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八十二章 决战,就在今夜!

第四百八十二章 决战,就在今夜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赤壁,吴楚联军大营。

    沿岸一线,吴楚联军的士卒们,此刻却人心震荡。

    这些曾通的士卒,并不知道上层的内幕,眼见魏军这般阵势,耀武扬威的炫耀连舟的威力,无不身心受到打击。

    诸将们更是愤慨不已,太史慈第一个跳出来,大叫道:“大王,这陶贼竟敢如此炫耀武力,实在是太瞧不起我大吴水军,请大王下令让末将率水军出战,定将那陶贼人头斩下献于大王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一请战,其余董袭、韩当等诸将,也皆纷纷叫战。

    瞟了一眼慷慨激昂的众将,孙策却冷笑道:“尔等皆乃宿将,岂看不出来,陶贼这样前来耀武,无非是想诱我们出战,本王岂能中了他的雕虫小计。”

    诸将蓦然省悟,叫战程度才减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太史慈却又沉声道:“大王言之有理,可咱们大吴水军,纵横长江,明明占有上风,难道就因为惧怕陶贼的连锁巨舰,从此就不敢应战,把这制水权,拱手让给陶贼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将马上又愤慨起来。

    孙策却依旧不急不怒,只冷冷一笑,英武的脸上,掠过阴冷的讽刺之色,用玩味的语气道:“尔等稍安勿躁,就让陶贼再得意几天,他很快就会知道,谁才是这长江之上,真正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孙策自信的豪言,众将皆是茫然不解,唯有刘表、周瑜等几个知情人,才暗自会意的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天后。

    这五天时间里,要么是无风,要么就是西北风。

    时间进入第六天,这日黄昏时分,北风渐熄,不多时,便转为了东南风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王帐前,抬头看着向北飘扬的战船,眉宇中浮现出异样的神采,心神隐隐有种预感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甘宁派信使来了。”荆州拱手道,眉宇中也闪烁着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便令将那信使召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信使前来王帐,声称今日轮到甘宁值守,他决定在今晚窃了联军粮草,入夜之后,率本部兵马前来归顺,请陶商接应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甘宁这家伙,拖了这么久都不见来归,这东南风一起,就突然要来归顺,更加映证了他诈降的事实。

    暗自在冷笑,表面上,陶商却作惊喜之色,欣然道:“好吧,本王终于等到兴霸来归了,真是天也要助本王灭了刘孙二贼啊。”

    兴奋狂烈后,陶商便令那信使速回南岸,前去告知甘宁,就让自己当摆好酒宴,营门大开,坐等甘宁来归,并给那信使厚赏

    信使一番谢恩,匆匆而退。

    他前脚一走,陶商目光立时阴冷如冰,下令将诸将传来王帐中议事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项羽、蒙恬、后羿、彭越、樊哙、伍子胥等大魏猛将们,尽皆云集于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众将齐集,陶商深吸一口气,大声道:“适才本王已确认,敌军今晚将起倾国之兵,将兵分两路,夜袭我大营,尔等当作好准备,严阵以待,以待今晚决战,一举歼灭吴楚之兵。”

    众将听得要开战,无不是热血沸腾起来,无不摩拳擦掌,杀意猎猎而起。

    伍子胥却疑道:“大王,吴楚之贼多日不曾有动静,如今我们连舟巨舰方成,明显水战实力大增,他们却偏在这个时候前来袭营,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可疑?”

    除了张之外,陶商并没有将他的布局和图谋,告知第二人,伍子胥却看出了其中疑点,果然不愧是史上最全面之将。

    面对伍子胥的质问,陶商却只诡秘一笑,拂手道:“本王既然敢下定论,必然有本王的信心,子胥你就无需多疑,尽管做好准备,今夜痛痛快快的大胜一场。”

    眼见陶商如此决断,伍子胥心中虽存疑惑,却也豪胆狂燃而起,战意大作,毅然道:“既然大王如此自信,末将更有何疑,今晚就杀他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众将热血沸荡,皆是慷慨叫嚣,昂扬的斗志如烈火般狂燃。

    诸将斗志已昂,陶商更有何疑,奋然起身,傲然道:“今晚就是这赤壁之战,决战之时,尔等就随本王并肩作战,扫灭吴楚联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南岸,赤壁,吴楚联军大营。

    南风强劲,刮得战旗哗哗作响,江水滔滔翻滚。

    凛烈的杀气,在大营上空弥漫,感染了所有人,让每一个士卒,都忍不住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水营一线,近五万的吴楚联军士卒,皆已就位。

    今晚,将是决战之时。

    栈桥之上,热气腾腾的烈洒已备好,刘表亲自端一碗酒,奉于了甘宁手里,语重心长道:“兴霸啊,我大楚的生死存亡,天下之公理正道,本王就全托付在你身上了,来,咱们满饮此酒,本王祝你成就不世奇功!”

    说着,刘表将碗中之酒饮尽。

    甘宁还从来没受过刘表如此礼遇,心中不由有些激动,当即将碗中酒狂饮而尽,豪然道:“大王放心吧,宁此番出马,必把陶贼烧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刘表微微点头,对甘宁的
迷失边缘小说5200
态度,甚是满意,回头看了孙策一眼。

    今晚决战,孙策才是真正的领导者,什么时候出战,怎么战,还得听孙策的。

    孙策微微点头,向甘宁示意一眼。

    甘宁这才一拱手,提刀一跃跳上粮船,大吼一声,“火船队,出动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近四十余艘粮船,以及五百余名士卒,缓缓驶出水营,顺着风势,向着北岸方向驶扶持。

    目送甘宁离开,孙策的目光,转向了刘表和周瑜,沉声道:“楚王,公瑾,甘兴霸已出发,我们也该出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本王先行一步,明日咱们在乌林,共饮庆贺酒。”

    刘表向着孙策一拱手,然后回过头来,望向黄忠等楚国诸将,苍老沙哑的声音,厉声道:“陶贼无道,侵我家园,今晚,就是我们复仇雪恨之时,尔等皆随本王杀往乌林,杀陶贼一个片甲不留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刘表也披挂上船,率领着一万多的楚军,向着西北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根据事先的谋划,陶商水营一烧,必全军溃败,从陆路向江陵方向退败,刘表和孙策各自分工,孙策负责正面袭破魏军水旱大营,刘表则率偏师前往乌林地面,于华容一线,前去阻击陶商的败军。

    “公瑾,我们也动身吧,今晚你我联手,共破陶贼。”孙策自信豪烈,向着周瑜抬起了手掌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瑜抬手击掌,傲然道:“今天晚上,就让陶贼知道,谁才是这长江之上真正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他主臣二人,再无犹豫,遂也相继上船,近三万多的吴军水师,七百余艘大小战船,分为前后两队,随尾于甘宁的火船队之前,借着夜色掩护,向北岸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方,先行出发的火船队,借着风势,正向魏军大营潜近。

    越行越近,前方灯火渐明,魏军水营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甘宁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后面夜色深深,已看不清南岸方向,他却知道,数不清的战舰,正跟在后面,等着他成就大功。

    江风渐紧,船行愈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甘宁原本沉静如水的心,忽然间躁动兴奋了起来,有种蠢蠢欲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不由回想起,自己这锦帆贼的身份,这么多年来,在荆州不受重用,藉藉无名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早已厌倦了那种被人轻视的感觉,所以,他才要主动献上这诈降之计,奋起一博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也算是英雄,可惜,你碰上了我甘宁,今晚,我注定要踏着你的尸骨,扬名天下!”

    思绪飞转,甘宁握紧手中之刀,脸上只余下狂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鹰目射向前方,魏军水营更近了,举目扫视,只见水营中并无巡逻战船出来阻挡自己,显然没有任何提防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陶商毫无防备,果然是天助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甘宁兴奋到心都要跳出来,热血几乎就要燃爆了,轻吸一口气,挥手喝道:“传令下去,各船准备点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岸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铁锁连舟的旗舰之上,陶商正翘着二郎腿,喝着甘家的好酒,好不悠闲。

    冬日已至,天气愈寒,风越来越大,左将诸将皆在风战栗,大家的脸上均闪烁着几分狐疑。

    陶商事先断定,吴楚联军会在今晚前来袭营,但等了大半夜,却不见半个人影,不由令诸将焦虑起来。

    “前方似有四十余艘船逼近!”突然间,哨塔上传来哨兵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陶商将杯中之酒,一口灌尽,大喝一声:“后羿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此。”风中凌乱了许久的箭圣,慨然出列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杀机凛烈,抬手遥指江中,喝道:“你速率百艘艨冲,三千水军出击,给本王歼灭来船之敌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热血沸腾的后羿,得令便欲离去。

    陶商眼眸一动,想起了什么,又吩咐后羿,如果能活捉甘宁,最好要活的。

    甘宁此人,虽然诈降,却实为一员大将。

    历史上,此人不受刘表待见,最后投奔江东,被孙权重视,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
    如今甘宁未投吴国,应该对孙策没有多少忠心,至于刘表方面,多半也会因甘宁非是名门世族,对其也不怎么重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甘宁于楚于吴,都没有完全的忠心,是员可以招降之将。

    而甘宁精通水战,眼下他大魏正缺的就是水战将领,若能收降了甘宁,对大魏水军来说,无疑于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后羿却有点不解,那个甘宁不过一锦帆贼,自家大王为何会对其如此重视,只得心怀着狐疑,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后羿直入水营,登上战船,率千余精锐水军出动,如风一般冲出了水寨,直奔那迎面而来的敌船扑去。

    夜色中,甘宁正率领着装载了干柴硝石,这些易燃之物的火船,借着顺风之势向着北岸而来。

    “再接近一些,只要再近一些,就能顺风放火,烧陶商一个片甲不留,就是我甘宁扬名天下之时……”甘宁思绪飞转,越来越兴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