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一十八章 伏波大将

第五百一十八章 伏波大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大帐中,叫战声立刻沉寂,所有人的目光却投向角落那人,似乎对那个唱反调的年轻人,有些意外不满。

    程普抬头一瞄,认出了进言之人,乃是鲁肃,便摆出了一副老资格的架子,有些不以然道:“鲁子敬,你说我军不该出战,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鲁肃便微微一拱手,从容道:“陶贼用兵,素来诡诈,且其麾下藏着许多奇人异士,伍子胥就是最好的例证,此番他敢率水师前来,很可能又暗中提拔了什么厉害的水将,我们绝不可轻视。”

    鲁肃当着众将的面,将陶商盛赞了一番,众将听得他如此赞许敌人,皆是不悦,程普的眉头也是微微凝起。

    他便问道:“那依你之见,我军该当如何。”

    鲁肃便又不紧不慢道:“大王之命,是让我等守住汉津,阻挡魏军南下,为大王攻下夏口争取到足够的时间,肃以为,我军只需固守营寨,坚守不战便是,只要能拖到夏口城破,陶商纵然再诡诈,自然只有退兵一条路可走。”

    鲁肃一番话,道出了自己的判断,却惹来了蒋钦等众将,一片的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蒋钦当即不屑一哼,“前番赤壁一败,我军败于天气的偶变,眼下陶贼又来挑战我们的水军,这正是我们羸回尊严,证明我们大吴水军,无敌于汉江的大好时机,鲁子敬你却要我们当缩头乌龟,坚守不战,未免也太有损我大吴声威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得蒋钦之言,其余吴将们纷纷也点头,皆讽刺鲁肃胆小。

    面对着蒋次的嘲讽,鲁肃却皱眉道:“这么多年以来,多少人因为轻视陶贼而大败,难道,你们还不吸取教训吗?”

    蒋钦被讥讽,心中恼火,张口就欲跟鲁肃开骂,程普却沉咳一声,喝断了他。

    喝住了蒋钦,程普却傲然道:“子敬所言虽然有理,却太过于保守,水战乃我军优势,既然有把握取胜,重振我军声威,就该出动出击,就算要守,也当在击败敌人水军之后,才能守到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程普此言,明显是决定出战,主将已然决意,鲁肃也不好再多说,只得暗暗摇头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程普深吸一口气,缓缓站了起来,决然道:“前番赤壁之战,陶贼侥幸一胜,今日正是我军一战雪耻的大好机会,尔等当随本将主动出击,明日一战,让陶贼知道,谁才是这大汉上的真正主人!”

    大帐中,蒋钦等众吴将顿时热血沸腾,无不是摩拳擦掌,兴奋如狂,根本不把魏军的五千水师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鲁肃的眼眸之中,还悄然闪过几分阴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天光大亮,风中西来,吹散了江雾,汉水两岸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汉水上,两百余艘战舰,借着顺流之势,浩浩荡荡的向着南面驶去。

    那艘巨大的斗舰上,“马”字大旗,迎风飞舞。

    那一员武将,静静立于战旗之下,凝视着下游方向,目光中流转着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战船顺流之时,与此同时,汉水东岸,一支数千人的魏军铁骑之师,也在沿着水岸,与水中的舰队并行

    陶商高踞马上,鹰目穿过大汉,目光遥望着江上的自家舰队,眼中同样是王者的自信。

    前方处,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禀大王,程普的水军已驶出汉津营,正向上游而来,离我军不足十五里。”

    程普,果然出战了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目光看向一旁的张良,“子房,看来程普果然以为,这是证明他吴人水战无敌的大好机会,果真主动来迎击了。”

    张良笑着一点头,遥指江面,“今日我军还略占几分顺风,敌军既已被诱出来,接下来,就要看咱们这位马将军的水战实力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一笑,目光继续投向江上。

    不觉,半个时辰已过。

    东南方向的汉水上,终于升起了数不清的云帆,逆流而上的吴军舰队,进入了视野。

    陶商勒住了战马,驻马于岸边,鹰目凝望向大江上自家的舰队,口中轻喃道:“马援啊马援,千万别令本王失望。”

    那被召唤的水将,正是汉朝大将马援的英魂。

    马援乃东汉开国将领,乃是赫赫有名的汉伏波将军,不光是汉朝,放眼整个古往今来,都乃是名将的存在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出身于关中人氏,却曾率大军征讨南越,而南越之地不光多山,亦多水,马援也由此精通于水战。

    陶商暗中召唤了这员精通水战陆战的名将,就是为了今日一战。

    果然,汉水之上,马援很快做出了反应,下令将藏于舰后的巨筏,迅速的被拖移至了舰队前方。

    片刻间,多达上千的巨筏,茫茫无际,竟是将整个江面都几乎覆盖。

    那艘旗舰斗舰上,马援俯视着那千筏铺江的壮观场面,嘴角也掠过一丝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今日,便是我马援一战扬名之时了……”
变身绝色少女小说5200


    神思收敛,马援手中大枪一扬,大喝道:“摇动信旗,放火烧筏!”

    旗舰之上,信旗立刻摇动如风。

    舰队前方,那数千巨大的竹筏上,尽皆树立着草人,灌满了油脂等易燃之物,火一点起,转眼就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竹筏一旦火起,马援便下令将绳索解开,让燃着烈焰的竹筏,顺流向南面自行飘去。

    几千只火筏,浩浩荡荡的顺流南下,几乎将大半个汉水,统统都覆盖在了火焰之上。

    从天空俯看,仿佛有一面巨大的火镜,横亘汉水两岸,借着顺流之势,徐徐的向着下游辗去。

    汉水下游,五里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吴军的水军正逆流而来,三百艘战舰平铺在江面上,斗舰与艨冲分布井然有序,往来又有走舸联系各舰,阵形井然。

    舰队的中央处,巨大的楼船居于阵中,上下共有五层之高,如若一只水上庞然巨兽,威势骇人。

    楼船之上,“程”字大旗,狂烈的飞舞。

    大旗下,程普扶刀而立,轻抚着长须,冷峻如山的目光,凝视着前方水面。

    极目如玉带般的汉水尽头,只见天水一线间,隐约一簇簇的云帆出现。

    魏军水师,果然杀到了。

    很快,超前于舰队的巡逻船,便将最新情报带回,称上游出现五千水军,战船两百余艘,旗舰打着的是“马”字帅旗。

    同时,汉水东岸同时也发现了魏军的骑兵,打着的是“魏”字王旗,应该是陶商本人。

    “陶贼果然派了那个新提拔的冒充古人之徒,哼,还敢冒充伏波将军之名,我看你有几分能耐……”

    程普嘴角掠起几分傲然,旋即下令,命各舰保持距离,不得相靠太近,并叫一部分安装有撑竿的拒火船驶向前方,以防止敌人顺流放火。

    汉水水域不比长江,两岸的距离不宽阔,并不利用大规模的展开舰队,倘若舰队的阵形太过密集的话,上游的敌军一旦放下火船来,处于下游的舰船便很不易进行规避。

    程普善于水战,自然对此深知,故才下令让舰船间拉开距离,同时命拒火船上前,以防魏军顺流放火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套水军战术,程普可谓是轻车熟路了,他相信,拒火船一出,马援便将无计可施,接下来,他就可以迎接一场雪耻的大胜。

    楼船之上,令旗摇动如风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各舰依令而动,整个舰队继续逆流而上,行不出数里,上游处,魏军舰船的身影也渐渐的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间,程普的视野中闪动出了火光,只见魏军船上,到处树起了火把。

    “这个马援,果然要放火船么,哼,雕虫小技,你也太小瞧本将了吧……”程普冷笑了一声,一切尽在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程普旋即下令,命前方拒火船准备拦截敌人的火船,并命各舰随时准备规避顺流而下的火船,各舰的吴军士卒顿时警觉起来,各守岗位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视野前方,烈焰四起,片刻间,前方水域一线已是火光大作,那一团团的火舌更是迅速的向着下游逼近。

    程普手扶战刀,一脸冷静,脸上依旧是自信的傲意,丝毫没有把扑至的火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在程普的身后,鲁肃却一直保持着冷静,凝神观察敌情的鲁肃,眉头之中,渐渐皱起了疑色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眼眸一聚,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惧之事,身形陡然一震。

    他急是上前一步,拱手沉声道:“程老将军,这马援有诡计,我军当速速撤兵才是,不然大祸临头。”

    鲁肃这番话一出口,甲板上,士气正盛的魏军士卒们,无不为之一震,个个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程普的眉头也是一皱,猛的转过头来,狠狠的瞪了鲁肃一眼,表情中显然有几分愠色,两军交战在即,鲁肃却临阵说出这等动摇军心之词,如何能不让他生怒。

    “鲁子敬,你竟敢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你看!”鲁肃打断了他的斥责,指着上游的火光道:“魏军用的可不是火船,都是燃火的竹筏,而且覆盖江面极广,这般拦江而下,我们光凭拒火船,根本无法挡住啊!”

    程普闻言这一震,蓦然间清醒几分,急是回头,向着上游仔细望去。

    几秒种后,程普本脸色凝重起来,淡定的表情褪色,眼中更是闪起了丝丝惊怖!

    鲁肃说的没错,顺江而至的并非是什么火船,而是数不清的巨大竹筏,其数量之多,几乎把整个江面给拦腰截断。

    程普立时明白了马援的意图,那个冒充古人之徒,早料到他会派出拒火船,所以没有使用火船,而是事先扎起了数以千计的竹筏,一口气把整个江面全用火筏覆盖,叫他的舰队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个马援,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惊愕中的程普,脸上涌动着恼怒与惊异,暗咬的牙齿,一时间震惊到不知所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