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受宠若惊

第四百六十五章 受宠若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两日后,天明时分。

    陶商坐胯战马,率领着大魏雄兵,浩浩荡荡步出旱营,向着襄阳城开进。

    举目远望,败絮其中巍巍襄阳城,终于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襄阳城有多重要,熟知历史的陶商,岂有不知。

    这襄阳城与北岸樊城,隔汉水相望,西南方向有山地为屏障,自春秋之时,楚国便在此筑城。

    此城处于南阳盆地的南端,向北可威胁宛城,直逼中原。

    向南,则可攻取江陵,截断长江,顺流而下,威胁江东。

    向西又可通过蜀中,联络西北雍凉。

    陶商还记得,曾经历史,南宋跟蒙元对抗了数十年,正是因为被蒙军攻破了襄阳,才导致整个江汉防线瓦解,最终被蒙元灭国。

    而曾经的三国历史,关羽也是尽起荆州之兵,想要攻下襄樊,全据荆州,方才被吕蒙白衣渡江,袭了江陵。

    荆州之地,襄阳、江陵和夏口,为三大重镇,构成了一个铁三角。

    而襄阳则是这个铁三角,最重要的一端,夺取了襄阳,整个荆州,就可以说已经拿下一半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襄阳城,陶商意气风发,脸上尽是傲意。

    身边,一股淡淡幽香传来,陶商回眸一扫,却见是张春华到了。

    陶商便淡淡笑道:“张小姐,你说本王渡不过汉水,现在本王不但过了汉水,灭了蔡瑁水军,还大破刘表主力,兵临襄阳城下,你我之间的赌约,看来是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张春华娇躯震动,那美眸之中,闪烁着前所未有的惊叹与震撼,看着眼前年轻的王者,满脑子都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半晌后,张春华才轻声一叹,以一种折服的语气道:“魏王用兵之神,已是远远超出了春华的想象,春华对大王佩服到五体投地,这场赌约,春华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输了,那是不是该履行赌约呢。”陶商一笑,拨马移近了她,将一边脸朝向了她。

    张春华娇容间,顿时一片酥红,未想到陶商这般肆意,竟然要在众人之前,就要向她索要赌约。

    羞怯了许久,张春华才暗暗一咬朱唇,闭上美眸,红着脸凑向陶商,红唇微微蠕动,迟疑了一下,轻轻的在陶商的脸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吻,陶商能感觉得出来,张春华心中有多羞涩,他更感觉得出,张春华对自己的爱慕,又添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相信,再不过了多久,就能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了。

    陶商是意气风发,不由哈哈大笑,策马向前,向着襄阳而去。

    行不了数里,前方斥侯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禀大王,刘表已弃守襄阳,率全军逃往江陵。”

    左右诸将士们,无不为这情报而振奋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眼前一亮,冷笑道:“襄阳何等重要,刘表这老狗,竟然弃了?”

    “襄阳水师已覆没,步军又遭重创,刘表死守襄阳,只会被围困于城,他这是害怕重蹈袁家的覆辙,不得不逃。”身边张良笑道。

    “刘表这老狗,倒是比袁尚要聪明的紧,苦心经营襄阳这么多年,说舍就舍。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战刀向着襄阳一指,“刘表把襄阳拱手相送,这份大礼,咱们岂能不领情,随本王放城!”

    陶商纵马如风,直入襄阳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襄阳城,这座荆州的州治,江汉战略重镇,就此插上大魏的战旗。

    不战而下襄阳后,陶商并未急于率军南下,去追击刘表。

    刘表是主动撤退,也没有辎重和家眷的拖累,逃跑的速度必定不慢。

    而由于陶商的南征之战进兵神速,战线拉得太长,粮草运输已经有点跟不上进兵的速度,而刘表临逃之时,又放火把襄阳的屯粮,烧了个干净,所以陶商也得等到大批粮草运抵襄阳,无后勤之忧时,才能继续举兵,南取江陵。

    再则,因为襄阳不同新野,此地乃荆州州治,楚国都城所在,陶商必须要稍作停留,做一下安抚人心工作。

    陶商虽未起大军,即刻南下追击,却分出轻骑,去追击那些随刘表南逃的世族豪强们。

    陶商事先就已得到情报,刘表提前就开始撤离那些世族豪强,但由于自己进兵神速,想来刘表还来不及把他们撤完。

    这些世族豪强,乃是刘表立足于荆州的根基,也是商鞅变法要革除的对象,如今趁着战争期间,自然是能灭一家是一家。

    当下数千轻骑,分兵四处,前往襄阳附近各地,去灭杀那些出逃的世族。

    陶商也亲率千余轻骑,由襄阳南下,沿着大道追击出逃世族。
废材逆天:我命由我不由天sodu


    铁骑南下,追出二十余里地后,陶商便追上了一队五百余人的楚兵,正护送着一队车队,向着南面匆匆而逃。

    能动用五百兵马,来保护这些车队,想必车队之中的世族,必是几大世族之一,地位重要。

    陶商二话不说,当即挥纵铁骑辗杀而上。

    区区五百楚军步卒,焉是大魏铁骑的动手,转眼间便被冲的四散而逃,他们所保护的那一队车队,也就此被陶商给截住。

    陶商捉得几名士卒一盘问,方知这队兵马,竟是刘琦亲自率领,护送的乃是荆襄四大家族之中的黄家。

    这不禁让陶商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黄家乃是荆襄四大家族,地位显赫,远比其他几家世族重要,刘表应该提前几天就已经护送他们撤离襄阳才对,怎么会在这弃守襄阳的时候,才送黄家离去。

    陶商再一盘问俘虏才知,原来黄家家主黄承彦,并没有出仕为刘表效力,甚至还拒绝了刘表几次的提亲,更拒绝从襄阳撤离。

    刘琦几次劝说无果,如今碰上襄阳弃守,不得已之下,刘琦才动用了武力,强行要将黄家迁走。

    刘表却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被陶商的骑追上,畏惧之下,便弃下了黄家,自己独自逃走。

    “果然跟情报中所说差不多,黄家并没有相助刘表,如此看来,倒是可以放过黄家,还可以把他们树为典范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已有想法,便拨马而回,要亲自前去瞧瞧那位黄家家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黄家几十辆骡车,正被数百大魏铁骑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围阵之中,苍老的黄承彦,正盘膝坐在一棵树下,手臂上沾着血,似乎还受了伤。

    而他的身边,则立着一名身着黄衫,容貌秀丽的少女,便是他的女儿黄月英。

    黄家父女二人,脸上都写着“不安”二字,生恐这些残暴的魏兵一拥而上,将他们黄氏一门就此灭尽。

    却不想,魏军围了许久,却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正当狐疑之时,围阵忽然裂开,一员年轻的武将,在众人畏惧的目光注视下,昂首步入了围阵。

    黄家父女立时就看出来,来者非是常人,神经立刻都紧绷起来,黄承彦下意识的也站了起来,黄月英紧赶忙扶住父亲的手臂。

    陶商一眼便看出了那气度不凡的老者,必是黄承彦无疑,便翻身下马,信步上前,微微笑道:“久仰黄老先生大名,幸亏本王来的及时,不然就无缘得见了。”

    黄家父女身形皆是一震,听得眼前这这英武的将军,竟然自称“本王”,蓦然间就猜到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黄承彦身上有伤,又一时震动,竟不知以言。

    黄月英却秀眉微微一凝,深吸一口气,轻声问道:“不知这位将军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身后,荆轲便道:“丫头,站在你面前的,可是我大魏之王,还不见礼。”

    “大魏之王,你就是那陶……”黄月英大吃一惊,花容骤变,张嘴就要直呼陶商之名。

    黄承彦却急喝一声:“月英,不得失礼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这才惊醒,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,素手轻掩朱唇,望向陶商的双眸,不由闪过一丝惧色。

    “不必拘礼,本王久仰黄老先生大名,攻破襄阳后,听闻黄老先生一家被刘琦劫走,所以才特率铁骑前来相助,还好本王来得及时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陶商看到黄承彦臂上有伤,想来是被自己的兵马误伤,当即便叫随行的扁鹊,上前去为他治伤。

    黄家父女一时愣怔,显然没想到,陶商对他们的态度,竟是这般礼遇。

    看着药上好了,陶商索性上前,从扁鹊手中接过绷带,亲手为黄承彦包扎。

    大魏之王,威震天下的陶商,竟然亲自为他包扎伤口,纵然是淡泊名利的黄承彦,此刻也感到有些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黄月英也娇躯震动,以一种好奇的目光,悄悄打量着陶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伤口已包扎好,本王还有事在身,先派人护送你们回家,随后再拜会黄老先生。”陶商又向着黄月英,微微一笑,接着便翻身上马,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那微微一笑,却让黄月英心头一动,脸畔悄生几分晕色。

    “都说陶商残暴,对世族要赶尽杀绝,看来老夫所料果然不错,他要除掉的,只是威胁他王权的世族,老夫坚持不为刘表出仕,看来是做对了……”黄承彦捋着白须,口中感慨道。

    这时,黄月英微漾的心情,方才平静下来,抬头再望时,那年轻威武的身影,早已消失在血雾尘烟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