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零三章 杀刘琦!

第五百零三章 杀刘琦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惊恐中的刘琦,急是催喝着左右亲军骑士,护着自己试图杀出重围,根本不敢迎战陶商。

    可惜,他已经没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环眼四周,铁壁般的魏军围阵,越围越密,他根本冲突不出。

    就在刘琦还在做最后尝试,几番冲突无果,陶商却已如黑色的闪电一般,狂袭而至。

    “给本王挡下陶贼,挡下他啊……”刘琦根本不敢迎战,只能沙哑惊慌的大叫。

    那些亲军骑士不识陶商,忠心耿耿的他们,只为保护自家的大王,十余骑楚军骑兵,狂叫着就迎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一群蝼蚁,也敢挡本王的路,本王正好杀个痛快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杀到眼红的陶商,放声狂笑,猿臂乱舞,长刀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狂扫而出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数刀电光扫出,刀锋掠过,五颗人头腾空而起,断颈喷涌出的鲜血,汇聚成漫天的血雨。

    一刀斩五敌,浴血的陶商,如发狂的魔神,无可阻挡,将一切阻挡之敌都统统撕碎。

    接近90的武力值,谁人能挡,就算是刘琦也不是对手,何况是这些小卒。

    兵器碎裂声,惨叫声,断肢声,还有战马的嘶鸣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血雾中,陶商如闪电般从敌群中驰过,在身后留下长长的血路,漫空的断肢残首,顷刻间斩杀十余人,陶商纵马直奔刘琦而去。

    孤骑一人的刘琦,看到自己的亲兵,如纸扎的般,被陶商轻松杀尽,可怖之极的场面,令他惊慌到几乎要窒息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他只好鼓起勇气,强行催动战马,夺路狂逃,可惜,四面的铁壁却让他无处可逃,而身后的陶商已越追越近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眼眸中布满了血丝,只有一个信念:

    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他要宰了刘表这个大儿子,解决荆州最后的隐患,然后才能放心大胆的北上,去对付刘备的南下。

    从襄阳到江陵,陶商容忍刘琦一路逃到了这里,今天,陶商陶商绝不会再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刘琦,本王就送你们父子地下团聚,你还往哪里跑!”狂笑声中,陶商已策马追上。

    那巍巍的身躯离刘琦仅一步之遥,那闷雷般的狂笑吼声,震到刘琦心胆俱裂,身形颤栗。

    奔逃中的刘琦,无路可逃之下,眼珠子突然一转,大叫道:“魏王饶命,我愿意归降大魏——”

    刘琦,竟然临阵欲降!

    眼见刘琦放慢马速,口称愿降,陶商便暂敛了杀意,戒备之心却未放松。

    两骑渐近,但见刘琦突然间一回身,手中长枪回马,向着陶商面门刺来。

    果然有诈!

    刘琦虽然出手突然,但他武力值不过60,就算在这样的距离发动偷袭,也逃不过陶商的眼睛。

    瞬间,陶商便看清了他的招式,身形一侧,轻松的避过了袭来一枪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,也想伤得了本王吗,笑话!”

    不屑的狂笑声中,陶商手中战刀,无情的挥斩而下,直取刘琦那只出枪的手臂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鲜血飞溅,骨肉的切裂声中,刘琦的手臂竟瞬间斩断,血臂处的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偷袭未成,却被断臂的刘琦,喉咙里立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,身子晃了一晃,捂着断臂便栽倒在马下。

    陶商勒马而回,横刀立于刘琦跟前,冷冷道:“拼死一战,本王还会给你个痛快,非要使什么诈,临死之前也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刘琦,痛得是翻身打滚,惨叫不休,虽是对陶商恨极,但剧痛之下,却浑身抽搐,牙缝里连一个字都挤不出来。

    陶商手中战刀,却已高高扬起,准备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眼见死亡逼近,刘琦的恐惧终于盖过了仇恨,颤声哀求道:“魏王饶命,我知错了,我愿归降大魏,我愿归降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才知道归降,已经晚了!”陶商冷哼一声,眼中只有冰冷,手中战刀毫不留情的斩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鲜血飞溅中,刘琦的人滚,便滚落于地。

    刘表、刘琮、刘琦,刘氏三父子已尽数被诛,这一次,楚国余孽才算真正的被斩草除掉。

    斩杀刘琦,陶商抬头扫望,只见败溃的楚军,眼见刘琦已死,都已吓到魂飞破散,纷纷的跪地求降。

    杀了一个刘琦,陶商正寻找着韩玄踪迹,却见后羿飞奔而来,将一颗人头扬起在陶商跟前,兴奋笑道:“大王,韩玄那厮想要逃跑,已被末将一箭射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干的漂亮!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一笑,更加痛快,鹰目转向了东面。
武侠世界大冒险最新章节


    此时东方发白,天色已明,临湘城已清楚的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现在,就只余下一个蒯越,只要杀了此贼,再拿下临湘城,整个荆州便可隐患尽除了。

    陶商冷笑了一声,拨马向着临湘西门而去。

    杀得未尽兴的诸将们,各自率领着麾下将士,追随着陶商向着临湘城汹汹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湘城,此时此刻,城头已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借着初晨之光,留守的两千余长沙兵卒,亲眼目睹了城外魏营中,这场惨烈的伏击战,亲眼看到了他们的太守,他们的楚王,他们的近万同袍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此刻,残存的他们,最后的斗志,也灰飞湮灭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蒯越,脸色惨白如纸,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,惊恐的眼眸中,迸射着复杂愤恨和痛苦的目光。

    荆襄第一谋士所该有的那种气度,那种从容,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只剩下了恐惧。

    一种发自于内心,对陶商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蒯越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精心谋划的计策,竟然再次被陶商识破,而这一次的失利,也断送了楚国光复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眼看城外之势,只怕刘琦此去已是有去无回,刘氏在荆州的基业,将就此覆灭。

    至于韩玄,恐怕也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楚国所有的抵抗力量,都将被消灭干净,只余下他蒯越光杆一个,还有临湘城这区区两千士卒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带甲十余万的楚国,为何会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,就被陶商所灭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个卑微之贼,真是圣人转世,天策真龙不成……”蒯越的脑海中,一遍又一遍的回响着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他就那么呆呆的立在那里,脸上唯有深深的恐惧与迷茫

    “遭了,太守和大王中了陶商埋伏,蒯大人,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左右的副将士卒们,惊恐的望向蒯越。

    蒯越这才从迷茫中回过神来,望着城外滚滚而来的魏军,沉吟不语,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默默道:“楚王覆灭已成定局,再抵抗下去就是死路一条,想要活命,就随我开城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此间这些士卒虽没什么智谋,但也看得出刘家大势已去,太守韩玄也跟着完蛋,心中原就已暗生降意,就连蒯越都说要投降,谁还有敢不从。

    顿时,城头几千号士卒,便纷纷跪伏下来,口称愿听从蒯越号令。

    蒯越苦笑了一声,只得令打开城门,令全军放下武器,随他出城献降。

    城外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时,陶商率大军杀到了临湘城西门前。

    他知道,城中尚有两千余兵马,还有蒯越,若其要决心抵抗,只怕还能撑个一时片刻。

    “大王,城中敌军不过两千人,咱们还等什么,四面围攻,一鼓作气辗平临湘便是。”后羿亢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冷一笑,“先不急,蒯越已到穷途末路,他应该知道,抵抗下去只是死路一条,说不定正准备投降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道:“说不定这个时候,蒯越那厮已开城投降,本将又何需多费周折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你灭了蒯越一族,前番放走了他,他却又叛,他应该知道,大王你不会放过他,他会投降吗?”后羿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面对死亡,哪怕有一丝生机,他都不会放过……”陶商却看透了蒯越,冷冷道。

    后羿却心怀狐疑,只得跟着陶商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大军已进抵城下,借着朝阳之光,后羿举目望去,当他看到城门一线的景象时,脸色顿时大变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,临湘城头上,“楚”旗已不见,城门大开,吊桥放下,数千楚卒正跪伏于城门外,这情形,分明是开城献降。

    “蒯越那厮,竟然真的投降了,大王,你的判断也太神了!”后羿惊叹的目光望向陶商,自是深为陶商惊人的洞察力所折服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一笑,已勒住战马,停上了大军前进的脚步,昂首远望。

    鹰目中,只见蒯越一骑从城中奔去,奔至近前,翻身下马,几步跪在了陶商跟前,万般卑微道:“越幸不辱命,为大王献计除掉刘韩二人,今开城献迎接大王圣驾。”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,笑的讽刺。

    蒯越这厮,还真是不要脸啊,明明是借着劝说刘琦归降之名,叛逃了自己,设计让韩玄诈降,想要里外夹击,如今事败了,却又马上把所有的作为,都推作是为他陶商所做。

    高踞马上的陶商,鄙视的俯视着他,冷笑道:“蒯越,你以为,你三言两语就能蒙骗过本王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