仔细一看,却发现船身侧面,竟还安装一根长竿!

    三万吴人惊异的注视下,甘宁率领着他这一百艘车船,以迅雷疾风的速度,不可阻挡的撞入了凌统所统的吴国水军军团。

    此时的凌统,方才从惊异中回过神来,急是喝令弓弩手放箭,以阻截魏舰进逼,但令吴卒傻眼的却是,魏军的车船没有桨孔,吴卒根本无法通过桨孔,去放箭射杀划桨的魏军水手。

    很快,吴魏两支舰队,转眼就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又一场混战,再次掀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吴军才开始体会到,魏军这种新式战舰的强大威力。

    车船舰侧的魏军弓弩手,通过孔形的船垛,向着吴军进行狂射,死死压制住了吴军的弓弩手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吴军虽然惊奇,却以为魏军的怪舰,虽然造型奇怪,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凌统更是脸上流转出轻视,很快恢复了淡定,喝斥着他的楼船逼近魏舰,企图用高度的优势,居高临下压制住迫近的魏舰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都太轻视了车船的威力。

    就在关键时刻,安装在魏军车船后方,数丈长的那根巨竿,陡然开始转动,长竿似车轮般扫过,隔着七八步之远,狠狠的拍向了吴军楼船的后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震天的惨叫声中,十几名吴军士卒,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便直接被拍到腾空而起,尖叫着跌落江中。

    这突然的一拍过后,长竿在吴卒的操探下,紧接着又反扫而过,向着楼船上方的吴舰桅竿扫去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震天撕裂声中,敌舰巨大帆布,竟然一下被撕裂!

    这时,吴卒才惊恐的发现,原来,魏军船后那根长竿的顶端,竟然装有锋刃,连帆布带帆索,眨间就能轻松斩断。

    吴军战船的帆索一断,巨大的帆布,哗啦啦的滑落,瞬间将半边船船覆盖,被掩盖在下面的吴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陷入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战法?”凌统脸上的不屑,瞬间瓦解,僵固石化。

    凌统那惊恐的神情,仿佛见了鬼一般,显然是无法相信,魏军战舰上,竟然配备了这等神奇的武器。

    江岸边,陶商却笑了。

    看着吴军战舰帆被斩落,陶商那淡然的脸上,终于流露出一丝冷笑,仿佛眼前的所见,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车船上所装的那根巨竿,乃是叫做拍竿,是后世宋代所发明的,一种叫作拍舰的主力战舰上,大规模采用的近距离攻击武器。

    陶商把这车船的灵感,告诉了黄月英之后,黄月英就提出,车船虽然有极强的机动能力,但攻击能力却不足,未必能克敌制胜。

    陶商便思索回忆,又想到了拍竿的设计,于是,两人便合作,一个提供灵感,一个负责设计,才有了眼前装有拍竿的车船,这种跨时代的战船设计。

    今日可见,他们的联手设计成功了,车船初次登场,便显示出了强大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“恭喜大王,你成功了。”身边的黄月英,如释重负的一笑,美眸兴奋的看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不是恭喜本王,是恭喜我们。”陶商笑道。

    得到陶商的夸奖,黄月美眸中闪过喜欢,暗暗抿嘴浅笑,目光继续投向大江上。

    而这时,恍然大悟的樊哙,却见惊叹道:“大王啊,原来你藏了这么厉害的玩意儿啊,那是什么鬼东西啊,咋那么厉害啊,一巴掌就把吴人的船帆给拍飞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樊哙和众将的惊叹,陶商只是哈哈一笑,举目江上,继续欣赏吴人的惊慌。

    大江上,凌统到底乃宿将,转眼间,已是强行压下了恐惧之意,大声喝令士卒们,将将覆落的帆布掀开。

    虽然丧失了帆力,但他还有桨的动力,便下令掉转船头,继续追击从身边抹过的魏舰。

    魏军顺流而下,一击之后想要再战,就只有掉转船头,回身再战,理论上,从转身到回流,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只要凌统赶的及时,就能抢在魏舰转头之时,借着上游之势,抢占主动。

    可惜,凌统的如意算盘打错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和他的楼船,还没有转过一半之时,一张脸已凝固在了惊恐的一瞬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了生平,最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顺流而过的魏船,竟然连船头都没有掉转,就神奇般的倒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没有帆,没有桨,不掉转船头,战舰竟然能够溯流倒行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战船怎么可能倒退逆行?”凌统惊到目瞪口呆,连声音都在沙哑颤抖。

    凌统尚且如此,他的士卒,更是惊到目瞪口呆,一个个都傻了眼似的。

    吴人当
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吧
然做梦也不会想到,魏军这种神奇的战船,乃是通过踩踏齿轮来为船提供动力,虽无帆无桨,却可能通过舱内水手们,改变踩踏的方向,便能使原本顺流的车船,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可以逆流倒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车船顶部的甘宁,正怀抱着战刀,以一种看小丑的表情,冷笑看着吴人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就在吴军失神,陷入惊恐的片刻时间里,甘宁抓住时机,手中战刀一扬,大喝一声:“瞄准了吴狗的船舵,给我往死里拍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震天的号子声,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位于船尾的几名强壮如牛的水手,咆哮着齐齐使力,操纵着那一根硕长拍竿,借着车船倒退之势,顺势便向楼船尾部的舵拍了上去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木头断裂的巨响,凌统旗舰楼船的木舵,瞬间被拍碎,溅起了漫空的飞屑。

    战船一旦失去了舵与帆的楼船,单凭着仅存的桨,根本无法控制抵挡得住江流的冲刷,瞬间,诺大一艘吴国巨舰便成了没有动力,没有方向的废舰,乱转着顺流漂去。

    失控的船上,凌统和他的士卒们,被转晕头乱向,完全陷入了惊恐之中,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任由着旗舰乱漂。

    失去方向控制的楼船,等于是失去了作战能力,甘宁轻轻松松的一拍,就让凌统的旗舰,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紧接着,甘宁又催动战船,向着其余惊慌的敌舰冲去。

    凌统旗舰被打蒙的同时,其余的吴舰,也在遭受着一样的恐怖打击。

    吴军各船们,面对魏军新型的战舰,这等从未所见的攻击方式,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根本不知该如何应战。

    但见大江之上,数不清的吴军士卒被从船上掀落,一面面的船帆被斩断,一架架尾舵被击毁,很快,数以百计的吴军战舰,便统统也陷入了失控的局面。

    一刻钟,仅仅用了一刻钟的时间,甘宁就让凌统的一万水军,陷入了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突破凌统的阻击,甘宁和他的将士们士气昂扬,驱动着这威力强大的车船,顺流直下,趁势杀入了江心处的混战中。

    胜负之势,因为车船的加入,转眼间逆转。

    原本处于优势的吴军,面对着这突出其来的特殊打击,根本无法抵挡,他们也不知该如何敌挡。

    “甘”字大旗所过之处,吴军无人能挡,一切拦路的敌舰,统统被拍飞。

    于是,甘宁便率领着这支机动性极强的舰队,东西南北肆意的冲杀,转眼便将吴军千艘战舰组成的舰队,撕成一片又一片,阵形全失。

    包括孙策在内,三万吴军将士,统统都陷入了恐慌之中,在此强大的冲击之下,信心被摧毁,斗志丧尽。

    此时的孙策,方才恍然惊悟,明白了陶商为何敢以弱势的水军,就敢主动跟他挑战决战,原来,陶商竟然暗中造出了这样一支战斗力可怖的舰队。

    而此刻,原本正苦战的马援,脸上却掠起了无尽的欣喜,兴奋大叫道:“大王的秘密武器已经到了,弟兄们,反击的时刻到了,随本将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狂烈的咆哮声冲天而起,原是处于劣势的魏军将士,斗志重新被点燃,一艘艘斗舰,一艘艘的艨冲,似出水的狂水的箭鱼,四面八方的扑向了惊恐的吴舰。

    大江之上,吴军外有车船舰队横冲击撞,内有马援舰队斗志狂燃,疯狂的反扑,在此内外双重打击之下,三万吴军终于再能抵挡得住,陷入全面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失去动力的斗舰和楼船,上面的吴军只能弃却大船,改换走舸向着下游逃去。

    他们岂能轻易逃走,杀到兴起的魏军将士,杀声震天,一路狂追,密如飞蝗的箭矢,穷追不舍的向惊恐的吴卒。

    车船舰队紧追而上,一根根硕长的拍竿,将整船整船吴卒,连船带人,统统都拍落水中,随后再以密如星雨的利箭,将他们射死在江中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长江,吴军的惨嚎之声凄厉震天,血雾将天空笼罚,吴卒漂泊的尸体,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江面。

    混乱的军中,孙策已经凝固在了原地,脸上的傲气瓦解一空,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痛苦。

    还有无尽的愤怒,无尽的震怖。

    这位江东小霸王,此时此刻,竟被震惊到身体都在颤抖,陷入前所未有的惊愕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宏图伟业,他夺取柴桑的信心,他骄傲的自尊,都随着魏军车船的出现,化为乌月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造出了这样的怪船,为什么,他为什么总能造出神奇的武器,为什么啊……”孙策又是惊愕,又是困惑,脑子里一片的混乱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魏国哪怕占据了荆州,但造船水平却远逊于他的大吴,连楼船都没有技术造出来,却从哪里来的神匠,竟然造出了眼前这种可怖的神奇怪船。

    那怪船的机动运行方式,攻击的手段,简直是他想破了头皮都无法想到,极尽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!?”孙策仰问苍天,整个人已是悲愤之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