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二章 先享受温柔乡再说

第五百二十二章 先享受温柔乡再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夏口城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军府中,华灯已然高挂。

    陶商负手立于房前,观视着壁上所悬的地图,思绪翻滚如潮,脑海里不断勾勒着战略蓝图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马援和甘宁已率五六千水军,近两百余战船先行出发,杀奔柴桑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黄昏之前,项羽也率五千大魏轻骑,渡过长江,向着南岸陆口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而清晨时分,陶商也将率其余一万兵马,尾随于水军之后,直奔柴桑。

    陶商就要靠着这些手头兵力,一鼓作气拿下柴桑,打开通往吴国的大门,后续八万主力才会赶至,顺江东下进逼建业。

    此刻,陶商只是在动身之前,再次确认一下他的方略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细碎的脚步声,武者的本能让他的神经立时警觉起来,鼻中却嗅到一股淡淡的芳香,那熟悉的味道瞬间让他放松了戒心。

    他也不回头,只淡淡道:“月英,这么晚了,还不去休息吗?”

    “翻来覆去难以入睡,过来看看大王,夜中凉了,大王也不怕凉到么。”黄月英轻声细语的时候,已走到了陶商身后,将一件披风,披在了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陶商身子微微一震,回头时,黄月英已站在跟前,美眸正仰望着他,眼神中尽是关怀之意。

    为了陪养感情,陶商此番伐吴,特意把黄月英带在身边,不过看她眼中那美怀之意,看来这种培养已经用不了多少时日。

    “晚间变了天,大王身系重大,当注意身体才是。”黄月英淡淡笑道,抬起臂儿来,来为他拉紧衣裳。

    今时的黄月英,身着一袭水绿色的襦裙,盘起的乌发间,还插了一枝金钗,形容装束,平添了几分媚色。

    伊人当前,幽幽的芳香沁鼻而入,陶商心头不禁怦然一动,肆意的目光便在黄月英脸上流连忘返,久久不离。

    黄月英觉察到了陶商目光有异,娇嫩的脸庞微微一红,唇边深陷出小小酒窝,却是浅浅一笑,“大王,你盯着什么呢,莫非我很丑么?”

    她这般一笑间,更是有种让人心悸的美,陶商心头怦动,便轻抚她娇嫩的脸蛋,笑道:“你若是丑的话,这个世上,就不会再有人配称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真会哄人开心……”黄月英低眉浅笑,脸畔已生红晕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很快变得局促起来,高耸的胸丘因呼吸的加剧而起伏不定,低眉浅羞间,那水灵灵的眼眸间,闪烁着的既是羞涩,又似几分暗喜。

    便当这时,忽听得门外传来了女人的轻咳声。

    黄月英身躯微微一震,赶紧将脸儿一偏,把脸蛋从陶商的手掌心移开,侧眸看去,却见门外不知何时,已站了一个绝美的女子。

    是张春华。

    张春华颇有机会,又正值新婚,新鲜感未褪,陶商便将她随军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见过张娘娘……”黄月英绯红的脸蛋上,勉强的堆出几分笑容,忙是屈膝一福,向张春华行礼。

    “春华,你不是睡了么?”陶商只是一笑,神色倒是一派自若。

    张春华走了进来,笑道:“臣妾跟这位黄小姐一样,都是睡不着,所以过来看一看大王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是话中有话,说话的时候,含着醋味的目光,瞟了黄月英一眼。

    黄月英跟她一样,俱是聪明绝顶之辈,岂听不明白她言外之意,脸畔不禁又暗添几分羞晕。

    “你且留在夏口吧,等本王平定了吴国,再派人来接你去建业相会。”陶商摸着她的手道。

    陶商本是打算将她随时带在身边,以便快活,不过照眼前这情形,黄月英已经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,这场伐吴途中,他就可以正式迎娶她了,既然这样,张春华留在夏口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张春华小嘴一嘟,傲然道:“臣妾虽然愚蠢,却也有几分智谋,跟在大王身边,或许也可为大王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爱妃你冰雪聪明,本王自然是知道的,不过本王怕你太辛苦,不如就留在夏口吧。”陶商笑着劝道。

    张春华却目光瞧向了黄月英,“黄小姐都不怕辛苦,臣妾自然也不怕,她去得,臣妾为什么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陶商干咳几声,一时不知该从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大王~~”张春华见陶商犹豫,便是摇着他的手,撒起了娇。

    陶商挨不过娇妻的撒娇,便在她鼻上轻轻一点,“好好好,本王带着你还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谢过大王。”张春华高兴得笑容绽放,踮起脚尖来,便在他脸上深深的一吻。

    她这般对陶商亲昵之举,这一幕黄月英看在眼里,心头不由砰砰的直跳,浑身跟着就不自在起来,忙红着脸道:“那月英就先退下了,不打扰大王和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
韩娱之你的名字sodu
福身一礼,便转身匆匆退去,将房门反掩了上。

    烛火摇曳的房中,只余下了那二人。

    二人新婚未久,陶商对张春华的新鲜感,尚未减弱,看着她那那俏丽的容颜间,更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,这昏黄暧昧的烛光一照,更有一种让人难耐的媚色。

    而今出征再即,又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辛苦,也罢,正好趁着今天,先好好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陶商眼中迸出邪光,一把将张春华抱了起来,便往内房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不是要研究军事吗?”张春华红着脸,羞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战本王已成竹在胸,还需要研究什么,今晚就跟爱妃研究研究怎么造人吧,哈哈——”陶商狂笑一声,便将她扔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翻落榻上的张春华,娇滴滴的哼吟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大堂紧闭的窗纱上,便映出了晃动的人影,丝丝缕缕的纠缠之影,还有那靡靡的声响从窗缝中悄然挤出。

    门外,黄月英还未走远,听得内中的声响,眉色间不禁掠过几分嫉妒,却只能轻叹一声,悄然的离去。

    一宿快活,陶商把积蓄已势的甘霖,统统都滋润在了张春华,这个新婚未久的爱妃身上。

    次日,天光一亮,陶商便离开了温柔乡,率领着余下的万余兵马,向着柴桑浩浩荡荡而去。

    旗舰之上,陶商昂首远望着茫茫长江,此时的他,容光焕发,冷峻的面庞中透射着决毅,铁塔般的身躯,散发着与生俱来般的自信。

    鹰目的尽头,陶商似乎已隐约看到,柴桑那座巍巍之城,那座吴国的西大门。

    现在,他要做的,就是杀奔而去,一脚踢开吴国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孙策,让你活蹦乱跳了这么久,也该是收你的时候了,洗干净了脖子,等着挨那一刀吧。”

    一声狂笑,陶商刀指东方。

    云帆茫茫,大魏铁骑乘坐着战船,浩浩荡荡,直取柴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柴桑城。

    军府大堂中,一场激烈的战斗,正在激烈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棋盘上黑子与白子纠缠厮杀,黑子正逐渐占据着上风,白子一条大龙四面楚歌,屡屡都突围不出。

    程普和鲁肃,正在进行着一场黑白对弈。

    鲁肃的表情沉静如水,那眼神,似乎稳操胜券,反观程普,则是眉头紧锁,一脸的苦相。

    冥思苦想了许久,程普叹了一声,将手中的棋子往棋盘上一丢,无奈的叹了口气,算是认算。

    鲁肃淡淡一笑,边收拾棋子,边道:“程老将军的棋艺比以往精进了许多呀,来,咱们再斗上一盘。”

    “不下了,每战必输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程普扁了扁嘴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屡战屡败,最后反败为胜,岂不是更痛快。”鲁肃笑呵呵的开解道。

    程普一摆手,:“下棋又费神又费时,头疼的紧,鲁子敬,要不咱们到院中去比一比射箭。”

    鲁肃忙是摇头,“我看就不必了,程老将军箭术超群,晚生怎么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对手,比过了才知道嘛,来来来。”程普却不管他愿不愿意,直接就把他拖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鲁肃没有办法,只好跟程普进了院子,两人各执一弓,比起了箭术。

    程普那是多年的老将了,弓马娴熟,虽然没有一手神射,却也射术精湛。

    一连十箭,程普都命中靶心,鲁肃却差远了,只有一箭命中靶心。

    “老将军射术高超,晚生自愧不如啊。”鲁肃不想再被羞辱,只好拱手称败。

    程普的表情这才灿烂起来,拍着鲁肃的肩膀,哈哈笑道:“子敬啊,看来你还得多练才是啊,你这箭术真是差的远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说的是,肃定会多用些心。”鲁肃尴尬的笑着,还得点头应承,让程普享受教育晚辈的乐趣。

    比试羸过一场,程普将弓扔给亲兵,方道:“大王还往江东已经有十日,也不知山越平定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闻那庞士元已设了一计,诱使山越大规模出山,只要此计能成,不消一个月,山越必降。”鲁肃自信的判断道。

    程普深以为然,重重点头:“那就好,等大王平定了山越,再伐荆州之时,老夫定要向大王请命,充当先锋,扫荡魏军,一雪前耻,为蒋钦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这一老一少两员东吴重臣,谈论之间信心百倍,俨然将来夺还荆州,乃是板上钉钉之事。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董袭带着一脸的凝重,匆匆入内,拱手道:“禀程老将军,我上游斥侯船发回急报,称柴桑以西八十里的江面上,发现了魏国水军,正向我柴桑杀奔而来!”

    大堂中,正谈笑风生的那两人,立时骇然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