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吴国第一大将又如何!

第五百二十七章 吴国第一大将又如何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令旗摇动,杀戮的号令,就此传下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水军各舰逐渐放缓了速度,徐徐的逼近混乱的敌军,以防自己的战舰也撞将上去。

    待接近到足够近的距离,一艘艘的大小战船上,魏军弓弩手们便开始自由放箭,如射活靶子般,箭雨无情的射入敌卒。

    江上,进退不得,无处可躲的吴军士卒们,一个个被钉倒于地,不是倒在血泊中,就是栽落入江水之中,半边江面都被染成了赤红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天空中,箭如雨下,在头顶交织成了一片光网。

    飞蝗般的箭矢铺天盖地倾至,困境中的程普,只能挥舞着大刀,奋力的挡击着箭矢,苦苦的支撑。

    他武道是强,足可自保,可身边的士卒却如纸扎的般,成片成片的被射倒在血泊中,转眼便死伤大半。

    此刻的程普,心中是又恨又急,却无可奈何,只能继续悲愤的支撑,眼看着自己的士卒,被杀干杀尽。

    这场箭雨屠杀,足足射了一个多时辰,魏军不死一兵一卒,便把七千吴军,射了个血流成河,死伤几尽。

    敌军死的也差不多了,马援方才下令停止箭袭,下令各艘艨冲杀上去,登舰斩杀残存之敌。

    马援也跳上了一艘艨冲,催动着战船,穿过血染的江面,向着程普的楼船旗舰撞去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轰天巨响,艨冲撞上了楼船,巨力冲击之下,又有几名吴卒稳立不稳,嚎叫着从四层甲板上坠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杀上去,杀尽敌贼——”马援暴喝一声,手提大枪,纵身一跃,便跳上了楼船。

    脚一着地,马援手中大枪,便狂标而出,溅起漫空的流光,将堵上来的敌卒,如草人一般,无情的斩飞出去。

    数以百计的魏军将士,则跟随着马援,一涌而上,扑向了一艘艘的敌舰。

    登上楼船的马援,目标只有一个:

    活捉程普!

    要知道,程普乃是孙家元老之将,早在孙坚时代,就已经成名在外,天下人皆知。

    吴国诸将之中,可以说,以程普的地位最高,光论声望,甚至超越了周瑜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能活捉程普,此等奇功,足以令他马援之名,短时间内震惊天下。

    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,马援狂杀狂刺,杀出一条血路,从一层甲板,直接向最高的四层甲板杀去。

    而在顶层甲板之上,眼见着那员敌将狂杀而至,悲愤之下,一腔的怒气狂喷而出,大吼道:“魏国狗贼,焉敢在老夫面前逞狂,老夫就算是死,也要先宰了你!”

    程普怒发威势,提起大刀下得甲板,径向马援杀去,就想跟马援拼命。

    这时,董袭却抢先一步,挡在了他跟前,大叫道:“那冒充古人之贼,杀他,老将军也不怕脏了手么,让末将去斩下他的狗头便是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董袭抢先一步上前,舞刀向着马援当头劈来。

    正杀至兴起的马援,眼见一员敌将扑来,嘴角掠起一丝不屑的冷笑,疾冲不停,脚下奋力一蹬,如拔地而起的铁塔,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但见血影一闪,还未看清马援身法时,他人已从董袭的身边掠过,手中银枪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刀尚举在半空的董袭,胸口处赫然已现出一个斗大的血窟窿,大股大股的鲜血如泉水一般往外直翻。

    “你的武道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董袭嘴巴张大,斗睁的眼珠同,几乎迸裂,痛苦的脸上扭曲着惊恐的表情,身形剧烈一晃,便即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马援武力,97点,挟着这等狂冲之力,破空而来,秒杀区区一个董袭,又何在话下!

    程普眼见部下董袭,一招间就被马援秒杀,不由又惊又怒,口中大骂一声:“姓马的狗贼,老夫要为董袭报仇,拿命来!”

    怒呼一声,董袭挥刀便向马援斩至。

    那扇扫而来的一记狂刀,已是用尽生平之力,挟着他的一腔怒意,卷着汹涌的血雾,狂轰向马援。

    程普的武力,尚在董袭之上,这全力一击,用尽全身之力,刀锋未至,凛烈之极的刃风,便狂压而下。

    可惜,他就算再强,又岂强得过马援。

    马援傲然无惧,嘴角扬起冷笑,口中发出一声雷鸣般的低啸,不避不让,手中大枪狂射而出,正面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震天的激鸣,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震击之下,马援身形只微微一动,却一步不动,程普却倒退出半步。

    瞬间,马援枪上力道,便如天河之水般,决堤而下,灌入程普的身体,令他只觉胸中气血翻滚,强行吸过一口气,方才勉强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武道,竟然强到这等地步,怪不得董袭竟然能一招被杀,陶贼麾下,为何会藏这么多的大将,简直是……”程普的脸上,已是被深深的震撼所袭据。


穿越自带神攻略全文阅读


    惊异之外,更是深深的羞辱。

    堂堂的大吴第一老将,众武将之首,竟然被一个冒充古人之贼所压制,颜面何在?

    恼火之下,程普大刀一横,傲然道:“姓马的狗贼,你不配跟老夫交手,叫你主陶商来,他才配跟老夫一战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般狂言,马援一声狂笑,讽刺道:“老狗,你武道不行,口气却不小,我大魏之王乃圣人转世,天策真龙所在,就凭你,也妄想跟我王交手,真是笑煞人也!”

    讽刺之言方出,马援更不给他发火的机会,身形如风纵出,手中大枪疾射而至。

    程普征战半生,何曾受人如此相辱,不上被激怒到肝胆俱裂,盛怒之极,当下便舞起大刀,竭尽生平之力迎战而上。

    顶层甲板之上,二将瞬间厮杀在了一团,铁幕重重,流光四射,转眼间交手九招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招交手,程普虽为马援武艺所惊,却没想到,马援的武道之高,竟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,数招之间,便将他全面压制。

    他才惊骇的发现,先前那一招,马援只是在试探他的武力,实力有所隐藏,这个时候才真正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武力,斗志,还是体力,马援都要胜于程普,九招一过,程普便被压制到处处被动,刀法越发散乱,呼吸也越发急促,体力更现不支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实力,也想跟我王对战,当真是可笑之极!”马援占尽上风,出招之际,还能从容的出言相讽。

    程普被马援深深刺激,越发恼羞成怒,手中大刀疯狂的斩出,一副拼个你死我活之势。

    可惜,他武道终究逊于马援不少,纵然再怒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况且,情绪一怒,他手上力道虽然加重,刀法却变化。

    几招间,程普便破绽洞出,马援凑得空隙,轻巧的避过了那当头劈至的一刀,反身一脚踢出,正中程普之背。

    惨叫声中,程普身体去了重心,竟是从船侧跌落,从四层甲板,直接掉下了二层甲板。

    这楼船甚高,二层与四层之间,至少有两丈之高,这般摔将下去,瞬间摔到骨头不知断了几根,口中狂喷鲜血,便再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把他绑起来,献于大王处置!”

    马援冷冷喝令,已经占领二层甲板的士卒们,一拥而上,将程普给五花大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残阳西斜,长江之上,厮杀声终于结束,半个江面已为血染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也率军进抵了柴桑,他便令将铁链砍断,将吴军残破的舰队,还有那一船船的尸体,顺流放归下游。

    陶商相信,这么多的破损舰船,还有遍江的浮尸,顺流飘将下去,必将震碎吴人之胆。

    最后一丝残阳落山时,陶商登上了巍巍的柴桑城头,负手傲立,远望着这大江落日之景。

    看着城外得胜的自家将士,兴高采烈,士气昂扬的入城,看着江上那漂浮的敌人尸体,还有那一面面破乱的吴军旗帜,陶商的心中是何其痛快,忍不住哈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狂笑声中,脚步声响起,浴血的马援大步上得城头,身后还跟着一个骂骂咧咧不休的老将。

    马援上前拱手拜见,示意将那老将往陶商跟前一扔,兴奋道:“大王,此贼乃吴国大将程普,援将他活捉,请大王示下如何处置!”

    陶商转过身来,负手而立,鹰目如刃,冷冷的俯视着地上,那被五花大绑的程普。

    此时的程普,忍着身上的剧痛,已挣扎着爬了起来,满脸羞愤,看到陶商时,更是恨到咬牙切齿,怒目狂睁。

    马援浓眉一横,喝道:“老贼,见得我家大王,还不下跪求饶!”

    程普连瞟都不瞟陶商一眼,只高昂着头,傲然道:“我程普乃大吴之臣,岂能跪一残**贼,要杀要剐随便,休想让老夫屈服!”

    马援大怒,脚抬起来作势就要踹上去,陶商却微微摆手,示意他先不要动手,马援这才放下了已抡起的手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他,冷冷道:“程普,你有什么好嚣张的,你号称是吴国第一大将,却还不是被本王所俘,既然被俘了,就要有俘虏的样子,还矫情个什劲。”

    程普脸上立刻涌现羞愤,怒瞪陶商,大骂道:“姓陶的奸贼,你不过是暂时逞狂,你残暴不仁,侵我大吴,杀我将士,早晚激起我吴中儿郎的共愤,待我家大王率军杀来,必将你一举覆灭!”

    “先咬人的狗,倒是反咬了一口啊。”陶商的眼中,迸射出一丝讽刺的冷笑,“当年本王尚在徐州之时,你主孙策就屡屡侵犯本王,这些年来,本王可是没动你们江东分毫,你们这些家伙,却几次三番的北侵我大王,眼下本王只不过是复仇而来,你们该早有觉悟才是,还有脸在本王面前叫屈,真是不要脸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程普被呛到面红耳赤,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