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赤壁!赤壁!

第四百七十四章 赤壁!赤壁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不觉数月已过,盛夏过去,时间入秋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的时间里,陶商在江陵可算是快活够了,隔三岔五的摆下酒宴,与诸将喝他个一醉方休,没事的时候,再去找刘表的老婆泄泄火,爽他个痛快。

    陶商日子虽然过的潇洒,却也没有忘记了大事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时间里,他一直都在大造战船,编练水军将士,为彻底覆灭刘表做准备。

    南征之战,刘表主力遭受重创,除死伤数万之外,光降军就多达两万余人,其中,近有七八千人皆为水军。

    这七八千人,皆为精熟水性的青壮,陶商要扩充水军,不可能放着现成的资源不用,非要花时间精力去训练新的水军,故这七八千的降卒,顺理成章的就全被编入了大魏水军之中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诸将们还提醒,这些降卒皆为楚国人,把他们大规模编入军中,可能会存在不稳定。

    很快,陶商的连番举措,就平息了诸将的担心。

    陶商的手段,就是给这些降卒分地。

    此番南征,陶商攻下襄阳和江陵之后,大肆的抄灭楚国世族,似蔡家等这样第一大世族,都被他轻松的灭门。

    这些世族豪门们,无不据有大量土地,被灭族之后,土地顺势就被陶商收归国家所有。

    陶商便又颁下法令,将这些土地分发给荆州本地的平民,把大量的世族豪强僮客佃户,都转变成了国家在册的自耕农。

    而这些降卒皆为本地人氏,他们的家里自然也多分到了田地,无不对陶商是感恩戴德,迅速的由敌对,转变成了强烈的忠诚。

    原因其实也很简单,陶商给了他们利,他们现在不仅仅是在为陶商而战,更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而战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很清楚,只有为陶商效力,灭了刘表,才能永久保有他们分得的土地,否则,一旦刘表卷土重来,夺回荆州,受刘表庇护下的那些世族豪强们,一定会重新夺回分给他们的土地。

    陶商一个分赐土地的手段,轻轻松松的收降了降卒之心,不光是那些降卒,许多荆州本土儿郎们,还主动应征,想要加入到大魏水军之中。

    于是,不到数月间,陶商就利于荆州本地人,扩编出一支万余人的水军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徐盛也率领着第二波的徐扬水军,赶赴到了荆州,加上伍子胥所统的第一波水军,水军总数已达到两万之众。

    至于战船方面,襄阳一役,蔡瑁水军全军覆沿,大批优质的战船,统统都落入了魏军手中。

    此外,江陵攻破后,陶商也缴获了百余条来不及从水营逃走的战船,加起来他的战船数量,已达到了五百余艘。

    粮草方面,荆州虽遭战乱,无法完全做到以战养战,但中原诸州今秋喜欢丰收,各处库府粮仓征收上来的粮草,堆积如山,足以支撑陶商数万南征大军的供给。

    于是,数以十万斛计的秋粮,便被从中原运往荆州,源源不断的运往江陵,中秋过时,陶商屯于江陵的粮草,已达到三百余万斛之多。

    粮草已足,陶商本是打算再等几个月,等入冬之后再发兵不迟,但来自于幽州方面的情报,却让陶商不得不提前出兵。

    幽州方面细作报称,燕王刘备已勾结了高句丽王,约定共同瓜分辽东,分从西东两路,夹攻公孙度。

    这一战,不但高句丽王出兵,就连乌桓和鲜卑也派出了数万仆从军,联军数量竟达十万之众。

    陶商深知公孙度虽有几把刷子,却必然不是刘备的对手,被灭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旦刘备灭了公孙度,就等于彻底肃清了幽州后方的威胁,那时必会全师南下,再犯冀州。

    那时的刘备,不但后顾无忧,还得到了乌桓鲜卑等胡族的相助,实力必将空前壮大,非得陶商亲自率军北上,才能应对不可。

    而若陶商主力一走,盘踞于江夏的刘表,必然会卷土重来,江陵失而复得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一旦江陵失守,刘表定会举兵北上,威胁襄阳,那个时候,陶商南征得到的利益和地盘,就有可能得而复失,全都吐还给刘表。

    陶商已没有选择,他必须要抢在刘备攻灭公孙度,铁骑南下之前,肃清荆州,扫灭刘楚。

    于是,中秋一过,陶商便下达了东征的诏令,

    时年秋末,大魏水军都督伍子胥,率两万大魏水军,五百余艘大小战船,于长江开路。

    陶商本人,则自统近六万
九界仙尊无弹窗
的步骑大军,沿北岸陆地而行,水陆大军顺流东下,直取夏口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大军一动,刘表立刻就后悔了,后悔不该跟孙策互相猜忌,给了陶商足够的时间坐稳江陵,扩编水军,蓄足实力前来追灭他。

    刘表慌张之下,急又派人前往柴桑,邀请孙策再次出兵相救。

    孙策本也没有率军退还吴国,而是屯兵于柴桑,时刻观望着荆州的形势。

    他似乎也看出,陶商不灭刘表不会罢休,故刘表的求救使者一到,孙策立刻率四万水军,溯江急进,与刘表所部会合于夏口,近六万的吴楚联军,溯江而上,前来迎击魏国水陆大军。

    数日后,陶商的水陆大军,顺流而下,一路畅通无阻,在兵不血刃夺取重镇巴丘后,大军前锋进抵了赤壁一线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大军进抵赤壁之前,他已从细作的情报中得知,六万吴楚联军,已提前进抵南岸赤壁一线,构建起了连绵数里的坚固水营,摆出一副准备在赤壁,跟陶商决一死战的架势。

    敌军据住了南岸,魏军便无法再前进,陶商也不敢有所轻视,遂令大军于赤壁对岸的乌林地带安营,安设水旱大营,与吴楚联军形成隔岸对峙的态势。

    安营已毕,魏军大营,王帐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地图前,盯着地图上的“赤壁”二字,细绪飞转如潮。

    他在想,历史是何等的的巧合,当年的刘孙联军,是选在赤壁跟曹操决战,而今的刘孙联军,依旧选择在赤壁这个地方,阻挡自己大军的前进。

    “赤壁,赤壁,孙策和刘表,为何会选择在赤壁?而不是夏口?”陶商负手而立,口中轻喃着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的伍子胥却淡淡道:“刘孙联军之所以选择在赤壁设营,想来也是迫不得已,唯有守住赤壁,才能守住下游的陆口。”

    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目光从赤壁移向了陆口,那个看似不起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陆口乃陆水汇入长江之地,沿陆水往上游,可穿过南岸幕阜山,再走一段陆路,便可直抵柴桑,若以骑兵急行,仅数日时间而已,所以,刘表和孙策,只能选择在赤壁设防。”伍子胥手比划着地图,为陶商解释着。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目光在几地之间游移,脑海中推演着布局,蓦然间,眼前闪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,原来从荆州出发,还有这么一条陆路,可以绕过夏口,直插柴桑的侧后。

    一旦陆口失守,陶商就可以避免水军的弱势,以优势的陆军,绕过长江防线,直接威胁柴桑。

    柴桑有失,孙策的归路就有被断的危险,就算夏口城守的再坚固,也将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所以,孙策必须要守住陆口。

    而这赤壁所在,正是位于陆口上游,长江的南岸,因有赤壁山立于西面,可以阻挡陶商大军沿着南岸陆地,向赤壁逼近,形同于天然的屏障。

    所以,刘孙联军只要扎营于赤壁,就逼着陶商无法走陆路,只能在江上跟他们进行水军决战。

    不愧是伍子胥啊,这么快就把长江水道的诸般利害,摸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恍然大悟的陶商,便拍着伍子胥肩道:“子胥,你跟本王说一句实话,你有几分把握,能为本王击败吴楚水军?”

    伍子胥沉默片刻,方正色道:“刘表不足为惧,孙策周瑜却乃水战奇才,且其吴军麾下,善于水战之将不计其数,其水军数量更是我军两三倍之多,末将只能说,我会竭尽全力,至于能否击败敌军,末将却不敢作保证。”

    伍子胥意思很说有很明白,他有拼死一战的决心,却无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先前无论是对付蔡瑁,还是对付黄祖,伍子胥都自信十足,根本不把那二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而现在,轮到对付孙策周瑜之时,伍子胥却如此忌惮,看来,在他眼中,吴国水军的确是十分的强悍,连他这位水军先驱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听得伍子胥这番话,陶商非但没有一丝担忧,反而是哈哈一笑,豪然道:“自古以来,又有哪一仗是百分之百有胜算的,子胥你无需太过沉重,只管放开手脚去战便是了,至于胜与不胜,自有本王来把握。”

    伍子眉暗松了一口气,方拱手道:“既是如此,那末将便也轻松了,必当竭尽所能一战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目光中,杀机却悄然凛生,望着南面冷冷一笑:“孙策和周瑜,此刻也一定觉得自己水军强悍,不把本王放在眼里,那本王偏要给他一个当头棒喝,给他点颜色瞧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