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三十八章 拖延战术

第五百三十八章 拖延战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不愧是孙尚香,整个吴国上下,也只有她敢这么讽刺孙策,纵然是吴太后,都不会这么跟孙策说话。

    孙尚香的这番话,顿时刺激到了孙策,眉头立时一凝,不悦的瞪了她一眼,冷傲道:“我孙策生平还不知道‘害怕’二字怎么写,我会怕那陶商?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孙尚香小嘴上扬,美眸中掠过一丝狡黠,便抓着孙策的手,用崇拜的口吻道:“这就对了嘛,我的王兄天不怕地不怕,怎么会怕那陶贼,还会怕妹妹我呆在这里,会被那陶贼伤害不成?”

    孙策一怔,这才发觉到,自己落入了自己妹子的“圈套”之中,被她无意之间使了激将法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丫头,竟然敢给你王兄设套!”孙策手指点了下她脑门,苦笑着摇了摇头,一脸拿她没办法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意味着孙策已不再打算赶她回建业。

    孙尚香当然是欢喜万分,便拍马屁道:“还是王兄对我最好,王兄你放心吧,有小妹在,早晚帮你杀了那个陶商。”

    眼见孙尚香夸海口,如此小瞧陶商,孙策不免又有些担心,怕她太过冲动自大,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。

    他便板起脸,郑重其是的叮嘱道:“尚香,为兄可以让你留下来,不过有言在先,你只能呆在彭泽城中,绝不可擅自出城,否则为兄一知道,就是绑也立刻把你绑回建业,你知道吗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真是的,比母亲还能唠叨……”孙尚香不情愿的点点头,小嘴嘟囔嘀咕着。

    孙策这才松了口气,也不再板着张脸。

    “王兄啊,我在建业都听说了,那陶贼实在是太可恶了,竟然几次三番的耍诡诈,你要是活捉了他,千万可不能轻易的杀了他,一定要交给小妹,让我来好好的折磨死他!”

    孙尚香又在夸下海口,那口气,仿佛孙策拿下陶商,只是板上钉钉之事,美眸中更是泛起几分狠色

    “交给你?那你打算如何处置他?”被妹妹这么一吹捧,孙策眼神中也掠过一丝得意,愈发的自信。

    孙尚香便咬着碎牙,搓着拳头道:“我要先在他身上割上一百刀,然后再把他的手和脚都剁了,最后把他泡在鱼塘里,让鱼把他活活的啃死,王兄你觉的怎么样。“

    孙尚香这番话,把孙策都听的起鸡皮疙瘩,忍不禁打了个冷战,但看他那小妹,却越说越激动,好像根本不觉的自己的手段残忍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妹,将来谁敢娶她啊……”孙策只能在心里,暗暗的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怎么样,王兄,我说的办法好不好啊?”孙尚香便摇着孙策的胳膊,撒娇似的问道。

    孙策没办法,只好道:“好好好,小妹你的办法太好了,为兄要是抓住了陶贼,一定交给你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,其实我还有好多手段呢,王兄你听我跟你慢慢讲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柴桑城。

    大堂中,陶商高坐于上,闲品着小酒。

    阶下,苏秦正念着从彭泽发来,关于吴军动向的最新情报。

    “据锦衣南卫细作所报,孙策已从合肥抽调了五千兵马,彭泽一线兵力恢复到了五万五千之众,很可能几天后就会发兵,再次向我柴桑杀奔而来,这一次,吴军进攻的目标,很可能将是我军水营……”

    大堂中,众将听着这份情报,气氛立时又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不得不说,孙策这次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,哪怕冒着合肥兵力不足,周瑜不敌乐毅的风险,也非要把柴桑城给夺回来。

    而且,在得到了五千兵马补充兵,孙策水军数量,再次达到了五万五千,在数量上,依旧占据着优势。

    “大王,孙策此番放弃攻我铁锁阵,改攻我柴桑水营,确实是明智之举,不可轻视。”

    马援第一个站出来发言,接着又拱手道:“听闻汉津方面,我步兵军团的疫情已得到控制,至少有两万人已经恢复了战斗力,不如把这两万生力军,尽快调到柴桑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援虽在水战上,屡胜孙策,却也不敢小视,向陶商提出了增兵。

    陶商沉思片刻,却拂手道:“传令下去,把那两万主力步兵,统统调往江陵,交由伍子胥指挥,去对付蜀军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马援神色微微一变,张口欲言,却又蓦然明白了陶商的用意。

    陶商这是想用这两万步兵,前赴江陵,一举击退蜀国的进攻,江陵之危一解,伍子胥的水军才能抽身而出,大举东下。

    马援的提议被拒绝,项羽又道:“大王想先击退蜀军是不错,不过羽还知道,伍子胥在巴丘还留有三千水军,既没有参加江陵之战,也没有来柴桑,一直处地闲置状态,不若将之调来柴桑,多多少少也能增强我水军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三千水军,本王另有用处,现在还不是动用的时候。”陶商却也不解释,
最春风无弹窗
直接就否决了项羽提议。

    众将这时就沉默了。

    两万步兵不能调,那三千水军预备队也不能动用,那就意味着,他们得凭眼前兵力,硬抗吴军对水营的进攻,一直抗到蜀军撤退,伍子胥率水军主力赶到柴桑,方才变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只是,吴军这回学聪明了,既不进攻铁锁阵,也不登岸跟他们进行陆战,而要先攻他们的水营。

    攻下水营,吴军就能在柴桑城外,站住脚根,就能采取步步为营的方式,逐步向柴桑稳步推进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大魏的骑兵就发挥不出优势来,吴军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,便可切断柴桑城与铁锁阵的联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诸将们心中担忧,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,沉吟许久的张良,却站了出来,淡淡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只有靠手头的兵力,拖到蜀军撤退了,良这里有一计,也许可以拖延吴军进攻我水营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良终于又吱声了。

    这位绝顶的王佐谋士,平时是不轻易开口的,一旦开口,必有奇谋。

    陶商眼前顿时一亮,遂笑问道:“子房,有什么妙计,赶紧说出来让本王听听吧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妙计。”

    张良淡淡一笑,起身站到地图前,抬手比划道:“孙策的战略,乃是速破柴桑,他想在蜀军撤退,我军主力尽数云集柴桑之前,夺下此城。而我军的战略,自然则是坚守不战,等我大军集结后,再大举出动,灭亡吴国,所以,我军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的让孙策腾不出手来攻我柴桑。”

    “说下去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对张良的提议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让孙策腾不出手呢。”张良便将手,指向了地图上一点,“良以为,想让孙策不能全力攻柴桑,就必须在孙策的侧后方,给他放一把火,至于怎么放这把火,关键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陶商众人的目光,顺着张良所指,再次落在了地图上,陆口所在。

    帐中诸将原来怀着兴奋,但听得张良所指不过是陆口小道时,众人抖擞的精神,便即沉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连陶商,也一时愣怔,未看明白张良这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他还没说话时,樊哙便嚷嚷道:“我说房子啊,你是瞎胡扯的吧,咱们已经走陆口小道,偷袭了柴桑得手,你还指陆口,难道让咱们弃了柴桑,再回去重夺一次不成,那不是闲的蛋疼么?”

    樊哙的粗口,引的众将一阵笑,不过他话糙理却不糙,也道出了诸将的质疑,众人纷纷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陶商的眼神却与诸将不同,洞察力何其之敏锐,便想以张良的智谋,又岂会出这样的傻计,怎么可能让他再走一次陆口,得夺柴桑,那不是傻么。

    陶商干咳了一声,大堂中,顿时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笑看向了张良,拂手道:“子房,你说关键在于陆口,应该不会跟樊大胃说的那样,让本王再偷袭一次柴桑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了,大王觉的,良会跟那樊大胃一样傻么……”张良鄙视的瞟了樊哙一眼。

    樊哙就急了,张口就要骂,张良却抢先一步,手一指柴桑南面方向,“大王请兵,其实那陆口山道所通向的地方,可不止是柴桑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顺着张良的所指,向着柴桑南面望去,那里,乃是柴桑所在的豫章郡的腹心地域所在,围绕着鄱阳湖,分布着包括郡治南昌城等七八个县。

    从理论上来讲,柴桑城也属于豫章郡,只是因为其扼守着长江水道,是吴国的西大门,地理位置极为重要,所以其战略重要性,比治所南昌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众将的目光,顺着张良所指望去,当他们看到张良所指之地时,原本狐疑的脸庞,陡然间涌上无限的惊喜。

    除了樊哙这样的粗脑子,还暂时转不过弯来,众将多已悟明了张良所指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子房啊,你这一招可够阴的,足够孙策喝一壶的了……”陶商也眉头尽展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来,已是看明白了张良这一计的意图。

    马援亦点头道:“依子房先生此计,若能功成,倒确实可以杀孙策一个措手不及,叫他不能全力来攻我柴桑水营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马援却又道:“实施这一计,本来最好的人选,就是长沙的魏文长,可惜他现在正在平定五溪蛮的叛乱,一时片刻抽不出身,唯今之计,只有从柴桑调几千步军,派一员大将回师陆口,去实施此计。”

    “文渊说的对,不过嘛……”张良却又道:“能胜任此计任务者,必得是一员能文能武的大将,只是这样一员大将一旦被调走,吴国方面肯定会有所耳闻,只怕会引起警觉,所以良心中也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能文能武的大将么……”耳听着张良的分析,陶商若有所思,片刻之后,英武的脸上,扬起了一抹别有意味的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