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四十章 孙策的手段

第五百四十章 孙策的手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凌统急于进攻,这个时候的孙策,虽然比任何人都更想攻破魏营,却仍保持着一个君主应有的冷静。

    他举目一扫,沉声道:“陶贼的箭雨虽密,但力度却不够,本王料他的破军弩营尚没的投入战斗,本王若是争于登岸,必会被敌方重弩重创,现在还不是冲动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孙策话音未落,猛见侧翼方向,一道寒光破空而来,急促的鸣响之声,一时大作。

    孙策剑眉一凝,急顺着那道光看去,却是射向几步外一名士卒。

    那士卒不及多想,几乎是本能举盾抵挡,却作梦也没想到,那支标箭力道极猛。

    血光飞过,袭来的利箭竟将木盾轻易射穿,不但将那名士卒当胸贯穿,力道未消,竟将身后另一名士卒也射穿,惨叫之声中,那两名士卒便如被串起的蚂蚱一般,一起滚倒于地。

    孙策的目光,落在了那一支利箭上,那不是普通的利箭,而是一根硕长的标枪!

    神威弩炮!

    是魏神的神威弩炮!

    孙策神色立变,立刻想起了前番赤壁之战前,那一场失利,周瑜的舰队在与陶商头次交锋中,正是被这种强劲的神威弩箭所击败。

    这种由床弩射出的铁箭,其强劲的穿透力,足以贯穿当世最利的盾牌,更何况是区区木盾。

    只是这箭弩价格昂贵,一支的制作费用,等于寻常羽箭二三十支的花费,故那一场交锋之后,陶商就耗光了所有的标箭,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动用。

    孙策却忽视了大魏的国力,短短不到数月时间里,就又造出了一批标箭,陶商算准了时机,偏在这个时候用上了战场。

    “神威弩箭!陶贼,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孙策惊怒之下,破空之声连响,一支支标箭,便如长了眼一样,不断的向着他的位置,所着这艘楼船旗舰射来。

    孙策蓦然明白了,魏军的标箭,是专冲着他这大吴之王射来。

    先前听周瑜说这标箭厉害,孙策还不太相信,如今亲眼所见,如此恐怕的杀伤力,如此高的命中率,孙策还是生头次所见。

    瞬间,孙策便胆战三分,为了避免被不幸射中,他只能一退再退,躲到了船侧。

    “孙策,本王专门给你准备的这份见面礼,感觉如何啊……”

    魏军水营方向,驻马观战的陶商,看着不远处正在发射的一辆辆巨型神威床弩,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五十余神威弩炮,数尺长的标箭呼啸而去,可怕的杀伤力,岂是血肉之躯所能承受得了。

    道道流光轰击之下,只见孙策的旗舰之上,惨叫之声不绝于耳,不断的有士卒被标箭射成串,甚至那些躲进船舱中的士卒,竟也被不可思议的射穿。

    在此可怖的打击下,吴军旗舰上层很快就乱成了一团,无论是弓弩手还是令旗手,都不敢再稍有露头,只能或蹲或趴的伏在甲板上,生恐倒霉被那强大的标箭穿透。

    吴军旗舰一乱,其余正自进攻的吴军舰船,旋即也开始出现军心不稳的迹像。

    凌统一面蹲着身子,一面慌声叫道:“大王,魏贼的神威弩炮威力实在强大,而且专奔着大王的旗舰而来,咱们被压的抬不起头来,该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孙策的眉头已是凝成了一股绳子,暗暗咬牙,眼中怒火熊熊。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孙策喝道:“传令,舰队暂时重退,重组队形再攻。”

    凌统急将号令传下,令旗手只好冒着巨大的危险,拼死挥动令旗,向各舰传达暂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被箭雨压制的吴军各舰,无不松了一口气,纷纷的掉转船头,向着江心处撤去,终于退出了魏军箭袭范围。

    岸上观战的陶商,眼见敌舰开始退却,便也不浪费一支箭矢,当即下令停止箭袭。

    血雾降下,水营沿岸,重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眼见逼退吴军,魏军将士士气大振,纷纷挥舞着手中兵器,向着敌军肆意喝骂嘲讽。

    甘宁兴奋的叫道:“大王,吴军被逼退,咱们何不趁机出动水军,说不定能一举击破吴军。”

    “子房,你以为呢?”陶商却保持着冷静,目光看向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凝视敌舰队半晌,方是摇头道:“孙策是退却了,但其军并未遭到重创,损兵不过几百而已,且阵型未乱,我军光凭一千水军,想要撼动敌阵,只怕胜算无多,还是不可冲动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方对甘宁安抚道:“兴霸别冲动,要耐得住性子,本王料孙策撤退,也有诱我出击的意思,咱们偏就不让他的当。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这番话,甘宁方才按下了熊熊战意,又奔回了水营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命各营,传令给诸将,叫他们继续警戒,不得王令不许出击。

    江上。

    吴军已退至安全区域,再次结成了攻击阵型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孙策才得以
逆时空成圣吧
喘一口气,敢直起身来,堂堂正正的立于船首。

    举目四下一扫,孙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回望一眼,只见甲板已尽为血染,横七竖八的躺了数不清的尸体,还有十几名士卒,直接被钉死在了船舱壁上,死状极其惨烈。

    “陶贼这神威弩炮,实在是可恨——”孙策脸色阴沉如铁,拳头恨恨的一击战船。

    这时,老将韩当也乘船登上了孙策旗舰,赶来会合。

    一见孙策,韩当便道:“大王,陶贼的弩箭太强,我军这般强攻恐不是办法,士卒死伤太多!”

    孙策剑眉深凝,立于船头,望着南岸魏营方向,眼中迸射着恨色。

    这时,又有一叶走舸靠船,却是庞统从后阵方向赶来。

    一见庞统到了,孙策眼前顿时一亮,忙问道:“士元,陶贼的弩炮太厉害,我战船无法逼近敌营,你快给本王想个办法才是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庞统干咳了几声,似乎一时片刻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忽然感觉到,一阵冷风从背后吹来,不由的让他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一场激烈的箭矢大战,虽然未曾用什么力,但孙策却已浸出了一身的热汗。

    此时忽然风起,江风从背后吹过,只令他浑身一震,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北风,江上忽起了北风!

    庞统眼前蓦然一亮,闪过一丝兴奋,大笑道:“好啊,真是天助我大吴啊。”

    孙策和众将皆是一怔,茫然的看向庞统,一时间还未能体会到庞统的玄机之意。

    庞统便紧不慢,冷笑道:“大王莫非忘了,当初赤壁一役,陶贼是凭着什么烧了我们半数的战舰的吗?”

    孙策眉头一皱,却不想这个关键时刻,庞统怎么想起提自己旧日的伤疤来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孙策正郁闷之时,蓦然然,身形剧烈一震,仿佛骤然省悟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来,当日陶商之所以能火攻得胜,不正是因为在关键时刻,东南风骤转北风的吗?

    现在,这大江之下,不也突然间刮起了一场北风么?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,当真是天助我也啊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想明白了的孙策,放声狂笑,手中银枪一挥,大喝道:“天要灭陶贼,谁也拦不住,传令下去,速速去准备火船,本王要火烧敌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不到半个时辰,便有三十多艘火船,被从下游方向拖了上来。

    孙策便是下令,将这几十艘火船,统统都布列于舰队的前方。

    吴军精于水战,攻水营时,火船也是必备之物,其实孙策早先就已经准备好,只是江上一直无风,所以没有想到而已。

    今北风忽起,经庞统这么一提醒,孙策自然是立时想要,他还有火船这种利器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重新组列的吴军舰队,便以火船开路,借着北风之势,再次汹涌的向着魏营逼近。

    孙策的脸上,先前的阴霾已一扫而空,那双鹰目中,再次燃烧起了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之中,不由浮现出了,当日赤壁一役,自己的舰队,是如何因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北风,反被自己火船所烧的痛苦回忆。

    “陶商啊陶商,我就不信,你的运气一直会那么好,今天我就再用火攻之计,我看你还怎么逃过这一劫!”

    北风忽起,气温变凉,陶商下意识的束紧了衣甲。

    这忽起的北风,让陶商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便举目向着江上望去,却见孙策的庞大舰队,依旧没有退走,反而在重组阵形,似乎还要强攻。

    “孙策,你又在玩什么手段呢……”陶商凝盯江上,心中思绪翻转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吴军终于再次启动了,上千艘大小战舰,再次扬帆满桨,向着南岸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吴狗是不是没被咱们弩炮**啊,还敢来找死?”樊哙不屑的讽刺骂道。

    众将也皆是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吴军舰队再次逼近,这一次,陶商已经能更清楚的看到,敌军的阵形。

    吴军阵中,原本布列于前的楼船,以及斗舰等大型战船,这次都退在了后面,反而以十几艘走舸来开路。

    这个阵形变化,就连不懂水战的樊哙也看出来了,惊奇道:“孙策那小子莫非给咱们射傻了么,竟然拿走舸来开路,这不是给咱们当活靶子么!”

    陶商心头,那种不好的预感,却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孙策才水战高手,岂会象樊哙所说的那样,使出这么“傻”的阵法,让自己的士卒白白送死。

    孙策思绪飞转,琢磨着孙策的用意,正当这时,身边张良眉头一凝,沉声道:“我明白了,北风忽起,孙策这是想借着风势,用火攻破我大营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陶商蓦然省悟,神色不由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