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震碎刘表狗胆

第四百六十四章 震碎刘表狗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未等楚军弓弩手就位,蒙恬的铁骑已从后阵前掠过,众骑士于马上放箭,一顿飞蝗般的箭矢扑来,瞬息间百余楚军士被射中,惨叫之声骤起。

    此时,楚军弓弩手才刚刚拉弦,准备放箭,蒙恬的铁骑,却抢在他们前边,从他们眼前掠过,又抹到了楚军的左阵方向。

    蒙恬便用这种耍猴的手段,绕着楚军大阵连着转了几个圈,绕到楚军头晕目眩,疲于奔命的改变阵形。

    此刻的刘表,才终于慌了神,意识到了魏国铁骑的可怕。

    想他这荆襄之地,多以水军为足,刘表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,与大规模骑兵有过交锋,可以说,对战骑兵的经验,基本等于零。

    蒙恬这一代名将,统帅着骑兵,绕了几下,便将刘表原本严整的军阵,扰到秩序渐乱,隐然已有乱了阵脚的迹象。

    西面左翼处,楚军阵势现出纷乱,弓弩手和长枪手挤在了一团,一时混乱无法掉转方向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破绽,又岂能逃得过陶商那双鹰目,他当即战刀一指,大喝道:“传令项羽,重甲铁骑开路出击,给本王正面突破,一举冲垮敌阵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列阵已久的项羽,斗志瞬间被点燃,长啸一声,纵马舞枪,如一道金色的闪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他身后,一千重甲铁骑也轰然而出,挟着无上的威势,从正面向着楚军军阵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铁蹄滚滚,掀起震天动地的响声,几如决堤而下的洪流一般,令迎面的楚军,无不为之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刘表见得陶商重甲铁骑出动,竟是奔着最薄弱的右翼方向而去,脸色立变,急喝道:“传令刘磐,速速稳住阵形,万不可令敌骑冲破。”

    斥侯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刘表又喝道:“黄汉升,本王命你急率五千兵马,去增防右翼,一定要挡住敌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这员荆襄第一虎将,跃马提刀,率军赶往右翼。

    晚了。

    就在黄忠兵马还没到时,项羽那一千生甲铁骑,已似一支巨大的黑色长矛一般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杀至。

    “放箭,给我放箭!”刘磐慌张的大叫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,几百名弓弩手急是放箭,但那些零落的箭矢,又岂能挡得住急扑而至的铁骑。

    一千重甲魏骑,凭着坚厚的铁甲,顶着箭矢勇敢的前进,瞬间撞入敌阵,立时撞到楚军人仰马翻,鲜血漫空而起。

    金甲金枪的项羽,威如天神一般,满百的武力值施展开来,手中霸王枪四面八方狂射而出,将数不清的敌卒刺倒于地。

    漫漫血雾,还有那惨烈的嚎叫声中,项羽无人能挡,一路向前,将楚军阵形撕破。

    项羽身后,一千的重甲铁骑,从缺口处汹涌灌人,狂杀狂辗,将缺口越撕越大,楚军的右翼一线,转眼间便陷入土崩瓦解的境地。

    铁骑继续狂冲,冲势丝毫未减,仗着重骑超强的冲击力与防御力,铁蹄如磨盘一般,将所有阻挡的敌人碾杀于脚下,片刻间,便将楚军阵形从东到西,撕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楚军士卒的肝胆,就此被这恐怖的铁骑击碎,震怖之下,军心大乱,右翼的兵马最先瓦解,四散而溃。

    一处的溃散,很快就如骨牌般传导开来,不多时间,四万楚军皆陷入了恐慌败溃中。

    第二重打击,马上又到来。

    迂回到侧翼的蒙恬,瞅得机会,率领着二千铁骑,径直撞向了敌军的左翼,雪上加霜般,加速了敌军的崩溃。

    中军处,刘表苍老的脸上,已是愕然变色,全都被不可思议的恐怖所占据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陶商的铁骑竟能强大到这般地步,自己精心训练的四万主力大军,转眼之间,就被这样轻松的击破。

    “难怪曹操刘备都不是他的对手,就连袁绍一门也灭在他的手里,原来这个陶贼,用兵竟然如此……”刘表恐慌到已不知所以,失去了分寸。

    “叔父,我军已溃,败局已定,赶紧撤往襄阳城去吧。”飞马而来的刘磐,惊慌的叫道。

    黄忠也策马而来,苦着脸道:“大王,没想到陶贼的骑兵,如此强大,再战下去,我军就要全军覆没,撤吧。”

    刘表心中那个不甘啊,但看着四散溃逃军士,即使有再多的恨也无济于事,畏惧之下,刘表只得下令撤退,在黄忠和刘磐的保护下,向着襄阳城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陶商已目睹了这场精彩的骑兵击破步兵,如同教科书式的表演,年轻的脸上燃烧着狂烈的的兴奋。

    鹰目中,他很快看到,“楚”字的王旗掉转了方向,向着襄阳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“刘表,老子不会让你逃的那么轻松的。”陶商一声狂笑,纵马舞刀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余下的五千铁骑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追随着陶商狂辗而去,铁骑过处,将蝼蚁般的敌人,统统辗碎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长长的血路,向北向南延伸下去,陶商率主力铁骑,从中间将混乱的敌军撕碎,穿过乱军,直奔刘表王旗所在而去。

    冲
陌殇的奇幻漂流最新章节
破乱军,充满血丝的眼眸中,一眼便瞧见正前方大道上的一队骑兵,那里必是刘表所在。

    “刘表老狗,哪里逃——”陶商一声暴喝,拍马舞刀,如从天而降的天神般,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奔逃中的刘表,眼见后方大队骑兵追至,自是大惊失色,吓的差点从马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汉升老将军,你护着叔父先走,我来挡下追兵。”刘磐大喝一声,拨马举枪又折返了回去。

    迎面处,陶商已狂杀而至,刘磐不知是陶商,举枪便杀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前方敌将!”奔行中,陶商用意念下令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刘磐,统帅63,武力71,智谋53,政治54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刘表的侄子,71的武力值,也敢挡老子的路,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陶商眼眸射出如刃的凶光,喉间如滚珠般蠕动,发出一声闷雷般的低啸,手中一柄长刀,挟着滚滚如涛之力,化做一面车轮,斩向冲至的刘磐。

    一声轰天的巨响,血雨和断折的兵器四溅而出,一颗人头便飞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陶商只用一招,便秒杀了刘磐。

    那具无头的躯头,断颈处喷涌着鲜血,继续向前冲出数步跌落于地,转眼被随后追至的滚滚铁蹄踏成肉泥。

    秒杀刘磐,陶商杀的更加狂烈,战刀四面八方荡出,如割草一般,收割着敌卒人头,血染的征袍随风而舞,长刀所过,伏尸遍地。

    陶商虽杀的痛快,不过,刘磐这短暂的阻挡,也救了刘表一命,等到陶商举目再望时,刘表的身影已消失在了乱军之中,不见了去向。

    “好吧,刘表,先让你再多活几天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这才收止了战马,横刀而立,环望四面战场。

    目力所及之地,血流成河,尸枕成山。

    四万溃散的楚军士卒,被陶商的八千多骑兵肆意辗压,死伤者几近过半,这场疯狂的辗杀,一直杀到黄昏时分,方才结束。

    赤艳的夕阳遍洒于野,光与血相映相衬,茫茫大地一片赤红,如若地狱的血池一般。

    四万楚军死伤有两万多,只有一万多人,侥幸逃得一条性命,连旱营都不敢去,直接逃往了襄阳城。

    陶商趁势一路追击,不废吹力之力,便将旱营也一并拿下。

    旱营中,杀的过瘾的诸将们,皆赶来会合,一个个都兴奋如狂,还嫌杀不过瘾。

    陶商便下令:“传本王之命,把战场上所杀敌卒的人头,统统都斩下来,兵围襄阳之时,本王要把这些人头,全都射入襄阳城中,吓破他们的狗胆。”

    诸将得令,当即去斩割人头。

    大胜的陶商,没有再继续前进,占据了旱营之后,便叫骑兵休整,传令后方的步军,尽快赶来会合。

    大军齐集,就是兵围襄阳之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城。

    州府大堂中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形容枯蒌的刘表,无力的坐在那里,苍老的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。

    那双眼睛中,愤恨、失望、惊恐,诸般复杂的神色在闪烁。

    黯然许久,刘表环视了一眼众属下,苦着脸叹道:“襄阳水军尽没,步军一战也死伤无数,眼下陶商的大军已过江,随时都可能来兵围襄阳,我大楚国已在生死存亡之秋,尔等有何应对之策,还不速速道来。”

    回应刘表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如今危机的情况下,那些善谈的名士们,这时却无人敢吱声。

    刘表越看越怒,厉声道:“本王养你们这么多年,而今大楚逢危难时刻,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!”

    一向喜欢养士的刘表,这时心里边是极失望,这时才真正意识到,自己养的全是一群废物。

    “大王,水旱二营已失,我主力又遭受重创,若再坚守襄阳城,只会怕重蹈晋阳覆没,臣以为,不若趁着陶贼大军未集,即刻退往江陵吧。”蒯越终于站了出来,叹气进言。

    刘表浑身打了个冷战,脑海之中,不由浮现出了晋阳,黎阳、邺城之事。

    当年,袁家父子一个个仗着城池坚固,妄图死守,结果最终还是被陶商攻克,获得个身死名灭。

    襄阳虽为坚城,但之前一战,四万主力损失了一半,已经彻底摧毁了刘表的信心,此时此刻,他根本没有再坚守住襄阳的决心。

    蒯越说的对,死守襄阳,只会重蹈袁氏覆辙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权衡片刻,刘表长叹一声,苍老的脸上尽是不甘,咬牙道:“全军速退,速速南下撤往江陵吧。”

    刘表很清楚,坚守襄阳只能是死路一条,如若退守江陵,他就可以背靠长江,仗着江陵水军,或许还有翻盘的希望。

    决意已下,刘表不敢有半分停留,当即便带着家眷,文武百官,在两万兵马的护送下,星夜出城,向着江陵奔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刘表又命长子刘琦,抓紧时间迁移襄阳附近的世族,尽可能的把大族们抢先迁往江陵,免的落入陶商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