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四十三章 侧后捅你一刀

第五百四十三章 侧后捅你一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海昏一城,乃是修水这条水系,汇入鄱阳湖的东去路上,最后一城。

    豫章郡人口稀少,算不得什么富裕之地,对于吴国来说,本算不上什么极其重要的大郡。

    但豫章郡的特殊之处,却在于柴桑城本也隶属于此郡。

    修水河正是经海昏数县,最终汇入了鄱阳湖,而沿海昏城北上,数日之间就可以进入长江,直抵柴桑以东。

    若从海昏城南下,不出两百里,便是豫章治所南昌城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一支奇袭的魏军,若是能拿下海昏,便等于在吴军的侧翼,扎下了一枚钉子。

    这道计策,正是当日张良,为陶商所献。

    张良统览全局,把形势看的很清楚,孙策把主力集中于彭泽一线,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柴桑城,绝不会想到,陶商会暗派一支兵马,再走陆水小道,直取海昏,去威胁他的豫章腹地。

    豫章若失,吴军虽众,也将无法再在彭泽立足,只能放弃进攻柴桑,向吴国腹地撤退,柴桑之危自然也就解除。

    若而孙策不坐视豫章有失,就只能分出兵马,前去夺还海昏,如此一来,柴桑方面所面临的压力就将骤减。

    陶商在分析过张良的计策后,便果断做出决定,召唤了一名新的英魂,借着抽兵增援江陵一线为名,堂而皇之的率三千步军离开柴桑,半路上,却由陆口小道,潜入了豫章郡。

    三千士卒们,这时候,终于明白了他们此行的意图,个个都惊喜万分,当即振作精神,继续向东前行。

    那国字脸武将精通兵法,自然也很清楚,吴国方面的主力,虽集中于柴桑一线,但在豫章方面也不会全无防备,斥侯哨岗什么的,多多少少的会安插。

    他所要做的,就是从这一刻起,令三千魏军将士日夜不停的前进,赶在吴人有所觉察之前,杀至海昏城下。

    全军疾行,花了整整三个时辰的时间,累到气喘如牛,方才翻越数道山梁,修水河就进入了视野。

    国字脸武将来不及喘一口气,便率他的士卒,继续顺着河谷继续东进,越是往东,地势就越显平坦开阔,行军的难度渐渐减轻,速度跟着提升。

    次日,天明时分,晨光初现之时,他的视野中,终于出现了那座盼望已久的城池。

    海昏城!

    此刻,这座北接柴桑,南连南昌的腹心之城,正沐浴在城光之中,尚没有苏醒。

    城头之上,那些值守了一晚的吴军士卒们,正打着瞌睡,疲惫不堪,等着换岗,这个时间段,正是守军一方,最疲惫,最容易松懈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终于到了,敌人果然没有防备,看来,今日注定将是我曹参扬名之日……”那国字脸的武将,嘴角扬起了狰狞兴奋的冷笑,猎猎的杀意正有眼眸中急速狂燃。

    这名英魂,正是曹参!

    西汉开国大将,汉朝第二位丞相。

    四维数据,统帅90,武力91,智谋81,政治89,又是一员四维均衡,综合实力相当华丽的英魂。

    曹参追随刘邦起兵,虽谋不及张良,政不如萧何,武不如韩信,却也是员名不见经传的大将。

    当年刘邦定天下,论功之时,便有称,曹参攻城掠地最多最广,当为首功,由此可见,曹参颇善统军,且每战身先士卒,武力必然也不弱。

    而萧何病故后,曹参被委任为丞相,实行“萧规曹随”,无为而治,使得汉朝国力在他为相期间,极大的提升,由此可见,曹见政治能力也极强。

    张良说了,奇袭海昏的武将,仅率三千兵马深入敌方腹地,不但要夺下海昏,还要守得住才行,必当是一员文武双全之将,却又暂时无名,不易引起吴国方面警觉的武将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便从讲武堂中,新提拔一员武生,将曹参这员文武双全的英魂召魂出来,将这奇袭海昏,牵制住孙策的重任,交给了这员西汉的开国名将,一代名相。

    曹参目光中,杀机凛烈,他的身后,三千汗流浃背的魏军将士,个个也战意如狂,也无不兴奋难当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,曹参更无犹豫,手中大戟一扬,喝道:“海昏城就在眼前,大王有言在先,每一个杀海昏城者,重赏!”

    狂喝声中,曹参纵马提戟,如一只猎豹般杀下山坡去,向着敌城射去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,这一支疲惫之军的斗志,顿时狂燃起来,如出笼的君兽,随着曹参杀奔而下。

    里许外,海昏城头,县令韩综,正在城头巡视,那副打着哈欠的样子,显然是刚刚醒过来,眼睛还有点犯困。

    身为老将韩当之子,韩综本身能力并不出众,但借着自己父亲的光,年纪轻轻都做到了中郎将的官职,还身兼海昏县令之职,可以说是标准的军二代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刘表和孙策在豫章一线对峙,屡屡交战,海昏城也是常年战火之地。

  
中二病也要玩刀剑无弹窗
  不过,自从吴楚联盟之后,海昏城的威胁就此解除,已经变的不太重要,所以,海昏虽为豫章腹地,却只有兵马不过三百,韩综可以说只是挂了个闲职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清晨,韩综站在城头,远望着北面柴桑方向,无奈的叹道:“大吴的诸将们都在柴桑血战争功,我却偏偏被发配到这么一个无聊的地方,父亲也真是的,就不能跟大王说一说,让我也参加柴桑之战,捞一点功劳么……”

    韩综喃喃抱怨着,显然不知道他父亲的苦衷,知道他能力平庸,不堪大任,为了保住他的性命,才把他放在这么个远离战场的地方。

    韩综感抱怨了一会,随意的在城头转了一圈,便打算回县衙里的喝酒销愁,打点乐子打发了这无聊的天天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转身前,忽然之间,耳朵里蓦然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武将的本能,令他停下了脚步,缓缓的转过身来,重新的回到了城垛前。

    那丝丝楼楼的异声来自于西面,从声音的强弱可以判断,正由远及近,飞快的向着海昏城这边逼近。

    韩综开始警觉起来,寻着声音抬起头,举目向西,面带狐疑的望去。

    视野这中,韩综便看到只见通往修水的山道方向,似乎隐约似有一股尘雾正卷积而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韩综身形微微一震,心头间涌起了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    视野中,尘雾越滚越近,转眼间袭卷而至,耳朵的声响,也变成了天崩地裂的巨响。

    狂卷的尘影之中,数以千计的魏军兵卒,如鬼魅一般,突如其来的就杀了出来,那迎风飘扬的旗帜,飞扬的战旗上,赫然大树着一个“魏”字。

    是魏军杀到!

    韩综的脑壳嗡的一声轰响,刹那间,前所未有的震惊,如潮水般瞬间袭遍全身,整个人陷入了困顿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陶商的兵马,不是应该集结在柴桑,正在应对他家大王亲率的五万大军进攻么,如何会突然之间出现在海昏城?

    这支兵马,又是哪里迸出来的?

    韩综迷涂了,更想不通,这样一支军队,是如何瞒过了他们的细作的侦察,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海昏城?

    如果魏军方面,事先调动了兵马,彭泽方面,主力大军的细作,竟然还没有任何警示?

    韩综脑海里,顷刻间灌满了数不清的问号,整个人都惊愕的僵硬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可惜,他却已没时间去想明白,视野中,那汹汹如潮的魏军,已然如狂风一般扑卷而至。

    “曹”字战旗,飞扬在前,引领着三千魏军将士,转眼间杀到城前。

    盼望着杀敌立功的韩综,这个时候面对真正杀到的敌人,终于显露出了无能二代的本质,吓的慌张万分,只能惊慌失措的,用沙哑的声音,喝令他同样惊慌的部下,去抵挡那如潮水般杀到的魏军猛士。

    西门之外,曹参的脸上,狂烈的战意,已如熊熊烈火般狂燃。

    “大王当真料事如神,海昏城的吴军果然毫无防备,看来,我曹参注定要扬名,谁也拦不住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豪然大笑声中,曹参扬戟大喝,指挥着他虎狼般的士卒,无所畏惧的前冲,四面八方的向着西门城头冲去。

    海昏城的城防本来也算坚固,但因韩综的疏于防备,此刻城上的兵马只有一百余人,如此少到可怜的兵力,如何能抵挡曹参三十倍大军的狂攻。

    “放箭,给我放箭啊!”韩综惊慌的大叫,声音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城头上,数十支射下来的箭矢,却如同在给魏军挠痒痒一般,根本无济一事,更无法阻止魏军虎狼之士冲锋的脚步。

    三千魏军将士,奋不顾身,背着事先准备好的土囊,一涌而上,冲至护城沟前,将土囊扔入沟中,转眼间就将深达几丈的深壕填满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曹参的率领下,越壕而过的魏军士卒,如潮水一般开始抢登城墙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云梯,这样的大型攻城武器,但曹参此行却还携带了大量的飞钩,几百条铁爪钩住城墙,数千号人沿着百余步的城墙一线,全面的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面对这等汹涌的齐攻,城上区区一百多吴军,手忙脚乱,根本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只不到半柱香的功夫,近百名魏军将士便爬上了城头,刀枪无情的杀向那些惊慌失措的吴国守军。

    城头上,吴军本来数量就少,这时又被牵制,只能任由越来越多的魏军爬上城来。

    韩综虽统兵能力一般,但好歹乃韩当之后,武道还是有几分的,凭着69的武力值,连斩数名魏军卒,虽竭尽了全力,但无奈魏军实在太多,根本阻挡不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尘雾冲天,吊桥已被登城的魏卒斩落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伴随着吱呀声响,西城大门也被魏军从内而开,城外大批的魏军,如潮水一般向洞开的城门,汹涌的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