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九十章 水将归心

第四百九十章 水将归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身是血的太史慈,连兵器都没有,纵马奔至,口中惭愧叫道:“大王,陶贼攻势太猛,末将无能,没能守住,眼下我军全面崩溃,赤壁是守不住了,速速撤兵退往柴桑吧。”

    今赤壁已破,水军覆没,孙策已无法从水路退往夏口,只能由陆路退往柴桑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被陶贼杀败,本王颜面何在,颜面何在啊!”孙策明知大势已去,却因顾及颜面,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赤壁虽失,但若能保住这两万兵马,我们的元气就还在,至于损失的战船,我们大吴有的是战船,也补得起,若全军覆没在这里,那才是真正元气大伤啊!”就连要面子的周瑜,也忍不住劝道。

    只这犹豫的功夫,攻上岸来的魏军,已从三面突入旱营,象征陶商所在的大魏王旗,也已出现在视野。

    看到那面王旗瞬间,孙策脸色惊变,残存的一丝犹豫,瞬间被击碎。

    他再也顾不上什么颜面,什么尊严,大叫道:“你们说得对,撤兵,全军速速撤离,从陆水撤往柴桑大本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孙策自己已拨马先走,向着陆口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孙策都吓走,周瑜紧随其后,诸员吴将们统统都丧胆,向着陆口方向一涌逃去。

    主将一逃,整个赤壁的吴军水旱大营,就此全面瓦解崩溃。

    赤壁,攻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色已暗,战火终于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个大江已为血染,江面之上,到处都在漂浮着尸体,整个江滩都为血染成红色。

    江边枯树之上,乌鸦在“哇哇”的鸣叫,把这修罗杀场,映衬的更加凄惨。

    陶商坐胯战马,手提战刀,昂首步入营,将一面面残存的“吴”字大旗,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那座王帐外,“吴”字大旗已被砍断,取而代之的是迎风飞舞的“魏”字王旗。

    “大王,吴军水旱二营已被我们拿下,可惜孙策那厮溜的快,率两万吴军抢先一步逃往陆口,应该是想从陆路逃回柴桑。”飞马而来的伍子胥,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一丝遗憾。

    赤壁一战,他生擒了甘宁,诛杀了刘表,灭了尽四万吴楚联军,近八百余艘舰船,杀到孙策狼狈而逃,可以说是空前的大胜。

    此等丰厚的胜果,就连陶商本人,都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赤壁之战得胜,他的大军就可以直取夏口,只要拿下了夏口,就等于敲开了通往吴国的大门。

    扫平江南,已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样的胜果,堪称空前。

    “就先让他再蹦跳一会,早晚本王会取了他的首级!”陶商冷笑一声,不以为然的一哼。

    伍子胥兴奋如狂,豪然道:“待他日大王举兵伐吴,攻破建业之时,末将必生擒了孙策,献给大王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笑的痛快,笑的狂傲。

    “此役得胜,三军将士都辛苦了,传令下去,叫三军将士,且于赤壁敌营就地休整,先喝他个三天三夜,养足了精神,他日再攻夏口不迟。”

    左右浴血的将士,无不欢欣鼓舞,挥舞着兵器,向着陶商齐声高呼“吾王万岁”。

    “吾王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吾王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那亢奋的呼声,盖过了涛涛江水之声,直令头顶盘旋的群鸦惊飞,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振奋的呼声,陶商举目投向东面,冷笑道:“黄祖,你以为你逃到了夏口,你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吗,哼,你想的也太美了,洗干净脖子,等着挨那一刀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整个赤壁大营已是酒气冲天,欢声雷动,三军将士都在喝酒吃肉,庆祝这场大功。

    中军王帐,陶商高坐于上,喝令将俘虏甘宁押解上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灰头土脸,神色黯然的甘宁,被几名军士押解了上来。

    被押解入王帐的甘宁,却昂首不跪,如铁塔般立在那里,没有丝毫屈辱之意。

    “甘兴霸,你诈降计被本王识破,今吴楚联军已灰飞烟灭,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。”陶商俯视着甘宁,冷冷喝问。

    现在的陶商,只消挥一挥手指,左右的将士们就能一拥上前,将甘宁剁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神武雄略,智谋超绝,我甘宁败给你,输得心服口服,要杀要剐随便,我甘宁要是皱一下眉头,就算不得一条好汉!”甘宁将眼睛一闭,一副无所畏惧,坦然赴死之状。

    左右荆轲等亲卫们,手已按在了刀上,只等陶商一挥手,就会一拥而上,刀斧齐上,将甘宁剁成了肉酱。

    陶商却久久没有任何举动,只那么盯着甘宁,淡淡而笑,以一种欣赏的目光,看着傲然无畏的这个锦帆贼。

    甘宁摆出慷慨赴义的姿势,等了半天,也没有等到陶商怒下杀令的那一刻,心存狐疑,不禁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却笑看着他,说道:“甘宁,本王知你精通水战,武力超绝,能想出诈降之计,证明你智谋也
最强小民工小说5200
了得,这样一员智勇双全之将,若换作是在本王麾下,必当是栋梁之将,你在楚国中,却只能沦落到给黄祖之流做副将,实在是惜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甘宁身形微微震动,眼眸中闪烁出丝丝委屈之色,仿佛陶商之话,正说中了他的伤心之处。

    陶商见他已动容,趁势又道:“刘表昏庸,只重世族而不重贤才,如今他已被本王所诛,你难不成还要为他殉葬不成,何如归顺于本王,助本王成就大来,本王必叫你尽展所长,青史留名!”

    尽展所长,青史留名么……

    陶商的这八个字,在甘宁的脑海之中,如惊雷一般,不断的闪现回荡,震撼着甘宁的内心,瓦解着他所谓自尊的防线。

    这时,帐中的魏延,也站了起来,劝说道:“甘兴霸,魏王乃圣人转世,天策真龙,赤壁决战,关键时刻,东南风突然转变为西北风,就是天佑魏王的最好见证。你我皆不受刘表重用,今有魏王在前,何不跟我一样,归顺明主,为魏王开拓疆土,一统天下建功立业,也不负男儿之志!”

    甘宁见得魏延这个旧僚,听得魏延之词,心中那点残存的丁点顾念,都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此刻的甘宁,经过眼前这个曾经同僚的劝说,心已是彻底的动摇了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只需要再加上最后一把火,这位荆襄猛将,必当归心不可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站起身来,在甘宁惊奇的目光注视下,亲自给甘宁解开了绳索束缚。

    然后,他轻轻拍着甘宁的肩,叹道:“甘兴霸,你乃当世奇才,本王有心欣赏你,如果你实在不愿意,本王也不强人所难,你去留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再无多言,只坐回王座,只静静的看向甘宁,等他做决定。

    此刻,甘宁的心中,对陶商的敌意已荡然无存,一种受宠若惊的感动,更是悄然滋生。

    甘宁万没有想到,自己跟陶商作对,今还抗拒不降,陶商非但没有杀他,竟然还要放他走。

    这份气度,这份欣赏,这份礼遇,简直跟他当初在刘表和黄祖那里,所受的待遇,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陶商这般明主的气度,深深的震撼了甘宁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甘宁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似是做出了人生之某个极为重大的决定。

    随后,他眼中再无犹豫,只余下决毅,当即向着陶商深深下拔,慨然道:“宁不过一锦帆贼出身,却受大王如此器重,宁实在是感激不尽,宁愿就此归顺于大王,为大王一统天下的大业,赴汤蹈火,于所不辞!”

    甘宁,终于归降。

    陶商大喜,当即再次下阶,将甘宁扶起,哈哈笑道:“本王得兴霸这员水上大将,他日何愁不能扫灭伪吴,一统江南。”

    兴奋之下,陶商是哈哈大笑,欣慰之极。

    甘宁归顺明主,心中也万分的释然,不由也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王帐之中,回响起他们君臣,豪然痛快的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夏郡,夏口城。

    城头上,黄祖正背负着双手,眉头凝成了一股绳,凝重的目光注视着西面。

    那是长江上游,赤壁的方向。

    城南面,长江滚滚而过。

    大江上,一艘艘的战舰,横列江上,往来穿梭,战旗飞舞。

    各舰之上,战旗飞舞如涛,彰显着旺盛的士气。

    黄祖举目扫视着他的舰队,嘴角扬起了几分欣慰,显然已从前番惨败的阴霾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他在乌林一役中,抛下了了他的大王刘表,率领着几千残兵,一路仓皇的逃回了夏口城。

    会合夏口原有的水军,黄祖又拼凑起了一支近一万人的水军。

    此刻,上游已传回消息,吴国已兵败赤壁,由陆路逃往了柴桑。

    赤壁失守,这也就意味着,通往夏口的门户洞开,他很有可能面临魏国水陆大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黄祖却并没有失去斗志。

    他所依仗的,除了还有一万水军之外,便是脚下这座巍巍的夏口城。

    “陶贼,这夏口城是我黄祖苦心经营了近十年的坚城,比襄阳和江陵还要坚固,你若有胆,就来攻我试试吧……”黄祖傲然的脸上,渐又流露几分决然自。

    他是不得不决然,因为,他已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江夏是他经营了十几年的大本营,他所有的本钱都在这里,如果江夏失守,他根本不可能去投奔孙策。

    毕竟,孙坚可是他杀的,先前两国联手,那是因为孙策看他们楚国还有一定力量,有可利用之处,所以才会暂时放下杀父之仇。

    若是他失了江夏,以光杆司令的身份,前往吴国投奔,孙策不杀他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,他无路可选,只能死守夏口。

    于是,在逃回夏口之后,黄祖才重组败兵,接连数天的江上大规模演练,与其说是在练兵,倒不如说是在向陶商秀肌肉,以显示自己实力尚存,想让陶商对大举进攻江夏,心存几分忌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