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零二章 把你们一锅端!

第五百零二章 把你们一锅端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张良一语道破了韩玄的计谋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把韩玄的降书一扔,冷笑道:“韩玄,你以为,你的这点小把戏,能瞒得过本王么,哼,本王等的就是你的诈降。”

    陶商亦看破了韩玄诡计,料想必是蒯越所献,而且,这也正是陶商放归蒯越的目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既然鱼已上钩,那就好办了,咱们正好略施一条小计,将韩玄就此诛灭。”张良捋须笑道。

    “光杀一个韩玄还不够。”陶商却反而摇了摇头,刀削似的脸庞间,掠起几分冷笑,“本王要子房你设一计,把刘琦和韩玄二贼,一并诛灭!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之言,张良神色微微一动,旋即手指敲击着额头,琢磨起了计策。

    须臾,张良那紧凝的眉头舒服开来,诡笑道:“要一并诛灭他们也不是不可能,良这里正有一计,可叫他们一并上钩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张良。

    陶商一知,遂问他何计,张良便附耳低一番,将他的计策从容道来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陶商的嘴角边,悄然掠起一丝诡笑。

    当天,陶商派出的使者,就带着陶商的友好,前往了临湘城,声称为了表示招降的诚意,将撤去西面的英布一营。

    陶商也言出必地,次日一早,便下令把后羿一营撤去。

    临湘西城方向,先有后羿的围城之军,而后羿营后而,则是蒙恬一营,乃是为防刘琦从侧后攻击,后羿营一撤,意味着蒙恬营的后方,直接暴露给了刘琦。

    这正是陶商在故意露出破绽,以诱敌上钩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后羿营一撤,城中的韩玄,即刻就派使者前来,称城中世族豪强们,已被陶商的诚意打动,他将在次日开城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已深,天地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临湘城西,数万魏军将干,驻立于黑暗之中,夜风掩住了鼻息,几万人不动不动,就像是一尊尊雕像。

    整个临湘城西面的旷野,安静无比,随着时间朱施逝,不觉已近凌晨时分,数万将士已在风中驻立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苦等许久,将士们的情绪开始渐生焦躁,开始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黑暗中,唯有陶商却仍旧沉寂无比,鹰目中始终透着王者的自信。

    鹰目的视野中,那一座后羿营中,灯火通明,一片安祥。

    那一座营,在张良的献计中,将是诱饵的存在,目的只为诱韩玄和刘琦,两个自以为是的顽抗之敌中计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又是半个时辰过去,陶商瞟了一眼天空,见月已西沉,口中喃喃道:“那两条狗,也应该出现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陶商忽然耳朵一动,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急是回头示意了荆轲一眼,轲荆会意,一跃跳下马来,将耳朵贴在地上,细细的倾听。

    地面之下,隐隐约约传来丝丝缕缕的声响,越来越剧烈,仿佛深埋于地底的野兽,正咆哮着向上窜来,欲要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荆轲眼前涌起狂热的喜色,一跃而起,低声叫道:“大王,有两路敌人正在来袭!”

    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大振,鹰目闪过一丝兴奋,举目向着黑暗中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,后羿营的前后两侧,果然隐隐传来隆隆杀声,仿佛有千军万马,突然间从黑暗中杀出,前后夹击攻向了后羿营。

    刘琦和韩玄两条狗贼,终于来了!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,杀机狂燃,手中战刀一扬,喝道:“传下号令吧!”

    荆轲得令,立刻喝令士卒,将早早就准备好的三堆狼烟点燃,转眼间熊熊的烈火冲天而起,方圆数十里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号火一起,数万魏军将士,立刻进入热血沸腾的状态,焦躁不安统统扫空,个个杀机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陶商深吸一口气,眼中喷射着豪烈肃杀,手战刀狂指而出,大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随本王杀出去,杀尽楚国最后的顽抗之贼!”

    惊雷般的怒啸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如黑色的闪电般疾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响起震天杀声,数万蠢蠢欲动的大魏将士,如出笼的猛虎,从夜色中汹汹而出。

    魏军出动。

    就在魏军点起号火之前,临湘城头的号火,也已经熊熊燃起,韩玄率军杀出了临湘,向着后羿营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杀至营前,韩玄举目一扫,却见魏营沉寂安静,丝毫没有任何防备的迹象。

    韩玄瞬间大喜,口中叫道:“蒯越异的计策果然大妙,陶商这狗贼当真是中了我的诈降
谁掌轮回无弹窗
计,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王,今晚就要败在我韩玄的手下了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韩玄兴奋狂笑,催动着胯下战马,带着他近六千的长沙兵,一路狂冲而上。

    几秒钏后,滚滚的人潮扑卷而至,势不可挡的撞碎了魏营之门,六千精锐的长沙兵,拥着震天的杀声,如潮水般涌入了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韩玄更是冲杀在前,身先士卒,一路狂冲,只是,冲着冲着,他的眉头却渐渐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终于发现,这一战太达顺利,几乎未遇到任何的抵抗,就撞入了魏营中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陶商疏于防备,但也应该疏忽到连守营门的士卒也不设防,且一路冲过,所有的军帐皆为空帐。

    “不好,陶贼有诈!”猛然惊悟的韩玄,急是勒住了战马,横刀止住了身后冲杀汹汹的部卒。

    勒马四顾,根本不见一个魏军人影,韩玄是越看越心惊,脸上惧意大作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下令撤兵时,西面方向杀声也冲天而起,很快就有一队兵马,也杀到了魏营腹地。

    韩玄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魏军伏兵,正准备逃时,借着火光却看清,杀来的是自己的友军,当先那年轻之将,正是楚王刘琦。

    两军会合,刘琦同样是一脸诧异,问道:“韩太守,敌军人影呢?难道都被你抢先杀尽了?”

    韩玄心头又是咯噔一下,才知刘琦一路上也没遇到抵抗,不由脸色更慌,忙道:“大王,大事不好,我们中了陶商的诱敌之计,当速速撤退。”

    刘琦神色大变,正要说话之时,突然间,听只四周杀声震天,只眨眼间,便有千军万马,从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伏兵,果真是伏兵!

    刘琦和韩玄二人,刹那间脸色骇变,左右楚军士卒,也无不陷入慌乱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魏营之外,后羿、魏延、蒙恬、养由基等诸员大将,正从四面八方,向着被诱入圈套的楚兵,围辗而来。

    而在正东面的方向上,大魏之王陶商,正是亲率五千铁骑,挟着无可阻挡之势,狂辗而来,转眼间就杀至了大营处,迎面正撞上那些慌逃出来的敌卒。

    陶商狂啸一声,刀锋如电,四面八方流射开来,雄劲无比的刀锋之下,数不清的人头飞上半空。

    在他的率领下,五千铁蹄一路狂辗,以势不可挡之势,一路将敌军冲为两截,所过之处,一命不留,血雾横飞,惊慌的敌卒,如稻草一般,肆意的被他的铁骑之士收割着人头。

    转眼间,魏军铁骑,便冲至了营中腹地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营中已乱成一团,近一万多的楚军,完全陷入了慌溃的境地,如无头的苍蝇一般,毫无头绪的四处奔逃,却为四面围杀而来的魏军所挡,无法冲突而出。

    杀入营中的陶商,如闯入羊圈的老虎一般,扫视着遍营乱奔的敌卒,充血的眼眸中,嗜血的杀意滚滚而生。

    视野之中,他一眼看到,数十敌骑正护着一人,往来冲突,试图冲破重围。

    陶商命系统精灵一扫,发现那人,果然是刘琦。

    “刘表的余孽,今天本王看你还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陶商眼眸中闪过一丝冷绝,一声狂笑,挥刀纵马便杀奔前去。

    众兵环护中的刘琦,此刻的心情几近于绝望,除了对眼前困境的绝望,他更是恨极了。

    他恼恨那个蒯越,给他献上这一出自以为是的诈降计,以为可以骗过陶商,两面夹击魏军西营,却没想到,反中了陶商的诱敌之计,落入了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他更恨陶商,恨这个残**诈之徒,一次次用奸诈的手段,肆意的玩弄他们****。

    怀着绝望与愤恨,刘琦左冲右突,却始终杀不出重围,四面围涌上的魏兵越来越多,自己身边的军卒越战越少,形势越发的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此刻的刘琦,心里是又急又怕,既怕死在乱军中,又怕被陶商俘虏,最终被残暴折磨而死。

    就在他惊慌时,正前方处,一员玄甲武将,狂杀而至,斩出一条血路,无人能挡,直冲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火光中,当刘琦看到那敌将的脸时,霎时间惊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是陶商!

    眼前敌将,就是那个出身卑微之徒,就是那个天下异数,那个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王,那个把他们刘家逼入绝境,跟他有杀父杀弟之仇的不共戴天仇人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残暴的恶魔,已经杀近,还要杀了他这个刘家最后的血脉。

    就在刘琦看到陶商的瞬间,吓到肝胆欲碎,魂飞破散,脑海里只余下一个字:

    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