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三章 蛇已出洞

第五百二十三章 蛇已出洞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程普和鲁肃,神色惊变,几乎同时跳了起来,仿佛耳朵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陶贼不是去灭蜀了吗,怎么水军会突然杀至我柴桑?”程普震惊茫然,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鲁肃却已冷静下来,沉声问道:“董将军,斥侯回报中,魏军数量有多少?”

    董袭答道:“据伺候估计,魏军战舰有两百余艘,水军数量应该在七千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七千水军么……”鲁肃眉头暗凝,暗暗计算了一番,很快便判断出,这应该是马援和甘宁所率领的那支魏国水军,并非是魏军的主力水军。

    “魏国水军怎会出现在柴桑附近,陶贼这又是在使什么诡计?”程普惊疑怒道。

    鲁肃负手踱步,眉头紧锁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身形猛然一震,如若恍然大悟一般,脸上更是迸射出一丝悚意,显然,他已经看穿了陶商的用意。

    当下鲁肃便道:“这样看来,陶商先前去往巴丘,又放出风声,声称要去解江陵之围,再趁势灭蜀,只是声东击西之计而已,目的就是为了让大王撤主力回江东,然后趁我柴桑兵力减少之际,突然顺流东下,来夺了柴桑重镇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程普和董袭二将,神色皆是一震,蓦然间惊然惊悟。

    程普先是震惊,旋即,苍老的脸上,却燃起了深深的冷屑。

    要知柴桑乃孙家经营多年的重镇,城池坚厚,粮草充足,且自柴桑以西的沿江两岸,更是布有数道营垒,构成了严密的防御体系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刘表统治荆州之时,也曾几次想趁着柴桑兵力不足,数度率军进攻,结果都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现下,陶商这声东击西之计,确实诡诈,但想凭着七千水军,就袭破柴桑,这也太小瞧他们了。

    莫说是七千,就算是陶商来了七万人马,想要短时间内攻破柴桑,也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贼,水战侥幸胜了几次,便狂妄过头了,以为我柴桑只有一万水军,就想凭着七千水军,来趁虚而攻,真是狂妄之极,老夫这次就正好灭了他七千水军,以报上回汉津失利之仇!”

    程普心高气傲,见得魏军水军少,复仇之心骤起,当即便决定率水军出战,歼灭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鲁肃却神色一变,忙道:“程老将军冷静,我柴桑守备坚固,根本不惧敌人来攻,依肃之见,当谨慎为妙,不如坚守柴桑,速去向大王禀报,未得大王明示之前,还是不要主动出击的好,以免步了前番汉津失利的后尘。”

    鲁肃这话,听起来让程普感到极是刺耳,似乎竟是在讽刺他前番贸然出战,却被马援所败一般。

    程普面色顿时一沉,冷哼道:“前番陶贼之所以能胜,不过是仗了汉水狭窄,才能使出火筏铺江之计,如今到了这长江上,他就休想再故技重施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鲁肃还待再提醒,程普却断然的一挥手:“陶商狗贼的水军并不占优势,我军若只一味龟缩待援,岂不自损了士气,助长了那狗贼的嚣张气焰,这一次,老夫一定要出战,一雪前耻不可!”

    鲁肃这就无话可说了,便又想程普的话似乎也无不道理,如若陶商确实只凭几千水军就来取柴桑,的确是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鲁肃的心中,总觉的有些不对劲,觉的陶商此番来袭,并非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鲁肃本欲再劝,程普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抄起兵器,大步流星便愤然而去,直奔水寨而去。

    他鲁肃虽受孙策的信任,被委以镇守柴桑的重镇,但也只是辅佐程普而已,身为副将,主将如此决然,他也只有听令的份。

    当下鲁肃只得叮嘱程普不可轻视敌人,当小心而战。

    正午一过,程普便率三百战船,八千水军,驶出了柴桑水寨,各舰迅速的在江上结成阵型,溯江而上,向着上游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游,马援正率着大魏水军,顺流东下,当吴军出发时,他已接近柴桑以西四十里的江面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马援这支水军的任务,并非真的是要攻下柴桑,而是摆出进攻架势,把吴国水军从柴桑城给引出来。

    马援得到斥侯回报,听闻程普果然率大军来迎击,心中暗喜,急令舰队急速前进。

    黄昏之前,两支舰队,在柴桑以西江面,终于相遇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大江东西,近五百余艘战舰,茫茫无际的帆影,遮天蔽日,宛若两条发怒的蛟龙,在隆
最强穿越直播系统笔趣阁
隆的战鼓声中,咆哮着相对冲来。

    程普举目一扫,瞧见魏军旗舰上,打着的是“马”字帅旗,立时就知道,指挥这支魏军水军的,乃是他的老仇人马援。

    “冒充伏波之贼,我程普生平唯一一次水战失利,就是败在你手里,这份耻辱,老夫今天非洗雪不可!”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程普是咬牙切齿,当即下令,全军压上,一举冲垮魏军。

    吴军阵势庞大,巨大的楼船坐镇中央,布满弓弩手的斗舰环护两翼,数不清的艨冲如箭鱼般飞驰在四围,吴人仗着船型高大的优势,摆出铁壁般的阵型,逆着江流平推而至。

    程普这舰阵摆得无懈可击,马援一眼就看出,什么火攻之类的战术都将无效,剩下的唯有硬拼。

    斗舰之上,马援远望着汹汹而至的敌阵,胸中有猎猎的豪情在燃烧。

    前番汉津一役,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,获得了陶商的认可,今日这场仗,他将巩固自己的功绩,羸得更多的声名。

    眼瞧着程普这个手下败将,再次杀气腾腾而来,马援心中的战意不觉已沸腾至顶点。

    斗志狂燃,热血沸腾,马援手中大枪一指,大吼道:“全军压上,与吴狗死战!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吹响,旗舰之上,令旗摇动,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得令的魏军将士,两百艘魏军战舰,乘风破浪,向着气势汹汹的来敌,无畏的扑卷而上。

    七千士卒对八千敌卒,两百战舰对三百敌舰,数量上,两军相差并不多。

    然魏军斗舰少于敌人,且没有楼船这等江上霸王,战船数量质量逊于敌军,这场江上的遭遇战,明显马援之军略处劣势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!

    从赤壁之役到汉津之役,大魏新建的这支水军,已经连破吴国数次,彻底的打破了吴军水战无敌的神话,树立了前所未有的信心。

    今日再遇敌军,不光是马援斗志昂扬,麾下将士也没有半点畏惧,这般百战之士,喊杀如潮,挟着立功心切之心,无所畏惧的冲杀而上。

    两支舰队如发怒的蛟龙一般,轰然相撞,在这茫茫大江上纠缠激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吴人有楼船,弓弩手有居高临下的优势,马援的水军则多艨冲,机动性强,利于接船肉搏,双方各自发挥优势,五百余艘战舰混战在一起,从黄昏杀至傍晚,只杀到江面上浮尸无数,江水为之血染也不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前方血战之时,陶商所统的后续骑兵,跟进至了十余里外的江岸。

    此间地形,乃是两岸山势愈陡,很难再行军,长江在此间缩成了一个瓶颈,柴桑城正位于瓶颈东端。

    陶商无法再陆上前进,只能将兵马驻扎于此,派人去打探前方交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陶商并不寄希望于马援,能够一战击败程普,而且他很清楚,这场大战下来,他的水军必会有所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诱使吴军倾巢而出,他必须用鲜血来把这场诱敌的大戏,演到绝对逼真,让程普信以为真,认定他只是想从水上攻取柴桑。

    残阳西沉之时,消息终于传回旱营,那场江上大战已结束,最终的结果是马援损兵一千,战船四十余艘,不分胜负的情况下,最后主动撤了下来。

    马援虽主动撤退,但程普也知道,他无法一举战胜马援,眼看着天色将晚,无法再战,便也只好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此役结束,魏军不光损失了一千水军,就连马援自己,也肩上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华灯高挂时,水军舰队,终于借着火光引导,还往了水营中。

    渐近水寨时,陶商方才看清,几乎每一艘的战舰上都钉满了箭矢,不由暗吸了一口凉气,已能想象得到当时那场战斗的惨烈。

    旗舰靠岸,负伤的马援,跳下船来。

    早已等候在岸边的陶商,忙是亲自迎上前来,将马援,赞叹道:“文渊啊,这一战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马援虽然身上有伤,脸上却燃烧着兴奋,笑道:“区区小伤,不足挂齿,还好末将完成了大王交待的任务,柴桑的吴军,大半都被程普带了出来,大王的计划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你这功劳,本王记下了。”陶商欣慰的拍了拍马援,便叫将他送回营中,叫扁鹊为他紧急治疗。

    送走了马援,陶商目光再次望向东面,鹰目中流转着希望,口中喃喃道:“第一步已经成功,接下来,就要看项羽的第二步了,柴桑能否速破,就看他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