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水上我也是不败存在

第四百七十七章 水上我也是不败存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奶奶的,伍子胥那厮,好像要打不过啦。”樊哙挠着头叫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张良再次看向陶商,虽没有说什么,但那一句语气加重的大王,却足以道明他心中的担忧。

    陶商依然一脸平静,他的那份沉静如水,却与左右的将士焦虑的情绪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伍子胥,你也该是动手的时候了吧……”陶商心中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果然,前方战团中,伍子胥突然间大喝一声:“速速鸣金,全军撤退,再摇令旗,命魏延依计行事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大江上金声骤起,正陷入苦战的魏军水军将士,如蒙大赦般,纷纷掉转船头撤退。

    周瑜眼见魏军后撤,激动到眼眸充血,大叫道:“敌军想逃,全军追上去,不许放一条敌舰逃往北岸!”

    在周瑜的催动下,千艘联军战舰,挟着震天的杀声,向着魏军穷追上去。

    而后军处,等了许久的魏延,终于等到了伍子胥发出的指令,热血陡然间沸腾,挥刀大喝一声:“全军出击!”

    暴喝声,近百艘的战舰,倾巢而出,向着混战之处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百战船,逆着败军之势,疯狂的冲向敌军,相距已近时,魏延刀一扬,将身后那覆盖的帆布,斩为碎片。

    一架庞大的巨型弩机,呈现在了所有人眼前。

    与此其同时,其他船上的将士们,也纷纷掀开帆布,近八百架巨型弩机,现出真容,瞄准了敌舰。

    那种弩机,有半人多高,安有四根弩弦,其上所架这箭,并非是普通羽箭,而是一根硕大无朋,长达三米的标枪。

    这种巨型弩机的灵感,乃是陶商源自于宋代的床弩,令鲁班提前一年多的时间,就在赶制,专为今日长江一战使用。

    陶商将这种巨型弩机,命名为“神威弩炮”。

    大江之上,这神威弩炮,便相当于冷兵器时代的火炮,这是陶商专为周瑜准备的一份大大惊喜。

    弩炮亮相,观战的诸将们无不变色,张良和樊哙瞬间脸上涌满了惊喜,一双双惊喜的目光,纷纷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一声冷笑,鹰目射向那面巨大的“周”字将旗,冷冷道:“周瑜,收下本王送给你的见面礼吧。”

    前方处,魏延大喝一声:“发动神威弩炮,让吴人丧胆!”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黑色巨标,腾空而起,穿过三百步的距离,向着一艘吴军楼船射去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破碎巨响,标枪挟着恐怖无比的力道,直接洞穿了左侧船身,轻出了锅盖直径缺口,径直灌入了船体内部。

    惨叫声紧接着响起,下一秒钟,又是一声破碎巨响,标枪力道不减,竟从楼船的另一侧射了出来,标枪上还穿了三名吴卒!

    这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道,瞬间把目睹的吴军士卒,无不吓到目瞪口呆,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然后,其余六百架神威弩炮,几乎同时发动,漫空的黑色巨标,挟着猎猎的风声狂倾向敌舰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震天的轰响声中,那艘冲在最前边的楼船,转眼间被几十支标枪射,顷刻间射成千疮百孔,被射成了漏勺,数不清的士卒,形同肉串般被灌穿,直接从船身内部,被射出到船外。

    片刻间,一艘巨型楼船,便就此报废,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恐怖的标枪雨,漫空而下,轰向其余敌舰,威力巨大的标枪,轻易将木制的甲板击穿,射入下层桨舱,将那些猝不及防的桨手一并辗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数艘斗舰,竟是直接被从船顶,射穿到了船底,大股的江水疯狂灌入,转眼就倾斜下沉。

    原来士气昂扬,不可一世的吴楚舰队,转眼间,便被这恐怖的弩炮,射到晕头转眼,神魂欲碎。

    旗舰上,周瑜俊美的脸已是扭曲变色,美眸睁到斗大,仿佛看到了此生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“弩机,陶贼竟然造出这样威力强大的弩机,还装备在了战船上……”周瑜骇然惊语,瞬间惊到目瞪口呆,惊到失去了分雨。

    就在他乱了阵脚的一会功夫,魏军神威弩炮断然不停的发射,向着联军舰队,一口气射出了万道标枪,近有千支命中,命中率已经是相当之高。

    这样高的命中率,如此强悍的破坏力,不出一刻钟的功夫,便有三成左右的联军战舰,被射成了漏勺,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环看四周,自己的将士陷入混乱,纷纷弃逃战舰,乘走舸逃走,那些幸存的战舰,则被吓破了胆,不得他的命令,便擅自后退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看到周瑜心都在嘀血,惊怒到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,一场在自己看来握操胜
变身之乱世佳人最新章节
券的战斗,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分出了胜负。

    失败的那个人,竟然还是他大名鼎鼎的江东美周郎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周瑜才恍然惊悟,陶商为何敢以不占优势的水军,来挑战他们强大的吴楚联军,原来竟是早有破敌利器。

    而他,则是中了陶商的激将法,才狂妄的全军压上,却落入了陶商的圈套中。

    身边的凌统,急是紧张道:“都督,没想到陶贼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弩机,我军已有三成战船失去战斗力,形势不利,都督速速下令撤兵吧。”

    撤兵二字,如刀子一般,狠狠的剜在了周瑜心头。

    一股羞愤的怒火,从心底熊熊燃起,周瑜歇厮底里的大叫道:“我大吴水师,纵横长江,无人能敌,今日岂能被陶贼所败,我绝不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出口声,一支标枪破空而来,直奔周瑜射来。

    “都督小心!”凌统吓了一跳,急是本能的伸手将周瑜一推。

    标枪从周瑜身边射过,虽未射中他,强的劲风,竟把周瑜的头盔都扫落,扫到他披头散发,狼狈之极。

    侥幸逃过一劫的周瑜,魂魄都被吓走了一半,吓到倒抽凉气,蹲在地上再也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回头一望,身后来不及闪避的几名士卒,竟然被直接射成了一片片肉块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周瑜彻底被吓懵了,一腔的羞恼,满腹的得意,都被这惊魂一箭,彻底的击碎瓦解。

    “都督,敌军的这弩机威力实在是太强大,胜负乃兵家常事,速速撤退吧。”凌统也蹲下来,喘着气劝道。

    一场惊魂,周瑜耳听着凌统的劝说,望着狂冲而来的魏军,已是一脸惊魂落魄。

    前方处,本是败退的魏军,重新又杀了回来,伍子胥的旗舰一马当先,眼看着就要把他的舰队,从中撕为两截。

    在弩炮恐怖的打击下,三成战舰失去战斗力,余下的水军统统也都陷入了恐慌之,哪里有勇气再战。

    原本处于劣势的魏军将士,他们斗志重新被点燃,一艘艘斗舰,一艘艘的艨冲,如蛟龙一般四面八方的扑向吴楚联军。

    失去动力的斗舰和楼船,上面的敌军只能弃却大船,改换走舸向着南岸赤壁逃去,杀红眼的魏军将士,岂能容许敌人轻易的逃跑,密如飞蝗的箭矢,穷追不舍的射向惊恐的敌人,联军死伤无数,江水为之血染。

    黄祖指挥的楚军舰队,更是吓破了胆,不等着周瑜下令,就擅自先撤,脱离了战场。

    “黄祖,你这老狗,竟然敢先逃!”周瑜咬切齿,又恨又惊,却已无胆量再战。

    江东美周郎的所有傲慢,都被陶商这恐怖的弩炮,射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残破的战旗在凋落,数不清己军士卒的尸体,密密麻麻的从眼前的江面漂浮过来,周瑜指挥下的吴楚联军,已是溃不成军,一艘艘残破的战船,正如惊恐的羔羊一般,疯狂逃向南岸。

    周瑜只觉自己的自尊,正在被刀子扎,一刀接一刀,疼到他几乎喘不过气来,口中咬牙切齿道:“这个陶贼,这个伍子胥,是本都小看了他们,小看了他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督,胜负已分,现在撤退,我军还不致于被伤了元气,若是给敌军压迫上来,后果就不堪设想了!”凌统焦急的提醒道,几乎都已经是哭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周瑜再无丁点战意,狂傲的劲气早就烟销云散,听得凌统的哭劝,只得无力的摆了摆手,长叹道:“罢了,就让陶贼再嚣张一会,全军撤退,速速退往赤壁大营!”

    船行掉头,周瑜残破的楼船旗舰,在二十余艘战舰的保护下,抢在魏军杀近前,急急匆匆的向南岸赤壁逃去。

    其余的吴楚联军战船,看到旗舰上发出的撤退命令,如蒙大赦般,纷纷掉头狂逃。

    后军处,见得敌军败溃,陶商长出了一口气,终于笑了。

    纵横北方,无敌于天下的他,终于向南方诸侯们显示出他的强大,让他的知道,自己的大魏雄师,不光是在陆上,哪怕是在水上,依旧是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一场胜仗意味着,自恃无敌于长江的吴国水军,其无敌的神话,就此被打破。

    三军将士,无不是欢欣鼓舞,激动的放声呐喊,声震于天。

    激动的众将士们,纷纷的看向陶商,看向他们的大魏之王,眼神中惊叹之意,已达到了空前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大魏之王,不但率领着他们纵横陆上,竟让他们在水上也能战无不胜。

    “大魏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王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呐喊声,如惊雷一般,回荡在大江两岸。

    意气风发的陶商,战刀一扬,狂笑道:“全军压上,给本王一鼓作气,杀上赤壁敌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