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三十六章 杀到孙策惊魂丧胆

第五百三十六章 杀到孙策惊魂丧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羞辱,前所未有的羞辱。

    面对项羽如此羞辱,直令孙策心中恼怒不已,却又不敢稍有逗留,只得拨马狂奔。

    身后,陶商见项羽已胜,更是战志狂烈,挥纵着大军,一路追击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陶商不仅要获胜,还要杀了孙策。

    只要能诛杀了孙策,吴国群龙无首,便将陷入土崩瓦解的地步,他所赢得的,就不仅仅只是这一场胜仗,而是决定性的胜利。

    那之后,他就可以趁势挥师东进,顺流而下,直逼建业。

    至于孙策之弟孙权,就算被吴国文武,临时的拥戴为新王,在这种危势之下,凭着孙权的能力,也休想阻挡自己灭亡吴国的铁蹄。

    当下,陶商便催动着得胜的将士,一路向着江边汹汹追去。

    长江之上,韩当正统领着百余艘战船,游弋于江上,眼瞧见孙策兵败,惊骇之下,急令小船靠岸,接应孙策上船。

    数百走舸驶达岸边,成千上万的吴军士卒,蜂拥至江边,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夺船而上,只怕晚了半步,上不了船,被魏军追上无情辗杀。

    片刻后,孙策也带着一众败兵败将,赶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举目一扫,只见江边已拥挤不堪,到处是争相逃命的士卒,把孙策给堵在了后面,无法及时上船。

    而在身后不足里许后,狂尘冲天,魏军的铁骑正狂追而至,用不了一刻时间,就将追到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孙策再上不了船,就要被逼死在这江边。

    这关键时刻,周泰站了出来,扬刀大叫道:“亲兵队听我号令,谁敢阻挡大王上船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说着,周泰便大步上前,挥起一刀,将一名拥挤在前边,阻挡孙策的吴卒,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孙策眼见周泰,竟在向自己的士卒下杀手,一时间也震惊住了,想要出口制止,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最终,他只是暗叹了一声,皱着眉头任由周泰。

    有了孙策的默认,身边的几百亲兵刀,拔出刀来,那些慌乱的军卒毫不留情的斩杀,连杀了数百人,从江滩杀上了船边,生生为孙策斩出了一血腥的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“贾华,速去率一队亲兵,挡住敌贼,为大王上船争取时间!”周泰舞刀的同时,大叫道。

    那贾华也是孙家死忠,听周泰这么一喝,二话不说,就算七八百的亲兵队回身,去阻挡魏军追击。

    吴军身后,陶商已率大股铁骑,蜂拥追至。

    仗着项羽之威,杀退了孙策,陶商亲自上阵,一路望着孙策的王旗直追而来。

    当他杀近江近之时,才发比及杀近江边时,却意外的发现,前路为数百列阵的吴军所封。

    吴军数万大军都已溃散,这个时候竟然有一支兵马未乱,胆敢挡他去路,陶商不用想就知道,定是孙策精锐的亲兵。

    “区区几百兵马,就想挡住本王的铁蹄吗,笑话,本王今天正好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策马狂奔中的陶商,非但没有一丝停留,反是放声狂笑,豪气冲天,猛一夹马腹,如黑红相间的烈火般狂袭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身先士卒,冲锋在前,滚滚铁蹄,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威势,践起漫天的血泥。

    雷鸣般的暴喝声中,他胯下战驹奋然响起,陶商如天神一般,竟然列阵的吴军步兵头顶飞过。

    这等天神下凡般的气势,瞬息间,就把那几百本就斗志低落的吴卒,吓到神魂几散。

    贾华也神色惊变,却又强鼓起勇气,大叫道:“大吴的男儿们,拿出血性来,挡住陶贼!”

    在贾华的喝斥之下,惊恐中的吴卒只能强鼓气勇气,纷纷举刀向前吹去,只是,他们身法已慢,未等出手,陶商手大刀已如磨盘般,当空扫落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震天的碎裂声骤起,惨叫声紧跟而起,数不清的兵器和敌卒的肢体,被轻松松的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惨叫声中,陶商纵马落地,借着强劲的冲势,向着迎面而来的贾华撞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贾华,已完全陷入了惊恐之中,仿佛为陶商那巍巍的杀气所慑,惊惧之下,只能本能的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那一刀尚未出手,陶商便如一道黑色的闪电流光,以迅雷之势,从他身前闪过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手起刀落,贾华的人头便被斩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区区68的武力值,如何挡得住陶商这接近90的武力,全力之一击之下,自然是被秒杀。

    眼见大魏之王从天而降,一招秒杀他们的主将,残存的几百吴卒,斗志就此瓦解,纷纷溃散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追随在陶商身后的大魏铁骑,已如潮水一般,汹涌冲至,如摧枯拉朽一般冲垮了敌阵。

    铁骑将士,肆意的斩杀,血雾漫空,一颗颗人头四散横飞,转眼间,便将这一众敌卒斩尽。

    不过,贾华还是凭着自己的死,为孙策登船争取到了时机。

    当陶商杀尽这
帝国重器txt下载
班吴卒,冲至江边时,孙策已然逃上了走舸,向着江心舰队逃去。

    四万奔散的吴军,有一半涌至了江边,却有一万多人未能及时登船,这些来不及登船的敌卒,就此成为了魏军辗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惊恐的吴卒们,生恐死在魏军刀下,纷纷的开始跳入江中逃命,只是此间江水太急,纵然是习于水性的吴卒,也未能在大江中持久,除少部分幸存者被自家的走舸救起,其余不是被江涛卷溺而去,就是被岸边的魏军射杀。

    日近黄昏,当杀戮接近尾声时,整条江岸已被鲜血染成了赤红一片,沿江一线伏尸无数,半边的江水都变成了令人作呕的暗红。

    陶商驻马江岸,俯看着那修罗杀场,藐视着逃入江中的吴人,布满血丝的眼眸中,迸射着冷绝。

    杀的痛快的魏军将士们,则各自挥舞着兵器,兴奋的呼喊,向着逃走的敌人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此刻,逃上了斗舰的孙策,却是失魂落魄,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他只能默默的立于船边,紧紧的攥起拳头,远望着南岸血腥的画面,脸色铁青,恨到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,身边那些逃出升天的吴军诸将,也个个是心有余悸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太史将军还不知道这边发生的情况,还在向敌军铁锁阵进攻,只怕陶贼也早有准备,不如叫他们速速撤兵,免的也遭大败。”庞统蓦然间想到什么,急是提醒道。

    听得此言,孙策那原本灰暗悲愤的脸上,却骤然掠过了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他蓦然回首,激动的笑道:“士元你不提醒,本王倒是忘了,本王还有子义这一路兵马,要是他们能攻破陶商的铁锁阵,这一仗就算本王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,最终获胜的,还是本王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庞统神色立变,急道:“陶商敢跟我们决战,分明是早有准备,只怕他铁锁阵那里,也已布下应对之策,太史将军若再强行进攻,只怕会让我军再遭一败呀!”

    这一瓢冷水一泼,孙策那丁点兴奋转瞬即逝,立时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情绪立刻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,孙策面露慌意,急道:“士元说的对,陶贼必然已有准备,本王不能再遭一场败仗了,速速传令给子义,叫他即刻撤兵,不得对铁锁阵再进攻!”

    号令发下去,韩当急是安排斥侯,以走舸飞驰往上游,去制止太史慈的两万水军,去进攻魏军的铁锁阵。

    可惜,孙策的诏令,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上游十余里处,一次再次针对魏军铁锁阵的进攻,已然开始。

    楼船巨舰上,太史慈冷峻的目光,正冷冷注视着上游江面上,那道看似坚不可摧的铁锁阵。

    几天之前,正是那道铁锁阵,还有敌将马援,令他和贺齐在此威名扫地,大败而败。

    今日,再度来攻,太史慈是报着复仇的决心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一定要洗雪耻辱,马援,甘宁,我不会让你们再猖狂下去了……”太史慈暗暗的握紧了拳头,发出了重誓。

    敌阵已近,太史慈再无犹豫,大喝一声:“全军进攻,摧破敌阵!”

    嘹亮的号角声“呜呜”吹响,旗帜如怒涛般翻滚,数百艘战舰,两万吴军汹涌而上。

    太史慈、贺齐和老将黄盖,各率一支分队,兵分三路,向着魏军铁锁阵,全面的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进攻,吴军吸取了前次失利的经验教训,士卒们已配备了厚厚的坚盾,组成了坚固铁壁,以抵挡魏军破军营的强弓硬弩。

    前排的盾手开路在前,后排的火手们,则准备好了火油、硝石之类的易燃物,只等战舰靠近,便放烧毁敌船。

    从兵法上来讲,采取火攻,要么需有风势,要么就要借助顺流之势,以身居逆流的位置用火攻,乃是兵家大忌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因为这一放火,固然能烧到敌舰,但着火的敌舰顺流飘下来,反而极易将自家的舰船也烧着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魏军战船,皆被铁锁固定在江上,就算被烧毁也无法立刻向下游漂去,等到铁阵锁破,魏军的火船能够向下游飘去时,吴军已有足够的时间退往安全之处。

    火烧敌阵,全身而退,这就是太史慈此战的目标。

    两万吴军将士,个个信心十足,报着复仇之心,逼近魏军铁锁阵。

    魏军首先发动了箭袭,以阻击吴军舰队逆江而上,接着吴军也以箭矢反扑,双方互以箭矢压制对方,却谁也压不住彼此。

    几百艘吴舰迎着箭雨,逆流而上,在付出了几百余人的代价之后,终于艰难的迫近了敌人的铁锁阵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再前进不足百步,就可以放火烧船,完成这场复仇之战,烧掉铁锁阵,打通西进的道路,彻底的夺取长江的制水权,把陶商隔绝在南岸。

    吴军离胜利,就差一百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便在这关键时刻,太史慈那本是洋溢着自信的脸,陡然间闪现出惊异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