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七十一章 气到刘表吐血

第四百七十一章 气到刘表吐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装什么腔,作什么势,自讨没趣!”

    陶商冷哼一声,轻轻一扯,便将蔡柔甩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蔡柔一声闯哼,跌倒在了地上,被一个武夫这般对待,顿时羞恼无限,气到满面通红,丰腴的胸脯都气到跌宕起伏。

    “本宫乃楚王王妃,何等身份,你们这些下贱的军汉,岂敢这般对我,若是你们魏王知道了,必会治你们的罪!”蔡柔从地上爬起来,尖声怒骂道。

    回应他的,却是一众魏军将士的哄堂大笑,极尽的讽刺。

    “你们大王呢,还不快叫他来迎我。”蔡柔愈加慌怒,却还没有发觉什么,依旧在自恃的叫嚣。

    “你眼瞎了吗,本王就在这里,你想怎么样。”陶商移步上前,巍然如山的身躯,横在了蔡柔跟前。

    蔡柔的花容骤变,瞬间变的惊恐万分,目瞪口呆的看着陶商,仿佛不敢相信,眼前这个英武的年轻人,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大魏之王陶商。

    那一双鹰目之中,更流转着自信与狂傲,只看一眼,便让蔡柔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竟僵硬在了原地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蔡柔,你不是吵着要见本王吗,本王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,怎么反倒不说话,难道是本王站的不够前,你看不见吗?”冷笑声中,陶商上前一步,巍巍的身躯几乎贴住她的身躯。

    杀人无数的他,此刻身上散发着浓浓血腥味,还有男儿刚阳的体味,扑鼻而来,只令蔡柔瞬息间有种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羞慌之下,蔡柔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极力保持住冷静,“魏王,你我两国虽为敌国,但我贵为楚王之后,还请你对我放尊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尊重,本王难道还不够尊重你吗?”陶商一声冷笑,“蔡氏一族,乃本王必灭之族,以你蔡氏的身份,本王早该将你一刀砍头,你能活着跟本王说这么多话,已经是万幸。”

    蔡柔的花容又是一变,耳听着陶商口口声声说要灭蔡家,不由吓到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蔡柔是又羞又怕,尴尬的立在那里,却不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这位楚王妃,这位蔡家千金小姐,终于开始深深畏惧陶商,不敢再自恃下去。

    “识趣的女人,才有机会活的更久。”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环扫一眼左右,喝问道:“刘表那老狗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听得自己的夫君,竟然被陶商直接骂为“老狗”,蔡柔心中恼火,却不敢发作,只得颤声道:“夫君他……他刚才率军出去救北门去了,一直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,刘表那厮反应还挺快的,早知道就不率军来王宫了,这个时候,说不定刘表已经逃上了长江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的蔡柔,显然是关键时刻,被刘表给抛弃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堂堂楚王,已被本王杀到狼狈而逃,连自己的妻子都顾不上了。”陶商冷笑着,语气中皆间讽刺。

    蔡柔的心中,顿时涌起一股悲怨之意,埋怨刘表把自己抛弃,才让自己被陶商如此羞辱。

    埋怨悲愤之下,蔡柔是表情是又慌又红,倒是别有几分韵味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悲凉的,放心吧,看在你还有几分姿色下,本王不会杀你的,只要你识趣,荣华富贵少不了。”说着,陶商抬起手来,在她丰腴的翘臀上,狠狠的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那一句“只要你识趣”,意思已经明显,就在蔡柔来不及羞慌时,却不料陶商竟如放肆,竟当着众人的面,直接就捏了她的臀。

    刹那间,蔡柔娇躯剧烈一震,羞到面红耳赤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羞慌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就在她窘羞之时,陶商放声狂笑,提刀扬长而出,只喝令将蔡柔好生看管,他日再做处置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众军随着陶商退去,殿门重新被关中,大殿中,只余下了蔡柔一人。

    愣怔许久,蔡柔方才从惊羞中缓过神来,想想方才发生之事,简直如在梦中一般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儿,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臀,回想起方才陶商那狠狠一捏,不由呼吸急促,窘羞又起。

    羞了半晌,蔡柔才勉强平伏下心情,眉宇间又流露出几分怨愁,轻喃道:“夫君啊夫君,你怎么忍心把我弃于这个魔头之手,将来我不知还要遭受他多少的羞辱啊……”

    殿宇中,蔡柔幽怨之际,陶商却已重新上马,再次投入了杀戮中。

    或者说,真正的杀戮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江陵城的守军已全面瓦解,降得降,逃得逃,陶商和他的大军攻入城中,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,就完全控制了局势。

    得知刘表逃
名门妾室全文阅读
出江陵后,陶商并没有下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攻克江陵已完成了既定的战略目标,刘表已不成气候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坐稳江陵城,准备跟溯江来援的孙策,决战长江。

    孙策所率的吴军,战斗力远胜于楚军,那才将是一场真正的恶战。

    在占领了楚王宫后,陶商当即下令,对蔡蒯等荆襄大族,以及那些从中原逃到荆州,前来投奔刘表的世族豪强们,进行毫不留情的杀戮。

    蔡蒯等大族,乃刘表忠实的支持者,在江陵又极有势力,陶商不可能留下祸患,必须要斩草除根,才能放心的去跟孙策决战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那些大族,与其战后杀戮,还不如趁着战争为名,将他们戮灭于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整个江陵城,都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。

    那些世族拥有相当数量的私兵,他们当然不会束手就擒,自然是奋起反抗,可惜,连刘表的正规军都不是对手,何况是区区私兵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喊杀之声才渐渐平静,除了几处燃烧的火光外,整个江陵城终于复归安静。

    蒯蔡等大族的私兵们,被杀的杀,降的降,基本已被肃清,被灭的世族豪强,近有十余家。

    除了江陵城本身外,城南的水营等诸处要害,基本也皆被陶商控制。

    比及次日天亮时,江陵城终于归于平静,大魏的王旗,终于肆无忌惮的飞舞在这座荆州第二大城市上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陵城南,长江之上。

    神色灰暗的刘表,扶立在船侧,远望着硝烟弥漫的江陵城。一双黯然的目光,闪烁痛苦,还有一丝丝庆幸。

    江陵城虽然失陷,但刘表还有五千余水军,百余战船,正是凭着这些战船,他才能够逃出江陵,退上长江,避免了灭亡。

    从昨日到今晨,仍不断有兵马从江陵方向逃来,前来江上会合,只是逃来会合的兵马,加起水军来,也不过七八千人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,长子刘琦,还有王妃蔡柔,迟迟也不来会合,更是让刘表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“陶贼,没想到本王竟会被你逼到这般地步,早知道当年你跟曹操交锋之时,本王就不该被你说客蛊惑,出兵南阳帮你解围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暗自叹息,后悔懊恼万分,恨不得上天能重新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江陵虽失,但我们还有江夏水军,荆南四郡也还在我们手中,还没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,大王万不可灰心丧气啊。”蒯越从旁劝慰道。

    刘表却沉吟不语,意志依旧消沉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一艘快船从北岸方向驶来,直奔刘表所在的旗帜而来。

    前来者,正是长子刘琦,这让刘表眼前一亮,灰暗的心情稍稍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刘琦登上大旗,几步上得甲板,拜倒在刘表跟前,拱手愧色道:“父王,儿臣奉父王之命,前去接母后,谁料陶贼抢先一步杀到王宫,儿兵马实在太少,士卒们死伤几近都无法救出母后,还请父王恕罪。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,从天而降,狠狠的轰向了刘表的头顶,瞬间把刘表轰到身形剧震,头晕目眩,跌跌撞撞的连着后退数步,几乎就要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“王后她……她落在了陶贼手里?”刘表从牙逢里,艰难的挤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无尽的愤怒如喷涌的火山一般,从刘表的心底喷发而出,令他是羞愤到了极点,几乎咬牙欲碎。

    堂堂大楚之王,被杀到这般狼狈的地步也就算了,现在竟然连自己的王后都保不住,落在了陶商手中。

    以陶商之残暴荒淫,蔡柔落在其手中,指不定要被如何玷污,此时此刻,说不定已被陶商给……

    刘表的脑海中,蓦然想象出了,蔡柔匍匐在陶商的胯下,任由陶商肆意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画面,深深的刺激到了刘表,令他羞恼到忍无可忍,咆哮大叫道:“陶贼,你欺人太甚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左右刘琦和蒯越,以及黄忠等人,个个都默然不语,垂头丧气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愤怒到极点的刘表,有些失去了理智,拔剑在手,大叫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随本王杀回岸去,本王要跟陶商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刘表虽然年老,但也是有几分血性在内,短短数月之间,被陶商杀的被赶下长江就不说了,蔡瑁蔡和几个舅子,统统被杀不说,现在连自己的正妻蔡柔,竟然也被陶商拿去。

    被陶商羞辱压迫到这等地步,刘表自然是忍无可忍到极点,一时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却将在场所有人都骇然变色,吓到慌了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