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狭路相逢

第四百六十三章 狭路相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旱营,刘表尚在王帐之中,喝着小酒,等着水营方面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此前,蔡瑁已经派人飞马发来情报,称陶商已派水军出击,他将率水军尽出阻击,必当一举荡灭陶商不堪一击的水军。

    “陶贼虽从徐州调来了几千水军,数量却只有五千,战船也多是小船,岂能是本王强大水军的对手,相信有不了多久,就能听到德珪的捷报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一杯酒饮下,苍的脸上,皆是志在必得之色。

    “报~~”

    惊慌的叫声响声,打断了刘表的神思,斥候飞奔入帐,颤声叫道:“禀大王,蔡将军水战大败,魏军趁势攻入我水营,蔡和将军向大王求救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报,刘表愕然变色,手中酒杯都惊到脱手而落,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“陶贼水军数量不过五千,又都是小船,怎么可能击破蔡将军水军?”蒯越也惊骇的问道。

    当下斥侯便将魏将伍子胥,如何故意示弱,诱使蔡瑁全线出动,最后又如何以艨冲抢船作战,夺下了旗舰,导致了水军全面崩溃的过程,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伍子胥?”听到这个响亮的名字,听过水军覆没的过程,刘表似乎猛然惊醒,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伍子胥,必又是陶贼从讲武堂中所藏的奇人异士,没想到此人如此了得,竟然这般精通水战,连蔡瑁也不是对手!”蒯越惊叹道。

    刘表惊愕半晌,蓦的肖醒,急是奔出大帐,举望向水营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但见水营一线,杀声震天,却见绵延数里里的汉水上,魏国的战旗飞舞如风,还有数不清的木筏飞驰向北岸。

    “快,传令全军尽起,前去救援水营,一定要给本王把陶贼拦住!”惊醒的刘表,歇厮底里的大叫。

    他当即慌张上马,率领数万旱营之兵,匆匆忙忙的赶往水营方向。

    刘表率领着近四万楚国大军,奔出旱营不足三里余里,蓦然瞧见,前方大道尽头,狂尘遮天蔽日,大地在隆隆作响,那山崩地裂的震动,由远而近,迅速的蔓延而来。

    由水营通往旱营的大道上,陶商正纵马提刀,一路狂飙。

    自杀过汉水,进抵南岸,夺取水营之后,陶商就在催动的大军,一刻不停的向旱营方向杀至。

    虽然顺利的渡过了汉水,但从兵力上来看,陶商并不占有太大的优势,除一万多水军之外,刘表在襄阳一线的兵马,尚有四万左右的步骑兵马。

    倘若两军在旷野相遇,陶商自然有足够的信心,一举荡平楚军,但若刘表选择弃守旱营,坚守襄阳不出,陶商以五万多步骑,攻打四万多人驻守的襄阳城,就有点不太现实了。

    所以,夺取水营之后,陶商就马不停蹄直奔旱营,希望能赶在刘表逃往襄阳城之前杀到,杀刘表一个措手不及,在城外就歼灭了刘表的有生力量。

    是以,陶商不等步军聚齐,便亲率近八千铁骑,抢先一步直奔旱营。

    “大王,前方出现大股尘雾,好像是刘表率旱营主力之兵,前来救援水营来了。”后羿飞马而来,大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精神顿时一振,他最担心的就是刘表坚壁清野,死守不出,刘表倾兵前来,正中他下怀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,他自己要往枪口上撞,连天也要灭他。”陶商狂笑一声,下令大军开始放慢速度,蓄养马力,准备跟刘表来一场遭遇战。

    陶商这支先锋军,皆为骑兵,步军主力还在后边,骑兵在发起冲击前,必要休养马力。

    八千铁骑之师,放慢行进速度,继续南下,行不出数里地,前方终于看到了遮天的尘雾,隐隐约约有旗号舞动。

    陶商跃马登上一道小坡,极目远望,野视之中,数万楚军结成了铁壁般的军阵,横亘于大道之上,封住了通往旱营的去路。

    只见敌阵中,巨大木盾如鱼鳞般竖立在阵前,一支支的长枪如森林般斜向上探出,再往其后,数千弓弩手严阵而待,左右两翼,则各有千余骑兵护住。

    “楚”字赤旗,在狂尘中飞舞如风,敌军军纪颇整。

    “文长,你瞧瞧,那可是刘表的主力?”陶商挥鞭向身边魏延问道。

    魏延凝目一扫,点头道:“没错,就是刘表的主力,这是除了黄祖的江夏兵之外,刘表最强的军队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看敌军那阵势,应该是刘表赶来救水营,不想半道中得知水营失陷,又撞上自己率骑兵杀来,不敢贸然后退,但当即下令结阵,准备一战。

    “刘表还是有几分能耐的……”陶商语气中,略有几分赞许,随即,那刀削似的脸庞,便燃起了狂烈的杀气。

    你刘表是强,也就是水军而已,你的陆军再强,能强得过曹操,强得过刘备吗?

    眼前的四万楚军,在陶商眼中,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。

    突然间,陶商鹰目一凝,厉喝道:“蒙恬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此。”蒙恬纵
西天取经特种部队笔趣阁
马上前。

    陶商手中战刀,一指前方,喝道:“本王命你率两千铁骑,从西面迂回敌阵侧后,给本王扰乱敌阵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得令。”蒙恬纵马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再喝一声:“项羽何在!”

    “羽听令。”金甲金枪的项羽,慨然应声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射向前方,喝道:“本王命你率一千重甲铁骑主力列阵候命,只等本王之命,一口气冲上前去,把敌军给本王撕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项羽得令,慨然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虽然把楚军视为土鸡瓦狗,却也并没有轻视刘表,他料到刘表知自己前来全是骑兵,既然敢于结阵迎战,其军中必然配备了大量的强弓硬弩。

    骑兵面对配有强弓碍弩的步军,若是贸然发动正面冲击,只能是自寻死路,就算是重甲铁骑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才要先派出蒙恬,令其扰乱刘表侧后,等敌军阵形露出破绽,再以项羽重甲铁骑开路,从中路一举将敌阵摧破。

    “刘表,你个自守之贼,也敢学本王称王,今天,就让你尝尝,什么叫作真正的恐怖吧!”陶商鹰目中,杀机凛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面,楚军步兵阵,刘表一身戎装,手扶佩剑,神色凝重已极。

    他已经得知了蔡瑁兄弟被杀,水营彻底沦陷的消息,这震惊的消息,险些令他当场惊晕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,陶商铁骑之师的出现,却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此时退回旱营已经来不及了,很可能被魏军铁骑一路辗杀,四万大军就此被歼灭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的楚国也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生死存亡之时,刘表还是拿出了几分一方诸侯该有的冷静,下令全军结阵,就地迎敌。

    一眼扫去,旗帜飞扬,衣甲鲜明,四万肃然而立的将士,让刘表心安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四万大军虽多为步兵,却是他精心训练多年,可谓楚国的精华所在。

    刘表知道,陶商只率骑兵前来,步兵主力还在兵马,他自信的以为,凭着这四万精锐之师,还是可以一战的。

    如果此战能击败陶商的骑兵先锋,他就可以一鼓作气杀往岸边,把陶商的主力赶下汉水,重新夺回水营,襄阳城也就能就此转危为安了。

    刘表没有选择,他必须一战。

    苍老的目光向前远望,人见漫天的尘土已歇,那隆隆而近的震动也渐止,远远望去,魏军敌骑已停止了前进,聚集在几百步外,没有再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很显然,陶商对他的四万大军,存有忌惮,不敢贸然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刘表脸上,悄然掠起了一丝傲色,口中喃喃道:“陶贼,你以为,你真能凭着几千骑兵,就破得了我四万精锐之师么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对面号角声冲天而起,魏军骑兵阵立刻发生变化,一支打着“蒙”字旗号的骑兵,从大阵中分了出去,从东面向他的侧翼杀来。

    “想袭扰我侧翼么……”刘表眉头一凝,喝道:“刘磐何在!”

    “侄儿在此。”一名年轻虎熊武将,策马上前。

    刘表马鞭一指东面,喝道:“陶贼派了蒙恬出动,想袭扰我侧后,你速率一军往右翼支援,万不可令敌骑冲进来。”

    刘磐得令,纵马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右翼方向,楚军军阵迅速的改变阵形,大批的弓弩手赶到,准备迎击侧翼而来的敌军。

    “刘表这老贼,还是有点见识的……”

    几百步外,陶商清楚的看到了楚军变阵,微微点头,鹰目中闪过些许赞赏。

    不过,也仅仅是此许赞赏而已。

    他对蒙恬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代名将,光论统帅能力,就要胜于刘表,陶商此刻把他当大将来使,已经算是杀鸡用牛刀了。

    东面方向,蒙恬率三千铁骑,转眼间已扑至楚军侧翼不及百余步,进入到了敌军强弓硬弩的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楚军阵中人影纷动,虽然看不太清楚,但蒙恬凭着一个统帅的强大判断力,立刻就断定,楚军弓弩手已就位,准备放箭阻击。

    虎目一瞪,蒙恬大喝道:“全军听令,折向南面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蒙恬一拨马头,急速奔行中的战马,迅速的改变了方向,追随于他身后的两千铁骑,也纷纷掉转马头,突然改变了方向,掠过敌阵侧翼,向着后方绕去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楚军阵中,成百上千支箭矢漫天盖地而来,可惜却晚了半拍,大部分的箭矢射了一个空,被射中的魏军骑兵,不过几十人而已。

    蒙恬避过敌军右翼的箭袭,转眼间便率军绕到楚军后方,再次狂扑而上。

    楚军阵马上变化,后方的士卒变后阵为前阵,匆匆忙忙的结阵迎敌,而大批弓弩手们则急急的赶往后阵。

    可惜,刘表的军队,毕竟不可与陶商的精锐之师相比,只被蒙恬这么轻松的一个扯动,便乱了阵脚。