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烽火台

第四百九十一章 烽火台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黄祖正神思之时,身后脚步声响起,一名年轻的小将登上城头,正是他的儿子黄射。

    “父帅,你让儿在北面汉水沿岸修筑的烽火台,儿已经修好了。”黄射拱手道。

    黄祖微微点头,赞许道:“这件差事你办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时,黄射却又狐疑的问道:“父帅,陶贼的主力皆在长江,咱们为何要花力气,在汉水修筑烽火台?”

    夏口一城,乃是位于汉水与长汉的交汇之处,位于汉水东岸,长江北岸。

    从上游取夏口,自然也就有两条路,一条是由襄阳沿汉水南下,另一条,则是由江陵沿长江东下。

    黄祖逃至夏口后未多久,蒯越也跟着逃至,正是蒯越建议黄祖,在汉水沿岸修筑烽火台。

    “这就要问蒯异度了。”黄祖的目光,看向了身边的蒯越。

    蒯越便捋须道:“陶贼若想攻夏口,必会顺长江东下,所以我们的主力舰队,必须要集中力量,去防备夏口以西的长江一线,不过我们都知道,那陶贼可是诡诈的很呢……”

    蒯越话锋一转,抬手遥指北面,“汉水方向,看似没有什么威胁,但那陶贼最善于出奇,我就怕他趁着我们主力尽数防范于长江,却暗中派一支偏师,沿汉水南下,从北面突袭夏口,所以才要让少将军在汉水沿岸设烽火台啊,可以随时报警,好让黄将军抽兵回援夏口。”

    此番话出口,黄射方才是恍然大悟,不禁赞叹道:“还是蒯先生高明,对那陶贼了如指掌。”

    蒯越嘴角掠起一丝得意,却又自嘲道:“我也是没办法啊,跟陶贼交手这么多次,多少血的教训,才让我摸清了陶贼的用兵套路,此贼用兵,可以说就一个字——奇,只要我们能防得住他出奇兵,陶贼便将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蒯越又是一席话,俨然已窥破了陶商的虚实。

    黄家父子二人,脸上不由浮现出赞叹之色,仿佛有蒯越这个谋士在身边,让他们更多了几分坚守住夏口的信心。

    虽如此,黄射却依旧顾虑道:“就算我们修了烽火台,可陶贼赤壁大胜,六七万大军顺流而下,咱们光凭手头兵马,当真能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挡得住!”

    蒯越回答的斩钉截铁,又不紧不慢的分析道:“陶贼之所以赤壁能胜,并非胜在他水军真的有多强大,而是胜在我们火攻之计被识破,又恰巧刮起了西北风,所以我们才会大败,陶贼也是趁着我们军心动荡之计,才能一举攻下赤壁,现在的形势却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蒯越冷笑道:“黄将军重组江夏水军,尚有一万精锐之士,战船四百余艘,又有夏口这座坚城,只要我们坚守不战,必然能守得住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蒯越又手指东面,“吴军虽在赤壁遭受重创,但两万多兵马却安然逃回了柴桑,实力尚在,且夏口一失,吴国门户大开,我料想孙策必然不会坐视不利,必会再调战船和援军前来援救,只要我们撑他个把月,吴国援军大举赶到,陶贼还有何可惧。”

    听了蒯越一番分析,黄射彻底的恍然明悟,眼神中残存的担忧,也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黄祖更是一声不屑的冷笑,轻蔑的目光射向滚滚长江,傲然道:“陶贼,有胆你就来攻吧,我黄祖就是荆州最后的希望,有我黄祖在,你就休想鲸吞荆州!”

    狂烈的笑声,回响在夏口城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赤壁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数万大军休整三日,陶商便打算尽起水陆大军,杀奔夏口,灭了黄祖,消灭掉楚国最后的抵抗势力。

    至于逃到荆南四郡的刘琦,无非是废材一个,陶商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,已派魏延和英布,率五千兵马由湘水南下,直奔长沙郡,去收拾刘琦。

    近七万的水陆大军,只等陶商一声号令,就可以迅速南下,直奔夏口而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陶商已经派了徐盛,以催运粮草为名,先行一步赶回襄阳。

    在那里,陶商已经准备了两千兵马,还有近三十余艘船给他。

    这是张良给陶商献上的计策,张良认为,赤壁一役之所以能大胜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那场突如其来的“南风转北风”,即使吴楚联军大败,但这并不意味着,大魏的水师就可以横扫长江。

    相反,逃回夏口的黄祖,麾下尚有一万精锐的江夏水军,这是一支战斗力相当不可小视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张良认为,大魏水军就算挟着赤壁大胜的余威,顺流东下,未必就能够击败黄祖的一万坚城。

    况且,就算击败了黄祖水军,想要短时间内攻克夏口坚城,也非是件容易事。

    那时候,若等到孙策重整旗鼓,率吴国援军再次赶赴夏口,这场战争就很可能再次演变成一场持久战。


燃烧的莫斯科小说5200
   为了速破夏口,张良便向陶商献计,由他率主力沿长江东进,吸引黄祖的主力,却由徐盛从襄阳沿汉水长驱南下,突袭夏口。

    大帐中,陶商凝视着长江两岸的地图,心中已经在勾勒着攻破夏口后的战略。

    这时,脚步声响起,荆轲匆匆而入,看他那凝重的表情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荆轲,别跟本王说,孙策这么快就重整旗鼓,前去援助黄祖那老狗了。”陶商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荆轲摇了摇头,却是叹道:“哪有那么快,末将收到的是关于夏口方面的最新情报,恐怕大王不想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黄祖垂死之贼而已,本王还怕他折腾出什么花不成,什么情报,说吧。”陶商丝毫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荆轲方将手中帛书奉上,口中道:“根据夏口细作最新情报,那黄祖似乎对我们已有防备,也不知是听了谁的建议,竟是在夏口往北的汉水沿岸,星夜赶建了几十座烽火台,显然是在防备我军从襄阳南下,由沿水突袭夏口。”

    烽火台!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手摸着下巴,眼中流露出几分意外的神色,似是没有料到,黄祖这厮突然间变的多了一个心眼,竟然有所防备了。

    陶商大张旗鼓的要沿长江东下,攻取夏口,就是为了让黄祖把夏口主力守军,都集中到了长江一线。

    只要黄祖的水军主力一走,徐盛的那支偏师,就可以顺沿水南下,从北面直奔夏口,趁着城中兵力空虚,一举攻下夏口。

    张良所献的这道计谋,关键之处就在于,夏口城疏于防备,黄祖的主力来不及回援。

    但眼下黄祖在汉水上游,沿岸数十里都构筑了烽火台,徐盛的偏师只要一出现,以烽火台传播的速度,不出一个时辰夏口城就能得到入侵的警报,那个时候,守军就能够提前做出准备,关闭城门,组织兵马上城抵抗,并向长江一线的黄祖主力发出求救。

    即使夏口的守军数量不多,但只要人心未乱,凭着夏口的坚城也能抵抗几日,只要扛到黄祖的主力水军回师,张良这道声东击西的奇袭计划,便将就此泡汤。

    “此必是蒯越之计。”张良很肯定的轻轻一拍案几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口中轻喃着:“这个蒯越,溜的倒是挺快的,连刘琮也死在了乱军中,他却逃回了夏口,看来攻破夏口后,本王不把他千刀万剐了,还真有点对不起他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想着剐人,张良却眉头暗皱,“黄祖修筑了烽火台,这样一来,徐盛想要突袭夏口就不容易,看来良这道计策,有点悬了呢。”

    张良指点敲打着案几,冥思苦想,一时想不出破解之策。

    “烽火台么……”陶商站将起来,负手步向了帐外,看着眼前滔滔江水,思绪飞转,回忆着种种记忆。

    纯论智谋,他其实是比不上张良的,但拥有历史先知这个外挂,却让他某些特定的关键点,拥有着超越张良的智谋。

    就比如先前甘宁的诈降,连张良都没看出来,却被他一眼洞穿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不禁回想起了,曾经历史中,关羽大意失荆州的那一段历史来。

    当年的关羽为防东吴急袭江陵,便曾在长江两岸,设置了大量的烽火台,如今的黄祖,为了防范自己奇袭夏口,也学关羽设置了烽火台。

    “黄祖既然学了关羽,那我为什么不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蓦然间,陶商抬起头,鹰目中已掠起了诡秘的精光,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什么黄祖学了关羽,大王在说什么?”身后的张良,却有点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陶商回过身来时,英武的脸庞上已皆是胸有成竹之色,大步回到帐中,兴奋的目光盯着地图,手指在上面比划来比划去,似乎在盘算着什么,对于那烽火台的难题,似乎已经给忘在了脑后面。

    看着陶商这副样子,张良不上狐疑心起,便又道:“既然无法从汉水急袭夏口,那我们就要做好正面进攻夏口的准备了,凭借着伍子胥和甘宁的实力,或许能赶在孙策的第二波援军赶到之前,拿下夏口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几座烽火台,就想破了本王的计划,黄祖他也太自以为是了。”陶商却冷哼一声,挥手道:“传令下去,放出风声,就说刘备将大举进攻幽州,本王要班师北归,暂时放弃进攻江夏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番话,顿时便令张良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奇的是,陶商不把烽火台放在眼中,似乎已有破解之策。

    惊的却是,听他这话的意思,竟然又打算放弃进攻夏口,要班师北归。

    智如张良,这个时候,也陷入了茫然不解之中。

    心中虽不解,张良却暗忖:“我们这位大王,智谋诡绝,往往会有出人意料的诡计,他这一次,难不成又想到了什么奇思妙计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