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自投罗网

第四百八十六章 自投罗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刘表心生狐疑,举目寻音望去,蓦然间脸色大变,只见无数的箭矢,正从黑暗射出,铺天盖地扑至。

    “大王小心!”刘表未及有反应时,身边的黄忠大喝一声,手舞大刀挡在他前面,将袭来之箭舞挡开来。

    刘表有黄忠保护,幸运的逃过一劫,左右那些楚军士卒,却没他那么侥幸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些楚军士卒们,正兴奋如狂,抱着复仇之心一路狂奔,完全没有料到,黑暗中的前方,竟会有冷箭突袭而至。

    瞬息间,漫天的箭雨狂落而下,数以百计的楚军士卒,根本没有任何防备,便被这突如其来的箭矢射倒在地,惨叫之声骤然而起。

    百余丈的范围内,尽皆被箭网所覆盖,飞蝗般的利箭从黑暗破出,无情的收割着楚卒的性命,只一轮箭射下来,便有四百楚军士卒,被射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才终于清醒过来,惊慌大叫时,举盾的举盾,舞刀的舞刀,慌忙抵挡。

    只是这夜色漆黑,前方视野不清,他们根本无法辨清箭矢从何袭来,惊惶失措的楚卒,此时只能拼命舞动着刀枪,毫无章法的疯狂咯抵袭来之箭。

    黄忠一面舞刀保护刘表,一面沉声叫道:“大王,事有不妙,咱们可能中了陶贼的伏击啦!”

    刘表复仇的狂傲,此刻早已瓦解,苍老的脸阴沉如铁,眼眸闪烁着愤怒与惊恐交织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冷箭来袭,意味着陶商早料到他会在此登陆,事先就已布理了埋伏。

    这同样意味着,甘宁诈降计,庞统的连环计,还有他和孙策精心布局的火攻之计,统统已经被陶商识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如此精妙的布局,怎么可能被陶贼识破?”刘表脑海中,升起了大大的问号,怎么也想不通,却只咬牙切齿的诅咒着他的宿敌。

    头面上,箭如飞蝗,身边,数不清的士卒,一个接一个的被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整个楚军,已是陷入了崩溃的境地。

    夜色的另一边,陶商却正一脸讽刺的冷笑,欣赏着寒光流转下,楚军被狂虐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大王当真是料事如神啊,竟然料到刘表会率一军偷偷登陆上游,意图在华容道截击我军……”身边,霸王项羽,禁不住赞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陶商打心眼里,对于孙策和刘表,还有庞统和周瑜,吴楚联军这场精心的布局,确有几分由衷的钦佩。

    这么精妙的布局,如果不是自己有历史先知先觉的话,就算有张良这样的王佐级别谋士在身边,必然也无法识破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赤壁之战,以曹操之智,身边如云的谋士,不也被骗了吗。

    可惜啊,孙策他们作梦也想不到,陶商乃是来自未来的穿越者,他们“故伎重施”,正好撞在了陶商的枪口上。

    而根据历史,当年火烧赤壁时,刘备也率军于华容一线布防,阻击曹操败军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就猜测,刘表必定会仿效刘备,也在华容道方面用兵,所以陶商在烧了吴国水军后,并没有马上进攻赤壁敌营,而是亲率数万步骑,一路狂奔至此,来给刘表一个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判断再一次对了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不绝于耳,那一声声凄厉却又无助的嚎叫声,在陶商和他的将士们听来,如同最曼妙的乐章,在这黑夜在回荡。

    夜色前方,楚军已是一片混乱,黄忠刀已舞到气喘吁吁,才勉强保护刘表被射杀,而左右的楚军士卒,已被射成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此战刘表志在必得,因此他下令全军轻装而行,并没有携带多少盾牌之类的防御武器,他以为,他的楚军将一股作气冲上华容,截杀崩溃败逃的魏军,根本就没料到,会中了陶商的埋伏。

    现在,这些缺盾的楚军士卒,仅凭兵器根本就挡不住飞蝗般密集的敌箭,死神的镰刀在慌乱的吴军间飞快的游走。

    密集的箭矢,无情的夺去楚军的生命,每一声惨嚎声,都仿佛刀一般割在刘表心头,令他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大王,敌军箭雨太密,再战无益,速速退回江中吧。”黄忠焦急的大叫。

    刘表当然知道,自己计策已破,陶商早有防备,死伤又如此严重,这种情况下除了退兵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但刘表那受到羞辱的尊严,却让他怒火焚身,实在不甘心就此灰溜溜的逃走。

    今日一逃,意味着他光复楚国的希望,也将就此破灭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,我真的不甘心啊——”

    刘表正自犹豫不决时,一箭破空而来,穿透了黄忠的防御,正刘表肩膀。

    剧痛一瞬间,击碎了刘表所有的愤怒,那狰狞的
位面手机无弹窗
脸庞扭曲到不成人形,剧痛之下,他一声惨叫,摇摇晃晃的就向旁倒去。

    黄忠大惊,急是上前将刘表扶住,却见刘表脸色惨白,胸侧伤口血流不止,却痛到苍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黄忠见刘表负伤,也顾不得许多,急是喝令扶着受伤的刘表,拨马而退,并大叫着令诸军撤退。

    一众楚军如蒙大赦,急是向南面江滩奔去,不足万余号人是你争我夺,争先恐后的溃逃。

    “大王,敌军已溃,是时候出动,扫荡了他们了。”项羽杀机凛烈的兴奋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便下令弓弩手停止放箭,那撕破空气的嗡鸣声,终于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下令,点起火把,照亮战场。

    数千支火把,一时骤起,星星点点的火光汇聚成耀如白昼般的灼烈,将方圆数里都照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火光映照下,最先看到的是百余步外那遍地的尸骸,目光延伸向南面,则是数不清的楚卒,正争先恐后的向长江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杀机狂燃,狂笑一声,挥刀喝道:“项羽、魏延、后羿,本王命你们分三路出击,给本王辗杀敌军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三员大将早就热血沸腾,一得号令,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战鼓声冲天而起,震破这夜的静寂,耀眼的火把撕裂了夜的黑暗,近两万魏国步骑,分三路汹涌而出,向着逃跑的敌卒辗杀而去。

    项羽一马当先,最先追至,撞入敌丛之中,金色的霸王枪四面八方荡出,无情的将那些惊恐的敌卒刺倒于地。

    受了箭伤的刘表,已然丧失了指挥的能力,万余楚军根本不及组织起有效的抵挡,只能各顾各的拼命而逃,却被三路楚军,肆意的辗杀。

    马蹄声,惨叫声,战鼓声,冲天而起,将苍穹震碎。

    火光照耀下,长长的血路,自北向南延伸,流淌的鲜血,竟将地面浸成了一条长长的血沼火光。

    黄忠怕来不及逃到江边,便被魏军辗杀,只得停下脚步,喝令士卒停止后退,想要结阵阻击楚军的追击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正面方向,陶商已率领着三千重甲铁骑,狂辗而至。

    两千重甲铁骑,火光照耀下,如同一柄令天地变色的巨大铁矛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轰然撞入了楚军未结阵。

    盾牌崩碎,血肉横飞,惨叫之声如群鬼哀鸣,乱哄哄的响声中,铁甲重骑轻松撕破了楚军残阵,陶商手中战刀四面八方狂扫而去,将数不清的敌卒人头,斩上天空。

    血光之下,陶商几如天神下凡,无人能挡,直奔刘表杀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,想杀我主,先过老夫这一关!”黄忠一声咆哮,纵刀前来阻缶。

    这时,项羽却从斜刺里杀到,截击向黄忠,大叫道:“老匹夫,项羽在此,留下命来。”

    两骑狂冲而至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陶商放过黄忠不顾,率军一路狂辗,直追刘表而去。

    南面处,刘表和他的败军,尚自狂逃,身后,已是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凭着黄忠的阻挡,在付出了近半数士卒的牺牲之后,刘表终于是冲出了混乱,前方的地势渐渐开阔,两翼冲出的伏兵数量,也在不断的减少。

    隐隐已听到滔滔江水声,岸边已是不远。

    刘表紧绷的神经,终于松缓了不少,回头看看被甩在后面的追兵,刘表嘴角不禁掠起一丝庆幸之色。

    左右的将士,却是胆战心惊,负伤者不计其数,一个个士气低落,仍是沉浸在惊恐。

    虽然败到这般地步,但黄忠的阻击,总算是拖延了陶商的追击,让他活着逃到了江边。

    刘表便想,只要逃到江边,得到黄祖的接应,逃入战舰进入江中,就可以逃出升天。

    只要能保住性命,就还有卷土重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刘表没那么容易死,没那么容易……”就在刘表暗自庆幸,暗自咬牙时,前方处,长江已映入眼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刘表那愕然变色,一张苍老的脸,如同见鬼一般,尽为惊怖所袭据。

    左右处,那些残存的楚军部将们,个个也无不骇然变色,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岸边已不见半个黄祖军的影子,就连一艘走轲也没不见,刘表恐然惊醒,方知是黄祖得知前方中了埋伏,惊恐之下,竟等不及刘表撤来,就率军开走了所有的船只,独自逃上了长江。

    黄祖,这个他最信任的元老大将,竟然在生死一刻,无情的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“黄祖狗贼,本王如此信任你,你竟敢抛弃本王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牲啊——”悲愤之极的刘表,放声大叫大骂。

    身后处,成千上万的魏军,已经从四面八方杀到,如虎狼般扑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