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七十二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

第四百七十二章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蒯越、刘琦,在场所有人,就连宿将黄忠,无不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在如今形势下,刘表这么做,分明是意气用事,乃是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先前他们数万兵马,都守不住一座江陵,此时加起来兵马不过万,还想强行杀上岸去,不是自寻死路么。

    只是,刘表正处在气头上,谁都不敢劝说,生恐被刘表牵怒,就连蒯越和刘琦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唯有黄忠,忍无可忍,只得拱手道:“大王息怒,我军方失江陵,兵马损失几近,只凭眼下这点兵马,强行跟陶贼决战,只能是自寻死路,请大王三思,切莫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黄忠一席话,如同给刘表烧焦的脑袋上,泼了一瓢的冷水,令他瞬间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难道,本王就坐视王后被陶贼所俘,由他肆意羞辱本王吗,你身为大楚之臣,主辱臣死的道理,难道你不知道吗!”刘表却又瞪着黄忠喝道,怒气却已消了几分,对于黄忠的相劝,却依旧是愤怒不堪。

    主辱臣死,他刘表被羞辱,黄忠不拼死为刘表的荣耀而战也就罢了,还敢苦劝,如何能不叫刘表恼火。

    刘表的质问,令黄忠苍老的身躯一震,心中一阵的委屈,只好轻叹一声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刘表喝斥过黄忠后,怒气也消了几分,反而冷静下来,没有再强行喝令向北岸进兵。

    蒯越察言观色,看出刘表怒气已消,只是需要台阶下,方才拱手劝道:“大王,陶贼之仇咱们是一定要报的,王后也一定是要救的,只是眼下敌强我强,确实不能因怒而战,依越之计,眼下当先退往南岸,收拾败军,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果然,蒯越一席话,很快将就将刘表满腔的怒火,统统都熄灭下去。

    犹豫了许久,刘表才咬牙道:“罢了,就依你之计,大军先退往南岸油江口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才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陶贼,此仇此恨,本王早晚必叫你十倍偿还,这江陵城,还有襄阳,我早晚要夺回来!”刘表咬牙切齿,拳头打击着船壁,恨恨的发着重誓。

    刘表牛吹的震天响,左右蒯越和黄忠等文武们,却皆神色黯然,无人慷慨响应。

    江陵城,这座荆州第二大城市已失,陶商的铁蹄已直抵北岸,饮马长江,包括南郡在内,整个荆州的精华部分,都已被陶商所据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们大楚国,只余下了江夏一郡,还有荆南四郡,加上黄祖的江夏军,加起来兵马也不过两万多。

    以这么点兵马,自保都不容易,还谈什么报仇雪恨,重夺江陵襄阳。

    灰心丧气的气氛中,蒯越忽然眼前一亮,大声道:“诸位也不必灰心,陶贼之所以能攻下江陵,说到底只是他的步军厉害而已,前番樊城水战,也是我军轻敌,并非是陶贼的水军有多强大,如今他已被我们引至长江一线,这里,水战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,我军虽少,但水军方面尚占有优势,未必就不能卷土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异度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啊。”刘表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蒯越又遥指东面,傲然笑道:“我们不光有水军万余,战船数百,今孙策已率吴国水军抵达江夏,合吴楚两国水军,只要能将陶贼诱下长江,我们就可以以一场大胜,一举扭转乾坤,而后大军趁势杀上北岸,何愁不能把陶贼赶出我大楚,重夺江陵襄阳,收复我失地。”

    蓦然之间,刘表身形剧震,仿佛黑暗之,陡然看到了一丝希望,黯淡的前途,突然间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权衡利弊,片刻,刘表的嘴角,终于扬起一抹杀机凛烈的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岸,江陵城。

    陶商并没有急于对刘表展开追击,而是亲自坐镇江陵,安抚人心,休整将士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,他之所以能攻下江陵,关键就在于步军之强,以他目前水军实力,还一足以追下长江,覆灭刘表的残存力量。

    次日,斥侯很快发回情报,声称刘表派长子刘琦,由湘水入荆南,前往长沙,从荆南四郡招兵买马。

    刘表本人,则率领残存的七八千兵马,顺流逃往夏口,前去会合黄祖,与逆江而至的孙策大军会合。

    江陵城,行宫。

    “江陵一失,刘表只派了刘琦前往荆南,自己却去了夏口?”听到这个消息,众文武皆稍稍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张良却一声冷笑,“荆南四郡乃贫瘠之地,刘表这老狗很清楚,他凭荆南四郡绝无翻盘可能,所以才退往江夏,想会联手孙策,夺取他的失地。”

    荆南四郡乃武陵、长沙、零陵、桂阳四郡,此四郡位于长江以南,
韩娱之请签收最新章节
地广千里,纯论面积的话,足抵荆州一半。

    只是此四郡地广人稀,大部分地域尚未开发,经济较为落后,四郡只有长沙郡实力稍强,其余三郡加起来经济实力都没有江陵和襄阳所在的南郡强。

    刘表若有那个本事,凭着荆南四郡就可独抗陶商,达到翻盘的地步,那他也不至于被陶商杀到这般狼狈不堪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刘表,你果然想学你那大耳同贼,把我当成了曹操么……“陶商思绪飞转,脑海中,不由想起了曾经的历史。

    曾经历史,曹操统一北方后,率大军南下,横扫荆襄,那时刘表已死,其子刘琮不战而降,可以说曹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荆州。

    那时的刘备,在无路可走之下,选择跟孙权联合,与曹操展开决战,最终发生了决定天下走势的赤壁之战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,物是人非,但刘表所面临的局面,与当年的刘表是相同的,在相同的困境下,选择与孙策联手,也是刘表唯一的出路。

    当然,刘表现在的情况,可比刘表当年强多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刘备是兵不满万,手底下没有半点地盘,现在的刘表,好歹还有两万多号兵马,江夏和荆南四郡,都还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至于此时的孙策,无论从个人能力,还是麾下军事经济实力,都要远胜于曾经历史中的孙权。

    陶商所面临的敌人,明显要比当年的曹操,要强大得许多

    这要是放在旱地上,陶商当然不惧此二贼联手,但在这长江流域,水战为主导的地方,可就由不得他不忌惮三分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现今我们已攻下江陵,战略目标基本已实现,这个时候没必要急于跟孙策开战,倒不如先暂时息兵,在江陵大造水军,安抚人心,等时机成熟后,再顺流东下,彻底攻灭刘表不迟。”张良向陶商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张良所言,也正合陶商心意。

    曾经历史中,曹操就是挟着扫灭荆州之势,狂傲到目空一切,不等休整将士,坐稳荆襄,就大举东进,贸然跟孙刘联军进行决战。

    结果却是,赤壁一役,曹操被周瑜所败,被迫退回北方,连江陵也失而复得,彻底失去了在有生之年,一统天下的梦想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自然要以史为鉴,不能学曹操那般太过狂傲然,张良的提议,自然便符合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权衡诸般利弊,陶商欣然道:“好,就依子房之计,先让刘表再苟延残喘几日,待我大魏水军大成之时,再灭他不迟。”

    于是,陶商当即下令,诸路兵马停止进攻,佯攻夏口的伍子胥所部,也全部退因襄樊,进攻的脚步就此停止。

    当刘表仓皇的退往夏口,企图联手孙策,诱使陶商水上决战之时,陶商却偏偏不上他的当,选择了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班师邺京,而是选择暂时将行宫安置于江陵,以方便他安抚人心,坐稳荆襄。

    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连月血战,士卒疲惫,需要时间来消化胜利的果然,让士卒休整,且水军不够强大,不足以跟孙策的吴国水军一战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陶商也是故意按兵不动,以瓦解刘孙的联盟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,刘表和孙策之间,毕竟存在着杀父之仇,如果自己攻击太急,必会促使他们放下旧仇,联手起来对抗自己。

    而陶商想要在长江上击败他们,就必须要有一支足够强大的水军,光凭伍子胥的五千水军,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就算伍子胥是水军先驱,但让他只用五千水军,去对付随便拉出一个将领,都是水战好手的吴国水军,显然是不太靠谱的。

    反过来,如果自己按兵不动的话使,便能使他二人猜忌再起。

    杀父之仇,孙策肯定是不会忘记的,而眼下孙策大军又在刘表的地盘上,刘表自然不可能不心存防备,陶商按兵不动,就是给他们两人加重猜忌的机会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陶商的预料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陶商按兵不动,不出一月,细作便发回情报,孙策率领着吴国大军,从江夏撤兵,退回到了柴桑一线进行观望。

    孙策大军一后退,陶商便更高枕无忧,不用担心江陵会受到敌方水军威胁,可以大张旗鼓的大造战船,训练水军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下令给徐盛,令他率领第二批五千人的徐扬水师,尽快赶到荆州来会合,以统实他长江水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也不会等太久,因为根据情报,北面的刘备已与鲜卑和乌桓等胡族,结成了联盟,大有可能南下进攻冀州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打算耗过今夏,等长江水位降低,水军初步扩充完毕后,再沿江东进,彻底扫灭刘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