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八十九章 辗碎一切顽抗之敌!

第四百八十九章 辗碎一切顽抗之敌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太史慈的武道虽略逊于伍子胥,但也相差不大,二人若是想分出胜负,非得在千招之后。

    可惜,影响斗将结果的,不仅是武力值,更是将者的士气。

    眼下吴军崩溃,对太史慈的精神,已是沉重打击,而伍子胥却是斗志昂扬,战意上完全压倒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正是仗着这精神上的优势,这一战,伍子胥很快就压制住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面对着伍子胥咄咄逼人的攻势,太史慈心中是又气又急,招势愈发的破绽频出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号称自孙策以下,吴国第一猛将!

    身为大吴第一猛将的他,竟然被伍子胥,这么一个出道未久的家伙,压制成这般地步,逼到只有招架的份,他太史慈的威名何在。

    愤怒之下,太史慈被激起了雄心,陡然间暴喝一声,手中战刀不惜气力的狂攻而出,每一招竟都是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的气势。

    太史慈这样发疯似的战法,拼死而战,伍子胥一时倒有些吃不消,十余招后,反被太史慈略略夺回些上风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蓦听得身后一声惊雷般的厉声喝:“太史慈交给本王对付,子胥你继续率军给本王杀入敌营腹地去!”

    伍子胥心头一震,斜目瞥去,惊喜的看到,十余步外的栈桥上,陶商已纵马横刀,如天神下凡般巍巍而立。

    大魏之王登岸!

    眼见陶商亲自出现在岸边,伍子胥精神陡然大振,遂也不屑于再跟太史慈缠斗,一柄战刀连舞,强攻数招将太史慈逼退,抽得空隙闪身跳出战团,舞刀杀出血路,向着敌营腹地杀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原想阻挡伍子胥,听得那上岸之将,自称为“本王”,身形一震,急是举目回望,只见栈桥之上,一名玄甲之将,正巍巍驻马,以一种冷傲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虽隔十几步,太史慈却已深深感觉到,那年轻武将,身上散发出来的王者之气,正如寒风凛凛般,狂压向他,令他竟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敢自称本王,更有如此威势者,除了陶商,还能有谁!

    陶商亲自杀上岸来,更加鼓舞了士气,魏军将士们个个兴奋如狂,如发狂的猛虎一般,扑向那些败溃的吴卒。

    举目扫去,只见沿岸一线,从水上到岸滩一线,腥红的鲜血染了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陶商傲立于栈桥之上,赤色的披风猎猎飞舞,鹰目中迸射着王者的霸气,如神一般傲立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楚国已灭,你吴国被灭也是迟早之事,现在停止顽抗归降本王,本王可以考虑饶你一命!”陶商冷冷的招降,语气狂傲,根本就不把太史慈这位吴国第一猛将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一番招降之言,瞬间将太史慈激怒,他翻身跳上战马,策马纵刀,向着陶商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他想凭着自己超强的武力,将陶商斩于马下,毕其功于一役,成就不世之名。

    “陶贼,敢小瞧我太史慈,我要你的命!”暴喝声中,太史慈一人一骑,杀破乱军,如狂风一般扑来,转眼已至近前。

    陶商却巍然不动,鹰目不起一丝波澜,根本没有丝毫的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他知道,太史慈的武道在自己之上,那又如何,身为大魏之王,难道还要他亲自动手不成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之徒,也敢冒犯我王,你是找死!”狂厉的喝声中,一道金色的闪电,从陶商身后袭出,直扑太史慈而去。

    是霸王项羽现身!

    眼见一员金甲之将拦路,太史慈还不知是项羽,冲势不减,手中那本战刀,挟着雷霆之势,如狂风暴雨一般向着迎面阻挡而来的项羽扫来。

    那一刀,太史慈挟着十成狂力,撕破空气时发出的嗡鸣声,竟如刺耳的哨音一般,卷着滚滚血雾狂扫而来。

    刀锋呼啸而至,项羽的脸上,却只有霸道不屑。

    拥有满百的武力值,放眼天下,除了吕布能让他皱一下眉头外,其余之将,皆为蝼蚁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是太史慈这个吴国第一猛将。

    眼见太史慈刀锋袭来,项羽陡然间一声低啸,猿臂如风而动,后发而先至,手中那金色的霸王枪,已似一道闪电,卷着滚滚血雾,狂轰而去。

    项羽那一枪去势如电,枪上的劲力如狂起的巨浪,挟裹着汹涌澎湃的狂力,正面向着敌刀轰至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星飞溅,一声震天动地,刺破耳膜的巨鸣声,刀与枪如流星般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项羽如金色铁塔一般,巍然不动,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丝毫波澜。

    太史慈却身形一震,虎口一麻,竟然隐隐有被震裂的迹象
追妻攻略全文阅读
,那长河倾泄般的力道,更是顺着兵器灌入身体,只搅得他五内翻腾,气血翻滚。

    太史慈脸色骇然大变!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料到,这员金甲之将,只一招间,便将自己这吴国第一猛将,竟震到了虎口欲裂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武力,简直已堪比吕布!

    “此贼武道,竟然强到如此地步,莫非,他就是那个与吕布齐名的项羽不成?”震惊的太史慈,突然间省悟,认出了眼前这敌将。

    他更是痛苦的意识到,自己的武力,根本不是项羽的对手。

    明知不是敌手,太史慈心中的傲气,却令他无法面对失败,强压下翻滚的气血,大吼一声,战刀再次轰出,轰向了巍然而立的项羽。

    “武道倒还不弱,可惜,顽抗大魏之王天威胁,杀无赦!”项羽不屑的一声冷哼,手中金枪再轰而去。

    吭吭吭!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声中,两人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太史慈已使出了吃奶的劲,每一刀下去都倾尽全力,如要玩命一般,但项羽却沉静如水,轻轻松松的接下了太史慈所有的攻势,甚至连气息都不曾发生过变化。

    100与96之间,不仅仅只是区区4点差距,根本就是境界上的差距,就算太史慈拼上性命,又岂能扭转得了这种质的差距。

    十刀攻下,太史慈便觉气力渐显不足,刀势渐渐便削弱下去。

    项羽就象戏耍小孩一般,冷眼看着他闹完,陡然间一声低喝,手中枪势一变,开始发动真正的攻击。

    霸王金枪如电,一枪快过一枪,如狂风暴雨一般袭卷向太史慈。

    但见漫天金光流转,却不见项羽如何出招,狂风暴雨般的刃气,如金色的围墙般,将太史慈围裹在其,那汹涌的攻势,转眼已把太史慈逼到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霸王枪法,这才是真正的霸王枪,远远超越了吴王的枪法,这枪法应该早就失传才对,怎么可能再现于世……”

    项羽显露出真正的实力,把太史慈震到心神震怖,知自己实力,与项羽相比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七招走过,太史慈已被压迫到汗流满面,气息艰难,手中刀势越显凌乱,破绽渐起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突然间,项羽一声长啸,枪式一变,攻击的烈度陡然暴涨,本就已穷于应付的太史慈,更是窘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连攻数招,荡出一处破绽,项羽手中金枪,如流光电火一般,狂击而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回身不及,只能舞刀反手相挡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金属嗡鸣,狂力汹涌轰至,太史慈胸翻江倒海,狂喷一口鲜血,手的战刀都拿捏不住,竟已脱手而飞,溅落在了几步之外。

    堂堂吴国第一猛将,竟然被杀到吐血,连手中兵器都被震飞,可以说是狼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太史慈已彻底的丧胆,哪里还敢再战,拨马抱头便往南面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项羽,太史慈已败,没什么于能阻止我们登岸,给本王杀上去,辗碎一切阻挡之敌!”陶商战刀一扬,狂笑喝道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,数不清的将士们,从船上跳下,如潮水般涌上岸去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英勇的大魏将士,成功的攻陷了栈桥至岸滩的敌营,大批的吴卒如受惊的羔羊般,已从水营驱赶着向旱营方面败溃而去。

    伍子胥冲锋在前,一马当先开路,率领着将士们,一路势如破竹,直奔孙策的中军军而去。

    中路被突破,两翼的敌军军心瓦解,徐盛和魏延率水军杀上岸来,后续战船上,数以万计的步卒们,也在各大将的率领下,汹涌的涌上江岸。。

    各路兵马,诸员大将,近六万之兵,如滚滚洪流一般,涌上水营,漫过河滩,向着孙策所在的中军辗去。

    中军所在,岸边高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孙策,已经脸色铁青,拳头紧握到咔咔作响,骨头都几乎要捏碎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周瑜,美玉般的脸上,同样是阴沉震动到了极点,眼眸中闪烁着不甘的神色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沿岸诸军尽如蝼蚁一般,向着旱营方向败溃而来,中路“太史”大旗,已经倒落,意味着中路失守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中路一线,西面董袭一线,东面的凌统所部,皆已全线败退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数不清的魏军士卒,正如惊涛一般,漫卷向赤壁,四面八方的杀他的中军所在。

    崩溃失败,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“本王纵横长江,无人能敌,竟然会在水战败给陶贼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啊……”自觉无力回天的孙策,仰天怒啸,不甘之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