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八章 给脸不要脸的下场

第五百二十八章 给脸不要脸的下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俯视着他,继续讽刺道:“当年你们入侵我大魏之时,倒是理直气壮,眼下被本王夺了地盘,却又大叫委屈,你们吴国君臣的脸皮,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啊。”

    “狗贼,你休要血口喷人!”程普被讽到恼羞成怒,便也不顾什么道理,歇厮底里的叫道:“陶贼,你不要以为夺下柴桑,就能守得住,我大王早晚率我大吴水军前来收复失地,你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程普就像是一个说不出道理的泼妇,干脆也不讲道理了,直接就泼妇骂街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敬程普乃当世老将,给了他几分薄面,却没想到,他竟然如此不识抬举,竟然还敢屡屡冲撞冒犯。

    怒意一生,陶商向着马援便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既然程普不识抬举,无视陶商对他存有的一份尊敬,陶商自不屑于再给他好脸

    会意了陶商的眼神,马援腿一抡,狠狠一脚就喘在了程普后腿上,踢到他猝不及防,腿一软,扑嗵一声就跪倒在了陶商面前。

    向陶商下跪,这是何等的羞辱,程普岂会甘心受辱,急是受辱,急是挣扎着要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马援却不让他起来,一只脚死死踩住他已弯下的小腿,千斤之力压下,任凭他如何挣扎也直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残暴的奸贼,敢如此辱我,你这奸贼……”程普恨得咬牙欲碎,声嘶力竭的大骂。

    俯视着跪伏于的程普,陶商这才稍稍满意,方道:“程普,看在你乃当世老将的份上,本王给你最后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归降我大魏,就留你一条狗命。”

    耳听听陶商招降,程普如受莫大羞辱一般,更是怒到面红耳赤,咬牙大骂道:“我程普是何等人物,岂能投降你这等奸贼,你这奸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“奸”字还尚未出口,陶商抬腿一脚,就狠狠的踢在了程普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脚出力极猛,瞬间把程普踢出三步之远,重重的滚翻在地,嘴里牙齿掉了几颗,吃了一嘴的血泥,狼狈之极。

    “本王只是在问你降不降,哪来这么多废话,烦人。”陶商冷冷讽刺着,抬手掸了掸脚上的血渍。

    程普不要脸,那陶商就需要再给他脸,直接踢他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前番吴人围攻夏口,让夏口守军受了不少折磨,更杀了他们不少同袍弟兄,而今左右这些将士中,就有不少人经历了那场艰苦之战。

    这些将士们对吴人,自然是恨之入骨,眼见陶商脚踢程普,无不是心中解气,忍不住便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程普抹着满嘴的血泥,看着地上掉落的牙齿,整个人已是羞怒到几乎要发疯,胸中气血激荡到就要喷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想他在吴国,地位何其显赫,就连吴王孙策本人,也要对他礼敬三分,他万万也不会想到,自己竟有一天,会被陶商踢到狗吃屎,连牙齿都被踢掉的羞辱地步。

    恼羞成怒之下,程普张口便是破口大骂,情绪完全已失控,几乎就如疯了的泼妇一般。

    马援见程普如此不识抬举,竟然这般冒犯陶商,便向陶商拱手道:“大王,此贼如此不识抬举,竟敢冒犯大王,不如将他五马分尸。”

    以陶商的一贯作风,程普当然是要杀的,不过这个程普地位稍稍不同于其他吴将,乃吴国元老重臣,在吴国将士中,拥有着很大的影响力,留他一条狗命,或许将来还有用处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便拂手道:“把这老狗押下去,先抽他四十鞭子,抽到他再也骂不出声为止,至于他的狗命,留着将来还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陶商摆手下令,几名虎熊亲军挽起袖子上前,几下将程普按倒在地,扒了他的裤子,沾水的鞭子,狠狠的便抽了上去。

    四十鞭子抽下去,把程普抽到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,直接就昏死了过去,哪里还有力气再骂一句。

    左右将士见这个嚣张的老匹夫,被一顿暴打,无不是人人称快,大呼解气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出了口恶气,下令将程普拖走。

    教训过程普,陶商精神更加振奋,目光远望东面,已在为下一步的灭吴之战设想。

    攻取柴桑固然可喜,但这其中多少有用奇的成份在内,倘若正面交锋的话,陶商自问未必就是吴国水军的对手。

    眼下西部重镇一失,孙策必定会起倾国之兵,赶来夺柴桑,到那个时候,陶商所要面对的就不是程普区区一万之军,而将是吴国数万的精锐水军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便下令,命廉颇等诸将,所统的步军,加快速度,赶来柴桑会合。

    陶商相信,只有八万步军主力一到,再加上手头的兵力,他就有近十万的大军可供伐吴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就算水军数量有所不足
死亡档案袋sodu
,步军的兵力数量,也足以弥补。

    只要能守住柴桑,等到江陵一线的伍子胥,击退了蜀军,抽身东进赶来会合,他就有足够的水军,可以顺流东下,直取建业,一鼓作气的灭亡了吴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建业水营。

    水营中,人头涌动,大江之上,舰影如梭。

    身披银甲的吴国之王孙策,正高踞马上,审视着水营中,渐渐重聚起来的强大水军。

    “大王,用不了半个月,我们强大的水军就能重聚,便可再赴柴桑,配合蜀军东西夹击陶贼了。”身边的庞统,捋须笑道。

    “士元啊,这还多亏了,否则本王怎能在一月之间,就一举平定了山越,又如何能抽兵西进,再夺荆州。”孙策笑的得意,看向庞统的目光中,毫不掩饰是赞赏之意。

    山越人的问题,可是让孙策头疼了很多年,这些该死的山越人,常年累月的藏在山中,一旦遇到吴军进剿,就藏入深山之中,等到吴军撤退,又趁机出山作乱。

    孙策虽勇,可以横扫江东,无人能敌,但碰上山越人这种游击战术,却没有半点办法。

    此番,他采用了庞统之计,先是往山越人中安插内奸,以吴县空虚为名,诱使山越人大举出山,企图攻掠吴县。

    结果,孙策却于吴县一带,设下天罗地网,将山越数万主力包围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番恩威并施的诱降之后,山越人被逼投降,近四万的青壮,皆被编入了吴军之中,紧跟着近二十万的丁口,也随后出山,被孙策纳入了国家编户。

    得了这二十万丁口,还有数万的生力军,本处在下落中的吴国国力,短时间内得到了极大的恢复,这又助长了孙策的气焰。

    于是,孙策便决定集结兵马,尽快的再向荆州进兵,以免刘璋不敌陶商,畏惧退回蜀国,从而错失了这两面夹攻,瓜分荆州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山越已定,除了部分将领,留下来收拾残局,其余诸将皆被孙策诏命率各统部曲前来建业集结。

    七日之内,近五万水军,太史慈、黄盖、凌操、**等江东猛将,皆已齐集,由于得到山越人的兵力补充,吴军兵力大增。

    望着四面汇聚入营中的将士,孙策的脸上,重新燃起了无尽的自信,口中冷笑道:“陶贼,今我收降了山越,实力爆涨,纵然你有十万大军也无济于上,这长江之上,依旧是我大吴水军的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心中暗自畅想,嘴角扬起了自信的冷笑,眼前仿佛已看到,陶商被他杀到狼狈而逃,痛失荆州的模样。

    就在孙策畅想得意时,一艘走轲由上游飞驰而来,风急火燎的驰入了水营,船上士卒跳上栈桥,狼狈不堪的直奔往孙策马上。

    那士卒几步扑到孙策跟前,惊慌叫道:“大王,大事不妙,大事不妙啊!”

    “慌什么慌,天塌不下来。”孙策眉头微微一皱,喝道:“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那士卒喘了几口气,用颤抖的声音,说出了一道晴天霹雳:

    柴桑失陷!

    “什么!”孙策脱口一声惊呼,脸上的自信得意,刹那间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左右处,庞统变然,太史慈变色,空气仿佛凝固,时间如同停止了似的,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在了愕然惊骇的瞬间。

    柴桑城,大吴西线重镇,其坚固程度,堪比国都建业!

    这样一座坚城,还有老将程普率领,有鲁肃辅佐,董袭这位的猛将为副将,麾下还有一万精锐的水军……

    这等坚固的防御实力,竟然失陷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!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包括孙策在内,所有的吴国君臣脑海里,都在回荡着这个惊人的质疑。

    沉寂片刻,左右众人中,便爆发出了一阵惊哗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静寂,被哗然的惊臆声打断,左右诸将无不哗然,无法相信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孙策也猛然从惊愕中清醒,将那士卒一把提起,沙哑的吼道:“柴桑乃我大吴第二坚城,怎么可能失守,你胡说八道,谎报军情,信不信本王把你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“确确实实是这样,是鲁将军亲手把求救急报给小的人,小的怎么敢说谎!”那士卒吓的直哆嗦,急将鲁肃的急报掏出奉上。

    孙策一把夺过,上面果然是鲁肃的字迹,其中内容,把将陶商如率佯作水军正面进攻,诱得程普倾主力军出战,又如何派项羽率一支轻骑,走陆口小道,袭破了柴桑空城之事,一五一实写的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,本王竟又中了陶贼的奸计……”

    看过这封信,孙策凝固在了原地,眼中只剩下无尽的惊愕与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