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零四章 再纳美人

第五百零四章 再纳美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一语点破了蒯越的心思,言语中,毫不掩饰着对蒯越的讽刺之意。

    蒯越也是奸滑之辈,又岂会听不出陶商言外的讥讽之意,跪伏于地的他,脸色顿时掠过几分愧色。

    但他却很快冷静一来,慌忙解释道:“大王误会越了,越先前去劝韩玄投降,谁想那韩玄执迷不误,死都不肯,越怕有负大王所托,所以没经过大王允许,自作主张的假意向韩玄献上诈降之计,诱使刘琦和韩玄主动进攻我大营,正好给大王一举将他们歼灭的机会,越这么做,全都是为了大王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蒯越,果然不愧是荆襄第一谋士,不光极有智谋,嘴皮上的功夫也了得,嘴皮子一翻,就把自己的所作所为,竟说成是为了大魏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语气还如此慷慨,非但没有丁点愧色,反而还有些大义凛然的味道,俨然以忠臣自居。

    蒯越却不知道,此时此刻,他的所有巧如如簧,在陶商的眼里边,都只不过是形同小丑般的表演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为了我大魏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那你就不怕本王把韩玄的诈降,信以为真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蒯越怔了一怔,忙拱手恭维道:“大王英明神武,又有张子房这等王佐谋士,越这么做,当然是料到大王一定会识破。”

    这个蒯越啊,还真是会拍马屁,难怪这么多年来,都被刘表引为第一心腹,地位都超过了蔡瑁那个小舅子。

    可惜,他糊弄错了人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狗屁,你以为本王跟刘琦韩玄之流一样蠢,那么好被你糊弄的吗!”陶商脸色陡然一沉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蒯越吓的身形一震,脸上顿露惊惧之色,完全没有料想到,陶商竟然会这么粗鲁,不相信他也就罢了,竟然还对他暴粗口,实在是有违王者风度。

    “越怎么敢糊弄大王,大王听我解啊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蒯越还想解释之时,陶商手中佩剑的刷的就拔了出来,手起剑落从蒯越的嘴上扫过,就将他的舌头,连同半边的嘴唇,一剑割了下去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中,蒯越捂着喷血的舌头,便翻倒在了地上,如杀猪般的痛苦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痛苦的蒯越,这才冷笑着道:“你大概还不知道吧,本王早就看穿了你的本性,当初放你去说降韩玄,原就是本王的计策,你勾结刘琦和韩玄二贼,为他们献上诈降计,一切的一切,全都在本王的意料之中,你大概作梦也想不到,你只是本王用来除掉那二贼的一枚棋子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终于不再戏耍他,道破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陶……贼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躺在地上的蒯越,痛苦惊恐的眼神,死死的盯着陶商,扭曲变形的脸上,涌动着无尽的惊恐。

    那眼神,仿佛不是在看一个人,而是一个恐怖之至的魔头!

    左右围观的魏军将士们,看着蒯越的眼神,也尽皆充满了鄙夷,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的滑稽表演。

    蒯越僵在了地上,痛苦的脸上,又添了尴尬羞愧的表情,额边的冷汗是刷刷的往外直冒。

    “蒯越,既然你对刘表这么忠心,本王就成全你,下地狱去追随刘表老贼吧!”

    陶商再不屑看他的小丑表演,一声厉喝,手中沾血的佩剑,狂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吱吱唔唔的叫声,嘎然而止,蒯越那一颗头大的人头,便已被斩落于地。

    至此,刘表父子,黄祖、蔡瑁、蒯越、韩玄,一干原本控制着荆州的实权人物,统统已被陶商所诛灭,已经没有什么人,能从内部对荆州再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唯一有点可惜的则是,弓神黄忠被刘琦派往长沙郡东面诸县,前去招兵买马,如今正好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陶商猜想,那黄忠得知刘琦被杀后,很可能走陆路前去吴国投奔孙策,以他超强的武力,倒是给孙策添了一员虎将。

    不过,那又怎样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黄忠,又能掀得起什么风浪,大势已定,谁都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手刃了蒯越之后,陶商昂首步向临湘,此刻,临湘城已高悬着“魏”字王旗,治所的攻陷,也就意味着整个长沙郡落入陶商之手。

    陷城的陶商,尽取临湘库府之资,大赏三军将士,一时全军振奋,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陶商又将刘琦人头,遍传零陵和桂阳二郡,二郡太守畏于大魏兵威,肝胆俱丧,哪里还敢再观望,纷纷上表请降。

    至此,包括早年就攻下的南阳郡在内,南郡、江夏、长沙、武陵、零陵、桂阳,整个荆州七郡,已尽被陶商纳入大魏版图。

    六国之中,除了晋国之外,楚国也被灭绝,放眼天下,只余下四国之敌。

    而在陶商
斩魂证道小说5200
眼中,攻下荆州,覆灭楚国,不光是消灭了一个跟他作对的敌人,更是抢占了极有战略意义的一州。

    荆州一地,位于益州和扬州之中,处于长江中游,向西溯江西进,可攻取蜀国所在的益州,向东顺江而下,则可攻取吴国所在的扬州。

    陶商攻下荆州,就等于在吴蜀两国之间,钉下了一枚钉子,叫他们彻夜难安。

    按照陶商最好的设想,扫灭楚国之后,自然是大兴水军,稍加休整之后,趁着大胜余威,顺流东下攻灭吴国。

    吴国一灭,南方平定,大魏就不用再受腹背受敌的威胁,才可能集中兵力,扫灭边角的燕秦蜀三国。

    然眼下北面传来消息,刘备已攻灭了公孙度,实力爆涨,随时都有南下的冀州,入侵两河的迹象。

    两河乃大魏核心所在,如今面临威胁,陶商也只有先放下吴国不管,率主力班师北归,去应对刘备。

    攻克临湘后三天,陶商便留魏延率军五千,坐镇长沙郡,抚定荆南四郡,自率主力北归。

    途经长江之时,陶商又任命伍子胥荆州刺史,兼水军大都督,全权节制长江一线大魏所有的兵力。

    江夏方面,陶商又任命甘宁兼领江夏太守,率五千精兵坐镇夏口,防范柴桑方面的吴军威胁。

    江陵方面,陶商则任命徐盛为南郡太守,率五千兵马坐镇江陵,以防范长江上游的蜀军威胁。

    安排好诸事,陶商不日率主力大军进至襄阳。

    在那里,陶商决定多逗留几日,完成另一件重要之事。

    这件事,便是纳张春华为侧妃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久的相处,陶商已确认,张春华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上了自己,而上次自己羸了赌约,正好也有了借口可以纳娶张春华。

    而此番南征达半年之久,虽然身边带了妲己和甄宓两位美人,但因为三种异象的原因,陶商对她们却只能过眼瘾,不能解嘴谗。

    隐忍了这么久,陶商蓄积的精火,已达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确实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况且,张春华身上还有“多子”天赋,陶商也迫切的想把这天赋弄到手,好让他陶家尽快开枝散叶,香火旺盛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冬末春初这一天,一场盛大的侧妃仪式,但在襄阳的行宫之中举行。

    这一天,陶商换上了久违的新郎装,在他的行宫之中,接受众属下的拜贺,等候着他的新妃的过门。

    近半年以来,襄阳城一直处于战争的阴云笼罩之中,人人都提心吊胆,而今这场喜事,多多少少也算是抚慰城中百姓所受的战争创伤。

    陶商为了收取人心,更在陈登的提议下,从缴获的物资中,拨出大量的酒米,分赏三军将士,以及襄阳城的穷苦百姓。

    百姓们感激于陶商的厚恩,纷纷自发的张灯结彩,以祝贺这场喜事,当天的襄阳城,处处都洋溢着喜庆的味道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新娘子所坐的彩车,被送至了王宫之外。

    陶商则穿戴整齐,亲自出府,去迎接他的新妃到来

    一出行宫大门,陶商却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因为陶商看到,来的不只是一辆彩车,后面还跟了近百余辆骡车,上面满载着各种各样的彩礼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”陶商神色颇为好奇。

    张家虽为世族豪强,但陶商迎娶张春华乃是临时决定,张家不可能大老远的从河内及时送这么多陪嫁之之礼才对。

    陈登却一拱手,笑道:“禀大王,这百余辆骡车上的东西,全是粮米酒肉,还有各种金银珠玉,这些都是黄家、马家等襄阳城中的士绅们,自发献给大王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看来留下来的这些士绅们,还是很识趣的。”身旁的张良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虽诛灭了蒯家、蔡家等襄阳大族,以及跟随刘表南逃的许多世族,但这并不意味着,他非要把世族豪强们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诸如黄承彦所在的黄家,马良所在的马家,不少势力弱于蒯蔡二族的世族豪强们,当年襄阳城破之时,都选择了留下来,归顺于陶商这个新主。

    陶商为了树立榜样,便没对这些世族豪强们大开杀戒,相反还对他们颇为礼遇,譬如马家的长子马良,便被陶商征辟为了荆州从事,辅佐伍子胥治理荆州。

    这些归顺于大魏的世族豪强们,倒也都很识相,所以才会趁着陶商纳妃的机会,献上厚重的贺礼,以讨取陶商的欢心。

    陶商自然是来者不拒,收下了贺礼,领了他们的这份心意。

    片刻后,身穿喜服,头挂珍珠链的张春华,在几个婢女的搀扶下,下了马车,步履盈盈的进入了府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