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六章 想逃,没门!

第五百二十六章 想逃,没门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董袭的话,如同一记重拳,再次狠狠的敲击在程普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位吴国元老之将,此刻虽已怒火填胸,却依然保持着一丝理智,纵是他恨不得跟陶商拼个你死我活,但残存的一丝理智,却令他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罢了,陶商狗贼,老夫早晚要为大吴夺回柴桑,你等着吧。”程普丢下了一句狠话,方始无奈的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江岸上,正自观察敌情的陶商,锐利如刃的目光,突然间闪过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因为,他看到吴军忽有异动,且并非扬帆西进,直逼本军舰队,而是掉转船头,竟似在撤退。

    “难道,项羽已经成功了不成?”陶商心头兴奋之火,立刻狂燃起来,几步策马踏上了一处高地,凝望向南岸的柴桑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南岸方向,一道浓黑的烽烟冲天而起,直抵云霄,当是报警的烽火。

    再往远处,更看到了另外三柱狼烟,也随后升起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景像,陶商的眼眸瞬间就为狂喜所填满,兴奋之下,情不自禁的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三道烽烟,正是陶商事先与项羽约定好的暗号,三道烽烟一起,代表着柴桑已破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眼见自家大王,竟是忽然大笑起来,皆是惊奇不起,荆轲不禁问道:“大王为何如此高兴?”

    陶商马鞭一扬,遥指南面方向,“程普已败溃,本王不笑才怪。”

    荆轲等随众,皆向江上望去,只这说话间的功夫,吴军果然掉转船头,慌慌张张的向着下游急退而去。

    “吴军战船明显占有优势,为何突然间不战而退?”荆轲惊奇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显然,他还没有注意到,柴桑方向升起的三柱狼烟,不知不知柴桑已破。

    陶商也没功夫解释,喝令道:“前番汉津让程普老贼逃走,这一次,本王绝不会让他再逃走,速传号令给马文渊,让他急速直追,务必要给本王拿下程普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传令官急是在江面摇动令旗,向着江中自家的舰队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旗舰上的马援,还正紧绷着神经,斗志如火,准备跟程普再战。

    谁料,临战前一刻,程普竟然出人意料的临阵退缩,逃走了。

    惊疑之下马援,很快就看到,下游南岸柴桑方向,燃起了三醉狼烟号火,蓦然间省悟,不由惊喜万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江岸之上,他也看到了陶商发来的,令他穷追程普的信号。

    刹那间,马援胸中燃起无尽的狂烈战意,一声狂笑,挥动手中大枪,兴奋的大叫道:“柴桑已被我军袭破,吴兵已是丧家之犬,大魏的将士们,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到了,随本将追啊!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旗舰上的将士们齐声怒吼,这怒吼声迅速的扩散开来,最终汇聚成冲天的愤怒,盖过了涛涛江水之声,直将两岸鸟雀惊飞四散。

    怒吼声中,数百艘战船扬起满帆,但着顺流之势,挟着滚滚的怒火,向着惊走的敌军穷追而去。

    目送着自家舰队如飞而过,陶商拨转了马头,径往大营而去,他要尽起大军,直奔柴桑。

    江上,惶恐的吴军正疯狂的东逃,几百艘战舰已完全乱了阵型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,不足一里之距,马援的水军正穷追不舍,战鼓与喊杀之声,震到吴军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楼船旗舰上,程普已从惊恐中冷静了下来,苍老的眉宇间重显冷峻,开始重新判断眼前的形势。

    眼下柴桑虽失,但幸亏他及时的得到了消息,只要这样全速而撤,后面的马援就别想追上他。

    至于柴桑城方面,偷袭得手的,应该是魏军的骑兵,虽然能袭下柴桑城,却没有能力阻挡他从水上撤走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只要他能顺便的从柴桑一线撤走,再和孙策及时赶到的援军会合,就能抢在魏军主力大举进至柴桑之前,把柴桑城给重新夺下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能袭我柴桑,却休想奈何得了我程普……”不知不觉,程普的嘴角,又扬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转眼间,前方江面,已进入柴桑流域。

    巍巍柴桑城,就在江边,上面已高高的树起了魏国的战旗,仿佛在向落荒逃过的他,耀武扬威一般。

    程普眉头深皱,心都都在滴血,不忍再多看一眼那失陷的城池,只能将目光集中往大江上,心中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突然,程普的眼睛瞪到斗大,苍老的脸上涌起惊骇之色,整个人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程普变色,七千余吴军士卒,无不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看到,下游方向,四十艘斗舰并排泊于江中,各艘斗舰间相隔五十余步,横亘于江面上,每一艘的斗舰上,都用沉入江中的巨石拖住,使之泊于江面而不移
魔法种族大穿越无弹窗
动。

    各艘斗舰之间,又统统用铁链舰舰相连,四十艘舰等于是在整条长江上拉了一道铁网,封住了通往下游的去路。

    江岸边上,项羽看着自己的杰作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他的骑兵虽然不善水战,无法登舰去阻击撤逃的吴军,但陶商事先将张良的这条铁锁横江之计,授以了他,却足以挡住敌人的退路。

    所以,项羽方自攻下柴桑,便利用缴获的敌船,以及吴军留下的铁锁等军械,连夜于大江之上,构建了这道铁网。

    这道横江的铁网,正是要拦住程普,让其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陶商的胃口,不仅仅是要拿下柴桑,还要一举灭了程普的柴桑水军,给吴国上下一个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正自撤退中的吴军,一见到这阵势,果然无不傻眼,就连见多识光的程普也完全震惊到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使出这等卑微手段,可恨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作梦也想不到,魏军竟然会使出这等不可思议的手段,将他截断了归路,却只能恨得咬牙切齿,苍老的脸庞因惊怒而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董袭也慌了神,惊叫道:“程老将军,敌人以铁锁封住了江路,我们战船过不去,敌方水军马上就要追到,我们该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程普回头瞟了一眼,只见身后方向,马援所率的魏军水军已疾追而至,用不了一刻钟,就要追至。

    他已没有思索的余地,当即一咬牙,喝道:“传令下去,各舰不住减速,以最大的速度,给本将冲过去,撞断铁锁!”

    除了强行冲之外,程普也没有别的办法,这是他的唯一选择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各舰只得加速前去,船上惊慌的吴军士卒,纷纷的蹲了下来,死死控制住身边任何能够固定身体的东西,咬牙闭眼,任由着舰船向着江上横亘的铁锁撞去。

    船行如风,眨眼间,狠狠撞至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阵摩擦巨响,先快的七艘斗舰,最先撞上了铁锁,强劲之极的巨力冲击下,整条铁锁连同连接的斗舰,都跟着往下游移退了一段距离,但这坚固的铁锁,最终却没有被冲断。

    全速前进的吴舰,冲力转眼被抵消,被挡在了江面上,在水流的冲击之下,失去了控制,船身渐渐的横了过来,无助的贴在了铁链上。

    当先的前船冲撞失败,后续的数以百计的战船,收止不住,接连的撞向了前船,伴随着骤起的碎裂声,数不清的士卒在剧烈撞击下,被甩出了战舰,惨叫着落入了滚滚江水中。

    数百敌船,无一艘能冲破横江的铁锁,上百艘战舰反而如入网之鱼,混乱不堪的撞挤在了一起,把整个江面越堵越死,后续的战舰想要止步,怎奈这江水顺流之势,又岂是容易停下来,只能一艘接一艘的撞将上去。

    楼船上的程普,已是骇然变色,慌到脸色阴沉如铁,叫道:“传令前边的士卒,把铁锁给我砍断!”

    吴军的指挥系统,已经完全崩溃,陷入混乱的吴军,早已失去了控制,哪里还有人顾得上他的号令。

    而这时,程普的旗舰楼船,也轰然撞进了舰船堆中,剧烈的撞击之下,程普站立不稳,直接就晃到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年轻的董袭死死扶住船帮,方才勉强站住,赶紧上前,把跌坐在地的程普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程普爬起来的时候,举目一扫,痛苦的发现,他的整个舰队已拥挤在一团,那一艘艘失去控制的战舰,只能在江上乱飘。

    耳边,轰响起惶恐的士卒们的尖叫声,数不清的士卒被甩落入江中,转眼消失在滚滚江涛之中。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吴狗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,震天的杀声,飞快的逼近,程普艰难的回头一看,却见身后马援的水军,已然浩浩荡荡的追至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程普,纵横长江无敌,竟然会死在此地不成,苍天啊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……”

    悲愤惊恐的程普,却只能仰天长啸,大骂上天不公。

    而这时,不远处,马援已经追至。

    旗舰之上的马援,看到敌军混乱的场面,也不由吃了一惊,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对于整个偷袭柴桑的战略,他自然是知道的,也知道三股烽烟,意味着柴桑城已被攻破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在担心,程普又一次会逃脱,却没有料到,陶商竟然还授以了项羽秘计,竟然用这样奇迹般的手段,截断了程普的逃路。

    “大王的手段,竟然如此……”震惊惊喜的马援,心中对陶商的崇拜惊奇,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竟然一失失神。

    惊异片刻,马援嘴角掠起了杀机凛凛的冷笑,胸中战意狂燃而起,大枪一指,大喝道:“敌军退路已断,大魏的儿郎们,一鼓作气杀上去,杀尽吴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