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零七章 再度合纵

第五百零七章 再度合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先攻荆州!?

    此番惊人之语一出口,不光是黄权等大臣们颇为惊异,就连勾践这个大蜀之王,也微微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孝直,先前可是你给本王制定了先取汉中,再夺关陇,仿效当年强秦统一天下的战略,怎么现在反而又让本王去取荆州?”勾践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法正便走出殿前来,缓缓说道:“臣给大王制定的战略并没有改变,只是再大的战略,也当根据时情适当调整,否则一味死板的执行,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勾践眼神微微一动,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法正便高声道:“先前我们的战略,是建立在七国并立的前提之下,而陶商攻灭晋国,实力已是大增,如今再灭楚国,实力更是爆增,倘若纵容他这样发展下去,就算我们能攻下关陇,介时光凭三州之地,恐怕也无法跟陶商抗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!”

    法正语气突然加重,“从长远角度来考虑,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,并非是怎么攻下关陇,而是如何削弱魏国,阻止其强大到合我诸国之力,都无法抗衡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,继续说下去。”勾践点点头,似乎已明悟了几分。

    接着,法正便又道:“至于灭秦,战略上虽然是不错,但通过先前我们跟曹操的交手,大王应该也看得出来,曹操此人用兵能力极强,秦国的国力与我们也相当,想在这种势均力敌的情况下,攻灭秦国,也非是易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法正又抬手指向东面,“所以,我们必须要提升我们的国力,才有击灭秦国的可能,而荆州一地,物产丰富,人口众多,若能将此州纳入我大蜀版图,我国实力必将暴增,到时以荆蜀两州之兵,北攻秦国,方有更大的胜算。”

    法正洋洋洒洒一番话,道出了他的战略。

    勾践听着是连连点头,深以为然,不住的说着:“孝直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陶商如今已得荆州,他虽率主力北归,却也留下了数万精兵强将驻守荆州,以我一国之力,想要吞下荆州,难道会比夺下关陇要容易吗?”黄权提出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以我一国之力,去夺荆州显然不太现实,但不要忘了,对荆州心存觊觎者,可不止我一国。”法正话中透出几分玄机。

    黄权一怔,一时未能领悟法正之意。

    勾践眼中却陡然间迸射出惊喜,“孝直,你的意思是,邀吴王孙策出兵,跟本王从上下游夹攻荆州?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。”法正拱手一赞,“荆州于我大蜀而言,乃是可有可无之地,于孙策而言,却居于上游,乃是其必争之地,只要我们相邀出兵,不怕孙策不出兵,到时我们东西夹击,还怕拿不下荆州吗?”

    勾践眼眸中闪烁起兴奋的火焰,仿佛已从法正的提议中,看到了一片广阔蓝图。

    “孝直你也说了,荆州乃吴国必争之地,就算我们合两国之兵,拿下了荆州,难道孙策就不会反与我们动手吗。”黄权又反问道。

    法正不以为然一笑,“我同样也说了,荆州于吴国来说有上游之势,到时我们跟他们瓜分荆州,这上游之势就会转到我们这边,孙策纵然跟我们翻脸,又有何可惧。”

    黄权一时语塞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时,勾践却压制住了兴奋,顾虑道:“孙策出兵是必然的,但孝直你不要忘了,我们北面还有一个大敌曹操,他可是对我汉中一直觊觎着,若本王发兵攻荆州,他趁机入侵却当如何是好?本王可不想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局之中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法正的眉头,才微微一凝,旋即却又冷笑道:“这又有何难,大王只需派使者前往长安,跟曹操握手言和,向他晓以利害,邀他出兵东攻魏国,这样一来,不仅能帮我们牵制一部分陶商的兵力,也使我们解除了北面的威胁,可以专心进攻荆州,岂非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“孝直,你在说笑吗?”黄权终于又抓到了漏洞,马上反驳道:“那曹操也不是傻子,怎会自己举师动众,去进攻陶商,帮着我们攻取荆州,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法正却自信一笑,“正因为曹操不是傻子,所以他更应该明白,陶商乃是我们四国头号敌人这个道理,我相信,只要派一员能言善辩之士,必可说服曹操,按照我们的步调用兵?”

    “能言善辩之士?”黄权眉头深深一皱,“我居益州多年,还没发现我们蜀国之中,有哪一位善辩之士,能够完成这等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这时,勾践也点了点头,“孝
宠你入骨,总裁的初恋小妻子帖吧
直,既然你献上了此策,想必心中已有合适的人选了吧。”

    法正清了清嗓子,拱手正色道:“正当日外出巡视诸郡,在广汉郡遇上一位小吏,自称叫作毛遂,正与他曾纵论天下之事,发现此人乃是当世难得一见的辩才,正推荐以他作为说客,去游说曹操,必可马到功成。”

    毛遂!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上至勾践,下至黄权等重臣,无不是神色震动,皆对这个熟悉的名字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毛遂?那不是古人的名字吗,怎么我们大蜀之中,也有人沽名钓誉,学起了陶商那厮,给自己冠以古人之名?”黄权显得有些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法正却丝毫不以为然,反而是自信道:“名字不过是个符号而已,叫什么都无所谓,此人敢给自己更名毛遂,正显示出他对自己的辩才,有着绝对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孝直说的倒也有道理。”勾践微微点头,神色忽然郑重起来,“孝直,这个毛遂真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法正一拱手,正色道:“正敢为毛遂担保,有此人出使,必可说服曹操!”

    眼见法正如此有信心,勾践再无犹豫,当即拍案而起,傲然道:“好,就依孝直之计,派毛遂出使秦国,游说曹操出兵魏国,再派使者前往吴国,跟那吴王孙策邀约出兵,东西夹击,瓜分荆州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秦王宫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,秦国文武们,同样是议论纷纷,整个朝堂之上,都弥漫着一股令人压制的凝重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刘表父子如此无用,不到半年功夫,竟被陶贼所灭,废物,真是废物啊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将那一道帛书情报,狠狠的扔在了王案上,又是摇头,又是叹气,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按理来说,陶贼就算陆上凶悍,但荆州毕竟乃江汉水网密布之地,水战才是王道,刘表拥有强大的水军,还有孙策相助,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击灭的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

    尚书令荀彧,看着那一道道情报,那双洞察天机的眼睛,也皆被深深的困惑所充斥。

    “臣以为,陶贼扫灭荆楚,确实厉害,不过,他之所以能够做到,最关键之处,并非是他真的水战超越了吴楚二国,而是运气!”阶下处,郭嘉的论调,却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语出惊人,秦国君臣,无不变色。

    曹操立刻质疑道:“奉孝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郭嘉便捡起一道关于赤壁之战的情报,高声道:“大王请看这赤壁之战,陶贼的确是奸滑无比,识破了吴楚联军的诈降计,但就算如此,若是关键时刻,东南风突然变成了西北风,陶贼又怎么可能一口气烧掉吴楚联军大半的战船,若非如此,就算刘表被杀,但吴国却依旧掌握着荆州的制水权,再加上黄祖和刘琦的偏军,陶贼想要彻底吞并荆州,又谈何容易。”

    郭嘉洋洋洒洒一席话,仿佛点破了玄机所在,大大打消了秦国文武众臣心中,那种对陶商扫灭楚国,声威大震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奉孝言之有理,赤壁一战,陶贼确实是占尽了天机啊……”曹操轻捋着短须,摇头感慨,言语之中,对陶商的忌惮已经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荀彧却道:“纵然如此,但眼下陶贼确实是攻下了荆州,实力爆涨,万不可小视啊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虽然实力大增,但同时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根。”郭嘉嘴角却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祸根?”曹操眼前一亮,“奉孝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郭嘉便不紧不慢道:“陶贼夺下了荆州,就等于在孙策的头顶上悬了一把刀子,在刘璋的背后架了一支冷箭,嘉料此二王必不会坐视不理,那二人必会倾尽全力去攻打荆州,到时候东西夹击,陶贼的荆州必然得而复失。”

    吸一口气,郭嘉又遥指北面,“眼下刘备已攻灭公孙度,收复了乌桓,联姻鲜卑,实力大增,相信不日也必将大举南下,陶贼是得到了一个荆州,但很快就会面临诸王的围攻,这一次的诸国伐魏,相信陶贼失去的,定要比所得到的,要多的多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扫尽了曹操心中阴霾,顿时令他精神振奋起来,目光在地图上游移,翻来覆去思索着郭嘉的判断,眼光之中,渐渐燃起了丝丝兴奋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那依奉孝之见,本王当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坐等一个最好的出兵时机,再决定是攻魏,还是伐蜀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殿外亲兵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大王,蜀国使者毛遂已在殿外,请求拜见大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