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等的就是这一刻

第五百五十一章 等的就是这一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这是场实力悬殊的战役,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。

    吴军虽处下游,但无论从兵力数量,战船数量,还是战船的质量上,都要占据着上风。

    不过,战争的胜负,却并非这样简单就能决定。

    吴人虽拥有强大的楼船,在战舰性能上占据着优势,可惜,他们所面对的对手,却是马援这样的不世将领。

    光从指挥水战作战能力上,马援的实力就可与孙策相比,经历过大小数战,他对吴人的水战战术,可以说已是了如指掌,凭借着出色的指术,以个人能力补弥了实力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不光是能力,此刻马援更是抱着扬名天下之心,立功心切,自信百倍,玩命的跟吴军血战,士气上也压过了吴军。

    两军混战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吴军中军处,观战的孙策,傲脸的脸上,阴怒之火正熊熊燃起。

    目光中,江上混战已持续了半个时辰,顺流漂下的尸体,将江面染红,两军死伤的士卒,竟是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孙策很恼火,他原指望着凌统,能够先行击败马援,但照这种情况看来,只靠一个凌统,是无法拿下马援了。

    恼火心急之下,孙策手中大枪一扬,喝道:“发出本王诏令,命周泰也率所部压上去,合击马援狗贼!”

    见得孙策开始急躁,庞统忙是提醒道:“大王,陶贼的水军也未全部投入战斗,咱们要沉住气才是,不可太过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诡诈的很,本王不给他点压力,怎么能把他的全部舰队都诱出来,本王就是要逼到他别无选择。”孙策冷冷一哼,否决了庞统的提醒。

    孙策的用意也不无道理,倘若陶商见形势不妙,率余军撤去,那此番决战,孙策就依旧不能歼灭陶商的水军主力。

    不能全歼陶商水军,他就要继续去攻打陶商的柴桑水营,这样一来,这场战争,只怕又要再一次回到先前僵持不下的状态。

    庞统也知道这个道理,遂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早就按捺不住的周泰,二话不说,光着膀子往船头一站,大喝一声:“大吴的健儿们,随本将杀上去,辗碎魏狗!”

    震天的战鼓声,再度轰轰响起,咆哮声中,一万吴军汹涌而出,一举杀入了战团。

    大江南岸,陶商依旧在勒马横刀,观察着江上这场大战。

    樊哙的眼尖,一眼看出吴军又增加了进攻舰船,急指着大江叫道:“大王快看,吴狗又增兵啦。”

    “增的好,本王还怕孙策不敢压上……”陶商却一声喝彩,嘴角斜扬,掠过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他以马援统帅前军,就是让他这个老仇人,跟孙策对战,激怒孙策诱孙策把大军尽皆上,唯有如此,他才有机会一战而胜。

    孙策不想把这场战争拉回到僵持战的状态,陶商同样也不想。

    “干他娘的!吴军的舰队是马援两倍啊,大王,赶紧把甘宁的那一队船也调上去吧,不然马援就要玩完啊!”樊哙紧张担心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乌鸦嘴,你以为,马援跟你一样,那么容易玩完吗!”陶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樊哙吐了吐舌头,不敢再大嚷,嘴里却依旧嘟囔个不休。

    身边的项羽,也眉头渐皱,提醒道:“大王,马援确实行事不利,是不是也该考虑把甘兴霸的后队调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什么时候,必须要等以孙策全军压上才可是!”

    陶商一抬手,断然否决了项羽的提醒,信任的目光,望向那面“马”字大旗,“马援的潜力还没有爆发出来,本王相信,他还支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大江之上,周泰率领的一万吴军水军,也撞入了战场区域,合计两万吴军,围攻一万魏军。

    如果说先前马援与凌统交锋,还能打成平分秋色的话,周泰的加入,使吴军数量倍增,很快就夺取上风,将他全面压制。

    吴人的斗舰数量,足足是魏军的两倍,更何况还有更庞大的楼船,种种优势之下,马援魏军不被压制才奇怪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别怪老樊我乌鸦嘴啊,看这情形,老马他确实是撑不住啦!”樊哙看的心急,忍不住再次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他虽没说完,但言下之意,自然是在暗示陶商,是不是该把甘宁的三千后军也压上去。

    “稳住,越是这种时候,越要稳住。”陶商却脸色淡然,没有丝毫的担心之色。

    而当陶商淡定自若时,里许外的吴军旗舰楼船上,孙策已经焦躁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孙策并非是单纯只是焦虑,更是恼火。

    周泰的加入战斗,虽然迅速的夺据了上风,对马援完全压着他,但即使是这样,却依旧无法击破马援,战斗依旧在僵持。

    那个屡屡羞辱他的家伙,抵抗力竟是这等顽强!

    孙策怒了,彻底的被激怒,怒骂道:“陶贼,你真以为,藏着几千后军,就能起到什么作用么,好吧,
三国之大秦复辟无弹窗
今天本王就亲自上阵,连你前军带后军一并辗压,让你知道知道,谁才是真正的水战之王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孙策手中银枪已扬起,喝令最后的一万中军水军,也不再留有后手,一并冲上去。

    孙策不是不相信,周泰和凌统合力,拿不下一个马援,而是骄傲的自尊,让他已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他要亲自上阵,以最快的速度,以压倒性的优势,一举扫平魏军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庞统觉的有什么不妥,想要提醒,但话到嘴边,却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该提醒什么。

    很显然,魏军已没有神威弩炮这种利器,这场江上决战,己军占有绝对优势,就算陶商还有三千后军没有压上,只要孙策主力全部出击,一样可将陶商前军后军一并扫荡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决战。

    真正让庞统感到担忧的是,陶商明知胜算无多,却依旧主动挑起这场决战,这似乎不太符合陶商的作风。

    他隐约觉的,陶商必然还有什么阴谋,但却又看不出阴在哪里。

    就在统统狐疑犹豫时,孙策的王令,早已传下,孙策亲统着一万水军,三百余艘战舰,浩浩荡荡的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万吴军,千艘战舰,对魏军水军,形成了压倒性的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只见魏军船舰上,马援在绝对不利的状态上,依旧巍然不动,从容指挥战斗。

    而他脚下这艘楼船旗舰,在吴军射箭打击之下,因中箭太多,船身已经开始倾斜,士卒们不得不抓住船邦,方才能站住。

    再看他的四周,血雾横飞,惨声大作,一名名的大魏士卒倒在身边,那坠落水中的尸体,将整个江面都染上了一层腥红。

    吴国水军的强大攻势,已达到了最猛的地步,凭借着数量上的绝对优势,在强大的箭矢掩护下,轻松的便已贴近魏军斗舰,各部的吴军大将,率领着他们的士卒,抢登上魏舰,狂杀向魏兵。

    转眼间,魏军便有八艘斗舰,三十余艘艨冲被拿下。

    魏军的处境,已达到了空前的不利局面,这一场江上的大战,似乎将以魏军的惨败而收场。

    江岸处,所有的大魏骑兵将士们,皆都捏了一把汗,深深的为水军袍泽们的不利处境而担忧。

    唯有陶商一人,却始终不动如山,英武的脸上,只有沉静如山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,孙策全军压上之时,非但没有担忧,反而是笑了。

    笑的狂烈,笑的嘲讽,笑到左右樊哙等诸将,都茫然不解,愣怔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众将们看出来,眼下他们自己的舰队,已经处于绝对不利的状态,被吴军正分割包围,逐一歼灭的地步。

    马援这支水军一灭,就算甘宁率三千兵马成功退回水营,吴军趁势来攻,光凭这点兵马,也绝对守不住。

    更甚至,吴军都不去攻水营,直接去攻打铁锁横江之阵,必然也将一击而破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水道就将被吴军彻底截断,形势便将更加危机。

    这样危急的关头,他们的大王,竟然还笑得出来?

    他们却不知,吴军全军压上,正中陶商的下怀。

    除了陶商,唯一知情的张良,也是会心而笑。

    陶商想要的时机已经到来,再无一丝犹豫,当即手中战刀一扬,喝道:“点起烽火,传令给甘宁,后军车船攻击队出击!”

    岸边处,一道烽火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后军处,热血沸腾的甘宁,等的就是此时,眼见烽烟燃起,瞬间战意沸腾到几乎要爆炸。

    他将手铁戟一扬,兴奋的大喝一声:“大魏的勇士们,为我王而战,随本将辗上去,杀尽敌寇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百船齐发。

    车船内部,数以百计的蹬手们,大喊着号起,用出了吃奶的力气,全力踏动转轮,将位于船侧的齿叶,疯狂的转动而起。

    近百艘的大魏车船攻击队,借着上游顺流的推力,再加上暗轮的推动之力,汹涌而下,向着混乱的战团撞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根本后世宋代车船的灵感,加上黄月英的精心设计,所打造出来的车船,以暗轮代替桨叶,拥有着超强的机动能力,哪怕吴军最先进的战船都无可比拟。

    这车船,就是为了今日一战而打造!

    战团之中,孙策见到魏军后队也压上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挥手道:“陶贼最后的家当也送到碗里来了,正合本王心意,传令凌统,让他不用管这里,率队去击灭陶贼的后队。”

    吴军旗舰上,信旗高高扬起,凌统得令,即刻下令战船转变方位,率几百吴国战舰,扑向了甘宁的后军舰队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两军相对驰近。

    “魏军这是……这是什么鬼船!?”

    当凌统看清楚了魏军,那一艘艘奇型怪状,表面看起来,不光没有帆,连桨也看不到,却驰行如风的神奇战舰时,瞬间惊到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