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烈火横江

第五百一十九章 烈火横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程老将,敌人火筏还没有靠的太近,现在我们撤兵还有机会,快下令撤军吧,不然全军都要被烧个一干二净啊!”鲁肃急迫的叫道。

    程普身形一震,苍老的目光中,陡然间闪现出深深的惧意。

    傲然如他,这一次,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程普极善水战,生平也曾多次对敌人使用火攻,最清楚不过,火攻之计,乃是诸般战法中,最强的一招,威力大到足以在顷刻间,就摧毁了敌人的大军。

    权衡半晌,程普不甘的一咬牙,喝道:“这个马援,竟然这等诡诈,全军撤退,速速向南撤退!”

    楼船旗舰上,令旗摇动。

    吴军舰队中,一艘艘战舰上,本是斗志昂扬的吴卒,面对着横江而来的火网,也已慌了阵脚,看到撤兵的旗号,如蒙大赦般,纷纷的掉头向下游夏口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江上吴军的情况,岸上的陶商,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目送着吴军汹汹而来的舰队,仓皇的掉头而去,看着漫漫的火网向下游推去,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马援,果然是名不虚传啊……”

    马援的这一招火筏横江之计,果然是高明,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吴军逼退,虽不能烧毁吴人的舰队,却已达到了吓退吴军的目的。

    陶商此役的战略目标,并非是全灭程普这支吴军,而只为夺下汉津要塞,打通杀往夏口的水路。

    程普既退,陶商自然是毫不迟疑,当即下令所有骑军,沿着东岸,向着不远处的汉津敌营杀去。

    五千铁骑之师,疾行如风,不出片刻间,便杀至了敌营之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程普的水军也已撤离至水营一线,本欲退入水寨,就地自守,但可惜的是,紧随而至的火筏却毁灭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吴军的水营中有不少栈桥都延伸至水中,火筏这般撞将过来,整个水营很快就会被点燃,而水陆二营彼此相连,水营一但起火,旱营很快也要被殃及。

    程普若是选择退入水营,就等是把吴军的几百艘战舰,还有七六千水军,全都葬送在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面对哪此形势,他已无路可选,只得选择过水营而不入,率领着败溃的舰队,继续向着更远的下游,向着夏口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程普一逃,等于是抛弃了水营中,蒋钦和余下的三千吴卒。

    因是程普军撤得太快,还来不及通知寨中留守之军,当蒋钦发现程普败溃,震惊之下,想要上船逃跑之时,魏军的火筏已是汹涌撞至。

    轰轰轰——

    一排排燃着熊熊烈火的巨筏,挟着顺流的冲势,无情的撞入了水营之中,眨眼间,栈桥一线就被点燃,数以百计的吴军余下战船,来不及离岸就统统被点燃。

    火势一起,大火很快就顺着战船和燃着的战船,向着岸上水营漫去,顷刻间,整个汉津敌营,便被烧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岸上,蒋钦眼见战船被烧,火舌扑卷而至,已是惊到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好在他反应快,很快就意识到,从水上逃走的机会是没有了,即刻率败兵出水营,奔入了旱营,想要从陆上逃走。

    可惜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当蒋钦仓皇的逃出营门时,抬头一望,却震惊的发现,大营之外,五千魏军铁骑,已如铜墙铁壁般驻立,封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五千铁骑将士,一双双杀机凛烈的眼睛,如盯着猎物一般,死互的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那一面傲然飞舞的“魏”字王旗之下,陶商立马横刀,冷冷注视着他们,嘴角扬起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连惊恐的机会都不给吴人,手中战刀扬起,向着敌军狠狠划下,大喝一声:“大魏的铁骑之士,给本王冲上去,辗尽一切吴狗!”

    “辗尽吴狗——”霸王项羽,一声长啸,如一道金色的闪电,第一个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震天动地的杀声,冲天而起,蓄势已久的魏军骑士们,轰然裂阵,如决堤的洪水,挟着辗杀一切的威势,势不可挡的扑向敌人。

    吴人善于水战而不善陆战,一旦离水,他们的胆量和斗志,本就会打一个折扣。

    何况,他们所面对的敌人,还是纵横天下,陆上无人能敌的大魏铁骑。

    面对着那天崩地裂的轰压之势,瞬间,三千吴卒士气就被击碎,纷纷抱头乱窜,夺命狂逃,陷入了崩溃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却立马横笑,脸上带着冷笑,欣赏这场毫无悬念的屠杀。

    大魏铁骑,一路狂冲狂辗,无情的将敌人辗碎,顷刻间,便将三千吴军冲到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吴军后有烈火烧了屁股,前有铁骑之士辗压,三千士卒无路可逃,转眼便被辗杀大半,其余无不丧胆,纷纷跪地求降。


抗日之谍海大英雄吧


    乱军中,蒋钦正夺路而逃,目光穿越魏军铁骑,看到了陶商的“魏”字王旗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败,我们还有何颜面回去见大王,不如拼上一条性命,要是能杀了那陶贼,我蒋钦岂非立下了不世奇功……”

    绝望中的蒋钦,心中陡然燃起了一丝狂念,环视左右,但见己军士卒被杀几近,南面尽是敌军,根本无法冲突而出。

    相反,陶商所在的位置,反而围兵较少,似有突破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拼了——”

    别无选择之下,蒋钦一咬牙,暴喝一声,纵马舞刀,杀破乱军的阻挡,径奔陶商所在杀来。

    蒋钦的武道倒也了得,少说也有75点左右,凭着一柄刀竟是斩杀十余魏军铁骑,单枪匹马的向着陶商杀来。

    陶商的鹰目,此刻已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看到乱军中,一员敌将向着自己狂杀而来,看架势,似乎还妄想于万军中,取自己的首级,毕其功于一役。

    陶商根本都不屑于出手,因为他看到,项羽已锁定了那敌将,正如金色的闪电,撕破血雾,截杀而上。

    “吴国鼠辈,凭你也想威胁到我王吗,留下狗命吧!”

    刺耳的狂喝声中,金色的闪电,呼啸而出,斜拖的霸王金枪,发出撕破空气的猎猎锐响。

    迎面而至的蒋钦,眼见一员金甲大将,向着自己斜击而来,也无畏惧,口中叫道:“敢挡老子杀陶贼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蒋钦不知天高地厚,手中一柄长刀挟着滚滚之力,当头向着项羽劈至。

    两骑,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金光暴涨,但见项羽虎臂一抖,尚未看清他如何出招时,那背拖在马后的霸王金枪,已是从蒋钦身边电闪而过。

    蒋钦高举的刀还在半空,根本来不及落下,他双目斗睁,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可怖,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一颗人头,便从颈上分离出去,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只用一招,项羽秒杀蒋钦。

    “本王有项羽在,就凭你这点武道,也想要威胁本王,真是笑话啊……”见得项羽斩将,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收枪的项羽,横枪傲立,枪锋上鲜血流淌不息,左右未死的吴军士卒,无不吓破了狗胆,眼见主将一招被斩,残存的吴军脆弱的志意立时崩溃,纷纷伏地请降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这场痛快淋漓的屠杀,便以三千吴军被全灭而结束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岸边,举目四扫,却见整个汉津吴营已化为一片火海,熊熊的冲天大火中,数不清的吴卒来不及逃出,在火中嚎叫翻滚,最终被大火所吞噬。

    再顺着汉水,向着下游方向看去,数以千计的火筏,依旧在熊熊燃烧,顺流漂往下游,虽然火势有所减弱,但威力却依然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这就是张良的计策。

    以马援水战击破程普一军,趁敌溃败之际,陶商亲率铁骑之军,从陆上截杀出逃之敌,一举拿下汉津要塞。

    此役,吴军其实只损失了三千余人,战船百艘,还蒋钦一将,表面上的损失并不巨大,实际上的损失,却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汉津一失,通往夏口的通道就此被打开,谁也阻止不了陶商前去救夏口。

    攻克汉津当晚,陶商令大军休整半日,次日天色未明,水陆两军便顺流而下,尾随在程普的败军之后,一路向着夏口城方向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口城南,吴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帐中,孙策正立于帐门外,远望着夏口城方向,琢磨着如何能击破这座坚不可摧的江夏治所。

    尽管他有信心,程普一军至少可拖住陶商半月,他还有足够的时间来攻夏口,不过守城的甘宁,却让他相当的头疼。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锦帆贼,攻克夏口之后,本王非把你五马分尸,以泄我心头之恨不可……”孙策暗暗咬牙,眉宇中,流转着深深的厌恶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人向这边而来,孙策一看,正是庞统。

    “士元啊,你倒是给本王出个主意,如何能攻破这夏口城?”孙策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说着,主臣二人,步入了王帐之中。

    “想破夏口城,除非强攻,别无他法。”庞统叹了一声,犹豫一下,却才拱手道:“大王,统深思许久,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,何需这般顾虑,士元有话尽管说。”孙策拂手一笑。

    庞统干咳几声,方道:“是这样的,统前思后想,觉的想要攻破这夏口城,实在是困难,而陶贼的援军已近,我军锐气已丧大半,为今之计,再执着于攻夏口,似乎已有不妥,或许,也该是我们撤兵退还柴桑的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