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给本王杀上赤壁!

第四百八十八章 给本王杀上赤壁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声势浩大,战意昂扬,令岸上的吴兵无不为之悚然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孙策则是眉头紧锁,僵硬着脸驻立岸边,远望着汹汹逼近的魏军,一脸的沉重。

    他已知道,刘表被陶商所杀,黄祖率残存楚军,直接退往了夏口,现在的他,只能率吴军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“大王,到了这个地步,只能拼死一守了,若能守得住赤壁,我们就还有翻盘的希望!”身边的周瑜,激愤的鼓舞道。

    孙策精神为之一振,狠狠一咬牙,厉声道:“我孙策岂能在这长江上,败给陶商,传令诸将士,给本王坚守水营,决不许退半步!

    从魏营抢先一步,逃出来的庞统,本是想劝孙策弃营而撤,但见孙策如此决厉,话到嘴边也只能欲言又止,暗自摇头一叹。

    “太史子义何在!”孙策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太史慈带风上前,拱手道:“末将在,请大王下令。”

    孙策银枪向着正前方一指,喝道:“陶贼的主攻方向,必是水营中路,本王命你镇守中路,务必要给本王顶住陶贼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放心,有我太史慈在,绝不让陶贼之兵,踏上我大营半步!”太史慈发下重誓策马飞奔而去,直抵栈桥一线前去指挥。

    两万多的吴军,分成三路,摆开了架势,准备拼死迎击魏军的三路进兵。

    左翼处,水军大将徐盛,身先士卒,率五千大魏水军最先杀近。

    守将凌操见状,急是下令弓弩手放箭阻击,震耳欲袭的嗡鸣声,数不清的箭矢腾空而起,如雨点般倾向魏军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右翼处魏延也率舰队逼近敌岸,与吴军水将董袭聘所率的吴军,展开了激烈的箭矢对射。

    魏军两翼之兵,率先开战,牵制了近九千的敌军。

    大江之上,伍子胥统帅的中路舰队,则借着风势,向着敌营中部,一路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为大魏而战,攻破敌营!”旗舰之中,伍子胥挥刀大喝。

    两百多艘战舰上,数不清的利箭,开始向敌营疯狂发射,漫天的箭雨,交织成了一片光网,将江岸上空的天空都遮蔽。

    一艘艘的大魏战舰,如水的狂鲨一般,迎着箭雨疾冲,各舰的甲板上,盾手们构建了层层鱼鳞盾,掩护着身后的弓弩手们向江岸上的敌军阵地放箭。

    岸上,太史慈则策马往来狂奔,指挥着吴军士卒,疯狂的向魏军回敬箭雨。

    孙策为了防备魏军进攻,还在岸边布署了百余架投石机,其威力虽不及魏军的天雷炮,但攻击力也相当强悍。

    只见一枚枚石弹腾空而起,不是轰中魏舰,将上面的魏卒砸成肉泥,就是轰入战船队近的水中,掀起滔天巨浪,将魏军将士尽皆打湿。

    吴军飞蝗般的箭矢,腾空而来的石弹,漫空狂射,构成了一道集密流矢网,不断的有魏军将士箭倒毙,不断有石弹击战船,成片成片的将士卒们坠入水。

    魏军虽受打击,岸上吴军受到的打击也不轻,同样密集射来的箭矢,将布署在水道外侧的敌卒不断的箭落水,鲜血将沿岸一线染上了一层赤红。

    吴军的抵抗,的确很顽强。

    可惜,经历了昨天的大败,他们在士气上,数量上,已经远逊于魏军。

    借着铁锁连舟的巨舰优势,近四万魏军步卒也登上了战舰,光弓弩手就比吴军多出了数量,在此绝对的箭矢压制之下,吴军尽管拼尽全力,却也无法阻挡魏军的逼近。

    迎着漫天的箭雨,伍子胥率领着当先的十余突击船,终于成功的冲入敌营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冲天巨响,魏军疾冲的战舰借着冲势,一举将水门的木栅撞烂,借着狂冲之势,径直冲入了水道。

    早就按捺不住的魏军步卒,未等战船停稳,便是如潮水般,的从船上涌下栈桥,手中战刀疯狂斩向那些慌乱的敌卒。

    近身战开始。

    太史慈眼看着魏舰还是突入了水营,不禁神色大变,急是翻身上马,纵马舞刀,率领着他的数百亲兵队,便是杀向了栈桥方向的缺口处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魏军战舰一艘接一艘的撞入水道,数以千上的魏兵,已向栈桥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魏军仗着人数上的优势,中路栈桥上,如潮水一般,逼迫着惊慌的敌卒步步后退,一直从栈桥退上了江岸。

    中路吴军的守势,崩溃只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谁敢退,杀无赦!”太史慈纵马舞刀杀至,手起刀落,先将数名倒退的吴卒斩杀。

    凭借着如此威势,太史慈终于镇压住了败溃之势,催逼着吴军士卒,拿起残存的勇气,向着冲涌上岸的魏军反杀而
探险寻踪记小说5200
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更是刀舞如风,凭借着96的武力值,一路狂杀在前,将魏军又逼回了十余步。

    魏军的人数虽多,但因栈桥狭窄,无法展开,反而无法发挥人数的优势,被敌军堵在了栈桥上。

    步军顽抗的同时,退至岸上的敌军弓弩手,也已按定了身形,开始向着栈桥上拥挤的魏军士卒放箭。

    惨叫声顿时大作,被堵在栈桥上的魏军,只能任由敌军箭射,反而是陷入了被动。

    “栈桥太窄,冲不过去,各船换走舸!”伍子胥反应也极快,立刻调整了进攻策略。

    当下,伍子胥一路跳上了走舸,站在走舸前头,边用战刀拨挡着射来之箭,边喝令士卒们疯狂划桨。

    雄浑的号声响起,水手们拼命划桨,刀盾手们举着木盾,抵挡着敌人袭来的箭矢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更多的魏军得令,纷纷的换了走舸,数十艘的走舸,沿着水道径直向滩头冲去。

    魏军战术突然改变,聚集于桥桥一线的吴军,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一艘艘的魏军走舸,就已经冲上了岸滩。

    伍子胥所乘的走舸,他大吼一声,手提着战刀,第一个跳下了走舸,踩着浅滩直向岸上冲去。

    迎面处,三名吴卒扑了上来,想要挡他的路,伍子胥眼都不眨一下,手起刀落,便将三名敌卒斩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上岸去——”伍子胥喉中狂吼,染血的战刀再度袭出,无情的斩向后续堵上前来的敌卒。

    身后,数不清的走舸陆续冲上岸滩,魏军将士如潮水般涌上岸滩,一路向着敌军水营腹地冲去。

    栈桥上的吴卒,眼看着大批的魏军登岸,从侧翼杀向他们,刚刚振奋的斗志,转眼就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中路吴军再度陷入了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这一斗,吴军残存的斗志,已荡在无存,就算太史慈再杀人立威,也无法阻止这败溃之势。

    栈桥上被堵的大股魏军,一时压力骤减,如冲开闸门的洪流一般,从栈桥穿过,一路汹涌的冲上水营腹地。

    魏军全线突破,吴军中路方向的防御体系,全面崩溃。

    观战的陶商,眼见伍子胥的中路军杀上敌岸,欣喜若狂,当即下令战舰向前,他要亲自杀上岸去。

    岸滩一线,伍子胥一柄战刀是所向披靡,无人能敌,不知斩杀了多少敌卒,征袍也被染成了血色的战衣。

    伍子胥杀的痛快,他的对手太史慈,却陷入了焦虑的境地。

    孙策将中路的重担,交给了他,他万没有想到,魏军攻击力如此之强,不到半个时辰,自己所守的中路,便被杀到眼看到就崩溃。

    太史慈的傲气和自尊心,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心中自是又怒又急。

    正乱战之时,太史慈抬头一瞟,乱军中,看到了大发神威的伍子胥。

    那在战旗显示,眼前那敌将,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伍子胥,连孙策和周瑜的水战能力,都有所不及的冒充古人之徒。

    今日,又是这个伍子胥,突破了他所守的中路,令他太史慈的声名扫地。

    “冒充古人的狗贼,我太史慈要你的命!”愤怒已极的太史慈,一声暴喝,纵马如风而至,杀破乱军,手那柄战刀当头斩向伍子胥。

    狂战中的伍子胥,蓦觉身后有杀气袭来,回头一瞟,但见一员虎熊吴将,正向自己杀来,刀锋还未斩至,汹涌的劲力先压而至。

    杀气强劲如此,不用交手,伍子胥便知来将武道不凡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太史慈,本将就陪你杀个痛快!”伍子胥非但无惧,反而一声狂笑,身形如风一避,闪过太史慈狂斩而来的大刀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手中战刀横抹而过,割向了太史慈胯下战马。

    一声痛嘶,那战马两只蹄已断,向前扑去,太史慈反应也快,借着战马前冲之势,双足急是一纵,诺大的身躯便离鞍而出,稳稳的飞落于地。

    方自转身时,但见眼前赤影一晃,伍子胥那巍巍之躯,已如鬼魅一般闪至跟前,战刀如大磨盘船横扫而出,挟着天崩地裂的狂力,向着太史慈横扫而过。

    身法如此之快,出招如此之猛,不禁令太史慈暗自一惊,也不及思索,急是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闷响,星火飞溅。

    太史慈身躯微微一动,眉头顿凝,心中暗忖:“没想到,这个冒充古人之贼,武力竟这般了得,陶贼麾下,竟有这等……”

    伍子胥却不给他惊愕的机会,刀影如狂风暴雨般,狂压而至,转眼间,层层叠叠的铁幕,便将太史慈全身都笼罩在铁幕之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