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三十九章 死守水营

第五百三十九章 死守水营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黄昏时分,残阳将最后一抹余晖洒尽,天色渐暗。

    柴桑大营内炊烟袅袅,肉香四溢,几万号的将士,尽皆在吃晚饭。

    西面水营内,一名名先行饱食的将士,却是默默无声的在登上各自的战船,似乎要登船西去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陶商策马上了栈桥,他的出现,立刻引起了士卒将士们的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岸边处,那员国字脸武将,看到魏王到来,忙是上前迎接,拱手从容道:“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陶商看了一眼那武将,微微拂手示意他平身,跳下马来,手抚着他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你这次任务,关系到能否拖延吴军的进攻,往远了说,直接关系到本王的灭吴大计,本王将这重担托付在你的肩上,你可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那国字脸的武将,情绪并没有什么慷慨激昂,只是一拱手,沉稳淡定的说道:“大王放心,只要张军师的计策没有被敌方识破,末将此去,必然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他的言辞虽不激昂,语气也很平淡,但平淡之中,却暗藏着一股成竹在胸的自信,陶商深深的感觉的到。

    “好,有你这句话,本王就放一百个心了。”陶商一拍他肩,豪然笑道:“本王就在柴桑城中,坐等你大功告成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那末将就去了。”那国字脸武将也没过多言语,拱手一别,登上了战船。

    令旗摇动,四十余艘运兵船启航,驶离柴桑西水寨,借着夜色的掩护,溯江西去,向着上游的陆口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日出东方。

    天色将明未明之时,柴桑城内外,便响起了急促的鸣锣示警声,打破了清晨的静谧。

    沉醒中的士卒们,很快被惊醒,军官们往来奔走,大声的喝斥着,催促着士卒们出帐,睡梦中的魏军将士,从暖和的被窝中一跃而起,几乎是本能的迅速穿戴衣甲。

    东水营中,脚步声、兵器摩擦声、急促的呼吸声杂糅在一起,让人不自觉的就紧绷起了神经,沉浸在了紧张的气氛当中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将士们,从帐中钻出,手持着兵器,迅速的向着各自的岗位井然有序的奔去。

    万名魏军将士,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便布列于了水营沿岸,形成防御之势。

    因是马援所率的水军,大多集中于铁锁阵那里,此间水营的水军士卒,不足千余人,由甘宁统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万将士,则多是原先的骑兵,这个时候,也只能暂且下马,充当一回步卒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陶商纵马如风,穿越整座水营,直抵岸边的小斜坡上,神色平静的极目远望,注视着下游方向。

    就在不到半个时辰前,哨船刚刚发回的情报,下游彭泽一线,吴军的庞大水军已经启航,正逆流而进,向着柴桑方向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根据事先的判断,敌军这一次进攻的方向,将集中于城东水营,所以陶商早有准备,将大部分的骑兵,就调往了水营,下马变成步军来设防。

    陶商有种预感,今天将是一场激烈的防守之战。

    他和他的一万下马骑兵,不足一千的水军,将面临着近五万五千吴军士卒,五倍之敌的狂攻。

    敌军实力强大,陶商却毫无一丝惧色,神色泰色的驻马岸边,根本不把正在逼近的敌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沿岸一线,身经百战的大魏将士们,也个个镇定自若,没有任何畏敌之意。

    柴桑东水营,静寂无神,所有人的目光,都凝望向下游方向。

    第一道朝阳,刺破江雾之时,薄雾中,隐隐约约开始出现无数黑漆漆的船影,正在徐徐的向着柴桑方向稳动。

    那朦朦胧胧的影子,像是数不清的幽灵鬼船,正在悄无声息的逼近,无声之中透着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们精神愈加紧绷,个个握紧了手中兵器,热血已经在悄然燃起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,太阳射出万道霞光,如无数金色的利箭一般,终于将那笼罩在江面上的薄雾彻底撕碎。

    终于,敌军的身影,彻底的映入了视野中。

    只见目光之中,但见千艘战船铺天盖地而至,数不清的白帆如云团漫卷,气势腾腾的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这个时终,魏军将士们才终于轻吸了一口冷气,精神开始受到稍稍的震动。

    陶商的剑眉,也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这一次,孙策再次起倾国之兵而来,拿出了全部的家当,来进攻他的水营。

    “孙策,又来玩命了么,很好,就让本王看看,你有什么办法能攻下我的水营!”

    陶商深吸一口气,手中战刀轻轻扬起,高声喝道:“全军稳住心神,准备迎敌
娶个天仙开超市txt下载
!”

    号令一层层传下去,令旗摇动,三军将士的斗志,即刻被点燃。

    栈桥一线,后羿所指挥的弓弩手们,给纷将弓弦拉开,数千支利箭缓缓的瞄准了逼近的敌舰,近百辆天雷炮,也被装上了石弹,准备发动。

    江面上,一身银甲的孙策,手夫银枪,傲然立于楼船旗舰之上,冷峻如冰的目光,冷视着岸边列阵的魏军。

    心中,复仇的怒火,已熊熊狂燃而起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洗刷连败于陶商的耻辱。

    环扫一眼自己那庞大的舰队,看着自己那五倍于敌的将士,孙策英武的脸上,自信更加狂烈。

    “陶商,这一次,本王就正面辗上江岸,让你任何的阴谋诡计,都荡然无存!”

    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孙策手中银枪猛然一指,大喝一声:“全军进攻,给本王辗平敌营,杀上岸去!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吴军舰队中,战鼓声冲天而起,号角声盖过了滚滚江涛。

    旗舰令旗摇动,近一千余艘大小战舰,所以组成的庞大舰阵,平静于江面,开始向着南岸的柴桑东水营,浩荡逼近。

    孙策已经得到细作情报,知道陶商把两万主力步兵,派去江陵对付蜀军,不在几天前,还又抽调了近三千兵马往上游,而魏国的水军,大部分都聚集在铁锁阵那里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陶商只能让那一万骑兵下马,来充当步兵抵挡自己的进攻。

    下了马的骑兵,孙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,他不相信,自己凭着五万多的兵力,就强攻不下敌营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的龟缩战术,更加助长了孙策嚣张气焰,他很清楚,这是陶商明知水战不敌,兵力又不足,不敢正面决战,所以才只有采取固守战术。

    陶商的龟缩战术,令孙策雄心大作,遂是亲率大军,向着魏营逼近。

    五万水卒,皆是精锐之士,除了兵卒,孙策还拥有斗舰近四百余艘,楼船七十余艘,其余艨冲走舸,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他深信,此战必胜!

    正是怀着这样狂烈的斗志,孙策是率领着他的舰队,摆出攻击阵型,气势汹汹,毫无顾忌的杀奔上来。

    水营内,陶商依旧是沉稳如山,英武的脸上不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眼见敌舰逼营而至,将近两百步时,陶商毫不迟疑的下令,弓弩手乱箭齐射,阻挡敌军逼近。

    “弓弩手,给我放箭!”后羿一声下令,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鼓声骤起,布列于舟船和栈桥上,数千弓弩手,即刻松了弓弦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嗡嗡的巨鸣声中,数千支利箭离弦而出,挟着破风之势,如无尽的飞蝗一般,扑向迎面而至的敌舰。

    吴军舰队,各战船上,吴军早有防备,刀盾手们急举大盾,抵挡如雨倾至的箭袭。

    刀盾手避箭之时,隐藏于盾手和船侧女墙后的吴军弓弩手们,则从空隙之中,纷纷向魏军放箭反击。

    “各军,任意射击!”后羿再次大喝下令。

    一轮的齐射之后,魏军军弓弩手,便开始任意瞄准敌舰,进行自由射击。

    千鸟振翅的嗡鸣声,此起彼伏,破空声盖过了战鼓之音,飞射的箭矢,如漫空的群星般,在天空中交织成了一片天罗地网,把太阳都遮挡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不时而起,不断的有吴人中箭,有的倒落在甲板上,有的则坠落入滚滚江水中,很快就被吞噬无踪。

    吴军弓弩手的数量,其实还在魏军之上,箭雨密集程度,也要比魏军要密的多。

    不过,船上放箭的难度,却比陆上也要倍增。

    陆上的魏军弓弩手,可以站稳脚步,稳稳妥妥的瞄准敌人,轻松的开弓放箭,处在船上的吴人弓弩手,却因为船身的摇晃,射击的准头成倍的削弱。

    而且,水营中,魏军弓弩手,可以排出阵形,没有任何保留的同时放箭,而敌舰上的敌军弓弩手,却多只能挤在船头狭小的范围内放箭,并不能发挥他们数量上的优势。

    此外,魏军这些弓弩手,其实都是骑兵下马,临时充当的角色,这些马弓手们精于骑射,平时在马上那种颠簸的情况下,都拥有高超的射术,更何况是下马平地射箭。

    此消彼涨之下,魏军甚至在箭射远程打击上,还稍稍占了一丝上风。

    随着吴军舰船逼近,魏军箭矢给他们所造成的杀伤力,也在剧增,当孙策率军逼近一百七十步时,便已死伤士卒近六百多。

    这时,部将凌统便已沉不住气,叫道:“大王,敌军箭矢太密,我们这样缓缓推进,只能是白白损失士卒性命,何不令各舰全桨加速,一口气冲破敌军箭网,撞入敌营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