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五百零一章 蒯越之谋

第五百零一章 蒯越之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蒯越穿过魏军防线,直奔城西刘琦犄角大营。

    守门的楚兵,听闻蒯越前来,无不是大吃一惊,急将消息报往刘琦。

    片刻后,营门大开,蒯越便策马而入。

    蒯越方一入营,营门轰然关闭,数名士卒一涌而上,将蒯越拖下马来,不容分说的就把他绑了,押去中军大帐见刘琦。

    楚王帐中。

    当蒯越被拖入王帐是,只见刘琦正高坐于上,既惊讶又恼火的盯着他,拳头暗暗握紧。

    让刘琦的惊的是,他早得知细作回报,言是蒯越再过巴丘之时,被魏军所俘,却为何会活着前来他的大营。

    至于恼怒的地方,那可就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想当初刘表未死之时,这个蒯越就跟蔡瑁勾结,想要扶立刘琮为王太子,没少从背后给他使绊子,刘琦本就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而前番赤壁失败,刘琮死在乱军之中,蒯越宁可前去投奔黄祖,也不愿前来荆南投奔自己这个理所应当的楚王,更是让刘琦不爽的很。

    今日再见蒯越,刘琦如何能不惊怒。

    刘琦看到蒯越几眼,气就不打一处来,拍案骂道:“好你个蒯越,你这个不忠之贼,还有脸来见本王,来人啊,把他拖出去,就地斩首!”

    左右亲兵,作势就要扑上前来。

    蒯越似乎早有所料,也不畏惧,只淡淡道:“越当年是得罪过大王,自知有罪,所以此番冒死前来,正是想将功补罪,助大王击退陶贼,救我大楚于危亡之中,大王若是杀了我,大楚就真的完了!”

    此番话一出口,刘琦身形剧烈一震,本是恼怒的脸上,陡然间涌现出了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未等亲兵上前,刘琦急是一挥手,喝止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案前,蒯越不由暗松了口气,表面上,却依旧是淡定从容,丝毫没有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刘琦深吸一口气,死死盯着他,沉声喝道:“蒯越,你说你能助本王击退陶贼,当真?”

    蒯越便将陶商如何放归自己,想要他说服韩玄,献出临湘城投降,然后再将他刘琦击灭之事,如实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琦听着是心悸不已,暗松陶商这一招当真是毒,若韩玄果然投降,自己就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,不被灭才怪。

    “尔等岂敢对蒯先生如此无礼,为何要绑着他!”刘琦脸上的怒气已全消,变的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亲军赶紧上前,为蒯越松了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异度你对我大楚如此的忠诚,看来本王先前是误会你了。”刘琦亲自起身,为蒯越解缚。

    蒯越也一拱手,正色道:“越当年也是迫不得已,才对大王多有得罪,但眼下先王已逝,大王乃是我大楚唯一正统之君,越除了效忠大王之外,已不知有其他,希望大王能够大度恕越前罪。”

    听得蒯越这番话,刘琦马上也正色起来,“前尘旧事,都已经过去,本王早已不放在心上,眼下陶贼于本王有杀父之仇,与你蒯越有灭族之恨,我们君臣更当团结一心,共抗陶贼这个外敌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王开恩,越从今往后,必当唯大王之命是从,绝不敢有二心。”蒯越慨然下拜。

    刘琦高兴,赶紧又将蒯越扶起,抚其肩,笑呵呵道:“异度你乃我大楚第一谋士,既然把陶贼的意图和盘托出,想来必有破敌之计吧。”

    蒯越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方才不紧不慢道:“越敢来见大王,自然有破敌妙计。”

    接着,蒯越便将自己的计策,诿诿道来。

    他的计策就是,由他去临湘劝说韩玄,假意去归降陶商,以放松陶商的警惕,介时却以举火为号,同时出兵夹击位于城西的后羿营,大破魏军。

    西营一破,魏军士气必然大挫,他们便可一举扭转不利的局势,打通两军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介时,只要邀得孙策由柴桑出兵,进攻夏口,便可叫陶商首尾不能相顾,必定会撤兵而去。

    蒯越这两面夹击之计,着实令刘琦振奋了一回,但旋即,他的情绪便又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眼下刘琦麾下已无大将,若想击破魏军,就必然得自己亲自率军出击,而若蒯越献计有假,其实已归顺陶商,故意诱自己出击,到时他岂非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可转念他又一想,蒯越于陶商有灭族之恨,蒯越怎么可能真的归降陶商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刘琦一脸的狐疑顿时烟销云散,眉宇间,那份失去的自信,重新又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刘琦猛的拍案而起,奋然道:“就依异度之计,就请异度速往临湘,说服那韩玄跟本王内外夹击,我大楚的生死存亡,就在这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,越这就去。”蒯
变身咸鱼少女txt下载
越暗喜,忙是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他趁夜出营,穿过魏军防线,又直奔临湘城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湘城,西门。

    夜色沉沉,城头上,韩玄却眉头紧锁,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他背负着双手,目光阴沉而冷峻,死死的盯着城外,那灯火通明的魏军围营。

    近三万的魏军精锐之师,已将他和他的临湘城,围成了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的湘水岸边,刘琦的水营跟他近在咫尺,却为陶商的大军阻断,许久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看着灯火下,那连绵不绝的魏营,韩玄眼中闪过一丝丝懊悔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已经开始有些后悔,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刘琦的号令,两军联手出击,击退魏延的八千魏兵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即使陶商击灭了黄祖,亲率大军杀入长沙,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杀至临湘,以优势的兵力,把临湘城围成铁桶,让他陷入了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韩玄后悔不已,却也只能暗自摇头而已。

    正当此时,夜色之中,竟有一骑单骑前来,声称是蒯越蒯越异,要入城求见于他。

    “蒯越?他还活着?”韩玄吃了一惊,急令将蒯越放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城门打开,一骑飞马入城,片刻后,一员文士步上了城头,借着火光看去,果然竟是蒯越。

    “蒯先生,你竟然还活着?”韩玄脸上是惊奇不已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蒯异度岂是那么容易就死的。”蒯越自信的一笑。

    接着,他便将自己如何在巴丘被擒获,又是如何受陶商所托,前来劝降之事,道与了韩玄。

    当韩玄听到陶商放归蒯越,乃是为了招降于他时,不由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先前之时,无论何等时刻,韩玄始终想着的只是如何对抗魏军,直到听到黄祖覆灭的消息后,他深受震惊,心中便动了投降的念头。

    而今,蒯越说自己前来的意图,乃是奉陶商之命,前来说降自己,这便让韩玄投降的念头,再次萌动。

    “先王已灭,就连黄祖也被灭了,陶商已强到如此地步,光凭我们长沙这点兵马,只怕难以抵挡,若不归降陶商的话……”韩玄眼神变化,显然已动了降心。

    蒯越看穿了他的心思,急道:“那陶贼生性残暴,麾下所用之士,多是些出身卑微之辈,韩太守若归顺陶贼,只怕早晚难逃他的毒手!”

    韩玄身形一震,脸上的犹豫,再度被打消下几分,却仍有犹豫。

    降陶商,固然有可能被秋后算账,但至少可保住性命,可若不降,就有被陶商旦昔诛灭危险。

    就在韩玄犹豫之时,蓦然间身形一震,好似想起了什么,抬头猛看向蒯越,“蒯先生,你不是被陶贼放归,前来说降我的吗,怎么你……”

    韩玄终于看出来,蒯越此来目的,有所异常。

    “笑话,我蒯氏一族被陶贼灭尽,我蒯越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,我岂会降他!”蒯越愤然一声冷哼,眼中喷射着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蒯先生,难道你……”韩玄脸色愈加惊疑。

    蒯越却露出一抹诡笑,压低声音道:“实不相瞒,越来临湘之前,我已密会过楚王,我已与楚王商议出一条妙计,到时韩太守便可和楚王里外夹击,大破陶贼,一举解临湘之围!”

    韩玄神色一振,精神立时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,蒯越便将自己的计策,不紧不慢,诿诿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韩玄的眼眸中,犹疑渐褪,兴奋之色如暗流般悄然在滋生涌动,负手踱步于帐中,往来良久,眼眸终是掠起一丝决毅之光。

    猛然转过身时,韩玄已是一脸阴冷,冷笑道:“很好,就依蒯先生你的妙计,这一次,我一定要把陶贼一举逐出长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午后。

    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刚刚环城一周,视察过临湘城的城防,方回往大营时,便有韩玄的信使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那信使带来了韩玄的手书,他愿听从蒯越的劝说,愿意归顺大魏,只是碍于城中不少当地世族,对陶商心存有忌惮,他需几日时间来说服这些人,才能放心开城投降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表现出了欣喜之状,大赞了韩玄的识时务,保证投降之后,韩玄可继续为长沙太守。

    随后,他便厚赏了来使,打发其去向韩玄回复。

    那信使刚一走,张良后脚就从内帐之中,转了出来,脸上带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韩玄在长沙经营多年,极有威望,俨然如一方的土皇地,他要投降,谁敢不听从,韩玄这分明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是在诈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