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二十章 灭蜀?

第五百二十章 灭蜀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退还柴桑?”孙策眼眸一皱,“先前士元你不是力主要攻破夏口,不让本王撤兵的吗?”

    庞统干咳了几声,才道:“夏口城久攻不下,我军锐气已尽,方今陶商两面威胁尽解,既已提兵南援,依统之见,现在确实是我们撤兵还吴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眉头越凝越深,脸上掠起几分不满,傲然道:“陶商纵然提兵前来又如何,他的水军终究是软肋,眼下有程仲德镇守汉津,陶贼光凭一万骑兵,几千水军,根本无法攻破,本王还有的是时间,在他的主力尽至之前,拿下夏口城。”

    “统先前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庞统叹息一声,“然陶贼诡诈多端,胆略过人,麾下又有张良这样的奇谋之士,统只怕就算是程老将军,再加上鲁子敬,也不是他的对手,况且,以程老将军的脾气,未必会听鲁子敬的出谋划策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庞统没有再说下去,言下之意,却已再明了不过。

    孙策的脸上,流露出几分不悦,沉声道:“纵然陶贼诡计,大江之上,水战对决,他又能耍出什么花样来,士元,你对程老将军,对我大吴水军,似乎也太没有信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庞统忙摇了摇头,“其是眼下形势已剧变,就算咱们能攻下夏口,陶贼十几万主力皆至,必会与我们再争夏口,以我大吴的国力,只怕无法跟陶贼比拼僵持下去,统只是不想让我们陷入夏口这个这个泥潭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士元的意思呢?”孙策微微已被说动。

    庞统便道:“眼下的形势是,陶贼国力愈强,仗打到这个时候,比拼的已经是国力。统以为,我们不如撤军东归,集中精神先彻底平定山越之患,只要逼降了山越人,我们足可得三十万丁口,五六万的兵丁,那时再肆机而动,或北取寿春,或西攻荆州,方才会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听得庞统一席话,孙策眼前一亮,现出了一丝贪婪的精光。

    山越人,三十万丁口,五六万的兵丁,这可着实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啊,若能得到,不仅可以弥补前番赤壁之役的损失,还能把现有的兵力,至少增加有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山越固然是一笔财富,不过,还是再等等吧,不拿下夏口,本王总是不甘心啊……”孙策喃喃自语,看那情形,还是不想就此东归。

    正自思绪翻滚之时,外面亲军急急来报,言是程普已率汉津之军撤归。

    孙策主臣二人,脸色立是一变,现出惊色。

    “本王程普奉命守汉津,不得本王之令,他焉敢撤军而还?”孙策脱口一声惊喝。

    而此时,庞统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霾,似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孙策不及多想,腾的跳了起来,上马直奔栈桥而去,庞统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一路飞奔赶到水边,孙策举目一扫,果然见一艘艘的战舰正自靠岸,从船上下来的那些吴卒,个个惊魂落魄,似乎是遭受到了一场大败。

    “难道,程老将军,竟被陶贼水战所败不成?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啊……”孙策脸上已涌起惊疑之色,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,孙策再扫一眼各舰,发现各舰并无激战的痕迹,士卒身上也未披红挂彩,看样子又不像经历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象,令孙策和庞统对视一眼,二人的眼中,皆是狐疑。

    正自狐疑间,那一艘旗舰靠岸,程普下得船来,神色沉重而悲愤的走上前来,拱手拔拜倒在孙策跟前,愧然道:“普无能,没能守住汉津,请大王治罪。”

    汉津要塞,竟然失陷!

    孙策身形剧震一震,哪怕他对此已有预感,可当程普亲口说出来时,还是极受震惊。

    “程老将军,快起来说话。”孙策强压住惊怒,将程普扶起,惊奇道:“只是本王很是奇怪,你的兵马战舰似乎未有多少损伤,怎就会失了汉津寨。”

    程普叹息连连,不好意思开口,一副惭愧的样子。

    身后,鲁肃默默走上前来,将陶商如何以马援为水将,用火筏横江之计,逼得他们弃寨而撤之事道来。

    “马援,陶贼的麾下,竟又冒出了一个了得的水将,还敢冒充伏波将军之名!?”孙策又是深受震动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蒋钦呢,蒋钦何在?”庞统发现了异常,忙是喝问。

    程普顿时一脸悲愤,恨恨道:“末将撤退之时,蒋将军不及上船,想由旱路出走,却在营外被陶贼的铁骑截杀,已经战死殉国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蒋钦被斩,孙策的神色又是一
创神纪:女王有毒吧
变,那刹那间,眼中竟是闪过一丝惊怖之色。

    左右众吴将们,听闻蒋钦为陶商所杀的噩耗,无不是愤慨难当。

    一时间,诸将皆愤愤叫嚣,誓要与陶商决一死战,为蒋钦报仇,为吴军的尊严血耻。

    众将皆慷慨叫战,这一次,孙策却出奇的冷静,目光看向了庞统,流露出几分佩服的神色,显然惊叹于庞统的预测能力,果然料到程普不是陶商对手。

    “士元,那依你之见,本王现在该当如何?”孙策无视众将的请战,目光只看向庞统一人。

    庞统便叹了一声,拱手道:“眼下汉津已失,陶贼的铁骑可畅通无阻,直取夏口,统以为,再战下去已无意义,眼下当速速退往柴桑,观望形势,倘若陶贼去救江陵,咱们就趁机抽兵去逼降山越,如果陶贼想侵我大吴,那我们就背靠柴桑要塞,给陶贼一个迎头痛击。”

    孙策沉吟不语,深思许久后,摇头一叹,拂手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依士元之计了,传令下去,全军速速退往柴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的水陆大军进抵了夏口,同时,蒙恬的另一军也赶至,加夏口甘宁所部,陶商会聚于夏口之兵,已达到了两万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近八万的步军,还在从南阳赶往夏口的路上。

    孙策显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,在陶商的大军抵达之前,孙策为了避免被内外夹击,便是果断的放弃了对夏口城的围困,将大军尽数顺流而下,退回了他的柴桑要塞。

    夏口城头,陶商看到甘宁时,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前的甘宁,整个人都疲惫不堪,身上到处是伤口,很显然,坚守夏口一月之久,已把他几乎逼上了极限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甘宁宁住了夏口,以降将的身份,证明了他的实力与忠诚,用自己的战绩,从今往后,确立了自己在大魏将群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甘宁疲惫,看看左右那些带伤的战士们,一个个也是形容疲惫,但眼中却涌动着激动的神彩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知道,大魏之王没有放弃他们,在他们绝望之际,终于等到了魏王亲率援兵赶来,百战余生的他们,自然是激动感动。

    “末将甘宁,幸不辱命,夏口城还在我大魏手中。”甘宁上前下拜,语气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陶商忙将甘宁扶起,拍着他的肩膀,感慨道:“兴霸啊,守的漂亮,你的大功,本王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甘宁憔悴的脸上,流露出欣慰的笑容,主臣二人遂是相视大笑。

    心情渐渐平伏之后,甘宁问道:“如今吴人畏于大王天威,已撤往了柴桑,不过蜀军却还在围攻江陵,伍刺史正率水军主力,在上游与敌激战,大王是要先去解江陵之围,还是先要顺江灭吴?”

    陶商转过身来,走到城头,鹰目望向了东面,穿过茫茫山水,他仿佛能看到,那一座巍巍的柴桑城,就屹立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本王当然是想趁机灭吴了,不过柴桑乃孙策经营多年的重镇,眼下他又屯兵于柴桑,即使本王聚齐大军,想要攻下柴桑,也未必是件容易事啊……”隗商感慨道。

    听得陶商的顾虑,甘宁眼珠转了几转,拱手低声道:“末将倒是有一策,或许可令孙策尽撤柴桑之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口之围解除后两日,陶商便对外放出风声,将率兵马溯江西进,前去解江陵之围。

    陶商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,不日便率水陆兵马,西进至了巴丘一线,摆出了将赴江陵之势。

    同时,已经进至新野一线的步军主力,也改道渡汉水前往襄阳,然后经由当阳道,南下直奔江陵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更是暗中放出风声,声称这一次,他不仅仅是要解江陵之围,更是要一鼓作气的攻入益州,灭亡蜀国。

    是日,巴丘大营。

    王帐之中,诸将齐聚。

    “兴霸之计,果然是妙,孙策那厮撤兵还吴了……”陶商看着手中最新的情报,不由笑了,赞赏的看了甘宁一眼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帐中诸将,无不是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樊哙更是激动的哈哈笑道:“孙策那小狗逃回了柴桑,那咱们就再无后顾之忧了,这次合十几万大军,一定要灭了蜀国,活捉了刘璋那杂碎,把他剁成十七八块喂狗。”

    樊哙一番粗鲁的话,引的众将哈哈大笑,斗志便盛,已经在议起了如何灭蜀。

    诸将一片热议中,陶商却饮下杯中之酒,冷笑道:“本王什么时候说过,我要去灭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