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黄祖的美梦破灭

第四百九十六章 黄祖的美梦破灭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荆轲早看着这个自傲的黄家公子不爽,耳听陶商令下,手痒已久的他,几步便冲下堂来,抡起粗大的手掌,冲着黄祖嫩嫩的贵公子脸,就是狠狠一耳光扇去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,那感觉,就像是沾水的皮鞭抽在了肉上一般响亮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堂中便响起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荆轲90的武力值,力气何其之大,这一巴掌抽过去,瞬间把黄射抽出两步之远,滚倒在地上,嘴里狂喷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敢这般——”

    黄家大公子何曾受到此如此的羞耻,从晕头转向中回过神来,挣扎着爬将起来,张口就要怒骂。

    荆轲却不给他机会,没等他骂出口,胳膊一抡,第二巴掌呼啸着就扇了上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,惨叫声中,黄射一口鲜血再喷而出,顺口将一颗门牙也吐了出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荆轲左右开弓,耳光左一个右一个,不停的扇向黄射,转眼间就抽了他三十多个大嘴巴子,把黄射抽鼻青脸肿,皮开肉绽,就连他老爸黄祖站在跟前,恐怕也认不出来他。

    “我知错了,大王饶命,我愿写劝降书,我愿意啊,求大王别打了……”几十巴掌下去,黄射再也撑不住,哇哇叫着,张口苦苦求饶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抬手,荆轲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,将手上的鲜血,擦在了黄射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此刻,黄射则趴在地上,浑身颤抖,眼神恐惧战栗,满脸血污,脸肿到分不清是谁。

    区区几十个巴掌,便将高傲的黄大公子,打出了原型。

    “早早服软,也不至于挨这顿苦,真是自讨苦吃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拂手喝令,将笔墨拿来。

    左右遂将早就备好的笔墨拿上来,黄射只能伏在地上,忍上脸上火辣辣的痛,颤巍巍的写下了一封劝降书,恭敬颤抖的双手奉给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将那沾有血迹的书信看了一看,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却又冷冷道:“你倒也是个识时务的家伙,不过你黄家的生死,还要看你父黄祖识不识趣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意思,自然是黄祖归降便罢,若不归降,他黄射,还有整个黄家,还是要被灭。

    黄射顿时吓得全身哆嗦,趴伏在地上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陶商却赖得再看他这副熊样,摆手喝令将他拖下去,接着便令将这道书信,派人送往鲁山黄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王这扇耳光的手段,当真是百试不爽啊。”身边的张良,笑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屑一笑,“所谓的世家公子,多为绣花枕头,对付这种人,几巴掌就足以让他人现出原型。”

    张良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,又道:“如今咱们夺了夏口,黄祖便成了孤家寡,他现在只有两条路可选,要么前往吴国投奔孙策,要么就是做最后一博,前来争夺夏口,咱们还得早做准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子房以为,黄祖老贼是会选择前者,还是后者?”陶商点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后者。”张良不假思索道,“黄祖毕竟与孙策有杀父之仇,先前两家联盟,孙策看在他可利用的份上,才会暂时放下父仇,如今他变成丧家之犬逃往吴国,毫无利用价值可言,孙策不宰了他才怪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“子房言之有理,看来,本王得做好准备,跟这老贼再打一场水战了。”

    冷笑声中,陶商鹰目望向西面,目光之中吐露着强烈的自信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口以西四十里,长江北岸,鲁山敌营。

    此间与陆口魏军水营,相隔有百余里,西北一带有鲁山屏障,南为长江,东为夏口,乃是绝佳的险要之地。

    黄祖便选择在此间下寨,安设水营,作为拱卫夏口屏蔽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时已入夜,黄祖正在帐中,与蒯越勾勒着西征江陵,光复楚国的宏图大计。

    “陶贼主力一走,咱们就可以邀孙策卷土重来,合我两国之兵,击灭了伍子胥的水军,到时候魏军水军一灭,陆军再强都不足为惧,攻克江陵,收复襄阳,甚至是光复大楚,已是指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蒯越手指着地图,纵横谋划,一脸的自信。

    黄祖忍不住哈哈一笑,忽然想到什么,便压低声音道:“如今二公子已死,如若光复了大楚,难道我们还要奉大公子为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蒯越干咳了几声,“咱们当初是想扶持二公子,我们素来与大公子不和,如果拥立大公子上位为王的话,只怕日后他清算起来,没我们的好
极品隐身小鬼医全文阅读
果子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异度言之有理,那我们该当怎么做?”黄祖点着头道。

    蒯越嘴角扬起一抹残冷的诡笑,“眼下大公子正被魏延那叛将,围于临湘城,咱们可不急着西进,等到临湘城破,我们再无顾虑之后,便可……”

    蒯越话未言尽,眼中冷笑又起。

    黄祖明白了,蒯越的意思,自然是想借魏军之手,除掉刘琦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“异度这一招借刀杀人,当真是妙啊!”

    黄祖拍手大赞,却又道:“只是,如果大公子也死了,咱们就算是光复了大楚,又当奉何人为主?”

    蒯越笑了,笑的不屑,忽然间向着黄祖一拱手,“刘家父子不过是外来者而已,他们把大楚败到这般地步,根本不配再统治我荆楚,黄将军若能光复大楚,便是我楚人的英雄,介时我等自然当奉黄将军为大楚之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黄祖身形先是一震,旋即放声大笑起来,很显然,蒯越的这番话,说到了他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****皆死,他黄祖又手握重兵,立下光复楚国的奇功,放眼荆楚,谁还比他更有资格当这个大楚之王。

    狂傲兴奋的笑声,在大帐中回荡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名亲军从外匆匆而入,将来自于夏口十万火急的情报送上:

    陶商突袭夏口,夏口城已失!

    黄祖的得意之笑,瞬间凝固成了骇然一瞬,原本自信满满的蒯越,也愕然变色,惊得目瞪口呆,眉宇间也难抑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老夫在汉水设有几十座烽火台,夏口城尚有兵两千,陶商那厮纵然偷袭,又如何能这么快的攻破夏口城,绝不可能!”黄祖一把夺过情报,歇厮底里的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情报上,清清楚楚的写明了,陶商是如何以徐盛假扮商人,让烽火台瘫痪无用,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杀至夏口城下,一举夺城的经过。

    看完这道情报,黄祖整个愕然无语,眼神中全都是匪夷所思的惊异,惊的喃喃自语道:“陶贼他……他竟然用这等无耻手段,破了我的烽火台,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中,弥漫着惊恐绝望的情绪。

    半晌后蒯越才深深一吸,苦着脸道:“不想陶贼如此狡猾,连我烽火台之策都能破,看来是天要亡我大楚,黄将军,眼下夏口已失,我们已无处可去,看来只有前往吴国,去投奔孙策一条路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绝不会去投降孙策,老夫跟那小霸王有杀父之仇,去投奔他只有死路一条!”黄祖一拍案几,断然的否决了蒯越的提议。

    蒯越一时哑口无言,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时,黄祖站了起来,咬牙切齿道:“为今之计,只有趁着陶贼立足未稳,我军军心未乱之际,迅速回师,夺回夏口,才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蒯越却眉头一皱,忙道:“陶商既然敢突袭夏口,显然是预谋已久,必会早有准备,黄将军切不可冲动。”

    便当这时,言是黄府的家仆奉了黄射之命,前来投奔。

    黄祖正忧心儿子的生死,一听有家仆奉黄射之命前来,急是令将传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家仆跌跌撞撞而入,一脸沮丧,一面哭诉着夏口失陷,公子被擒之事,一面将黄射的那封亲笔信奉上。

    看到那封信后,黄祖彻底的怒了,怒到老脸扭曲,眼珠子都几乎要气炸出来。

    那竟是一封劝降书。

    堂堂黄祖之子,竟以这种不知羞耻的文字,来劝自己向陶商这狗贼投降,这简直是对黄家的羞辱,对他黄祖的莫大羞辱。

    黄祖是一脸恼羞,再看信上有血迹时,便明白,儿子必是在陶商的威逼折磨之下,被迫写下这封劝降书。

    盛怒之下,黄祖愤然起来,大叫道:“传本将之命,即刻尽起全军,随我夺回夏口!”

    “黄将军切莫冲动啊,陶商今日攻下夏口,兵马又胜于我军,光凭我一万水军,想要夺回夏口,只怕胜算无多。”蒯越急是劝道。

    黄祖却一声冷笑,傲然道:“陶贼虽然兵多,却皆为步军,他的水军主力,统统都在陆口,老夫就是要凭着水军优势,先在水上大败陶贼,再趁胜一鼓作气攻入水营,必能夺回夏口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再劝了!”黄祖一拂手,决然道:“投奔吴国是决无可能,逗留在这里,最终也只能军心崩溃,全力回夺夏口是最后的机会,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看着被激怒的黄祖,蒯越知道,他这是中了陶商的激将法,但面对盛怒之下的黄祖,知道劝说也无用,只能摇头暗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