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九十四章 让黄祖变成孤魂野鬼!

第四百九十四章 让黄祖变成孤魂野鬼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偷袭!

    这时的宋忠,方才从匪夷所思中醒来,急是回身奔往大营,边跑边大声喝令全军速速迎战。

    可惜,他晚了半步。

    魏军来的太突然,就在宋忠来不及跑上岸时,当先的一艘魏军船只,就已便撞入了水营。

    徐盛手提着战刀,一个箭步跳上栈桥,身后的士卒们,跟着蜂拥而下。

    手中滴血的战刀一扬,徐盛豪情万丈,大喝一声:“随本将杀上岸去,为大魏而战!”

    “为大魏而战!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魏军将士,喊杀之声如轰轰震天,一班虎熊之士,直如出笼的猛虎,狂卷入敌营。

    徐盛身先士卒,率前驱当先杀到,紧接着,数不清的竹筏,一面接一面的冲入敌营中,成百上千的魏军士卒,一跃跳上岸来,如潮水一般卷入惊恐的敌人。

    徐盛发足狂奔,手中战刀舞动如风,刃风过处,肢飞血溅,将那些仓皇迎战的敌兵如斩败絮般击杀。

    转眼间,整个敌营中,便已血雾横飞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如海啸的巨浪一般冲上岸去,那些尚自昏睡中的敌兵们听闻异动,连衣甲也来不及急穿就冲出帐来,转眼却为袭卷而来的怒涛碾杀。

    魏军数十倍于敌的兵马,这样突然杀至,楚兵如何能够抵挡,简直形如屠杀。

    退往寨中的宋忠,眼见己军败溃难当,只得一面极力组织抵抗,一面派人去往夏口城向黄射报警。

    而此时,徐盛已一马当先,率军杀过水营,直撞向旱营而去。

    一身血染的他,举目望去,看到的是全线溃逃的敌人,却唯有斜首处,一名敌将仍指挥着百余江夏兵,做着垂死的抵抗。

    “今天,正是我徐盛斩将立威,再次名扬天下之时!”一声暴喝,徐盛拖动着战刀,脚下飞溅着血泥,巍巍如杀神一般扑向那顽抗之敌。

    正自指挥的宋忠,眼见一员敌将狂扑而至,急令部下放箭阻挡。

    箭矢如飞蝗般扑至,徐盛的脚步却无一丝停滞,冲杀之际,战刀狂舞如风,化出层层的铁幕,将那袭来之箭轻易的弹落。

    刹那间,徐盛撞破乱军,杀至了宋忠跟前,战刀狂扇扫而出,将拦路的最后几名楚卒,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漫天的血雾中,徐盛如一支势不可挡的利箭,战刀拖着血色的尾迹,径向宋忠扑去。

    宋忠没想到,这杀来的大将,武道如此之强,自己根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,宋忠也不及多想,只能咬紧牙关,极力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一瞬间,徐盛一跃纵起,手中战刀自上而下,当空斩落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猎猎的金属交鸣声中,宋忠身形剧烈一震,双臂深深弯下,竟觉无尽的大力灌身体,只震得他五内欲裂,这狂力的压迫下,双膝一屈便给压趴下来。

    徐盛的武道,显然远胜于宋忠。

    “他的武道,远胜于我,怎么办……”宋忠心中震撼,徐盛却不给他思索的机会,低啸声中,战刀转眼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宋忠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,只能战刀勉力一竖,使出了吃奶的劲,妄图抵挡这一击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是一声轰鸣,星火四溅。

    巨力震荡之下,宋忠只觉虎口处剧痛,鲜血已从五指中渗出,巨力震击之下,竟是站立不稳,啷啷呛呛的向后跌去。

    一击震退敌人的徐盛,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,身形如豹子一般窜出,手舞处,但见一道寒光掠过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一击,宋忠还未看清对方如何出招时,徐盛的刀锋,已经从他的腰下拦过。

    宋忠斗睁着双眼,充血的眸中是无尽的惊骇,低头看去,发现自己的上半截身体,正在跟下半身分离……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宋忠嘴里吐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半截身体,滑落下去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徐盛剑眉如刃,傲气冲天,猿臂一动,战刀收回。

    三招毙敌的徐盛,嘴角掠过一丝不屑,手舞战刀,杀上旱地,一路向着夏口城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在徐盛的率领下,半个时辰的时间里,荡平了夏口城西的水陆敌营,将近七百名兵卒,杀到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随后而至的陶商,一路无阻的登上了伏尸遍地的江岸,策马飞奔,率领着后续的万余兵马,向着夏口西门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间,陶商的精锐之师,已如潮水般,涌至了夏口西门城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几十座烽火台,为何没有半点警报,竟让陶贼这般轻易杀至夏口,难道陶贼长了翅膀不成!”

    城头上,望着漫卷而至的魏军,黄射已震惊到目瞪口呆,头皮想破也想不通,陶商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惊怔半晌,黄射蓦然间惊醒,大叫道:“快,快关闭城门,所有人都上城,速派人给父帅发急报,请他回师救援!”

    惊醒的黄射,眼见水寨被攻破,仓促之下,他只得下令即刻关闭四门,并调动城中一千多兵马赶来增援。

    因是这场奇袭来
金丹九品sodu
得甚快,黄射在仓促之下,根本不及把所有的兵力调集上城,当陶商的大军杀至西门前时,城头还处于混乱之中,沿城守军,不过两百余人。

    陶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一声狂笑,陶商战刀向着城头一指,喝道:“文向,夏口城就在眼前,又是一件大功,你敢不敢去取!”

    徐盛先破烽火台,又第一个杀上夏口水营,两件大功拿下,却还嫌不够,杀意未尽的他,被陶商激起了斗志,二话不说,挥军就向城头攻去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徐盛的实力,更知徐盛憋了一口气,立功心切,便有心让他再立大功一件,令他统兵攻城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声吹响,徐盛统帅七千先锋军,如潮水般向着西门涌去。

    上百张随着竹筏一道运抵水营的云梯,旋即被竖了起来,砰砰的砸向城墙,在徐盛的喝斥下,数以千上的将士们,开始奋不顾身,无畏的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夏口城坚固高大,黄祖经营十余年,其坚固程度,甚至在某种程度上,超越了江陵襄阳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样一座城池,如果黄祖有足够兵马坚守,除非陶商把巨型破破锤也运来,否则一时片刻间,根本难以攻上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陶商杀了个出其不意,不到两千的夏口守军,有七百被歼灭在水营,城中所余兵马不过一千余人。

    而且,事发突然,黄射根本来不及把所有的一千兵马,都调往西门守备。

    眼下城头之军,不过三百余人,且个个惊慌失措,如何能面对几十倍魏军的狂攻。

    不过,楚军兵马虽然少,却为黄祖麾下的百战精兵,战斗力相当强悍,在黄射的喝斥下,勉强平伏下心情,做出最后的顽强抵抗。

    城头上,箭矢如梭,飞石呼啸,惨叫声此起彼伏,不时有魏军士卒被砸中,从云梯上坠下。

    “守得还挺顽强的嘛,幸亏用了声东击西之计,否则还真不好攻……”陶商眼中流露出几分欣赏,更多的,却依旧不屑。

    敌军再强,战斗力又岂强得过他大魏雄师,陶商就不信,区区三百敌人,能挡得住自己几十倍大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沿城一线,魏军斗志高昂,视死如归,一人从云梯上坠落,另一个眉头也不皱一下,立刻顶上去,冒着死亡的威胁,继续无畏的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钟,守军的反击之势,便被压制了下去,人数上的劣势终于开始显现,全线攻城的魏军将士,使得黄射顾得了东头顾不了西头,几乎疲于奔命的应付处处将要被攻破的防线。

    徐盛瞅准了时机,一手提刀,一手扶梯,虎熊之躯纵上云梯,敏捷的飞快向上攀去。

    城上守军,几次用飞石企图砸他,却皆被他躲开,转眼间,徐盛离城头不过几步之高。

    眼见挡不住那勇猛的敌人,城头上,几名敌卒抬起一根巨大的檑木,高举起来,企图顺着云梯压下去,让徐盛无处可避,一举将他砸死。

    见得此险情,徐盛想也不想,暴喝一声,手中战刀就飞掷了出去,只听一声惨叫,中间一名敌卒便被当胸砍中,惨叫着倒翻于地。

    少了一人支撑,其余两人举不住,檑木就势砸落下来,将那二人压砸于下。

    徐盛拔下别在后腰的另一柄战刀,双足奋然上纵,几下就站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当徐盛第一个跃上城头时,那巍巍如铁塔般的身躯,将城上守军尽皆震慑,而城下的魏军将士们,则倍受鼓舞,激动的叫喊声,令天地震颤。

    陶商也兴奋不已,遂叫擂鼓助威,并命全军大举攻城。

    徐盛勇武的激励下,几万魏军将士,斗志如狂,战意狂飙,如潮水般向城上卷涌。

    登上城头的徐盛,手中战刀狂舞,将四面围来的敌卒如草扎的般扫倒于地,护住了一片城头,掩护下面更多的士卒,不断的爬将上来。

    一处突破,沿城一线,处处突破,守军防线很快全面瓦解,越来越多的魏军将士冲上城头,将崩溃的敌卒,无情的砍翻于地。

    “可恨,这夏口城是守不住了,我得赶紧逃去跟父帅会合……”黄射眼见大势已去,不敢再战,只得逃下城头,向着南门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随着吊桥的斩落,城门的落下,无数的魏军将士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从城门处一涌而入。

    大魏的战旗,终于插在了夏口城头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夏口攻城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,宿主现有魅力值91。”

    前番赤壁一役,陶商收获了不少魅力值,今日一战,又收获1点,魅力值已突破90大关,向着满百冲击。

    陶商兴奋如火,眼看自己的将士们,如狼似虎般从城门杀入,眼看着大魏的王旗,在夏口城头升起,不禁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却并没有被这突袭得手冲昏头脑,也不急于入夏口城,而是率领五千精锐的亲军铁骑,向着南门一线追去。

    夏口南面沿江一线,还有一座长江水营,内中还有战船近百,守军千余,陶商要杀得干干净净,连一点渣都不给黄祖剩下,让黄祖和他的一万水军,彻底的变成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