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一十七章 自信的神秘水将

第五百一十七章 自信的神秘水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荆州治所,襄阳。

    黎明之光方才升起,这支休整未久的铁骑军队,就再次开出了襄阳城,一面“魏”字的大旗,在朝阳映照下,傲然飞舞。

    夏口被围,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天。

    根据陶商最初的设想,他在击退刘备后,将率轻骑星夜赶至宛城,惊走曹操,然后再马不停蹄,倾军南下,挟着大胜的余威,赶至襄阳,水陆并进直趋夏口,杀孙策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连奔数日,当陶商率领着一万多轻骑,赶至襄阳之后,却发现他的战略,不得不做出适当的调整。

    他的这支铁骑军团,一路从冀州赶至南阳,再从南阳赶至襄阳,几乎一天都没有在路上休息过。

    大魏将士们虽然骁勇善战,但却到底还是血肉之躯,一场血战之后,再加上急行军回师的劳顿,将士们的体力消耗已达到了极点,在这种情况下再去长途奔袭夏口,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况且,就算人不休息,战马也要休息吧。

    且孙策在汉津一线,部署了程普率领的一万水军,他就算南下,也必须要先击败这一万敌兵,方才能赶往夏口。

    以疲惫之师,前去进攻以逸待的吴军,显然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况且荆州江夏的地形,多为丘陵地带,不利于发挥骑兵的优势,纵然他率领的是一万铁骑军团,却未必能攻得破程普的一万水军。

    故陶商进抵襄阳后,便用张良之计,先按兵不动,放出风声给吴人,声称他将亲率十万大军南下,前往夏口一举荡吴军。

    根据张良的设想,吴军屡攻夏口不破,士气消耗了不少,而魏军将士挟大胜余威而来,士气却正盛。

    且击退了刘备,陶商可抽出近十万兵马前来荆州,如果孙策明智的话,此时就当即刻撤兵回柴桑,以避陶商之锋芒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陶商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解夏口之围,待杀退了进攻江陵的蜀军之兵,就可以挟十余威水陆大军,顺流东下,正式实施他攻灭吴国,先南后北的战略。

    几天后,陶商却发现,张良的这条计策,并未起到预想中的作用。

    孙策在得知他到来的消息后,虽然受到震动,却并未撤出夏口,反而给上游汉津的吴军增加了兵力,摆出了一副阻击陶商南下,誓要攻破夏口的态势。

    孙策的举动,让陶商感到意外,同时也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小霸王手下有庞统这样的谋士,应该能看得出来,自己这一回南下,不但要解夏口之围,还要一鼓作气的灭了吴国,所以为了抢占上游地利,所以他无论如何,也非要攻下夏口不可。

    既然孙策不肯退军,陶商也就别无选择,当即决定挥师南下,用武力去解夏口之围。

    大军浩浩荡荡出城,陶商驻马岸边,看着滚滚的汉水,鹰目之中,凛烈之极的杀机,丝丝狂燃。

    凝望许久,陶商冷冷道:“孙策,让你在南方活蹦乱跳了这么多年,现在,也该到了让你谢幕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再无犹豫,大军就此南下。

    除去留守襄樊的兵力外,陶商先前还在襄阳一线,提前留下了近五千水军,再加上自己带来的一万多轻骑,此番能够动用的兵马,只有一万五千人。

    至于其余的主力步军,则不可能那么快赶到夏口,还都在路上。

    陶商却知道,夏口的守御已到了极限,他不可能等到主力步军赶到,再南下救援,只有凭手中的一万五千兵马,去收拾孙策的数万大军。

    大军开拔,陶商以项羽率四千精骑,先由新野南下,经随县、安陆,沿着大别山以西从陆路直趋夏口,作为侧翼佯攻,以分孙策兵势。

    陶商则自率一万水陆大军,沿着汉水顺流南下,水陆并进,向汉津渡推进而去。

    不日,魏军逼近汉津渡一线。

    旗舰上,陶商召集了诸将,商议击破程普军的战略。

    此刻,驻守于汉津的吴军,数量约在一万人左右,主将乃是孙策最信任的外姓将领,孙家元老之功程普。

    这程普乃跟随孙坚的元功旧将,颇有兵力,武力也相当了得,在追随孙策平定江东之战中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程普虽为右北平人,是个地道的北方汉子,到了南方之兵,却练就了一手统帅水战的能力,其麾下一万吴军,皆乃精锐的水战好手。

    除了程普本人外,其麾下还有蒋钦这员水将,还有鲁肃这员儒将为辅。

    “末将愿率五千水军,击灭吴军,斩下程普人头,献于大王。”帐前,那一员虎熊的武将,自信豪烈的请战。

  
诸天万界txt下载
那武将,年不过三十,英气逼人,语气虽然沉稳,言辞却极是自信,根本不将程普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员武将,乃是陶商不久之前,暗中召唤出来的一员大将,精于水陆作战,被陶商事先安排往襄阳,统领这五千水军预备队,一直以来都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显然,他初被招呼,正立功心切,想要向陶商显示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也相信,程普虽然精通水战,但与他召唤的这员大将相比,还要弱上不少。

    若以其出战,必可胜程普。

    只是,若敌营之中,只有程普或是蒋钦一人,陶商自然无所顾虑,现在多了一个鲁肃,却不得不让陶商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立功心切,那程普也未必是你对手,但是敌营之中,有鲁肃此人存在,这个人可不能轻视啊。”陶商微微拂手,压下了他狂烈的求战欲望。

    虽然陶商击败了刘备,但他知道,那一场胜利,多是因为他有地利的异象,纯论军力,未必就能胜得了刘备,就算胜了,也没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所以,他更不曾被胜利冲昏头脑,时刻都记着,吴国人杰地灵,英才倍出,绝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他熟知历史,自然知道,这个鲁肃可是历史上,东吴著名的四大统帅之一,曾继承周瑜的权力,统帅西线吴军多年。

    程普不过一武夫而已,鲁肃却是一员儒将,既然是儒将,必然是既善于统兵,又善于用谋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的鲁肃,还尚有些嫩,但也绝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陶商提到鲁肃之名,一时皆是面露茫然,似乎对这个人感到陌生,想不通此人有何能耐,竟令自家的大王,如此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鲁肃此人,不过是无名之辈,末将可将他和程普的人头,一并斩下献于大王。”那武将依旧是傲烈无比,丝毫不曾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“无名之辈,不代表没有能力,别忘了,你现在在世人眼中,同样是无名之辈啊。”陶商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那武将身形一震,蓦然间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之色,似乎明白了什么,这才收敛了狂意,不再妄自叫战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在未被陶商挖掘之前,不过是讲武堂的一名无名小卒,谁能知道他有什么能力,是陶商将他从一堆沙子当中,挖了出来,当金子般使用,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陶商的识人之能,他不敢有所怀疑,被陶商这般一提醒,自然是冷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吴国确实是人才辈出,不可轻视,不过良这里有一计,可助大王击破程普。”这时,张良却笑道。

    张良笑的那般诡秘,显然已自信十足,陶商精神为之一振,便问张良有何计,张良遂是将计策诿诿道来。

    陶商听罢也连连点头,拍案道:“子房此计甚妙,就依你之计而行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张良却又道:“这道计策的关键,还在于水战能否击败吴军,这就要看那位马将军的实力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目光,转向了那新召唤之将,问道:“子房的计策,你也听到了,你可有办法,一战击破吴国水军吗?”

    那武将脸上的自信重燃,傲然道:“不瞒大王,末将早就想好一出破敌水军妙计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陶商拍案而起,欣然道:“吴人不是以为我水将就那么几人么,这一次,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厉害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汉津,吴军水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中,程普端坐于首,正倾听着细作的报告。

    陶商亲统的水陆大军,正沿着汉水一路南下,杀奔汉津寨而来,种种迹象表明,陶商这是打算水陆并进,一口气攻破汉津。

    程普捋须着胡须,凝视审视着壁上所悬地图,眼眸之中闪烁着深邃之色,酝酿着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沉思许久,程普环扫众将,高声道:“陶商击破刘备,惊走曹操,挟着大胜之威而来,又想击破我汉津寨,本将奉大王之命,死守汉津,你们有什么应敌之策,尽管道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不过是陆上之贼而已,眼下他那五千水军,统兵之将乃是无名之辈,末将以为,我军当主动迎击,一举击灭魏军水师,介时陶贼的骑兵,自然将无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程普话音方落,便有一将站出来慨然叫战,正是水将蒋钦。

    蒋钦一叫战,其余诸将皆是附合,均认为该当发挥己军水战的优势,主动出击,寻歼陶商的水军。

    程普微微点头,似乎也倾向于大多数人的意见,准备下令出战。

    一片叫战声中,却唯有一人保持着冷静,缓缓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程老将军,我倒以为,我军当坚守营垒,不可出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