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一十五章 该是收拾孙策的时候了

第五百一十五章 该是收拾孙策的时候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杨氏城北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晚上,一场盛大的庆功宴,在大营之中欢快的进行。

    陶商自然是这场酒宴的唯一主角,接受着诸文武的轮番敬酒,没完没了的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自然是白天里的那场地震,太过震撼人心,所有人都坚定的认为,那是陶商乃圣人传世,天策真龙,天命所在的又一佐证。

    这一场庆功宴,陶商直喝到大半夜方才尽兴,一觉就睡到了大天亮。

    他是被兴冲冲赶来的张仪来吵醒的。

    “大王,细作传来消息,昨晚一宿之间,七万多的燕军就人去楼空,撤了个一干而尽,望幽州方面撤退去了。”

    榻上还打着哈欠的陶商,一跃而起,夺过了情报。

    然后,他笑了。

    “大耳贼啊,看来这一箭射的你真是不轻,叫你只能无功而返!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欣然道:“北面之危已解,现在,也该是火速南下,解荆州之围,灭了吴国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当天,陶商传下诏令,命蒙恬、高顺和李广三将,统五万兵马,尾随于刘备的败军之后,继续北上,收复冀北诸郡。

    陶商本人,则率近八万步骑大军,火速南下,去解荆州之围。

    为了抢在曹操攻下宛城之前,赶到荆州,陶商叫步军后行,自率一万多的铁骑,星夜兼程的奔腾南下。

    铁骑如飞,数日间,陶商就穿越了河北,过邺京而不入,渡过黄河进入兖州地界,一路向南阳郡方向奔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宛城以北,秦军大营。

    王帐中,一场小宴正在进行,气氛相当活跃轻松。

    曹操正高坐于上,欣赏着帐前,那些美姬们的轻歌曼舞。

    “马钧的这个转轮投石机,还真是了得啊,看来再用不了七八日,就能轰破宛城了。”喝到高兴处,曹操忍不住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帐前,郭嘉也笑道:“此刻陶贼还正与刘备在北面决战,双方兵力相当,只怕没有个一年半载,根本分不出胜负,介时我们早已攻下宛城,拿下南阳,甚至已经以南阳为跳板,兵进中原,魏国分崩离析,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愈加得意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,一杯接一杯的豪饮。

    气氛正融洽愉悦之时,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,却见一个匆匆而入,正是刘晔。

    这位分掌着曹操细作网络的谋士,那般凝重的神情,却似与这堂中的轻歌曼舞显得颇不相衬。

    他一入帐,趋步上前,拱手道:“启禀大王,冀州方面刚刚送到的十万火急情报,魏燕两国的战争已见分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么。”曹操吃了一惊,酒杯也悬在了半空,即刻挥屏退了那些舞姬。

    大帐中,立刻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惊奇不已,显然他们没人料到,这场看似势均力敌,旷日持久的战争,竟然会这么快结束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结束,难道陶贼没能顶住刘备的铁骑吗?”郭嘉即刻反问道,显然在他的潜意识之中,认为这一战刘备甚至还占据着几分优势。

    众人也微微点头,以为陶贼可能会输,却并未注意到刘晔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刘晔却叹息一声,沉声道:“大王,败的那个人不是陶商,而是刘备。”

    刘备,兵败!?

    大帐中,瞬间陷入了惊哗之中,所有人都神色惊变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刘备八万铁骑,怎么可能败给陶贼,而且还败的这么快?”曹操跳了起来,声音沙哑,苍老的脸上,瞬间被惊疑所充斥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刘备并没有败在实力上,而是败给了天意。”

    刘晔长叹了一声,遂将杨氏城北之役,两军在交锋的前一刻,如何突发地震,地现深沟,隔断了燕军,使刘备大败,被射成重伤,险些命丧的经过,统统都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帐中,顿时掀起了一片滔天的哗然,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涌动着前所未有的惊异,彼此间议论纷纷,尽皆为这不可思议的战局结果而震惊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又有天助?竟然……竟然跟官渡之战时一样?”曹操更是喃喃惊语,脸上同样被震愕与困惑所笼罩。

    惊愕之下,目光不禁望向一旁的郭嘉。

    帐前,这位绝顶鬼谋,此刻亦是惊异与尴尬并重,仿佛对自己的判断失误也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大帐才渐渐的安静下来,曹操和他的重臣们,不得不接受了这难以置信的事实。

    陶商,那个曹操的死敌,竟然借着一次奇迹般的地震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解决掉了北面的威胁,把不可
神魂至尊sodu
能之事变为了可能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陶贼的远气这么好,如今他速破了刘备,必定会火速南下,前来解荆州之围,我们必须要赶在陶贼兵马杀到前,夺下宛城不可!”郭嘉语气凝重道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斥侯飞奔而入,惊恐叫道:“禀大王,宛城东北四十里外,发现了大批魏军铁骑,打着陶商的王字旗号,正向宛城杀奔而来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,又是一道惊雷,轰入了帐中,把秦国的君臣们,轰到身心剧震,个个脸上都闪现出了惊悸之色。

    然后,大帐中,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啊……”曹操拳头紧握,眼中惊恨之色燃烧,一副不甘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大王,事已至此,陶贼来的如此之快,我们想要攻下宛城已无可能,为今之计,只有尽快撤宛城之围,退回长安了,正面交锋,恐怕我们不是陶贼的对手啊。”

    终于,郭嘉一番叹息,打破了这死寂的气氛。

    曹操君臣,尽皆默然。

    咬牙许久后,曹操叹息一声,万般无奈的拂手道:“罢了,传令全军,即刻拔营,赶在陶贼杀到前,撤回武关吧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近五万多的秦军,仓促拔营,一路向着武关方向,匆匆的撤逃而去。

    秦军前脚刚才,陶商后脚就率铁骑杀至,与廉颇养由基会合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留养由基继续留守宛城,带着廉颇,还有一万多铁骑大军,即刻继续南下,直奔夏口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口城头,江夏太守甘宁,正身披重甲,手执战刀,目光冷峻的扫视着城外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这里,坚守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五万吴军,千艘战舰,在孙策的统帅下,由柴桑而发,溯江西进,一路势如破竹,沿江所属江夏诸县无不望风而降。

    吴军来势汹汹,用了不到三天时间,就杀至夏口城下,把这座江夏治所,围成了铁桶阵。

    由于伍子胥把荆州的水军,一部分调往上游的襄樊,去拱卫荆州治所,一部分调往江陵,前去抵挡顺流而下的蜀军,夏口城中,甘宁除了五千步军之外,并无水军可用。

    伍子胥给甘宁定下的任务,就是以五千兵马,将吴国大军死死钉在夏口,耗到魏军主力来援。

    故是吴军兵进夏口,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力。

    兵围夏口兵,孙策将他的大军分成了两部分,一支由老将程普率领,进抵汉水上游的汉津渡,以阻击汉水上游的魏国水军。

    另一支则由韩当率领,前往夏口以西鲁山一线,以防范江陵的伍子胥,突然间率水军东下来救夏口。

    完成了诸般布署后,孙策便以四万大军,将夏口城围成了铁桶阵,日夜不停的展开了进攻。

    太史慈、黄盖、凌操父子、董袭、周泰、潘璋,以及降将黄忠……这些吴国的强将悉数聚集在城下,统领着各自的部曲,对夏口城展开了疯狂的强攻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因为周瑜前往合肥,去阻挡乐毅由寿春南下的军队,所以全程战斗,皆由孙策亲自指挥。

    只是,攻城近一月,孙策却没能把一名吴军士卒,送上夏口城头。

    甘宁确实是太厉害了,只凭着五千孤军,顽强的挡住了吴军一波接一波的狂攻,保得夏口不失。

    甘宁的顽强,深深的刺激到了孙策,也激发出了他的雄心,在休整三日天,他集结了全部的兵力,打算再对夏口进行一场最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甘宁举目南望,只见城南方向,吴军已悉数出营,开始向城门一线集结。

    吴军耀眼的军旗在江风的吹动下,形成了一浪接一浪的怒涛,密密麻麻的士卒,铺天盖地而来,犹如数不清的蚂蚁一般。

    放眼一扫,指向苍穹的枪戟之锋,如无尽的森林一般,铺天盖地,反射着幽幽寒光,几欲将苍天映寒。

    再往南看,一辆辆的投石机正在从敌寨中推出,缓缓的向着夏口城方向移动,数量达到三四百之多。

    吴军势大,左右的苦战的魏军将士们,疲惫之下,难免会产生些许忌惮,神色皆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身边副将提醒道:“兴霸将军,吴军攻势越来越猛,咱们已坚守了一个月,弟兄们实在是疲惫不堪,是不是该向大王发出求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正在冀州跟大耳贼决战,这个时候,我们岂能给大王增麻烦!”

    甘宁断然否定,却又傲然道:“不过才守一个月而已,有我甘兴霸在,就算是再守一年,吴军也休想踏上夏口半步!”

    甘宁话中充满了不屑,霸气十足,仿佛根本不把城外浩荡的吴军放在眼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