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三十章 也是个枭雄

第五百三十章 也是个枭雄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孙策回过头来,以一种狐疑的目光,看向了匆匆而来的鲁肃。

    鲁肃匆匆爬上顶层甲板,喘着气沉声叫道:“大王,不可进攻啊,陶贼把程老将军当作挡箭牌,挂在了那铁铁横江阵前,咱们若是进攻,程老将军必死无疑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孙策神色立变,举到一半的银枪,凝固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孙策不得不放下银枪,几步冲至最前边,趴在船首上,瞪大眼睛,凝目细望,隐隐约约瞧见魏军旗舰之前,似乎果然是悬着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,必是程普无疑。

    瞬间,孙策惊怒到了极点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陶贼啊,你这个残暴的奸贼,竟然敢拿程老将军做你的挡箭牌,你这个奸贼!”

    孙策虽然惊怒,一时间却又拿不定主意,该不该发兵进攻。

    不光是孙策,潘璋、**等吴国诸将,个个也惊怒不已,不知该如何是好,没人敢向孙策进言。

    要知道,程普可是吴国元老之臣,谁向孙策劝说进攻,哪怕最后取胜,对于程普之死也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而若劝说孙策停止进攻,那这柴桑城,岂非是拱手送于了魏国,这重责谁又背得起。

    孙策进退两难,吴国诸将们,又何尝不是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柴桑城乃我大吴西面门户,其得失,直接关系到我大吴的生死存亡,怎可因为顾忌到一员被俘之将,就拱手送于陶贼,大王,国事为重,切不可有妇人之仁啊。”

    一片沉默中,只有庞统站了出来,以大局为由,劝说孙策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孙策身形一震,回头看向庞统,目光中闪烁着惊讶,除此之外,还流转着几分不易觉察的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很显然,孙策虽然对程普这员老将有感情,但这种感情再重,也重不过他身为王者的铁血冷酷之心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柴桑城有多重要,绝不可能因为一个程普,就放弃了此等重镇。

    他明知如此,却又碍于声名,无法冷血无情的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庞统正好站了出来,帮他说出了自己不放便说出口的话,孙策岂能不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孙策暗松了口气,默默转过身来,就准备再次扬起银枪,下令进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鲁肃却急道:“大王三思啊,程老将军用是先王老臣,功高德重,大王若是下了这道命令,只怕会失了将士们的心啊。”

    孙策眉头一凝,扬在半空的枪,又悬滞不动。

    庞统却冷冷道:“程老将军既是先王老臣,为我大吴而死,正是死得其所,倘若因为顾忌他,大王就妇人之仁,那陶贼只需要把他绑在船头,大军顺流东下,我军是不是就要一箭不发,一路后退,把我大吴河山,拱手送给陶贼呢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瞬间把鲁肃问到哑口无言,不知该怎么回应。

    同时,庞统这一番话,也击碎了孙策心中,最后残存的一丝顾虑。

    “士元说的对,此战关系到我大吴国运,关系到江东百万百姓的存亡,本王岂能因一人生死,就将百万生灵的性命,置之不顾,本王做不到!”

    眼中,只余下决毅的孙策,手中银枪狠狠向前指出,悲愤的大喝道:“传本王诏令,大军进攻,夺回柴桑,诛杀陶贼,为程老将军复仇!”

    吴军上下,斗志再次被孙策的决烈所点燃。

    众将愤怒无比,纷纷叫嚷着要杀陶贼,为程普报仇雪恨,俨然程普已经死了似的。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吴军舰队中,隆隆的战鼓声再度冲天而起,太史慈和贺齐所统领的四百余艘前锋舰,近两万吴军水军,溯流而上,直扑魏军而去。

    柴桑城头,看着鼓噪而进的吴军,陶商眉头只是暗暗一凝,却并没有一丝意外之色,口中轻叹道:“果然不出所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程普那老杂毛,可是孙家的两代老臣啊,孙策那小杂毛,竟在能忍心下得了手!”身边的樊哙,也惊奇的骂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一声,“孙策果然也是一个铁血枭雄,看来程普这个挡箭牌已无用,罢了,传令给马援,将程普解下,待此战结束之后,再将他斩首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一骑斥侯即刻飞奔出城,乘船赶往马援所在的旗舰,下达陶商的诏令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注定只能真刀真枪的拼了,擂鼓,为江上的将士们助威。”陶商战刀一挥,喝令道。

    柴桑城上,震天动地的战鼓声,冲天而起,很快压过了吴人的鼓声。

    水上,那七千勇士,在战鼓声的激励下,无不是热血沸腾,每个人都握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txt下载
紧了武器,报着必死之心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的正前方,太史慈二将所统的吴军舰队,已浩浩荡荡飞冲而来,进入了强弓硬弩的射程。

    楼船旗舰上,马援没有一丝犹豫,手中大枪一指,喝道:“全军,放箭,给本将往死里射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号角声吹响,各舰上早已就位的一千多弓弩手,在后羿的统领下,随着令旗的摇动,千余箭矢腾空而起,呼啸着射向迎面而至的敌舰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顷刻间,但有百名吴卒被射中,嚎叫声回响在大江之上。

    水军交战与陆战大不相同,以弓弩为最主要的攻击手段,此时马援这边箭如雨下,按照正常的兵法,吴军也当以箭射反击,以压制敌人的攻击。

    太史慈却没有下令,只能令他的将士们,顶着魏军箭雨,艰难的前进。

    副将贺齐就急了,大叫道:“太史将军,快下令还箭反击啊,我们这样被敌军压着打,怎么可能接过敌军铁锁阵!”

    “你眼睛瞎了吗!”太史慈瞪了他一眼,戟指前方,“程老将军就在那里,本将若是下令放箭,岂不是连他一也并射杀。”

    贺齐身形一震,咬牙道:“陶贼确实是残暴,竟然拿程将军做挡箭牌,可大王已经下令进攻,就是要牺牲程老将军,我们做属下的,考虑那么多做什么,只管依令行事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牺牲么……”太史慈沉默不语,依旧没有下令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贺齐就急了,大叫道:“太史子义,你还犹豫什么,大王号令已下,你难道还想抗命不成?”

    “抗命”二字,回荡在耳边,震的太史慈是身形震动,眼中蓦然间闪过一丝惧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支冷箭穿破血雾,如电光一般,朝着太史慈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太史慈武道超绝,反应何其敏锐,急是将身形一侧,险险的避过了那一箭。

    绕是如此,这一箭来的太过突然,箭锋却依旧擦伤了他的脸,脸庞立刻被撕出了一道细细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一箭,也射碎了太史慈心中,残存的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的他,不敢再有丁点迟疑,当即战戟一挥,大喝道:“弓弩手,给本将狠狠放箭,回敬敌贼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那些被压得抬不起头的吴军士卒,无不是长吐了一口气,纷纷探出头来以弓弩向着魏军射击。

    如雨的箭矢,漫空飞舞,交织成天罗地网,将两军士卒,覆盖在那死神的网下。

    箭网中,两军不时有人被射中,惨叫之声,江涛拍浪声,还有此起彼伏的箭雨声,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被吊在那里,充当挡箭牌的程普,已是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一支支利箭,不是的从身边擦过,不知道何时,就会有一支利箭不长眼睛,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当陶商把他吊在这里,充当挡箭牌之时,他就已经料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程普太了解孙策了,他可是看着孙坚的这个儿子从小长大,对他的性格再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孙策,乃是比其父更强的枭雄,身为枭雄,为了达到目的,自然会不择手段,牺牲一切可以牺牲之人,自古以来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想当初,刘邦为了夺天下,连自己的妻儿老小都可以牺牲,何况今日,他跟孙策并无血脉关系,不过是孙家一员老臣而已。

    程普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,即使是被孙策射死,他也没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只是,令程普稍稍感到心痛的是,孙策看到自己被挂在这里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就果断的发动了进攻。

    仅仅不到片刻间的迟疑顾虑,也让程普看清了他在孙策心中的份量。

    “伯符啊,若是牺牲我一个,能够成就你孙家的大业,就让老夫牺牲吧,希望我的死,能帮你实现宏愿……”

    程普苦笑着,嘴里跟疯了似的大吼大叫起来,苍老的脸上,却隐隐约约的流露出了一丝不甘的怨意。

    就在程普准备赴死之时,斥侯抵达了旗舰,将陶商的命令,传达给了马援。

    “看来大王只是试探一下孙策,实则不屑于用这等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马援感叹了一声,挥手喝道:“罢了,快把程普解下来吧,本将用不着他,也能守住铁锁之阵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几名士卒忙顶着箭雨,冲向船首,试图去解下程普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箭雨之中,一道流光破空而至,不偏不倚,正中程普的脑门。

    程普歇厮底里的吼叫声,骤然停止,就此毙命于己军箭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