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一十六章 争分夺秒

第五百一十六章 争分夺秒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甘宁虽然表面上霸气,实则心中也有苦衷。

    陶商之前已给他送来了手书,称只会给他五千兵马,不会再派援兵前来,令他无论如何也要坚守住夏口,直至自己率主力来援。

    甘宁知道,陶商不是不给他多点兵马,而是没有更多的兵马给他。

    此刻,四国合纵围攻,大魏的四十余万兵马,已尽皆被调往四方对付强敌,就连陶商本人,也在冀州与几十万的敌军对峙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甘宁绝不容许自己所守的夏口,拖累了陶商全局的布署。

    战鼓声轰轰而起,打乱了甘宁的神思,视野中,茫茫的吴军,已开始向夏口南门一线推进。

    甘宁深吸一口气,扬刀在手,厉声道:“准备迎敌,本将有言在先,敢后退一步者,立斩不赦!”

    甘宁治军甚严,他的话绝不是危言恐吓,魏军将士们精神间时肃然起来,将心中畏惧屏去,握紧手中刀枪,时刻备战。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吴军阵中,战鼓声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吴军的四百余辆投石机,开始发动狂轰。

    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破空声,一枚枚人头大小的石块,呼啸着向着城头袭来,守城将士纷纷的避于女墙之下,躲避这威力巨大的攻击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刺耳的的尖鸣声在耳边响起,一枚石弹直接从甘宁左侧一步之遥射过,轰然击中了城楼,将厚重的窗户轰成粉碎。

    而甘宁却威然不动,眼中看不到一丝的畏惧,如铁塔般屹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轰响声愈密,越来越多的石弹,如流星般飞上城头,土石垒彻的城头被重击之下,墙体碎屑纷飞,一道道的裂痕隐现。

    敌军轰击虽猛,但威力到底比不上魏军的天雷炮,甚至是秦军的轮转投石机,且这夏口城乃黄祖精心构建,坚固之极,又岂是几块石弹能够摧毁。

    近一个时辰的狂轰,吴军发射了约万枚石弹,却除了对魏军造成心理上威慑之外,并未对夏口城墙进行实质性的破坏,守军被轰伤者,也不足七八十人。

    战鼓声鼓点转变,最后一枚石弹射出,轰击终于停止。

    甘宁却握紧了手中的战刀,他知道,轰击之后,吴军的进攻才真正开始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吹响,吴军阵中,令旗摇动如风。

    果然,只见近七八千的吴军士卒,轰然裂阵,盾手斜举着大楯掩护在前,后边跟随着的是上百辆的蛤蟆车,这种形如伏地蛤蟆的木车,上面装满了泥土,是专门用来填塞护城壕的器具。

    甘宁见状,急是喝令躲避在女墙下的士卒起身,弓弩手迅速放箭,阻拦敌人的前进。

    飞蝗般的箭矢如雨而下,吴军的巨盾虽大,但毕竟无法全面的封死箭矢,随着接近城池,越来越多的吴军暴露在箭矢的射击角度之下,惨叫声不时的响起,有人在倒地,有人在嘶嚎。

    死伤百人后,吴军填壕队终于进抵壕前,将一辆辆的蛤蟆车推入沟壕之中。

    “吴”字王旗下,孙策银枪一招,大喝道:“攻城队,给本王踏平夏口!”

    战旗再次摇运,由猛将周泰所率领的七千攻城死士,如嘲水般卷出,扛着百余架钩梯,以冲锋的速度越过了城前百余步开阔地,顶着城头射下的箭矢越过城壕,与先到一步的填壕队会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紧随其后的黄盖,则率领近四千名弓弩手,无休止的向着城魏军仰射,以压制城上的箭矢打击。

    在黄盖弓弩兵的掩护下,周泰指挥着吴军逼近城下,迅速的将一架架云梯竖起,数以百计的吴军士卒,在周泰的喝斥下,向夏口城疯狂攀爬而去。

    甘宁知道,真正的血战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手中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是男儿的,都给老子拿出血性来,为大魏死战,绝不让吴贼踏上城头一步!”

    大喝声中,甘宁手起刀落,拨开射来的箭矢,将一名窜到眼前的敌卒,一刀斩为了两截。

    在甘宁的激励下,魏军将士们纷纷起身,顶着城下射来的箭雨,开始奋起反击。

    他用撑竿叉落敌人钩梯,有的将罗石檑木掷将下去,砸向那些攀爬而上的敌人,绝不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沿城一线,只见数不清的飞石,嗖嗖的砸落,惨叫声此起彼伏,那些被砸落的吴兵,坠落于地无不是血肉糊涂。

    除了飞石,还有大股大股烧开了的开水,从城头泼落,将被淋到的吴卒,烧的皮开肉绽,哇哇惨叫着坠下城去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根根檑木,一根推下去,便有三四名吴卒,一同被砸成肉饼。

    吴人个个奋勇,冒着重重的阻击猛攻,有几人甚至还爬上了城头,但却被甘宁亲自率军赶来,阻杀在城头

    这一场攻防战,前所未有的激烈,战斗从清晨持续到午时,沿城一线已是尸枕如山,血染城墙。

    夏口城,却依然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吴军的锐气已挫,攻势也进入了强弩之末,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“吴”字王旗下,观战已久的孙策,那俊美的脸庞上,涌动着深深的恨意,拳头已暗暗紧握,眼眸之中,燃烧着深深的厌恶。

    既是愤恨,又是惊讶。

    他仿佛不敢相信,在自己亲自指挥下的这场前所未有的猛攻,竟然再一次的被敌人顽强的扛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甘宁这个锦帆贼,竟然如此了得,早知如此,当初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收入麾下才是——”孙策暗暗咬牙切
大话西游之超级小白龙吧
齿,恼火的目光中,却又透着几分懊悔。

    城头上,那面“甘”字大旗,在风中傲然飞舞,似乎在向孙策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军士气已挫,看来今日是攻不下夏口城了,不如先收兵回营,来日再攻不迟。”身边,谋士庞统,终于忍不住劝道。

    孙策眼中迸射着不甘,凝望着城头许久,却才恨恨的一拂手,拨马转身,下令诸军收兵回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军收兵回营,一入王帐,孙策便将头盔重重的砸在了案几上,恨恨的骂道:“这个该死的锦帆贼,当初一招诈降计失算,害我几万大军被烧,如今又给陶贼死守住夏口,叫本王无法破城,实在是可恨!”

    众将皆是愤怒,大骂甘宁。

    庞统却捋着短须,不以为然的一笑,“大王息怒,甘宁此贼确实有几分本事,当初让他投降了陶贼,也的确是有些可惜,不过臣已看出,甘宁也到了强弩之末,只要我们再攻几次,夏口城必破无疑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后,孙策的表情,却才稍稍缓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士元军师言之有理。”帐前,一名年轻的儒将,也站了出来,“如今陶贼主力皆在冀州,正跟刘备和鲜卑十几万大军决战,非一年半载不能出结果,而魏国其余兵马,也皆被蜀军和秦军牵制,陶贼已分不出一兵一卒来援江夏,我们有的是时间来攻破夏口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令孙策精神更为振奋,举目望去,却见那进言之人,正是周瑜的好友,新近被自己提拔起来的儒将鲁肃。

    “子敬言之有理啊,此贼我四国合纵,非同小可,陶贼已是四面楚歌,本王就不信,这么充足的时间,还攻不下一个小小的夏口!”孙策拳击一击案几,立时又恢复了自信狂烈。

    大帐中,吴国君臣们的斗志,即刻又被调动了起来,众人一扫今日攻城失利的阴霾,开始讨论起下轮如何攻城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斥侯匆匆而入,将一道来自于北方的紧急情报,送于了孙策的手中。

    孙策还正饮着小酒,跟诸将们自信的谈笑风生,也没太过在意,只随意的打开了案几上那道帛书情报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孙策刚刚灌入口中的酒,一口便喷了出来,英武的脸上自信瞬间全无,皆被震惊错愕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大王,发生了什么?”庞统看出此许端倪,急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太不可思议了,不可思议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喃喃自语,又是咬牙,又是切齿的,眼中全是惊叹,将手中那道帛书,无力的扔给了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怀着惊异,凑上前去一看,瞬间哗然惊变。

    刘备已败,曹操兵退武关,陶商亲率的铁骑大军,已进至襄阳一线!

    情报上,还将刘备兵败的经过,写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当众吴国众将们,看到刘备竟然是败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之时,无不惊到目瞪口呆,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陶贼的运气,竟然这么好,这该死的贼老天,一场地震,帮了陶贼,却破坏了本王的全盘布局!”孙策一拳恨恨的击在案几上,又是气恼,又是惊叹。

    大帐中,吴国诸将,陷入了哗然诧议之中。

    半晌后,凌统拱手道:“大王,眼下事实已是如此,陶贼大军正杀奔夏口而来,我们是不是该撤兵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身形一震,一时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不能撤,绝不能撤!”大帐中,庞统和鲁肃二人,同时沉声一喝。

    庞统目光露意外之色,示意鲁肃先说。

    鲁肃便拱手道:“陶贼先前的战略,定是先吞并我大吴,然后集中全部兵力,北上与刘备争雄,眼下刘备已败,陶贼再度南下,定然会尽起倾国之兵,非灭我大吴不可!”

    说着,鲁肃手往地图上一指,“大王请看,乐毅在淮南方向,已牵制住了周都督之兵,陶贼必会以水陆大军,由荆州顺江东下,先破我柴桑,再攻我建业,倘若我们就此退兵而去,陶贼便可从容的由夏口发兵,一路东下,我大吴形势就将危矣。”

    此番话,说的孙策是心惊肉跳,精神立刻紧绷起来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鲁肃接着又道:“但我军若能攻破夏口,便等于夺下了陶贼侵我大吴的前进跳板,再和蜀军两面夹击,便可截断长江,夺下荆南四郡,把陶贼的势力一举赶出长江,那时陶贼再想侵我大吴,便无上游之利,我大吴才会安如泰山啊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孙策连连点头,就连庞统也暗自点头,欣赏鲁肃的判断。

    这时,凌统却又道:“可是,陶贼大军已至襄阳,旦昔就能杀至夏口,我们还怎么从容破城?”

    这时,庞统便开口了,淡淡一笑:“陶贼的主力大军,不可能这么快赶到襄阳,我料他所带之兵,无非是轻骑而已,不可能太多,只要程老将军能拒住上游汉津营,拖他个十天半日,咱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攻下夏口,那时,陶贼大军主力纵然赶到,也将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两员谋臣儒将,先后一番后,打消了孙策的顾虑,再次坚定了他攻下夏口的信心。

    孙策当即便下令,再度集结诸军,明日继续狂攻夏口。

    同时,为了守住上游汉津渡,阻止陶商南下,他特意又派了鲁肃前往汉津,前去辅佐程普。

    号令接连发下,孙策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“夏口”二字,口中决然冷肃道:“陶贼,咱们就赌一把吧,我就不信你的运气一直能这么好,咱们就看看,是我先攻破夏口,还是你先杀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