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九十九章 芳心震撼

第四百九十九章 芳心震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甘宁手起刀落,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,抬手一刀电斩而出。

    两骑错马奔过,黄祖的表情凝固在愕然一瞬,然后,一颗人头便飞上天空,无头的躯体喷涌着鲜血,向前冲出数步之后,轰然的栽倒在马下。

    甘宁拨马转身,飞驰而回,未等那颗人头落地,便伸手轻轻接住。

    他提着黄祖的人头,往那残存的敌卒面前一扬,大喝一声:“黄祖已死,谁敢再顽抗,就跟他一样下场!”

    这一声暴雷般的怒喝,如钟鼓般震动四野,只将那百余残卒震得耳膜发麻,甘宁手提黄祖人头,恐怖的杀机,转眼瓦解了敌卒残存的抵抗意志。

    黄祖已死,他们再抵抗下去,又有什么意思,于是,两百多残兵纷纷跪倒,向甘宁请降。

    惊怔了一瞬,百余残卒哗啦啦的将兵器尽皆掷于地,顷刻间拜倒一片,伏地苦苦求饶。

    甘宁便收降了这一众残卒,携着黄祖人头,一路向着夏口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这场漂亮的斩首之战,方才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当徐盛领着他得胜的水军,押解着七千多降卒,三百艘俘获战舰,士气昂扬的还往夏口水营时,已是残阳西斜之时。

    水营上,数万大魏步军将士们,立刻爆发出了山呼海啸,震耳欲聋的欢呼声,迎接着他们胜利归来。

    等了一日的步军将士们,终于等到了这场奇迹般的大胜,焉能不为之沸腾,为之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在震天欢呼,夏口城中的士绅们,这个时候,却都哭丧着脸,一个个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还期望着,黄祖能够率领着他们本土的儿郎,杀将回来,从魏军的手里夺回他们的家乡,救他们于水火。

    他们却作梦也没有料到,黄祖以一万水军,竟然败给了两千魏国水军,而且还是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水营岸边,陶商立马横刀,望着归来的己军,鹰目之中流转着欣喜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该怀疑大王的识人之能,不想徐盛竟然做到了……”身边的张良,也在暗暗感慨,看向陶商的眼神中,更添了几分敬畏。

    舰队入营,一身浴血的徐盛,兴冲冲的跳下船来,直奔陶商所在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步上栈桥,迎接自己功臣的归来,哈哈笑道:“文向,你这一招擒贼先擒王,当真是打的太漂亮了,不愧是本王的元功之臣!”

    陶商大笑着迎上去,言语中毫不吝惜对麾下这员爱将的赞扬。

    得到陶商的盛赞,徐盛也激动不已,却不敢居功,拱手道:“若非大王有胆魄,敢让末将放手一博,末将岂能获胜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拍着徐盛的肩,就要跟他回营好好喝上几杯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甘宁飞马而来,直抵陶商御前,拱手道:“禀大王,我等已按大王指示,攻下了鲁山敌营,末将正撞上黄祖败逃而回,已将他阵斩,人头在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甘宁将黄祖血淋淋的人头,献了上来。

    看到黄祖人头,陶商眼冒精光,瞬间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原还担心黄祖逃的快,逃往了荆南去给刘琦会合,多多少少还能制造点麻烦,没想到却给甘宁所杀。

    “好啊,文向击败黄祖水师,兴霸你又斩下黄祖狗头,此番攻取江夏,你们两员水将,居功至伟啊,走,回夏口去,本王今天要跟你们喝他个一醉方休!

    陶商狂笑着,便带着二将,率领着得胜之师,还往夏口。

    步入南门时,陶商正瞧见那黄射,跪伏在城门口,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黄射,送给你一件礼物。”陶商冷笑着一声手,向荆轲示意一眼。

    荆轲便将黄祖那一颗人头,扔到了黄射的跟前。

    人头滚落于前,黄射偷瞄了一眼,当他认出那人头,竟是自己父亲之时,瞬间吓到脸色惨白,身体瘫软,惊魂落魄的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黄射拖下去斩了,再把他父子的人头,挂在夏口城头,震慑那些不臣之徒。”陶商冷绝的挥手喝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黄射瞬间吓到肝胆俱裂,趴在地上惊恐万状的向陶商嚎叫哭求,请陶商开恩,饶他一条狗命。

    陶商却毫不留情,冷冷道:“本王当初说过,如果你父黄祖识趣,归顺本王,本王就饶你父子一命,可惜啊,他非要跟本王做对到底,本王向来说话算话,说灭你全家,就灭你全家!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说不屑再听他哭嚎,拨马扬长入城。

    “大王饶命,大王饶命啊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的黄射,声厮力竭的求饶,却被刀斧手拖走,手起刀落,嚎叫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片刻后,黄祖父子血淋淋的人头,便在陶商身
修佛传记帖吧
后的城门高高悬挂而起。

    如血的残阳下,那两颗人头,清楚的映入夏口士民,每一个人的脸上,将少部分残存顽抗心理之徒的最后心理防线,彻底的击碎瓦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柴桑。

    数以百计的战舰,正从下游方向而来,徐徐的进入柴桑水营,“程”字大旗在江风中随风飞舞。

    水营中,一名名士气饱满的吴军士卒,正井然有序的踏上战船,向着水营腹地走去。

    这些士卒,乃是程普从吴国所带来的第一批援军,战船四百余艘,数量约在两万左右。

    有了这批援军,孙策驻扎于柴桑的水军,就将再次达到近四万,元气复振。

    望着源源不断驶入水营的将士们,孙策傲然而立,微微点头,目光之中,似乎又重新透出了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“今我水军复振,陶贼又被迫退回北方,只要我大军再入荆州,合黄祖江夏之兵,必可击败伍子胥的魏国水军,不但能一雪前耻,夺下荆州也是指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身边,周瑜遥指着眼前将士,俊美的眼眸中,也透露着丝丝傲然自信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庞统,却冷静的提醒道:“陶贼既然敢放心大胆的北归,就说明他早已安排好了守御荆州之计,况且他此刻兵马才过襄阳,统猜测,他极有可能是声东击西,借着北归为名,由汉水奇袭夏口,所以,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孙策眉头顿时微微一凝,流露出几分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“士元多虑了。”周瑜却不以为然一笑,“那黄祖虽然平庸,却有蒯越从旁出谋策划,我听闻他已在汉水上游,立下了几十座烽火台,早就防备着陶贼声东击西之策,只要陶贼敢有所异动,黄祖便会有所察觉,士元的担心,完全是多余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瑾言之有理啊。”孙策一笑,眉头已然松开,“只要黄祖能坚守夏口数日,我大军就能由柴桑溯江而上,前赴救援,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,还怕击不破陶贼么。”

    他二人这般自信,庞统一时便无言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禀大王,西面急报,魏军突袭夏口得手,江夏水军全军覆没,黄祖父子已被陶贼所杀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惊雷,当头劈落,霎时间,把孙策和周瑜二人,满脸自信的表情都劈散,凝固在了愕然无语的一瞬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陶贼就算突袭夏口,黄祖也应该有所察觉才是,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灭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惊到儒雅俊美的脸庞都扭曲,喃喃惊语,陷入了匪夷所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黄祖有烽火台,陶贼怎么可能轻易袭破夏口?就算夏口破了,黄祖好歹有一万水军,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全军覆没?”震惊的孙策,不愿相信这残酷的事实,一把揪住那斥侯,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息怒,小的怎么敢慌报军情,详细战马在此,请大王过目。”斥侯慌张将帛书情报奉上。

    孙策一把夺过,仔细之极的去看,好似每一个字,都要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同样质疑的周瑜,赶忙也凑上近去,一同观看。

    情报上清清楚楚的写明了,陶商是如何用计破解了烽火台,突袭夏口得手,又是如何令徐盛以斩首之策,击破黄祖的旗舰,一举覆灭黄祖的一万江夏水军。

    清清楚楚,字字如刀,割在他二人的心头,割去了他们心中残存的质疑,剩下的,只有无尽的震愕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和周瑜对视一眼,两张同样英俊的脸上,清清楚楚的写着震愕二字,已是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。

    城头上,张春华正驻立于晚风中,美眸南望,眼神中流露着一丝期盼,还有一丝紧张。

    他在等待着陶商奇袭夏口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时,一艘快船从下游飞驰而至,直接岸边水营,紧接着,就看到一骑斥侯从水营方向,一路飞奔着驰入了襄阳城门。

    一面策马飞奔,那斥侯一面大叫着:“捷报,南面捷报,大王奇袭夏口成功,诛杀黄祖,江夏郡平定——”

    沿途,听到这道惊人捷报的将士们,无不欢欣鼓舞,很快得胜的消息就遍传全城,整个襄阳城,都陷入了欢腾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做到了,再一次创造了奇迹,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

    城头上,张春华那绝美的脸上,已被前所未有的惊喜,和无尽的崇拜所占据。

    惊叹许久,张春华蓦然想起了和陶商的赌约,俏脸畔,不觉染上了一层少女般的娇羞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张春华注定要成为这个不世出的枭雄的女人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