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八十一章 铁锁连舟

第四百八十一章 铁锁连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心中在冷笑,表面上却作欣喜若狂之状,对庞统的前来投奔,是惊喜万分,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“士元先生从南面而来,对吴楚联军的虚实,应该再熟悉不过,你此番来归,必定为本王准备了大礼吧。”陶商笑道,情绪显的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庞统一笑,却道:“大王前番虽胜了周瑜一场,但吴楚联军水师元气未伤,大王这般隔江对峙,按兵不动,只怕大王很快就会陷入危境啊。”

    庞统这话,倒有几分危言耸听之嫌,陶商便佯作震惊,忙道:“本王会陷入什么危境?”

    庞统便不紧不慢道:“大王在国内实施商鞅变法,世族必然心存愤恨,而北面燕王刘备扫灭公孙度在即,介时必会联合鲜卑等胡族,大举南下,那时大王却陷在江南的泥泽之中,无法抽身,这还不够危险吗?”

    庞统一番话,倒也点出了陶商的面临的不利。

    陶商便着眉头一凝,无奈的苦笑道:“先生所说,本王又何尝不知,只是眼下吴楚两军按兵不动,龟缩不战,本王的水军又有限,想要强攻敌营胜算不多,本王又何尝想拖下去呀。”

    庞统微微一笑,轻捋着短须,眉宇间掠过些许诡秘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庞统那笑的含义,便顺势道:“士元先生既然能指出本王的困境,想来心中已有破解之策,请先生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统这里确有一条小技,或许可帮大王解决了水军不强的弱点。”说着,庞统站起身来,向荆轲伸出了手,“这位将军,你的佩剑,可否借庞某一用。”

    虽说庞统已前来归降陶商,但到底还是新降之人,未取得信任,此时庞统却当着陶商的面,向他的亲卫索要佩剑,这如何能不叫人生疑。

    一个手无束鸡之力的庞统,陶商纵使对庞统的举动有疑,但以他现在快逼近90的武力值,又岂会惧他。

    遂是一笑,向荆轲示意一眼,让他把剑借给庞统。

    荆轲无奈,只好将剑交给庞统,目光却时刻紧盯着他,以防他有什么异动,对陶商不利。

    庞统却将剑捧在手中,轻轻放下,放在了陶商与他的案几之间,架成了一座桥状。

    “先生这是……”陶商已看出他的意图,却佯装不解。

    庞统却呵呵一笑,“久闻大王睿智无双,以大王的见识,难道还看不出统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陶商凝眉细思,故作深沉的想了一会,突然欣喜若狂的大笑起来,口中激动的叫道:“妙啊,先生此计,当真是妙计!”

    “大王果然是智谋不凡,统佩服。”庞统见陶商看出门道,便拱手赞道。

    陶商是看出来了,但张良和荆轲等人,却是一脸茫然,还未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这时,庞统便笑眯眯道:“大王的弱点,在于水军数量不及敌军,步军虽强,却皆不习水性,强行上船,一旦遇上风浪颠簸,连站都站不稳,根本无法与敌作战,人数再多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接着,庞统手往那横架的剑上一比划,“但如果大王将战舰,或三艘一队,或五艘一队,用铁锁连成整体,再在上面覆以木板,到时铁锁连舟,便可无惧风浪的颠簸,即使是不熟水性的北地步卒,也能在上面自由行走,甚至连战马都可以在上面奔驰,那个时候,大王便一举解决了水卒不足的弱点,还怕攻不破南岸敌营吗。”

    庞统洋洋洒洒一番话,点破了他这条计策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清楚,这条计策,正是曾经历史中,赤壁之战时,他给曹操所献的那条连环计。

    而这条连环计,正好坑了曹操,致使甘宁在放火船时,曹军战舰来不及散开,被统统烧毁。

    历史虽然改变,赤壁之战却没变,庞统这是坑不了曹操,改来坑自己了。

    左右文武们,自然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张良却第一时间站出来反对道:“庞先生此计,确实是可让我旱卒登船作战,如履平地,但若是敌方使火攻之计,我军战舰彼此被铁链锁住,来不及散开,只消一艘被点燃,岂非所有的水军,都要被烧为灰烬。”

    张良不愧是张良,先前虽然没能第一眼看出来,一旦知道庞统的意图,立刻便看出了其中破绽。

    庞统瞟了张良一眼,眼中掠过一丝异色,似乎是惊奇于,张良竟能看出他这计策的破绽。

    很快,他却又不以为然一笑,“久闻张子房智谋无双,可惜却对这天文气侯有所欠缺啊,你应该知道,自古实施火攻,必然要借助风势,在这江南隆冬之地,敌军就算要实施火攻,又上哪里去找东南风,难不成,要他们自己反烧自己?”

    张良一怔
农绣最新章节
,欲要再言,陶商却一挥手,欣然道:“士元言之有理,子房不必再犹豫,本王决定了,就依士元之计!”

    陶商不给张良再质疑的机会,抢先一步,一口采纳了庞统之计。

    张良眉头一凝,想要再劝时,陶商却向他微微点头,做出了暗示。

    张良是什么智谋,比庞统还要高出几分,陶商眼神这么一示意,他立刻就意识到,陶商已经知道了他的顾虑,却在故意的采纳统统之计。

    思绪一转,联想起种种疑点,张良嘴角扬起一抹诡笑,遂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庞统却未看出,他主臣间的沟通,还在拱手赞着陶商英明。

    “士元啊,此番本王若能击败吴楚联军,全取荆州,你便是首功,本王必会有重赏。”陶商拍着庞统的肩,许下重诺。

    庞统忙拱手正色道:“大王乃天命之主,统为大王效命,只是顺应天命而已,万不敢居功。”

    陶商兴奋不已,不由哈哈狂笑,“刘表,孙策,你以为你们龟缩在对岸,本王就耐何不了你们了吗,你们等着吧,本王铁锁连舟一成,就是本王攻破赤壁,全灭你们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看着志得意满的陶商,庞统的嘴角,却悄然扬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。

    当下,陶商便采纳庞统之议,交待鲁班,调集大批工匠,实施铁锁连舟之策。

    鲁班便动用了数千名将士,砍伐树木,烧火铸铁,又调集几百号工匠,连夜打造铁链。

    不出七日,几百艘的大魏战舰,便被铁链边了起来,组成了超越楼船,空前巨大的巨舰,上面铺上木板,步军士卒们可以在上面任意行走,再也惧颠簸,甚至连战马都能在上面奔驰。

    连舟战舰打造成功后,陶商便调集了数万余步军上船,稍加操练之后就开出水寨,在长江耀武扬威的巡游了一番。

    南岸赤壁,联军大营中,吴楚士卒们眼见魏军这等巨舰,无不为之震惊,个个都嗔目结舌,倒抽凉气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陶贼竟然能想出这铁锁连舟之策,眼下他战舰一连,就连那些不习水性的士卒,都能在上边自由行走,咱们水军的优势,便是荡然无存了啊。”太史慈惊叹道。

    吴楚诸将皆不知虚实,看到魏军如此阵仗,无无咋舌。

    唯有孙策和刘表等几个知情人,却心知肚表,看着江上那一艘艘耀武扬威魏军连舟巨舰,几人互相对视一眼,各自流露出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江之上。

    铁锁连舟巨舰上,陶商横刀立马,居高临下,俯视着南岸的吴楚联军水营,鹰目中,流露着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各艘连舟舰上,大魏将士们无不是精神抖擞,士气如狂,在克服了江上颠簸后,他们如今战意浓浓,恨不得能一鼓作气杀上对岸去。

    身旁后羿亢奋的叫道:“大王,我军将士现在是如履平地,还在等什么,不如一鼓作气攻上南岸,灭了吴楚之贼。”

    后羿这么一叫战,其余诸将无不慷慨叫战,似乎因这铁锁连舟之计,他们这班旱鸭子一下底气也足了,根本不把吴楚联军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诸将疯生,陶商却冷静的很,并没有头脑发热。

    连舟巨舰固然可以让他的步军上船作战,克服不习水性,风浪颠簸的软弱,但要知道,对面的吴楚联军赤壁敌营坚固,两军的士卒皆乃精通水战之辈,光凭这铁锁连舟,还不足以攻入敌营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岂会忘了,他采纳庞统的献计,只是假装中计,眼下这江上耀武扬威,也是演给孙策他们看,让他们误以为,自己中了他们所布下的圈套。

    陶商当下只淡淡一笑,拂手压制住了诸将的叫战,目光却转向庞统,用赞赏的语气道:“凤雏先生,这铁锁连舟之法,当真是神来之笔,眼下本王北地步军,可以肆意纵横长江,他日攻下赤壁,扫灭吴楚两国之贼,已是胜券在握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武雄略,扫灭江南,一统天下,乃是天命所在。”庞统忙是拱手恭维,嘴角却悄然掠过一丝阴冷。

    陶商看似目向敌岸,但却一直暗注意庞统的表情,他那一闪即逝的变化,又岂能逃得过陶商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在冷笑,陶商也悄然在冷笑。

    “孙策,刘表,本王铁锁连舟已成,看你们还敢小瞧本王不习水战吗,再过几日,就是本王取你们性命之时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放声狂笑,肆意自信之极,这才下令全军撤还北岸。

    于是,一艘艘的连舟巨舰,在江上耀武扬威了许久,横在赤壁敌营跟前,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扬长而去,方才还往北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