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被自己船烧的感觉如何

第四百八十五章 被自己船烧的感觉如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近七百余艘吴军战船,挟着震天的杀声,从夜的黑暗中杀了出来,向着北岸乌林魏营冲去。

    孙策屹立于船头,傲气如狂,他仿佛已经看到,甘宁的火船势不可挡的撞入敌营中,把陶商的水营和战船,烧成火海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得到,当陶商见到火起时,想要让战船四散而逃,却又因为铁锁连舟,无法逃散时的绝望与痛苦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天就是你纵横天下,百战百胜的传说终结之时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孙策越想越得意,忍不住放声狂笑,肆意无比。

    突然间,笑声骤然而止。

    因为他突然感觉到,原本从身后呼啸刮来的大风,不知什么时候,竟是突然间停了。

    “风怎么毫无征兆的停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身边同样得意的周瑜,也跟着变色。

    孙策伸出手来,在空中感受了几下,果然没有了一丝风的感觉,俊朗的脸上,不由浮现出深深的困惑。

    紧接着,孙策就又感觉到了风的吹动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风不是从背后刮来,却是迎面而来!

    北风,竟然是北风起!

    孙策骇然变色,周瑜骇然变色,数万士气高涨的吴国将士,无不是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就在他们发动进攻前的一刻,东南风竟会诡异无比的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则是,转眼间,竟然刮起了北风!

    就算是天有不测风云,又岂能变化如此之快,快到连一丝一毫的征兆也没有。

    吴国君臣们,一个个都陷入了茫然困惑之中,很快,那一张张原本惊骇的脸,便迅速的扭曲变形,变成了骇然震怖。

    那一双双瞪到斗大的眼珠中,转眼已被熊熊的赤焰映红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一排的火船,正借着北风之势,以迅雷之势,向着吴军舰队,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吴军航向本是对准北岸,还来不及掉头减速,而火船借助风势,速度奇快,转眼已逼近数十步。

    已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的了。

    四十余艘火船便如脱了缰的野马,向着吴军直扑而去,船中事先藏有硝石火油等易燃之物,只须臾间就熊熊燃烧,借着北风之势,一艘艘的火船,竟如火龙一般,无可阻挡,疾冲向前。

    旗舰上,原本狂傲的孙策,此刻已瞬间陷入了无尽的惊骇。

    这时他才意识到,他们苦心布局的一系列计策,很可能已经被陶商识破。

    可是,计谋被陶商识破也就罢了,那毕竟是人谋,陶商又怎么可能算到,在这个关键的时刻,东南风竟然会转变西北风。

    难道,连上天也在帮助陶商不成?

    “大王,大事不妙,快下令各舰散开避火船啊?”身边的周瑜,惊恐的叫道。

    孙策这才从震怖中清醒,环扫四周,见自己自己的舰队阵形如此之密,原本铁壁般的阵形,反而却成了最大的失策。

    “快,全舰散开,躲避火船!”孙策惊恐之下,放声大叫,声音都变的沙哑急厉。

    不待他号令传下,早就吓坏了的各舰,就已第一时间开始四散躲避。

    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顺风而来的火船,根本就不给吴军舰船躲避的机会,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密的阵形,如此快的速度,当吴国的水军刚刚改变航向时,四十余只火船就喷射着火舌,如风一般撞入了舰队中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声撞击的巨响,两艘火船,首当其冲的撞上了最前方的一艘楼船,熊熊的火焰迅速的蔓延,只转眼间的功夫,就将整艘楼船点燃。

    火势熊熊,在风势吹动之下,蔓延极快,根本无法扑救,楼船上的吴军士卒们,吓到骇然变色,完全失去了分寸,生恐葬生于火海,只得不顾一切的涌上甲板跳水逃生。

    后面的数十艘火船,呼啸而过,扑般一艘艘来不及躲避的敌船,转眼又掀起十余道冲天火焰。

    而那些被点燃的敌舰,失去了控制的情况下,在北风的吹动之下,变成了更大的火船,向着己军舰船撞去。

    一传二,二传四,转眼间,半个江面已为大火所覆盖,七百余艘吴国水军战舰,竟有半数被点燃。

    无数惊恐的士卒跳下水去,不是为熊熊江水溺亡,就是给自家乱撞的战舰撞死,其余不及跳跑的士卒,则统统死在了大火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啊?”孙策望着四面八方,陷入火海的己军舰队,痛苦的咬牙切齿,俊朗的脸已完全扭曲变形,完满了绝望二字。

    “伯符,大势已去,速速退往南岸吧,不能再死撑了。”身边的周瑜,颤声叫道。

    孙策心在滴血,骄傲已被陶商击碎,心疼欲绝,万般不甘之下,却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,颤抖着道了一声“撤兵”。

    
血狱江湖txt下载
周瑜大喜,急是厉声喝道:“大王有令,全军撤兵还营。”

    鸣金收兵之声旋即响起,火海中挣扎的残存吴军各舰,如蒙大赦一般,如受惊的羔羊般,一面躲避着左右的火船,一面向着南岸匆匆狂逃。

    乌林大营中,已是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数万大魏将士们,眼看着敌军舰队毁于自己的火船,无不兴奋激动,肆意的狂吼大叫。

    “孙策,被自己的火船烧,感觉一定很酸爽吧……”欣赏着眼前壮观火影,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伍子胥见状,兴奋道:“大王,吴贼已被烧退,看样子必是损失惨重,不出咱们水师趁机追上杀去,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吴国水军损失大半,已不成气候。”陶商却拂手一声冷笑,“本王料那刘表老贼,此刻已偷偷于上游登陆,想要截杀咱们的败军,本王先去收拾了刘表老狗,明天再去辗平赤壁敌营不迟。”

    陶商提起战刀,翻身上马,直奔陆上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游,两百艘战舰,正在逆流而行,向着乌林上游驶去。

    涛涛的江水声,掩去了划桨之音,漆黑的夜色,又成了舰队最好的掩护。

    长江风大浪大,夜中行船可以说是相当有风险,然这长江航道,对于楚军水手来说,是再熟悉不过,对他们来说,夜晚跟白天行船,没有多少区别,同样是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旗舰上,刘表苍老的身躯,在夜色中巍然而立,深陷的眼眶中,流转着诸多的感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决战之前,他不由浮现起了之前的种种败绩。

    他想起,自己这大楚之王,是如何一步步被陶商逼到这个份上,逼到连妻子也保不住,不得不求助于曾经的敌人的份上。

    对于出身皇族,当世名士的他来说,这一切的羞辱,他却刻骨铭心,永世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复仇,向陶商讨还血债,就在今日!

    神思之际,船头来报,言是舰队已经到达了预定的水域。

    刘表收敛了心神,回头向下游望去,但见乌林方向,夜空已被火光映红,震天的喊杀声隐隐传来。

    看这迹象,必是甘宁的诈降计成功,想来乌林的魏军大营和战船,已被烧成了火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陶商必定已在仓皇逃跑的途中了。

    “陶贼,本王看你往哪里逃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眼中杀机狂烈,拔剑大手,大喝一声:“全军,随本王登岸,截杀陶贼!”

    旗舰之上,信号灯摇动着,号令很快传下,近万余楚军士卒,熟练的换上走舸,开始静寂无声的向着北岸江滩划去。

    刘表麾下这支江夏水军,也算是精锐之师了,其战斗力超过了蔡瑁所统的襄阳水军,军纪整肃,没有人敢多说一句废话,划船上岸,井然有序,不到半个时辰,一万多的楚军,尽皆在北岸登陆。

    上岸后,刘表再向下游扫望,只见乌林上空,火海更烈,杀声也更震天而响,刘表苍老的脸上,笑容更加阴冷得意。

    魏营被烧已是无疑,孙策想必已率大军,攻上了敌营,陶商兵败不敌之下,必然会向江陵一带逃窜,而华容道,就是陶商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刘表亲率着一万兵马,抢先于上游登陆,就是要直奔华容道,去截杀陶商的败军。

    刘表当即下令,登岸的各营将士,迅速列队集结,准备远离江岸,向处于内陆的华容道进军。

    “黄祖,你的人马压后,本王亲率轻兵先行。”刘表翻身上马,豪气干天,竟是头一次要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“大王要亲自去阻击陶贼?”黄祖眼神一变,显然没想到,刘表会在这个时候,主动的求战。

    “陶贼屡屡羞辱本王,本王要亲手洗雪耻辱,把失去的尊严,亲手拿回来!”刘表咬牙切齿,眼中恨意如狂。

    黄祖顿时明白了刘表心意,遂是往后军而去。

    当下刘表便率一万大军先行,黄祖则率五千兵马,随后跟进,一路向着华容道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军兵马少,何如保存实力,让孙策去跟陶贼血拼就是了,我们装装样子便可,不必跟陶贼死战吧。”身边的黄忠提醒道。

    刘表却冷笑一声,低声道:“今陶商兵败已成定局,我们遇上的只会是陶贼溃军,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一场大胜,到时将陶贼赶出荆州后,我们也有底气面对孙策,否则到时吴国夺了全功,我们寸功未出,你以为,我们还保得住荆州吗?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,老朽明白了。”黄忠这才恍然而悟。

    刘表苍白的脸上,得意之色愈浓,目向北面,冷冷道:“陶贼,今日就是本王一雪前耻之时,你屡战屡胜,今天终于要败给本王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刘表蓦然听到,耳边响起了阵阵嗡鸣之声,正由远及近,飞快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