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五章 狠狠打程普的脸

第五百二十五章 狠狠打程普的脸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升起,数之不尽的大魏铁骑,如潮水一般,踏过吊桥,从洞开的城门,涌入了柴桑之中。

    项羽一马当先,手中霸王金枪大开大阖,舞出漫空的金光流影,四面八方荡射开来,将那惶恐狼狈的敌卒无情的刺穿。

    汹汹而入的骑兵,沿着城内主道蜂拥而入,铁蹄过去,长长的血路从城门迅速的延伸出去。

    柴桑城,吴国西部重镇,任由大魏铁骑蹂躏辗压。

    当魏军冲入南门之时,留守的鲁肃,此刻还在北门外的水营之中,视察着军务。

    就在昨日,上游程普发回了消息,坚称自己要跟陶商的水军决一死战,鲁肃没有办法,只能安排将粮草源源不断的运往上游,以作好程普的后勤。

    又一船粮草,在夜色降临之前送走,目送着粮船离开水营,鲁肃也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正当转身,回往柴桑之时,却见一骑斥侯,向着这边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柴桑有危,柴桑有危,魏军骑兵杀进柴桑城啦!”斥侯还没有飞奔至,就惊恐失措的大叫。

    鲁肃大吃一惊,身形剧烈一震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急喝道:“什么魏军骑兵?魏军骑兵怎么会杀到柴桑?”

    斥侯奔至,气喘吁吁的叫道:“禀鲁将军,魏军骑兵突然从南边杀出,我南门守军被杀了个措手不及,敌军已夺了城门,杀进柴桑城啦!”

    “南边?陶商的大军不是尽在长江上游么,怎的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柴桑之南?”鲁肃脱口惊呼,一时间,陷入了茫然困顿的境地。

    惊恐过一瞬,鲁肃心头突然剧烈一震,脑海里,突然闪过一个惊人的猜测:

    难道说,陶商的骑兵,竟是走陆水山道,突袭我柴桑不成?

    霎时间,各种各样的可疑线索一齐涌上心头,鲁肃越想越觉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时,他才恍然惊悟,原来,陶商以区区五千水军,前来进攻柴桑,根本目的,压根就是为了诱使程普率主力前去迎战,以造成柴桑城空虚。

    就在水军进攻的同时,陶商已暗中派出了一支轻骑,由陆水小道,从南面山区,直插柴桑的侧后,绕过了他们的江上防线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诡诈到这般地步,我早该料到,他没那么简单才对啊,可恨……”恍然大悟,鲁肃是又惊又急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对陶商的震撼。

    惊醒之下,鲁肃急是上岸,打算率水营之兵,前去救柴桑。

    只是,抬头一看,原惊愕的发现,北门城头,竟然已扬起了“魏”字的大旗。

    北门,也被魏军攻破!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整个柴桑城,皆已被魏军袭卷,已然沦陷!

    “可恨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鲁肃暗暗咬牙,脸形惊恐到扭曲,心头只觉一阵刺痛,一瞬间竟有一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才深吸了几口气,勉强压制下惊怖的心情,继续率领着江边数百兵马,折往柴桑北门,试图抱着最后的希望,想要夺回城池。

    当鲁肃策马奔至柴桑北门时,他却绝望的发现,城头已树满了魏军的旗帜,这座看似坚不可摧的重镇,就这般被敌人轻易的占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门轰然大开,数以千计的魏军铁骑,汹涌杀去,直奔他所在的方向杀至,分明是要连同水营,也一并夺取。

    鲁肃顿时就慌了神。

    以他手底下这几百水军,焉能能抵挡得住,魏军这等汹汹铁骑的冲击,勉强一战,不光是柴桑城要陷落,就连他也要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“大势已去,先保住我的有用之身再说吧……”鲁肃长叹一声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面对着汹汹而至的魏军,他只能一咬牙,拨马转身,一路奔回水寨,带着几百残兵,慌慌张张的登上战舰,仓皇的驶离了岸边。

    就在鲁肃和他的兵马,刚刚登舰撤走,项羽统领的铁骑之师,便即狂卷而至,铁蹄直抵水岸,无人可挡,将那些来不及上舰的士卒如蝼蚁般辗杀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的时候,精心建造的水寨,便连同柴桑城一起,为魏军所攻占。

    岸边,大胜的魏军骑士们,挥舞着刀枪,向着逃往江中的吴军嘲笑喝骂,耀武扬威,笑骂声盖过了滔滔的水水声。

    船上,吴军士卒却个个惶恐黯然,面对着魏军的耀武扬威,却只能默不作声的承受,个个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望着耀武扬威的魏军,鲁肃摇头苦叹道:“我早说过,陶贼绝没那么简单,程普啊程普,你
我的仙界商城吧
偏不听我的劝告,如今失了柴桑重镇,这罪责,我看你还怎么担得起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鲁肃只能下令残存之众,向下游逃去,同时派人往上游通知程普,叫他即刻率军东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柴桑以西,一场水战又将起。

    黎明的第一道晨辉刺破了江雾,滚滚长江上,两道云帆巨浪,再度相对逼近而至。

    程普所统帅的吴国水军,正耀武扬威的从下游逆流逼近,而在此游处,魏军也毫无畏惧,马援正率领着魏国水军,顺流迎战。

    时隔一日,两军再度交手。

    北岸一线,陶商纵马行走在崎岖的岸边,身边跟随着是荆轲率领的数百锦衣龙卫。

    此一段的长江两岸地势艰难,莫说是骑兵,连步兵也不利于展开,故是陶商并不能似前番夺汉津之役那般,以步军去攻取敌人水营。

    大军无法展开,陶商只能沿岸行走,观看这场即将发生的水军大战。

    昨日的一场战斗,魏军损失了近千水军,四五十艘战船,因是大魏缺船,故马援的援失,无法得以及时弥补。

    反观吴军方面,虽然损失与魏军相当,但因吴国多船,很快就得了补充,双方战船上的差距,再度拉开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,才是真正的恶战,马援,就看你的表演了……”陶商望着水上己军的战舰,目光中只有期待,却无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日已东升,大江上,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只见东面方向,号角声已然响响,吴人的各舰已树起满帆,那是即将发动冲击的前奏。

    而那一艘那巨大的楼船旗舰上,程普正扶刀而立,苍老的脸上,尽是傲然。

    他举目四下一扫,环顾着左右一艘艘巨大的战舰,心中不得涌上一丝得意,口中冷笑道:“马援,就算你有几分本事又如何,我大吴有的是船,咱们就比比谁的家底厚,拼到最后,老夫光拼船都能耗死你。”

    程普藐视魏军舰队,只见视野之中的魏军舰队,斗舰屈指可数,余下皆是艨冲小舰,如此一副“穷酸”相,令程普眼中的傲然不屑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得意间,两军相距已不过两里,进入了交战区域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,程普毫不迟疑的将手中战刀一挥,大喝一声:“全军准备进攻,今日老夫一定要歼灭敌军,给我杀上去!”

    绵长的号角声吹响,各舰蓄势待发,只等旗舰发下号令,就要全速冲上去将敌人舰队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程老将军,事有不妙,柴桑方面报警的烽火点起来啦!”关键时刻,副将董袭惊恐的颤声大叫。

    程普吃了一惊,急是回头看去,果然见柴桑方向,烽烟冲天而起,三道烽火,分明是万分危机的警报

    “柴桑城怎么会突然放起烽火,难道是误点起的不成?”程普面露疑色,一脸的质疑,显然不愿意相信,柴桑城竟然会有事。

    正当狐疑之时,只见一艘走舸驰疾而来,匆匆的靠上了楼船旗舰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名神色惶然的士卒爬上甲板,哭腔着叫道:“程老将军,大事不好了,魏军骑兵由陆口小路偷袭了柴桑,城池已失,鲁将军请老将军速率全军退往下游!”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上至程普,下至董袭,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,刹那间都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这道惊人的噩报,如惊天霹雳一般,瞬间在场所有人都轰得头脑眩晕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们还信心百倍,妄图要击败魏军水师,灭了马援那冒充古人之贼,可谁想要,就在交战在即时,却忽闻柴桑老巢大本营竟然失陷。

    这不可思议的惊人消息,刹那间,便令将吴军高昂的斗志战火,统统浇灭,取而代之的,则是无尽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柴桑……柴桑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程普只觉头晕目眩,呼吸困难,一口气提不上来,身形晃了一晃,险些就要站将不稳,董袭急是扑上前,才将他勉强扶住。

    晕眩中的程普,大口大口的连吸冷气,方才勉强的平伏下激荡的气血,一脸的傲气却已烟销云散,尽为前所未有的惊怒所取代。

    然后,他胸中便狂燃起了冲天的羞怒之气,咬牙骂道:“陶商狗贼,你好生诡诈,老夫竟然又中了你的奸计,可恨,可恨啊——”

    程普是咬牙欲碎,董袭却急劝道:“老将军,我们柴桑大本营已失,再打下去,就要陷入前后夹击的困境,为今之计,只有速速撤兵,保住手中这支水军,向大王求救才是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