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九十七章 斩首行动

第四百九十七章 斩首行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夏口城,晨光初升,金霞染着了城墙。

    魏字王旗,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王旗下,陶商如青松傲立,远望着城外。

    西岸的汉水水营和南岸的长江水营,数万魏军将士,此刻已森然有序的布列于两寨,强弓与硬弩皆已上弦。

    徐盛所率的两千水军已先行溯江而去,陶商此刻所要做的,只是坐镇夏口城,等待着上游水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徐盛虽有水卒两千,本是没有战船,奇袭夏口成功后,夺取了一百多条楚军战船。

    现在,他就要靠这一百条船,两千水卒,却迎战黄祖的一万水军。

    如果徐盛水战失利,黄祖的水军就会一鼓作气,趁势杀上水营来,那时,陶商就要以步军击退他的进攻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有信心,以步军击败黄祖,不过,这却并不是他最想要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旦徐盛水军不胜,黄祖的战舰就可以进入汉水,肆意的搔扰后方,兵马更可随时登岸,以切断襄阳通往夏口的粮道。

    而伍子胥随后赶到的水军,虽然可以赶走黄祖,但黄祖依旧可以逃往下游,重新建立水寨,以结连孙策的援军。

    对陶商来说,最好的结局,自然是收编黄祖这支水军,而现在,黄祖既然不肯降,那就只有消灭了他,免的这股力量落入了孙策手中。

    徐盛先前已立下军令状,声称有办法凭两千水军,击败黄祖的一万水军,陶商深信了徐盛的能力,才会摆出今天的阵势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风起了,天气开始变冷。

    陶商也下意识的束紧了衣甲,目光由近而远,延伸向了上游,看同了那滚滚无尽的长江。

    “黄祖要强于蔡瑁,大王真的认为,徐文向能够凭两千水军,就击败黄祖的一万水军吗?”身边的张良,表示了担忧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笑,傲然道:“徐盛从海西起就跟随本王,他说有信心,本王就相信他必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张良眼神微微一动,又道:“徐文向确实是一员水战好手,可他缴获的那些战船,皆为小船,且数量只有两千,而且还是逆流迎战,这难度比先前伍子胥破蔡瑁,还要难上许多。”

    陶商剑眉微微一动,显然张良所说,其实也是他先前所顾虑的。

    尽管陶商心存疑惑,但信奉用人不疑理念的他,自信徐盛既然敢叫战,必然有自己的底牌。

    所以,当徐盛提出请战,陶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当场就一口应允。

    眼神只微微一动,陶商接着却豪然一笑,“黄祖虽占尽优势,本王却相信,徐文向必有绝对的把握,咱们就坐等他的捷报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语气自信之极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一般,张良不禁一震,深为陶商对自己判断力的自信而感染。

    “大王生平用人,从来都没用错过,想必这一次,也一定不会有错吧……”张良心中的那份忧虑便也放下,只振作精神,静待大战的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口以西,长江。

    江风徐徐,吹动一丛丛的芦苇,发出沙沙的声响,很快消失在大江的水声下。

    徐盛嘴里含着一根苇草,静静伏在船头甲板上,双手轻轻拨开苇丛,鹰目远望西面。

    前方视野中,大江茫茫,不见片帆。

    徐盛就这样等了几个时辰,直到近午时分,大江依旧一片安静,连个鬼影也没有。

    徐盛能够感觉得到,身后士卒们当中,已经开始弥漫着某种焦躁的情绪,伴随着时间的流逝,焦躁的情绪越发的浓重。

    徐盛却依旧沉静如冰,眉宇之中,不起一丝波澜,嘴里含着根苇草,只闲淡的嚼着。

    日过当空,突然间,徐盛眼眸一动,看到了什么异动。

    那刀锋似的目光极目远望,隐隐约约,仿佛看到黑压压的乌云,正贴着长江徐徐而至,速度极快,只片刻之间便在里许之外。

    那乌云不是别的,而是遮天蔽日的云帆,大江之,很快出现成百上千的大小战舰,气势汹汹的顺流东下,战舰之多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中央那艘巨大的斗舰上,那一面“黄”字大旗正高高的飘扬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黄祖老贼,你终于来了!”徐盛兴奋的把嘴里苇草一吐,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里许外,旗舰之上,黄祖披甲扶剑,傲然的冷视着前方,眼眸之中闪烁着凝重迫切。

    得知夏口失陷的消息,在看到黄射那封劝降书之后,愤怒的黄祖,率领着一万名精锐的水军,五百余艘战舰,日夜不停的顺流东下,向着老巢杀奔而回。

    和黄祖一样,那些江夏本土出身的士卒们,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杀回
重生之光辉人生吧
老家,从陶商的“魔掌”中,救出自己的妻儿老小。

    焦争之下,这支江夏水军,以满帆满桨的速度,再加上顺流之势,一路向着夏口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黄祖迫不及待的想要杀回夏口,这也正是陶商逼迫黄射写那封劝降书的目的,为的就是激怒黄祖。

    这也是徐盛敢于以弱敌强的自恃所在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浩浩荡荡的江夏水军从眼前驰过,急于东归的江夏军,全然没有觉察到,两岸的苇丛之中,几千魏军水兵,正悄无声息的隐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黄祖太心急了,他只顾着顺流疾驰,根本没时间去派出哨船先行侦察,而且在他看来,陶商虽然袭了夏口,但兵马多为步军,根本没有足够的水军,来在长江上阻挡自己的前进。

    他更是作梦也想不到,陶商竟然派出徐盛,以两千兵马就敢前来阻击他。

    此刻,这支他瞧不起的水军,就埋伏在他的身边,他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苇丛中,徐盛目光如炬,冷冷的注视着一艘艘经过的敌舰,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蓦的,他眼神微微一动,闪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“黄”字大旗,扫一了黄祖的所在,那一艘旗舰,正是他今日主攻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点号火,出击!”徐盛把嘴里的苇草一吐,毫不迟疑的跳了起来,挥刀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将令传下,早已准备好的狼烟,立刻被点起,熊熊烟柱直冲云空,方圆数十里皆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进攻的信号发出!

    转眼间,埋伏于大江两岸苇丛中的魏军两千水卒们,同时看到了狼烟信号,压制的战意,陡然间被点爆。

    击水声骤然响起,魏军水军将士们拼尽全力,拼了命的狂划手中之桨,阵阵的呦喝声如怒涛而起,一艘艘艨冲从苇丛中窜出,如狂鲨一般,以钳形方式,从两翼向着敌军舰队中军所在扎去。

    那一艘“徐”字旗所在的艨冲,其行如风,劈波斩浪,直奔黄祖的旗舰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黄祖,正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前方,完全没有想到,两岸的苇丛中竟会藏有伏兵,甚至当岸边升起浓浓的黑烟时,他也只以为是当地的农夫在烧桔竿而已。

    直到片刻后,魏军快舰冲近之时,那些江夏兵们才震惊发觉,响起了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苇丛中藏有敌人伏兵,我们中埋伏了!”

    各舰之上,尖叫示警声大作,旗舰之上的黄祖,方才受到惊动,下意识的向着两侧看去。

    骇然变色!

    当黄祖看清那飞速逼近的敌舰时,瞬间惊到目瞪口呆,整张脸都扭曲变形,如同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只顾着杀往夏口,竟没想到,陶贼竟在两岸藏了伏兵!”

    黄祖心头剧烈一震,眼中闪过一丝惧色,但很快,他就深吸几口气,强行压制下了震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,魏军虽然藏有伏兵,但舰船不但少,而且还都是艨冲小舰,看样子数量应该只在两千人左右。

    这么弱的一支伏兵,想要冲破他数倍的水军,似乎也有点太瞧不起他黄祖统御水军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眉宇间闪烁着不屑,黄祖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敌军船少兵少,有什么好怕的,传令各船转向,歼灭来敌!”

    “黄”字大旗所在的旗舰上,令旗摇动如风,如百艘江夏战船,纷纷吃力的改变方向,试图掉转船头来迎击突然从两翼杀出的魏军伏兵。

    各舰斗船虽稍有骚乱,但并未乱了阵脚,转向变阵之际,一支支的箭矢似狂风暴雨般,向着徐盛的伏兵船队射去。

    黄祖不愧是久经战阵,他一眼就看出魏军伏兵不多,自信以自己舰队的实力,必可趁势歼灭来敌。

    可惜,黄祖眼中的自信和不屑讽刺,转眼间,就被惊恐震怖所取代。

    因为,徐盛率领的那支舰队,没有如寻常那样,向着他舰队的腰斩杀去,以期将他们拦腰斩断,扰乱他舰队的阵形,最后乱中取胜。

    那七八十艘大小魏舰,竟然完全无视其余战船,全部都朝着黄祖所在的旗舰冲来。

    徐盛这是要采取斩首行动,从防守薄弱的两翼直接突破江夏舰队阵中,直接杀上旗舰,诛杀黄祖。

    黄祖一死,整个江夏楚军舰队,必将土崩瓦解,不战而溃!

    破风声中,“徐”字大旗所在的旗舰艨冲,如利刃辟波斩浪,顶着漫空的箭雨,直奔黄祖旗舰而来。

    徐盛半赤着膀子,一手执大盾,一手提刀,将袭来利箭,统统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那一双血丝密布的鹰目,死死盯着前方,直指黄祖旗舰,嘴角扬起肃杀的冷笑,他仿佛已要看到,黄祖那恐慌的德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